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牧师传奇》连载之二十一——劳改十年

《牧师传奇》连载之二十一——劳改十年 草原

编者按:《牧师传奇》是广东教会一位牧者所写的人物传记,传记采用第一人称,以回忆录的方式,讲述了作者的外公孙溥俊老牧师一生中发生在战争年代、建国初期、文革时期、落实宗教政策时期、改革开放时期等等不同的历史阶段的感人故事,再现了老一辈牧者忠于上主、忠于信仰、甘心舍己、乐于奉献的精神。愿上帝藉着前辈牧者的见证,激励更多年轻同工追随主耶稣的脚踪,勤做主工,忠勇向前……

“求你照着你使我们受苦的日子,和我们遭难的年岁,叫我们喜乐。”——诗篇90:15

劳改十年

萨尔图草原,自古地广人稀,是响马胡子(土匪强盗)聚集之所。解放后,由于在这里发现了大型石油矿田,从此摘掉了中国贫油国的帽子,值得普天同庆,因此改名“大庆”,并划归黑龙江省管辖。这都是后话了,当年,姥爷被定罪后,就被发配到这里劳改。

牛鬼蛇神们被集中到一个叫星火牛场的国营牛场劳改。这是一个大型国营肉牛养殖场,为周边省区的加工厂提供牛肉原材料。劳改犯们被分为三个分队,第一分队都是年老体弱多病者,负责打扫卫生,洗衣做饭;第二分队都是稍年轻点的,负责割草晒草(为牛储备冬粮),清洁牛栏,拉走牛粪;年轻力壮的则分到第三分队,负责放牛。姥爷当年39岁,正当壮年,因此分到了第三分队。

每天天刚亮,劳改犯们就得起床了,牛场是没有早餐的,所以大家洗漱完毕就开始干活了。姥爷骑着马,把几十头牛赶到离牛场十里地之外的草场上,让牛自由吃草,他则骑马巡视,必须确保牛在一定的范围内活动,以免丢失。中午,牛都吃饱了,纷纷卧在树下开始反刍。听姥爷说,牛是有四个胃的,分别是瘤胃、网胃(蜂巢胃)、瓣胃(百叶胃,俗称牛百叶)和皱胃。前3个胃里面没有胃腺,不分泌胃液,统称为前胃。第四个胃有胃腺,能分泌消化液,与猪和人的胃类似,所以也叫真胃。牛所食入的粗饲料主要靠瘤胃内的微生物发酵分解成可吸收、利用的物质。所以牛吃草时是囫囵咽下,之后再细嚼慢咽的反刍。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往往要进行一个下午。姥爷也就借用这时间吃点干粮,休息一下。傍晚,姥爷把牛赶回牛场,再熬稻糠菜叶“汤”给牛吃。

吃过晚饭,牛场干部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语录,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毛主席的话是金玉良言,要牢记,也要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好笑的是,毛主席随便说的一句话,根本没有政治指导意义,也会被干部们记下来,成为“最高指示”。有一年,毛主席巡视湖南,吃了火宫殿的臭豆腐,说:“这么多年了,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那么好吃。”这下热闹了,“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一下子成了当红语录。其实那些干部都没什么文化,对毛主席的思想也没有研究,学习只是例行公事,往往信口开河,乱说一气。不过这样的学习也让姥爷了解了毛主席的思想,听姥爷说,毛主席虽然发动了错误的文化大革命,但他对实事的见解、对政局的分析是相当有预见性的,不愧为一代革命导师。

牛场的条件很差,吃的是杂粮棒子面,睡的是土坯炕,别说褥子了,连个炕席都没有,只铺了一层塑料布,炕上虱子跳蚤臭虫抱成团,叮来咬去,使人无法安睡。

有一次,红卫兵中央司令部要派代表团来视察,看看劳改犯的生活条件,思想改造的怎么样。牛场党支部顿时慌了手脚,一面组织劳改犯集中突击学习,以免他们说错话;一面买了很多肉和面,做了红烧肉和白面馒头,在代表团到牛场的那天给大家改善伙食,并且破天荒的不限量。颇谙岐黄之道的姥爷暗想:劳改犯们常年肚子里没有油水,这油腻的红烧肉吃下去,肯定没有好结果。所以他不仅自己只是略尝了一点,还告诫大家千万别多吃,可是当香喷喷的红烧肉摆上来时,谁又能抵御得了诱惑呢?大家一下子把姥爷的嘱咐忘到了脑后,个个都敞开肚皮大吃了一顿。“不错,劳改犯们生活条件优越,思想很有进步,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宽容和幸福。”在做出了这样的评价之后,代表团走了。可故事还没结束,由于吃了太多的红烧肉和馒头,当天晚上,很多人开始肚子疼,拉肚子,牛场里顿时一片痛苦的嚎叫。

牛场地处偏远山区,发病的人又多,既无法送医院,也不能请医生来诊治。一些拉得严重的人,场干部就让兽医给他们打了牛的止泻针,结果由于剂量的问题,当晚就死了几个人。按理说人命关天,可干部们根本不当一回事,天一亮,就让姥爷套牛车,把几具尸体拉到草原深处扔掉。话虽这样说,姥爷还是不忍心,就挖了个大坑,把他们埋了。

“那您有没有超度他们?”我问(那时年少无知,问的好笑)。姥爷笑了:“超度?我可没那本事,人的灵魂何去何从,只有上帝掌权,我们只能尽力让更多的人在生前认识上帝,以免他们灵魂沉沦,人一旦死去,牧师也无能为力了。”

这次事件对姥爷促动很大,是啊,人的生命如此脆弱,怎能看着他们永远堕入地狱呢?从此,他一面劳改,一面给犯人传福音,也因此几次被批斗,可他始终牢记:我是牧师,我若不传福音就有祸了。 所以牛场的革命干部都无奈的称他是“榆木疙瘩脑袋”(顽固不化)。

(未完待续)

注:本文作者系广东教会一名牧师。

相关新闻

《牧师传奇》连载之二十——艰难岁月

“可恶,这帮没良心的白眼狼,姥爷,您为什么救他,这样的人,死有余辜。” 我气愤地说,姥爷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双眼望着窗外的小花圃,目光是那样慈祥:“人都是有罪的,耶稣为拯救世人来到人间,人们却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他在被钉时,还在为那些钉他的人祷告:父啊,饶恕他们,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听了姥爷的话,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牧师传奇》连载之二十一——劳改十年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491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