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少年之殇》连载五:你真的爱我吗?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小羊。”耶稣第二次又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吗?”……(约翰福音21:15-17)

我哥的旧鞋他穿着真合适吗?他要来别人要扔的衣服穿,他能是真的开心吗?我至少知道,我哥的脚要比他的脚大;我至少知道,人都是有自尊心的,没谁会喜欢在他人那歧视眼神下,去度过自己那本该去自由绽放的青春时光。我甚至可以想象的到,他在要下这件衣服时,他那同学回以他的是怎样诧异的神情!那是因为,他在说他要这件衣服的关键细节时,他避开了我的目光,并极力的在用笑容掩盖着,他在那一刻的难堪和无奈。

我可怜的孩子,他明明是委屈的想哭,可他偏就隐忍不发,却又强颜欢笑!他那原本丰盈美好的心灵,和他那本该拥有的灿烂青春,此时都恰如:他那微胖的身体被裹挟在那瘦小的衣服下一样,他不仅一举一动都备受束缚,他就连呼吸仿佛都不能够自由顺畅!可是,仅仅是因为他在笑着,我姐就从来连脑子也不过,她就认为自己的儿子,那是真的快乐满足的!?

我姐一再说着她这儿子懂事,她还真在这事上引以为傲了,她倒是真开心满足了。可她就一点看不出:她的儿子在这懂事的背后,他那痛苦的灵魂正在无声的呐喊中,诉诸着他怎样深切的渴望?

听,他在对父亲说:“爸,不管您是怎样的我都是爱您的,可您爱我吗?如果您真的爱我,其实您根本不用付出很多的。真的,您只要每天少喝点酒就够了。那样的话,我每年过年就都能穿上合脚的新鞋了,说不定我也不用长期捡别人的旧衣服穿了;那样的话,我妈至少也能少发点愁了,我的数学好也是遗传了您,我想这笔账您都不用算就该清楚的吧?爸,我是您的儿子,您知道我并不爱慕虚荣,只是我也是有自尊心的啊。您知道我每天走在人前都抬不头起来,那种滋味是多么的难受和煎熬吗?可这样的煎熬我已经承受了太久,久的我都想不起自信的活着,应该是种怎样的滋味了。其实,别人怎么看我,我都可以不在乎,可我却受不了您对我的漠视,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做个懂事的孩子,就盼着我的好能有感动您的一天。可是,我都盼了这么多年了,您看我的节俭已经做到了极致,我是那么替这个家着想,可您还是每天至少一瓶白酒的喝着……也是,您连自己的脸面都不顾,您又咋会在乎我的自尊呢?您又哪里是爱我的、哪里是爱我妈,又哪里是爱这个家的呢?因为这一切在您眼里都还不如酒亲呢。哎,作为您的儿子,我也真够悲哀的了!”

听,他在对母亲说:“妈,看您终日劳碌我很心疼,我更不想看您为难的样子。所以,我能不开口跟您要的,我从来就不开口跟您要。可是,如果您真的爱我,其实您只要少给我大姐买点没用的东西,说不定我们也就都不用这么为难了。妈,我并不是想要争什么东西,我只是想要一点被公平对待的感觉,那样我或许就能说服自己去相信:您对我和我大姐的爱,其实也没那么大的差距啦……可是,我又不忍埋怨您什么,因为您已经够辛苦的了。”

听,他在对姐姐说:“大姐,其实我也是很爱你的,可我一直都想不通,你为啥总是连个好脸色都不肯给我呢?我从小就活在你的阴影下,可谁让你是我姐呢?所以不管你咋的对我,我都是对你处处忍让,我一直忍到了你嫁人,我还以为我终于摆脱了你的折磨了呢;我以为家里了没了你,我或许就能得到爸妈更多的关注了呢,所以你嫁出去的时候我真挺开心的。可我万万没想到,你嫁人了还不如不嫁呢,这下我非但没能得到爸妈更多的关注,可悲的是就连曾经仅有的,也都被你和你儿子给剥夺殆尽了。大姐呀,其实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可你就看不见妈有多辛苦吗?所以,我也只盼着你能学学我的好,那样的话,咱家或许就会是另一番美好的景象了……哎,我也真是够蠢的了,我咋忘了呢,你从来都不拿正眼瞧我一眼,你又咋能看见我的好呢?而你带给咱家的,就像是看不见尽头的绝望!”

看吧,他站在这狭小的屋子中央,我们几个都散在他的四周;他虽然一直在说笑着,貌似是在对我做着自我展示,可他那含有期许的双眼,却是在他的父母和姐姐间,多番地悄然流转着。而与此同时,我和他的灵魂就像在一起产生着共鸣:当他的目光瞄向他父亲,我就随着他看向他父亲;当他瞄向他母亲,我就随他看向他母亲,并与他的灵魂发出的同样的诉求……直到最后,他那失望之极的灵魂,就像近乎于哀求的在说:“我所爱的家人啊,哪怕你们用心看我一眼也好啊?”我的灵魂就与他一同说:“他所爱的家人啊,哪怕你们用心看他一眼也好啊!”他说“或许你们用心看我一眼,咱家这糟糕的现状说不定就会得到改善的,因为我身上有值得你们借鉴的优点,如果你们真的爱我!”我说:“你们快好好看看他呀,那将来的一切就会得到扭转了,如果你们真的爱他!”

然而,从始至终,他的母亲虽然对他满口夸耀,但她并没有用心看他一眼;他的父亲一直就窝在炕上没一点反应,就别说是看他一眼了。他所努力展现的美德和他获得的赞誉,也并未引起他姐姐丝毫的羞愧之情,她就更是瞥都没瞥他一眼。因此,他那起初还含有期待的目光,也随着他落空的心愿,而渐渐地暗淡了下去;他的笑容也渐渐地显出了疲惫;他的话语声也渐渐无力了起来:他就像在演着一场独角戏,但他已经累了。

这时,耶稣三问西门“你爱我吗”的段经文,就在我脑中响了起来:我忽的就懂了,主耶稣为何要连连问西门这样的话了。或许在那一刻,主耶稣也是在祂所爱的西门眼中,看出了祂那至深的爱西门并没有懂。所以,主耶稣在那一刻,或许也是在心怀忧伤的祈盼着,祈盼着祂的爱能够被世人所懂,因为祂是那么爱世人……或许,直到主耶稣,那以血的代价成就的救恩成了,西门才真正懂了主的爱,而后他也就与同工,去牧养主的羊群了。是的,爱你就会去懂你,并且为你而行!主啊,难道我和我这外甥正在同工,为的就是拯救这全家的人吗?可是主啊,我可不想要这般的拯救方式,那真是太可怕了!主啊,如果可以请不要,求你一定给我们机会!

然而,主回应给我的话语,却是令我纠结万千而又无法面对。主问我:你是想籍着一人救多人,还是想这一家人共赴毁灭?这声音简直令我惶恐的几近崩溃,虽然我心里的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可我又无法承受这个的答案。因此,我就在挣扎中与主做着交通,并且我也急于想要逃避主对我的晓谕,因为我不敢也不愿相信,将来真会有那样的事发生。所以,我在心里对主说的最多就是:主啊,无论如何,求你一定再多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一定会努力去改变他们的!

这时,随着鹏鹏那流连了几遭,却终是毫无收获的目光,他就只好又是对我相觑一笑,并就此结束了他那就像是一个人的独角戏。而此时他的笑容也已满了惨淡,他眼中的那重绝望的痛楚也更显深重了。

再看这一家四口,仿佛也只有他是醒着的,因为他至少还在痛着。而余下的他们,就像是在麻木中沉睡的人,即便他们也有喜怒哀乐、即便他们也在做着什么,可他们的生命却像梦游般的浑噩苍白!

我看得出,我对他的懂与不懂他并不在乎,因为我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个过客,且还是个辜负过他信任的过客。而他迫切想要的,只是他至爱的家人眼里,能够真正的有他、懂他。他这般的渴望和失望,已经反复燃起和落空了多少次了,我或许不能尽知,但我很清楚他已经快撑不住了。现在的他,就像那快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的骆驼,而这个家也随时都有可能倾覆······不,我不要那样的结果!所以我也得尽力去阻止,那最后的一根稻草压向他!

既然他那含蓄的表达他们不懂,他那灵魂深处的呼声他们也听不见,那我就要在明里为他开口,这或许就是:我们合在一起的拯救之工吧!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少年之殇》连载四:眼不瞎心却瞎了

我紧咬着牙,克制着在我眼中打着转的泪,我问自己为何会如此悲伤,又为何会有这种想去抱住他痛哭的冲动?难道,我只是因为在他身上看见了自己曾经的影子吗?或许,是,却也不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141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