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牧师传奇》连载之十七——​领受圣职

编者按:《牧师传奇》是广东教会一位牧者所写的人物传记,传记采用第一人称,以回忆录的方式,讲述了作者的外公孙溥俊老牧师一生中发生在战争年代、建国初期、文革时期、落实宗教政策时期、改革开放时期等等不同的历史阶段的感人故事,再现了老一辈牧者忠于上主、忠于信仰、甘心舍己、乐于奉献的精神。愿上帝藉着前辈牧者的见证,激励更多的年轻同工追随主耶稣的脚踪,勤做主工,忠勇向前……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以弗所书4:11-12

领受圣职

1958年,姥爷在东北教会侍奉已经整十年了。期间,他曾和当年一起受差派来东北的同学们返回上海,按圣公会传统,由当时江苏教区的毛克忠主教按立为会吏。可是,接下来,轰轰烈烈的联合礼拜就开始了。中华圣公会主教院在1956年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宣布参加三自联合礼拜,就此停止了一切活动。按立圣职的权利也移交给了各省三自会。按立圣职者,需由本人提出书面申请,再由所在堂会逐级上报,省三自批示,最后按立。1958年,全国三自要求各省三自会给受过正规神学教育(包括解放前,毕业于原宗派神学院的)已在教会侍奉五年以上的同工按立圣职,以缓解羊多牧少的压力。姥爷在当地教会是当之无愧的牧师人选,当时已由省三自会提名,成为牧师人选。按圣公会传统,牧师必须由主教按立,可当时的黑龙江省教会并无主教,于是,姥爷想到了中华圣公会原河南教区主教,时任河南省三自会主席的“大师兄”——曾友山主教。

在那个没有电话和网络的年代,一切信息只能靠书信传递。姥爷很快收到了曾主教的回信,主教肯定了姥爷的想法,对他浓浓的圣公会情结表示赞赏,并邀请他到河南接受按立。于是,姥爷远赴河南,接受主教的按立。

曾主教在河南圣公会主教座堂为姥爷举行了按立仪式。圣公会传统,按立牧师是一件喜事,教堂的祭台布等布置均以白色为主(在礼仪色中,白色代表喜庆、圣洁),但是曾主教却安排弟兄姊妹将祭台布换成了代表流血舍命的红色。姥爷说,牧师受主的托付,照管群羊,保护教会,必须要有为主殉道、万死不辞的决心,这也是曾主教更换礼仪色的用意之所在。

按立仪式上,先由黑龙江教会的弟兄代表本教会原圣公会信徒对准牧师做引荐,在主教面前证明,即将按立的这位牧师乃是信徒心目中众望所归的牧师人选,并承诺在今后的事工中尽全力支持新牧师。接着,主教在会众面前询问准牧师,是否愿意一生侍奉上主,至死不渝;是否愿意热心服侍教会和众圣徒,尽职尽责。姥爷一一承诺,并牢记在心。

询问之后,就是最神圣的按手礼了。主教头戴高冠,身披嘎巴,与两位原圣公会的老牧师一起为姥爷按手,姥爷跪在主教面前,两位老牧师分列左右。主教按手在新牧师头上,牧师则按手在新牧师肩膀上。“圣父啊,我们同声祈求你,藉着你圣子耶稣基督,赐下圣灵给孙溥俊弟兄,使他满有恩典和能力,成为你圣教会的牧师……圣父、圣子、圣灵一同为王,一同掌权,唯一上帝,永无穷尽,阿们。”姥爷默默聆听着主教的祈祷,主耶稣的降生、受死、埋葬、复活、升天、再临,仿佛电影一般在脑海中一一闪现,他知道,自今日起,自己就是“牧师”了,脚下这条主耶稣曾走过的,自己已走了十年的奉献之路会更加难走,但是,他也坚信,有圣灵的引导,有主的恩佑,自己必定无所畏惧……

主教祈祷之后,将一条鲜红的圣带搭在姥爷脖子上,又将一本崭新的圣经授给姥爷。随后,主教劝勉道:“从此你可以以牧师的身份宣扬上帝圣道,施行圣礼,切勿忘记你今日在上主、主教、司祭和众圣徒面前许下的誓言,切勿辜负上帝托付给你的牧者职分。”最后,姥爷按圣公会礼仪举行了他牧师生涯中的第一次圣餐礼……

按立仪式的第二天,姥爷就返回黑龙江了。可是,当姥爷带着主教亲笔书写并签字盖章的按立证明和书信回到东北时,才发现,一场风波正等着他呢。由于曾主教在书信中要求省三自负责同工本着求大同、存小异的原则,照顾原宗派同工的宗派感情,对姥爷的牧师圣职予以认定,所以省三自负责人并没有为难姥爷。可是本地教会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却在教会内散布谣言,什么“对三自原则不满,妄图恢复宗派”,什么“大圣公会,妄自尊大,瞧不起其他宗派牧长”等等,姥爷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从1958年到1966年,文革开始,教会被关闭,其间的八年中,教会没有安排他主礼过一次圣餐、洗礼,就连崇拜中的祝福礼也省了。这一段时间,曾主教和姥爷不断书信往来,主教鼓励他坚定自己的选择,凡耐心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    

1980年,教会恢复宗教活动,姥爷的牧师身份才得到当地教会的认可。现在想想,曾主教和姥爷真是勇敢,为了维护自己宗派的信仰特点,敢于冒险。姥爷之所以在迫害当中,没低头,没“悔改”,一定程度上是受了这位大师兄的影响。  

(未完待续)

注:本文作者系广东教会一名牧师。

相关新闻

《牧师传奇》连载之十六——联合礼拜

虽然姥爷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联合礼拜的开展,但他心中却有一份浓浓的,挥之不去的圣公会情节:忘不了中央神学院那庄严肃穆的教堂;忘不了《公祷书》上充满敬虔又言简意赅的祷词;忘不了那洁白的圣衣和尽显绅士风度的罗马长袍……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78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