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七——圣心十架

编者按:《牧师传奇》是广东教会一位牧者所写的人物传记,传记采用第一人称,以回忆录的方式,讲述了作者的外公孙溥俊老牧师一生中发生在战争年代、建国初期、文革时期、落实宗教政策时期、改革开放时期等等不同的历史阶段的感人故事,再现了老一辈牧者忠于上主、忠于信仰、甘心舍己、乐于奉献的精神。愿上帝藉着前辈牧者的见证,激励更多年轻同工追随主耶稣的脚踪,勤做主工,忠勇向前……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 ——出 20:3-4

圣心十架

我从小在姥爷的身边长大,潜移默化中,我深知自己是基督徒,与身边的同学、朋友是不一样的。他们能去的地方,如寺庙道观,我却不能去;他们能吃的东西,如火锅中的血豆腐,我却不能吃。但是我心中,对于那红墙碧瓦的“禁地”内却充满了好奇:影视剧场景中出现的那些或泥塑、或木雕、或铜铸的神像,有的正襟危坐,有的怒目圆瞪,有的手执刀剑,他们也真的像上帝一样,可以保佑信众吗?烟雾缭绕中,对他们顶礼膜拜的人们,或焚香祝告,或俯身叩拜,他们又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呢?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好奇越来越强烈。

但我却始终不敢跨越“雷池”一步,走进山门去看看。

十七岁那年,我就读于山西太原中等师范专科学校。一个周末,同班的王飞同学约我周六和他一起陪哥哥王超去看病。我虽然觉得奇怪:看个病还要那么多人一起去?但同学相邀,不好意思回绝,就同意了。

周六上午,王飞的父母开车到学校来接我。一上车,我就发现气氛不对:王超一直一声不出,呆呆地望着我,王飞的父母更是愁容满面。王叔叔看到我一脸的疑惑,就讲起了事情的原委:王超高考落榜后,一直闷闷不乐。王叔叔带他回农村老家散心,谁知有一天晚上,他独自在小饭店喝多了酒,回家时醉倒在了乡间小路上……家人找了一夜,第二天天快亮了才找到他。从那以后,王超性情大变,时而焦躁不安,时而默默无言,有时甚至会狂性大发,到处乱跑。王叔叔带他遍访省内的精神科名医,却始终不见任何效果。这时,有朋友建议他找“大仙”给王超看看,是不是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不,王叔叔听说义井村有个“仙姑”十分擅长看“癔病”,就决定带儿子去试试,可又担心他发起病来难以控制,所以特地叫我来帮忙。

“原来是叫我来抓人的,”我心里多少有些受骗的感觉,但又对那位“仙姑”充满了好奇,就决定去看看。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颠簸,车在一座气派的大院子前停了下来。才进大门,仙姑就迎了出来。我原本以为仙姑一定是头戴混元巾、身穿玄布袍的出家人,可眼前这位仙姑大约60多岁,齐耳的短发已经花白,上身穿一件青布汗衫,下着一条黑布裤子,手拿一把大蒲扇,与村口乘凉的大妈没什么区别。“她就是仙姑?”我心里犯起了嘀咕。

仙姑把我们让进厢房,厢房内正中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灯、花、水、果、香五供俱全。却无神像,只摆着一个一尺来高的牌位,上面用金漆写着“供奉狐仙爷爷 之位”。

听完王叔叔的讲述,仙姑决定请“狐仙”来查查原委。只见她沐手焚香,盘腿坐下,口中念念有词……我们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大气也不敢出。不知怎么的,六月的天气十分炎热,我却觉得一股凉气自脊梁爬了上来,可豆大的汗珠却顺着额头直往下淌。

大约过了五分钟,仙姑打了个冷颤,睁开眼睛,说:“你们谁的身上戴着辟邪的东西?狐仙都到了门口,就是进不来。肯定是什么东西挡了他的驾。”这时,她用手一指我,对王叔叔说:“他也是你儿子吗?”又问我:“你身上戴了什么?”我一下子慌了,忙说:“没,没有,什么也没戴?”仙姑用手一指我的胸前,厉声喝道:“还说没有,这是什么?”我低头一看,原来,我那天穿了一件低领篮球服,脖子上戴的“圣心十字架”露了出来。

这是一枚长不过3厘米、宽不过2厘米的银质十字架,在一横一竖的交汇处,雕成心的形状,象征耶稣悲天悯人之心。说起这枚圣心十字架,还颇有一番来历:当年中华圣公会华北教区主教差派张崇真牧师到秦皇岛传教时,将这枚十字架送给了他。姥爷十五岁那年在张牧师手中领受洗礼,张牧师又将圣心十字架送给了姥爷。我出生第三天即由姥爷施行洗礼,洗礼仪式上,姥爷将这枚十字架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怪不得狐仙进不了门,就是这东西挡住了他,你快出去,离房子远点。”仙姑接着说到。王飞的妈妈走上前来说:“阿姨陪你去车上等吧。” 于是,惊魂未定的我和阿姨一起回到了车上。大约半个小时后,王叔叔他们也回来了,听王叔叔说,狐仙一直进不了门,只好下次再带王超来了。

离开仙姑家,王叔叔带我们去太原最繁华的柳巷商业街和铜锣湾广场逛街,给我们三个每人买了一双安踏运动鞋,又请我去有名的并州饭店吃饭。席间,王叔叔详细询问了圣心十字架的来历,当他得知这枚十字架已有近百年历史,而且是宗教“圣物”时,高兴极了,他搂住我的肩膀,说:“你王超哥哥病成这样,我和你阿姨前半生的心血都毁了。这十字架这么厉害,连狐仙都不敢近身,你就当可怜我和你阿姨这作父母的,把这十字架卖给我吧,你王超哥哥带上它,病一定会好的。多少钱,你说个数,我绝不还价。”怪不得又送礼物,又请吃饭的,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我从小佩戴圣心十字架,怎么能拿它换钱呢?望着王叔叔那期盼的眼神,我一下子没了主意。愣了半天,我支支吾吾地说:“这个……我征求一下我姥爷的意见吧。”

用王叔叔的手机拨通了姥爷的电话后,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听完我的讲述,姥爷哈哈大笑:“你告诉你同学的父亲,真正能保护我们的只有上帝,圣心十字架乃是人手所造,只是一个宗教标志。如果真有狐仙不能上门这种事,那也是上帝的大能使邪灵不敢近前,与十字架无关。要想寻求上帝的庇护,就必须信主、受洗,别无他法。上帝为什么让这样的事发生在你身上,一则让你确信他才是天地主宰,二则要借你将福音传给你同学一家……”

第二天,我把王叔叔一家带到桥头街教堂参加主日崇拜,散会后,又请牧师给他们传福音、祷告。从那以后,王叔叔一家风雨无阻地参加教会活动,王飞还和我一起参加了青年诗班。感谢主,王超的病也一天天好起来,第二年我们师范毕业时,他已经完全康复,与常人无异了。    

(未完待续)

注:本文作者系广东教会一名牧师。

相关新闻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六——传家之宝

我捧着“传家宝”,顿时心花怒放,赶紧拿回房间去拆包。我一边解红布疙瘩,一边猜想我的传家宝会是什么:玉佩?金锁?扳指?难道是电视里经常能看到的满满一盒金银珠宝?当我满怀期待地解开红布时,顿时愣住了,只见红布里静静地躺着一本《新旧约全书》。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66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