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牵手一世情》读书心得(下)

  • 作者:小斌|
  • 来源:《福音与当代中国》杂志|
  • 2019年03月18日 10:53|
《牵手一世情》读书心得(下) 《牵手一世情》书籍封面

《牵手一世情》读书心得(上)

书中很多观点,笔者无法全盘接受,罗列一些出来与读者君一起讨论。

(1)

本书一开头就说到父辈的婚姻没有自由,是父母之命,但是他们的婚姻很稳定,很少离婚,如今自由恋爱,却很多是悲剧收场。作者的观点显然是觉得如今的婚姻观念不如古时。作者用稳定性来衡量婚姻的好坏,这是值得商榷的。

古代的女人是被压迫的,婚姻没有自由,说白了就是女人没有自由,幼年从父,成年从夫。婚姻的稳定恰恰是反映了过去时代的残酷,离婚是没有出路的,这并没有什么值得羡慕歌颂的。

笔者不是支持对婚姻的轻视随便,而是如今女性独立,这本身是社会的一大进步。婚姻的不稳定是这种进步的一点副作用,但这绝对是女性的福音,她们从此不再是男人的附属品了。

(2)

本书说婚姻的意义是神想有个家,因为神没有家。起初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无家可归。大卫知道神的心意,要给神造圣殿,给神造一个家,所以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那么大卫真的要给神建造一个家吗?他难道不知道神是充满宇宙万有,无处不在?难道大卫企图用一个小小的殿宇束缚神?刘志雄的这个阐述真的很有创意。

但是圣经不是这么记载的,【代上28:2】大卫王就站起来,说:“我的弟兄、我的百姓啊,你们当听我言!我心里本想建造殿宇,安放耶和华的约柜,作为我 神的脚凳,我已经预备建造的材料。”这里清楚的显示大卫从来就没有想过,通过人手做一个房子,让神住进去,这不过是我们其他人的想象罢了。

正如司提反说:“大卫在 神面前蒙恩,祈求为雅各的 神预备居所,却是所罗门为 神造成殿宇。其实,至高者并不住人手所造的,就如先知所言:‘主说,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这一切不都是我手所造的吗?’”

所以给神一个家,那是一种极其狭隘的宗教思维,如同以色列认为神居住在他们的圣殿之中,为他们民族独有,外邦人是无份的。又如同今日,基督徒以为神只在教堂之内,非基督徒无份一样。岂不知神是万民之神。(使徒行传7:46~50)

(3)

书中有王爱君师母的这样一段叙述:志雄决定讲这个专题的时候就跟我说,希望我来帮他讲一点。我说:“你有负担,我没有负担,我不讲。”他说:“但我没学过作妻子呀。”我说:“作妻子的角色很难说得清楚的。”我既觉得这不是神给我的负担,也很不习惯在众人面前讲话,所以不答应他的要求,但他还是一直希望我说说。最后我就在神面前祷告,和回想我和志雄结婚至今二十多年的变化。

我们发现这段话很有意思,因为王爱君师母主要就是想教导姊妹要顺服丈夫的,可是这里的表达偏偏是她们恩爱夫妻这么多年了,遇到具体问题,从内心上还是不想顺服的。这可能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教导很简单,做到很困难。自己做不到,但还是要努力一把教导其她人做到。师母不能遵循本心,也真是不易,总要如此为难自己假装的很顺服。

(4)

全书出现“顺服”一词,多达217处,这本书如果改名《顺服一世情》,也是很恰当的。

刘志雄夫妇所谈的顺服可能深深影响了一大批的基督徒丈夫。但是他们的逻辑可以说是相当混乱的。毕竟讲太多次了,混了也可以理解,列举一小部分大家一起看看。

顺服是我比你好,我是比你好、你错我对,然后我要顺服你。如果你对,我顺服你,那不叫顺服,那叫同意。

(这不叫顺服,叫助纣为虐,明知故犯,错上加错,往往陷丈夫于不义)

要敬重他、要顺服他,因为神是这样说的。丈夫是妻子的头,顺服丈夫,如同顺服主,是应当的。

(断章取义,借神的名为自己站台。)

 一个作弟兄的如果希望妻子顺服你,有个秘诀,去爱她,用基督爱教会的爱去爱她。

(这样阐述就矛盾了,如果顺服丈夫是理所当然的,那么丈夫什么也不必做。如果需要用爱来换的顺服,那么顺服就是有条件的)

夏娃顺服的被神引到亚当面前,今天的女人要学习这种顺服。

(夏娃有的选吗?今天这样不就还是封建专制。)

夏娃第一次犯的罪,就是骄傲,就是不顺服。

(夏娃犯罪不是顺不顺服这么简单,一个弱女子独自面对撒旦,丈夫的缺位才应该负主要责任。)

神多次告诉作妻子的要顺服,因为顺服丈夫是从顺服主开始的。

(其实在旧约神并没有亲口说过,新约耶稣更没有说过。)

顺服丈夫是为了顺服神,在我们里面,我们不顺服这男人、不顺服这丈夫,就是不顺服神,这是我们堕落的根源。

(堕落的根源就是不顺服丈夫,这个帽子扣的真是太大了,足以压扁所有女性。)

 圣经里很少叫丈夫顺服,神再三告诉我们作妻子的要顺服。

(我们看先知何西阿,就知道神要男人顺服到什么地步。因为男人更加叛逆,女人顺服神往往是容易的)

妻子学习顺服,丈夫学习爱

(妻子也要学习爱,丈夫也要学习顺服)

不同意你还要顺服才叫顺服,不只妻子要顺服丈夫,丈夫也要顺服,要彼此顺服。

(那不叫顺服,那叫听话)

神不可能让不顺服的人进天堂,神一定要教我们,教到顺服为止。

(如此篡改,恐吓,有点过分了。因信称义,别无其他。)

在我们顺服他就不能顺服神,那时候就不需要顺服人。

(在这个原则的指导下,顺服就不可能是没有条件的)

“如果他没有信耶稣,要顺服他吗?”要加倍顺服!

(那基本就会经常不顺服神了,这是很矛盾的)

顺服是一生中最蒙福的个性,最蒙福的一个特质。

(多少姊妹顺服得连命都没了,这个就是以偏概全)

当我们对神有多少顺服的时候,就决定我们在丈夫身上有多少顺服。

(那很多女传道、牧者真是打脸了)

神还要用苦难使我们学习顺服

(再一次美化苦难,很多苦难就是一味顺服导致的)

在顺服这个问题上,刘志雄的教会,可以说是相当苛刻的。在他们教会,年轻人想谈恋爱,必须两年内结婚,如果两年内没有结婚的计划,那么就不可以谈恋爱。如果是这样的话。学生显然是没有资格谈恋爱的。谁都知道过早恋爱不一定是好事。但学生时代的恋爱也是最纯洁的恋爱,不像成年人那么功利,大家也一定认同这一点。

(5)

由于刘志雄的聚会处背景,这本书的夫妻关系也是建立在灵魂体三元论的基础上。夫妻的联合被分成魂里的连合,有同样的心思意念;灵里的连合,都有爱神的心,和神有良好的关系;身体的连合,性关系。

这么一分,就把问题给复杂化了。本来我们解释二人成为一体就是两个人相亲相爱,不分彼此。很简单,也都能理解。但作者细化,就把人绕晕了。

书中说,夫妻肉体连合有困难是因为魂里面连合有困难,而魂的连合困难是因为灵的连合困难。就是与神的关系不好,导致了连合的困难。如果是这样,那非基督徒就不可能过夫妻生活了。如果什么事都要找出一个神圣的理由,那生活就太累了。

(6)

书中说妻子是丈夫的帮助者,作者说帮助者肯定比被帮助者厉害。

这是作者一些小技巧,在谈顺服的时候,先安抚姊妹,告诉姊妹是帮助者的角色,是比丈夫更厉害的。又告诉夫妻双方,男女是平等的。绕来绕去,最后弟兄就接受了我是头,妻子要顺服,很满意。妻子接受了,我是帮助者,更厉害,顺服也是为了帮助他而已,也满意的点点头。

要解释帮助者更厉害是不容易的。作者用的例子是,我们只会让强者帮助弱者,让优秀的帮助差的。例如老师只会让成绩优异的学生帮助成绩差的。这就有点偷换概念了。作者把帮助者转换成保护者,辅导者,让我们错误的以为一定是优秀的帮助差的。事实上并不如此。帮助更多的意思是合作。合作里面,有些是强一些,有些弱一些。但总之就是一个人做不好,不管能做多少,需要另一个人来帮忙,不管是帮多帮少。反正两个人合作把事情做好就行了。

比如说一个力气很大的同学,一个人不方便抬桌子,他可以找一个人帮他,不一定是比他力气更大,能搭把手就可以了。

(7)

书中,师母王爱君说自己有一颗敬畏神的心,因为这颗敬畏的心,保住了自己的家,否则早就散了。对女人而言,敬畏之心很重要,能保证我们不敢离婚。

王爱君觉得自己是丈夫的帮助者,比丈夫强。每当丈夫讲道,她就很担心,生怕丈夫讲错,自己很没面子。直到有一天,圣灵亲自对她说话,责备她篡夺了神的地位,因为神是丈夫的头,丈夫是妻子的头。其实当时王爱君应该反问一下那个声音,神既然是刘志雄的头,为什么还允许他出错呢。这个会出错的头再做自己的头,那不完蛋了。

接下来王爱君痛定思痛,回应说神啊,这个男人不是我的,是你的。

可是就在之前,刘志雄就说了夫妻合二为一,我里面有你,你里面有我,我单单属于你,你单单属于我。

(8)

王爱君的自诉见证里,说结婚后每天以泪洗面,刘志雄却用圣经里说妻子要顺服压制她,让她很痛苦,很生气。丈夫不安慰她,却继续引用圣经,不可含怒到日落更进一步的压制。把本书再多翻几页,王爱君又说自己只要一个眼神,丈夫就吓得半死。真搞不懂,她们家到底谁厉害。我看,显然都很厉害。

(9)

书中说神让妻子帮助丈夫,要能抬高丈夫。丈夫有不好的地方,就当没看见,不要挑毛病,要挑优点夸。这样确定能把丈夫变好?我也是存疑的。心理学上的这一套是一种经验理论,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所以看他们的书,听他们的教导,还要结合自身的条件,自己的状况,万不能盲目跟风效法。

王爱君就学会啥也不说,坐等神来改变他的丈夫刘志雄。最后得出结论,改变人心的只有神能做,人绝对不能做,作不了。实际上,上帝在人类历史中,有哪件事是摒弃人,自己单干的呢?什么不是借着人手做成呢?神如果喜欢凡事单干,还要人类干什么。等着神来改变丈夫,自己不做努力的,有多少能成功。

(10)

王爱君在书中说要防备撒旦的计谋。如果女人婚后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凭什么结了婚就没有了自己的事业,没有了自己的朋友,没有了自己的嗜好,没有了自己的享受,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家人,做了这么多牺牲,自己成了什么?如果自己有了这些想法,那么就要防备,这些是撒旦在支配我们的思想。

这些话,真的不是危言耸听吗?女人婚后有那些想法再正常不过了。牺牲那么多,发点牢骚很正常啊。为什么一定要女生当牛做马还非要心甘情愿,这也太过分了。难怪华人妻子得抑郁症的概率那么大。有苦不准说,还得陪笑脸。而且如此甩锅给撒旦,撒旦也很无奈。女人有事业,有自己的的嗜好,就会毁掉自己的家,这是什么道理。女人除了是妻子,是母亲,首先她是人,一个完全独立的生命体。

多数时候,岂不是因为女人的优秀盖过了男人,男人没事找茬才毁掉了婚姻吗?女人因为实现自我价值是不会毁掉婚姻的,如果可以毁掉,那是因为小男人的嫉妒心和大男子主义。

(11)

书中,有这样一段论述:作妻子的,要提醒自己,不要有一天你的丈夫见到神的时候,像亚当一样跟神说:“你赐给我的那个妻子,把我害成今天这个地步。”……愿这个标准成为姊妹在地上的目标,使得姊妹不会因为自己毁掉神的道理。

在作者王爱君的眼中,显然觉得,亚当堕落的根源就是夏娃,这算是谦虚呢?还是发自内心真这么认为。今天大部分的解经家,都同意,亚当才是最应该负责的人。这难道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

(12)

书中说,顺服丈夫是难的,如果把眼睛放在丈夫身上,一定失望。但如果是为着主,当你为着主的时候,你所摆上的一切,你所承受的一切,就算主今天在地上没有给你许多的恩典,你大可放心,神在永世里决不会亏待你。

这个所谓为主做的,真的很有杀伤力,拔高动机,神圣化自己的行为,取得心理平衡。做什么事都是为主做的吗?这是什么逻辑呢?这是绑架。

书中引用的经文是马太福音二十五章40节,主耶稣说:“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我们通常都不会觉得这个经文和婚姻有关,但作者认为大家都错了,这个经文也是指着婚姻说的。几乎所有喜欢讲婚姻家庭的牧者,在他们的眼中,恨不得整本圣经都是指着婚姻说的,圣经就是一本婚恋指导书。但我们应该知道,这是一本关于救恩的书,婚姻很重要,但没有那么重要,没有重要到其他都不重要的地步。

(13)

作者说为什么你会有一个妻子,一定是你太差了,所以神要给你一个妻子,如果你够好就不需要了。

这完全就是因果倒置嘛?姊妹专门挑差的嫁,上帝有意这样安排?姊妹是上帝成全弟兄的工具吗?可不要忘了,作者已经说过婚姻不是人的需要,而是神的需要。那么又何来因为弟兄太差所以需要妻子的道理呢?

就着这句话而言,也是完全的莫名其妙。一个人好不好,优不优秀,和他感情上是否需要另一半,完全是两个层面的事,混为一谈,显然是说不通的。

(14)

书中说,如果你是单身,那么要求问一件事,是不是主要你单身的,有特别的旨意在你身上。说实话,弟兄如果不是故意单身,找不到对象的多数情况,应该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好,而不是自信的认为是自己太好。爱情是互相吸引的,基本上就不存在你太好了所以单身这回事儿。

这样为单身弟兄姐妹找理由,确定是为他们好嘛?在这种心灵鸡汤的麻木下,岂不是害的他们在单身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并极有可能形成我单身我有理,我单身我自豪的病态氛围。笔者发现有好些单身基督徒在阅读过这本书后真的就接受了这种论调,以前积极的脱单,现在傲娇的单着。

(15)

在第三章开头,作者称结婚二十多年,一直是妻子在学习,所以妻子有很多可以交通。而作者自己乏善可陈,有些难为情,感觉自己比较糟糕。

如果这不是谦虚,那就没必要写这本书了。我们的牧者,很多就是这种腔调,一方面谦虚的认为自己啥也不懂,啥也不配;另一方面又认为自己讲的最正确,大家都应该听从。

我们以为教导别人,讲的对就可以了,其实对于牧者,不是这种要求。你们做的到,就可以教导别人,做不到,最好就不要开口。承认自己做不到,还要开口教导别人,就没有意义了。听众又不傻,听众只会说,你看,讲的很好,但太难了,牧者自己都做不到,又何必为难自己呢。

(16)

作者认为丈夫作头,是一个仆人的头。是作仆人,不是神气,不是有权柄。这个讲的太好了,如果这个得以实现,估计就没有那么多的家庭矛盾了。男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把家庭当国家,把自己当皇帝。

但是作者这么说,最后还是为了丈夫是头,妻子要无条件顺服这个观点服务的。主人顺服仆人,这本身是矛盾的,或者说是理想状态,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作者举耶稣给门徒洗脚的例子,但我们知道耶稣那是做示范,为我们留下谦卑的榜样。耶稣的工作,不是伺候12个门徒。所以仆人式的头,这是一个谎言,不会有这样的头。因为认可了他头的身份,他不会愿意一直作仆人,作一会儿仆人,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作头。人与人之间,如果分出了主仆,就不存在主顺服仆。如果强调顺服,又说我们所顺服的不过是仆人,这是欺骗。

(17)

书中说丈夫作头,要带领妻子学习追求,在属灵的方面也要带领她。

这里有意思,前面刚夸完姊妹比弟兄强,帮助者胜过被帮助者,这里却又反过来默认妻子就是不如丈夫,需要丈夫来带领,来帮助妻子追求。

而这个就应该就是作者夫妻俩自身的写照吧?但不是所有家庭都是牧者和师母的配置,显然推论每个家庭都是丈夫属灵,妻子愚钝,是完全不合理的。

(18)

在第四章里,王爱君直接指出,罪源自夏娃的不顺服。这个罪名真的很大,大到足以禁锢教会里的姊妹,从根本上,把女人给压制住了。伊甸园里,一家之主到底是谁呢?没问题的时候,其乐融融。一出事就女人的责任。那男人有什么资格当一家之主呢?

如果说罪源自人的不顺服,还说得过去,女人吃了禁果,男人也没拒绝啊。非要强调罪源自女人,在神学上把女人彻底否定,这就过分了。

(19)

王爱君进一步说,顺服丈夫是为了顺服主。我们不能顺服丈夫,是因为我们不会顺服神。这种道德绑架,基督徒应该很熟悉的。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

(20)

王爱君说圣经里很少叫丈夫顺服,神再三告诉我们做妻子的要顺服。因为不顺服是女人当初堕落的根源。因为夏娃的不顺服,才给人类带来无穷的痛苦。

而本书前面刘志雄早就说了,顺服是彼此的,不是单方面的。但王爱君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话反过来,单方面强调妻子要顺服丈夫。师母也是操碎了心,她一定觉得丈夫刘志雄又讲错了,或者讲的不好,所以才如此两次三番的纠正。

(21)

王爱君说古时候,有很多才德女人,她们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许配给一个何等不好的男人的时候,她们能够体贴父亲的意思,作一个才德的女子,因为在她们心里有一个更高的旨意—服从父母。今天我们女人没有教条,没有社会道德观念约束、没有三从四德,恣意妄为。

本是古代对女人的压迫摧残,被作者歌功颂德;本是今日妇女解放,却被作者不耻。男权社会里,女人有什么发言权,她们那个叫顺服吗?还是根本没得选呢?

(22)

王爱君说要听神的话,不是听夏娃的话。告诫弟兄,要听神的,不要听妻子的。可是前面作者刘志雄讲过丈夫要多听妻子的。这种前后矛盾的观点,真是太有意思了,不知道作者夫妇有意还是无意的。

(23)

书中说你跟神的关系,决定你怎么爱妻子。在作者看来,非基督徒肯定是没有办法爱妻子的,他们和神还没有建立联系嘛。反例实在枚不胜举。只举一个大家都熟悉的,约翰卫斯理就是典型的代表—与神亲近也是为了逃避妻子。

要么摘掉那些属灵伟人的光环,因为他们的夫妻关系恶劣,表现出的属灵肯定是伪装的。

要么承认,侍奉神,和夫妻关系的好坏没有必然联系。

(24)

书中说,不知道为什么神叫那聪明的顺服那比较不聪明的。作者想不通,这其实很好解释,因为神没有那个意思,作者非要强加,自然无法理解。作者这么说,无非是要哄抬一下姊妹,让她们心甘情愿的顺服丈夫,只要顺服就至少证明自己是更聪明的,更优秀的。这不就又成了阿Q。

(25)

第五章讲到无条件爱对方的时候,作者单单举例,妻子要无条件爱丈夫。这难道不是有意的吗?原则上都是要平等,彼此相爱,一到具体层面,就更加偏向严格要求妻子。因为圣经里举的例子,都是丈夫无条件爱妻子,无论是先知何西阿还是耶稣的教导。

而作者这种偏向,也可能是一种事实,就是普遍妻子爱丈夫,也忠诚于丈夫。而丈夫的表现没有那么好。所以举例子都用妻子爱丈夫,也容易让人接受。

(26)

书中说你越成全你的弟兄你越要他作头,你就应该越顺服他,你就应该越帮助他,这样你就越有福气,因为他就越会恐惧战惊。

这可能是作者的一个经验之谈,但这和真理差的很远,人如果这么有章可循就好了。难道不应该是弱势群体才容易恐惧战惊吗?在一个家庭里,有一个凡事顺服的妻子,而丈夫到底有多少可能会恐惧战惊,谨小慎微,这真是需要想象力了。

总结:

书中有争议的地方确实蛮多的,如果要详尽的全部罗列,可能要写一篇比原著更厚的书了。而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以上也只是笔者个人的读书心得。

关于婚恋辅导,这并不是教会的特长。所以也可以看看非基督徒写的婚恋辅导书,对比参照,兼听则明,毕竟婚姻是普世性的。

当然,《牵手一世情》仍然是很多牧者的首推。所以,假如一定要阅读本书,作为自己的婚恋指导,那么笔者强烈建议跳过王爱君的分享部分。因为,刘志雄作为主讲,他的观点相对克制一些,对女性多是赞扬,对男性更多要求(所谓矫枉一定要过正)。但是王爱君完全相反,不仅多处和自己的丈夫唱反调,对女性的苛刻实在让人毛骨悚然。

这么说不是要否定王师母,因为师母们可能真的是那样严格地要求自己,所以她们也会同样地要求其她姊妹。但是那个年代的人总是怀念过去,总是觉得旧的更好,对于家庭伦理,也对旧时代恋恋不忘。

枷锁既已解开,就应该自由飞翔,怎么可以对压迫依依不舍呢?

(注:本文原载于《福音与当代中国》杂志第三期,福音时报蒙允刊登。)

IMG_0640.JPG


相关新闻

武汉市基督教流芳堂举办婚姻家庭讲座

在2019年2月17日的新春时节,武汉市基督教流芳堂针对现实社会人们对婚姻的疑惑和期待,举办了第一次婚姻家庭讲座,参加人数有一百人左右,有携伴而来的夫妻,也有单方妻子或丈夫前来的,不光有基督徒,还有他们的亲人、朋友光临。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牵手一世情》读书心得(下)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2.377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