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苦难是回到主面前最近的路——麻风病康复村义工上官姊妹感人见证

1/3
  • 上官姊妹在服侍老人

    上官姊妹在服侍老人

  • 上官姊妹在服侍老人

    上官姊妹在服侍老人

  • 上官姊妹在服侍老人

    上官姊妹在服侍老人

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各书4:14

生命摇曳多姿,其迷人之处在于沿途上充满了未知。

生命绝境之时遇见主

2007年11月,我被医院确诊为肝癌。

我的婚姻是不幸的,当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我做了一个决定,离婚。在满足了丈夫提出的所有条件后,我重新又变成了无产阶级。没有了房子,自己打拼多年的积蓄也多数给了他。那时候我还在做生意,虽然两个孩子判给了前夫,我也要为他们创造条件,尽可能从物质上为他俩积累下一点财富,以备将来完成学业。所以我不能倒下。

经过多方渠道,弟弟帮忙搞到了治疗肝癌的药物,我的生命在药物作用下得以延长。但天有不测风云,2014年4月我意外破产了,亲眼目睹自己经营了十几年的心血一朝化为了乌有。万分沮丧,几乎崩溃。绝症、离婚、破产,几年间接连的不堪重负,使我心力交瘁,彻底倒下了。整天赖在姐姐家里,躺在床上看小说,打发时间。不愿与人接触,到饭点也是他们喊我才走出房间下楼勉强吃点东西,地道的“坐吃等死”模式。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

堂哥是名基督徒,他听说了我的状况,上门动员我去教堂。在这之前,我是典型的中国人价值观:碍于面子,也觉得迷信从未主动接触过宗教。当一个人的生命走到了这般无奈的地步,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出于仅存的那点好奇心,跟他去了教堂。

有人说,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这句话恰当地应验在我的身上。就在感觉这个世界快要与我绝缘的时候,通过一点一滴的圣经学习和教友的讲解帮助,我逐渐意识到有一位我一直忽略了的上帝在主导着宇宙万物,井然般有序。我从一个唯物主义者转变成了一个信徒。当读到“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时,长久以来那颗疲惫、彷徨的心终于感觉到达了彼岸,不再流浪,不再痛苦,也不再绝望。我找到了依靠,暗暗立下了志向:以后我要做主的工作,此生献给上帝!从那天开始,我没再吃药,直到今天。

成为麻风康复村义工

立志没过几天,有服侍麻风病人的义工去教堂作见证。我被他们几年如一日的献身精神所感动,就和一位姐妹结伴去了麻风病康复中心。生命中第一次看到这些相貌丑陋,肢体残疾的老人,他们无儿也无女,用“风烛残年”形容一点不为过。那几天我翻看了圣经中与善行有关的经文:塞耳不听穷人哀求的,他将来呼吁也不蒙应允;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这些章节深深地谴责着我的内心。回到住处,我很难再平静下来,思想很矛盾:虽说余生要献身给主,但当机缘真正到来的时候,我还是犹豫不前。一边是那些孤苦无依的老人需要人照顾,做主的工作;一边是世俗的压力,左右徘徊,不知所措。经过三天的思想斗争,我抛开亲戚朋友的反对,最终选择做一名义工。

知行合一是个很沉重的课题,践行的路上总是会历经几番曲折。

带上几件随身衣物,背着一个小双肩包开始了我的义工生涯。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无偿援助这些毫不相干的老人,更何况本性中并没有多少同情之心。有时候想想当下的作为就觉得恍如做梦般不可思议,不禁自问,这一切是真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吗?义工的生活相对单调,没过几天就抵消了新鲜感伴随而来的快乐。我开始动摇了,想离开。于是就跟同工讲,我得回去看看我爸爸,谁料想此话一出,第二天我爸爸竟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面前,原来他不放心我的身体,就直接来到康复村看望我。过了一阵子,我又找理由说天气变冷了,需要回去拿点衣服再回来,可热心的同工找来了一大堆合身的衣服给我穿,唉!走不了,还总是弄得我哭笑不得。

后来经历的一件事情,打消了我离开康复村的念头。

我爱上了这群不可爱的人!

有一位大爷,我负责每天帮他包扎伤口。他的双腿从膝盖以下全是溃疡,见不到完整的皮肤。每次换药时脓水都浸透了绷带。雪上加霜的是他还患了胆结石,每天晚上疼的睡不着觉,白天表现的无精打采的样子。可是他坚持不去医院治疗。这让我很费解,难道是没钱看病吗?接二连三的追问他才道出实情,因为腿的伤口面积大,他担心医生发现后推断出他是麻风病人,不给医,虽然年龄大了但也有自尊心,如果被医院赶出来,想死的心都有。通常他们就医都是隐瞒自己身份的。有病只要能捱的住绝对不去医院。所以这次干脆不去了!以前患肝癌,每当周围向我投来的是同情弱者的眼神我就接受不了,而他们遭受的却是被人厌弃,甚至是嘲弄。那一瞬间我仿佛走入了他们的内心,看到了里面的孤苦和悲哀。常年忍受的非人待遇虽使他们的心灵已经麻木,可他们的心依然在流血。

这位大爷后来忍受不了疼痛的折磨还是怀着忐忑的心去了医院,接受治疗。幸运的是医生并没有发觉他是麻风病人,治疗五天就回来了。闻讯后我拎起药箱去他房间换药,卷起双腿的裤管,看到缠绕的绷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黑色,解开绷带除去纱布,伤口都腐烂成绿色的了。此情此景,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无动于衷,心生悲伤。为了不使老人尴尬,我故作沉着冷静开始清理伤口,思绪却漫天飞扬,飘到了初到康复村时老人讲给我听的一个故事…

那还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国家大陆还没有出现超市,买东西只能去供销社。老人们那时虽然年轻,但因为患病不便,却很少外出,日用品都是让手脚健全一点的病友帮忙捎带着买。有一次他的邻居等不及就自己出去了。在柜台前买完东西,售货员找零钱给他的是硬币,他自然地伸出手准备去接,售货员这时才发现他没有手指只有半截手掌,(手指早已经烂掉了)立刻反应过来他是麻风病人,于是,几枚本来要落在他手心里的硬币,在中途方向发生了改变——扔向了柜台!售货员接着就转过脸不再搭理他。他只能自己捡硬币。然而他双手都没有手指,无法从柜台上拿起来硬币,不免恼羞成怒,就用胳膊扫落了硬币,转身离开了供销社,身后噼里啪啦的硬币四散在水泥地面上……故事的后半部分我没听到,讲这个故事的老人当时并没有再继续讲下去。也许故事的主人公就是给我讲故事的那个老人,也许是麻风病康复村里任何一位老人,这些相似的经历都已湮没成为过去,寂静无声是我现场听到的故事结尾。

此时,回忆起这个心酸故事的我已不能自己,表面不再镇静,双眼模糊,泪水滴到了手中的纱布上。脑海里自行脑补了我终生都不会忘记的一幕:一位麻风病人,用手掌擦着眼泪,边走边哭出了供销社,背后售货员鄙视的眼神刀子般扎碎了他的心。

那天不记得具体怎样帮大爷处理的伤口,可是,就在那天我彻底读懂了他们凄凉斑驳的内心,拉近了和老人之间的心灵距离。我的生命悄然间和他们建立了一种连接,确切地说,我爱上了这群不可爱的人。深知自己的秉性中没有这种良善,是上帝的手引导我来到这里,被周围这一幕幕的感动才生发出了爱心。张爱玲的那句: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借用过来更好地诠释了这一切。

这次的心灵之旅,使我坚定了当初选择的初衷。很快就和同工、老人打成了一片。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一起学习圣经…

立定心志服侍到底

时光飞逝,转眼间我在康复中心已经四年。又到了深秋凋零时节,草木萧疏,遍地枯黄。“落叶满空山”,此番景致不免引人遐思。诚然,有人看到日渐萧瑟的景色,感受到的是生命的虚空和无奈;但也有人在感慨之余,看到的是落叶下蕴藏着的四季轮回,勃勃生机!就如同这群幽居在死荫之地的老人们,在世人眼中,他们是被厌弃的另类,但在上帝看来“他们必属我,特特归我。我必怜恤他们。”

圣经中撒迦利亚9章9节的经文描述了当年耶稣骑驴荣进耶路撒冷众人欢呼的场景。这节经文也预指将来耶稣再来时众人迎见他的场面。当年在耶路撒冷城欢呼拥戴耶稣的是苦难深重的社会底层人群,今天预备迎接主再来的大多还是世界上孤苦可怜的人。康复中心里的老人无疑是这个世界上的可怜人,他们大半生饱受风霜的摧残,历尽世间苦难除了残缺的身躯,一无所有。身为基督徒的我们有责任和义务让他们认识上帝,配合迎接主的到来。

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撒迦利亚9:9

注:作者为麻风村一名义工。

相关新闻

麻风康复村基督徒义工小宝感言:我们一家在麻风村八年了

我们在这里长大,在这里认识自己的不足,在这里更加认识上帝;艰苦的环境、残疾的面孔、几乎如一平淡的生活,这是上帝送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28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