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四旬期诗歌推荐:《奇妙十架》

奇妙十架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赞美诗(新编)》第98首

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是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是神的大能。——林前1:18

第100首《普世欢腾》及第142首《在十字架》和此刻即将介绍的《奇妙十架》是许多信徒比较熟悉的3首圣诗。这些圣诗可以在特定的节日中唱,也可以在平常的日子里唱;既可以在巍峨的大教堂里万人齐唱,庄严肃穆;也可以在宁静的“内屋”作为个人灵修,独自默想作祈祷良伴,无论在那一种场合都不减淡其感力。要知道这几首圣诗不过是被誉为英国圣诗之父以撒·瓦茨(IsaacWatts,1674-1748,事略参阅第3首)许多优秀作品中几颗瑰丽的明珠。该诗是为圣餐礼拜所作的一首名歌,原载于他1707年出版的《赞美诗与属灵的歌曲》中,原诗的前面还冠有《加拉太书》6章14节的要旨:藉着基督的十字架钉死了世界,号召信徒效法保罗“绝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关于此圣诗,有以下几件动人心弦的故事:

有一次,在伦敦的一个教堂里唱此圣诗后,附近天主教堂的神父闻此歌声,赶快走来读此圣诗的第四节——

救主慈爱,无限高深,尽献所有,难报主恩;
愿负十架,学主牺牲,喝主苦杯,效主求仁。

接着这位神父说:“我很喜欢同你们唱这首圣诗,但是你们可要知道,今天大家所捐的钱,是不是只有15个先令(英国辅币)吗“”

柏里德博士在他的著作《圣诗历史与用途》中说此圣诗是“英国文学中最好的圣诗”。著名文学家马太·阿苦尔特在他突然去世的前10分钟说:“这首诗是圣诗中最好的一首。”一小时前,他在长老会堂帮助唱诗,屡次重复开头几行,几分钟后突然去世。

当奋兴布道家威廉·泰来在伦敦贫民区里领奋兴会时,听众约有1500人。那天晚上,他们用心灵和理智来唱这首诗,唱完之后祷告的时候,肃静到几乎能听见各人的呼吸声。

在伦敦的一次聚会,有陶理和亚历山大主领,有人已经表明愿意接受基督,亚历山大说:“我们不要唱全首诗,我来唱一节给你们听:

试问众生曾否见过,忧愁慈爱和血并流?
愁爱可曾如此相接?荆棘可曾化作冕旒?

唱完之后,接着问大家再表明他们是否愿意接受主耶稣,立即有300多人决志相信主耶稣。这首诗充满了圣经教训和信徒灵性的经历:

第一节:反映出信徒“以认识我主耶稣基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赢得基督”(腓3:8)的经历;

第二节:叙述了“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乃是我们惟一的信息;

第三节:“忧愁慈爱和血并流”句,可参阅《约翰福音》19章34节“立刻有血和水流出来”。并且说明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冠冕的至理名言——“荆棘可曾化作冕旒?”

第四节:由思想奇妙十架,用主恩深广来激励信徒作出完全彻底的奉献。

这是一首结合救主舍身流血和诗人的灼见的想象,与信徒美好灵性和对恩主的挚爱交织在一起的圣诗。在《赞美诗.选编》中,选用瓦茨的作品是:第3、26、73、100、141、142、144、175、202、203、574等11首。

这首诗的曲调名为《汉堡》,由美国圣诗作曲家罗威尔·梅森(L.Mason,1792-1872,事略参阅第100首)根据传统的格列高利的平咏调(见第10首注)改写而成,庄严肃穆。原刊于波士顿韩德尔与海顿学会1824年出版的《教会音乐选辑》一书中。

在《赞美诗.选编》中,选用梅森的是:第61、100、144、155、190、200、232、292、361、391、503、630、638等13首,都是采用他谱的曲调。

弹唱这首圣歌的速度不宜太慢。

歌词由刘廷芳1929年译为中文。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教会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四旬期诗歌推荐:《十架永存》

一首好的圣诗,一首动听的赞美诗,其感动、激励人的作用,决不亚于一篇讲章。《十架永存》就是这样一首脍炙人口而又动人心弦的优美诗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487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