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少年之殇》连载七:敲不开的门打不开的锁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七,敲不开门打不开的锁

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亮了,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马太福音6章22—23节

人生在世,还有比自我放弃更令人绝望的事吗?因为,人一旦选择了自我放弃,那就像在自绝己路的同时,他也断了别人对他的希望!人生路上有那么多选择,可姐夫怎么就偏偏选择了以自我放弃的姿态活着呢?他要是天生呆傻那还值得人去同情,他要是病的不能自理也值得人怜悯,可他的脑子明明很聪明,但他却拒绝使用;他明明是身强体健,可他怎么就不肯努力去为这个家,哪怕就是为他自己,去争取更有希望的未来呢?

我是多想努力些再努力些,好让家人们生活得好点啊?可我从来都是力不从心。因为,我既没他那么聪明的脑子,也没他那样好的体质,而这被我看为宝贵的资本,却在他那里闲置不用,这不就资源浪费吗?况且,他的本事我是见识过的,否则我也许就不会这么生气了,但那已是很遥远的事了。他和我姐成婚之前,那时他的表现可真是堪称完美:那年种麦子时我家的驴罢工了,他愣是自己套上夹板把麦子给耕种完了;而在我妈面前,他不但会下厨做饭,还会帮我妈纳鞋底……那时,他在我们眼中简直就是个神人,因为他每次去我家的表现是,无论做什么都是尽善尽美!可谁能想到,婚前婚后,他竟是截然相反的两幅面孔呢?

我难以理解的是,他会做和能做的事明明有很多,可他除了装卸和砌墙类的短工,他为什么就什么也不肯做了呢?即使是这样的短工,他也是整天躺在家里等着有人上门来找他他才肯去,否则他就是在家躺个一年半载,也绝不会主动出去找事做的。这不,他现在就又这么的在家躺了三个月了。

我想,他们的村庄这么大,他要是因为恋家而不想外出打工,那他的厨艺那么好,他还曾考取过厨师证,就是在村里开个餐馆,哪怕就是弄个菜摊卖菜,他们的日子也能过得有滋有味的。其实,也不管他俩干什么,重要的是能让孩子们看到父母在相亲相爱中,看到父母齐心协力的生活态度,这样,即使他们真不懂怎么教育孩子,孩子们在无形当中耳濡目染,也能对生活充满热情和积极性,并感受和理解到爱的意义和美好。一家人共同承担和一起面对,是多么重要而又畅快的幸福滋味。也就是说,他们既做不到言传,要是能做到身教也好啊……

只可叹,二十多年了,我每每建议他们做些更有前景和希望的事时,姐夫不是说干这个就不能喝酒了,就是说干那个太操心费脑子了。而他之所以只是勉强做些这样的短工,就因为做这些既不用动脑子,也不耽误他喝酒睡觉。既然他不肯费心劳神、不肯承担生活的重担,那这一切就都加在了我姐一个人身上,可是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这哪是一个人能够承担得起的呢?所以,姐姐在这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里,不仅操劳焦虑,也绝望而又无助,因为我姐夫一点希望都不肯给她。而这俩孩子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纯粹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看了看姐姐那不足一米五的且是已经累驼了背的小身板,还有她那憔悴不堪的面容;再看看姐夫那一米八的大块头,就那么慵懒地躺在炕上,我真恨不得臭骂他一顿!可是我的神,却阻拦了我。

是啊,他分明也不快乐,他也是痛苦绝望的,这又是为何呢?联想到他复杂的成长背景,我忽的就明白了:他也是从小就深受家庭的不良氛围毒害的可怜人,他也只是在用这种方式来麻痹和逃避,他所不愿面对和正视的一切;他不愿主动与外界接触,倒更像是有交流障碍,他也不是自私,而是丧失了去爱自己和爱别人的能力……这令我困惑了多年的谜团,终于随着神的点化而全部解开了。

我能理解他了,也就不恨他了,但我对他也不再抱希望了。因为,他已将自己的心锁在了一个狭隘幽暗的空间里,并拒绝着一切来自外界的介入:那是一扇任谁也无法敲开的门,除非他自己愿意打开;那是一把任谁也无法打开的锁,除非他自己愿意开启,否则即便是我跟他发火,又能有什么用呢?是他自己熄灭了他心底的那盏灯,谁又能将它点亮呢?他已经习惯了在黑暗中任由自己的生命腐朽,谁又能将他拉出来呢?这一切,都得需要他自己去觉醒,这对旁人来说是很难做到的,但对自己来说却是容易的,他只需一点去面对和正视的勇气,而不是再继续逃避下去就够了。可他这辈子还醒得来吗?我看是很难。如此,我也就只能寄希望于姐姐了。

于是,我又转向姐姐,说:“姐,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你都替你闺女抱了两年了吧?那他爸给过你抚养费吗?姐,你说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啊……关键是,你知道这样下去的后果是什么吗?小莹总在这呆着,那他俩的感情只能是越来越淡,等你把这孩子带到能离手了,那小子也就该跟小莹离婚了,说不定他就等着那一天呢。要真到了那会,你认为他家会把孩子给你们吗?那你想都别想。到那时,你以为你白白替他家养了好几年孩子,他家会有人感激你吗?那你也想都别想。要真到了那时候,恐怕他家人不但不会感激你,他们还得视你为仇人呢,那时就是你想去看这孩子一眼,人家都不来让你进门的……姐,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呢?再有,就你们这么坐吃山空下去,你觉得你们还能撑多久呢?”

“哎,还撑多久呢,我已经都撑不住了,可我又有啥法吔,你也看见了,你姐夫就那么个德性,我也指望不上他,我也想出去挣钱,可这小崽除了我他谁也不找,他就连他妈都不找,我又能咋办呀?小莹吃不惯她婆婆做的饭,她对象还老打她,我这不也是心疼闺女嘛……”姐姐愁苦地说着。 

“姐,就你整天围着这孩子团团转,他能找别人吗?还他除了你谁也不找,我怎么就不信这个邪呢?姐,你闺女啥样你还没数吗?你就想谁家能缺祖宗供吧?你该不会认为,你是怎么捧着她的,那天底下的人就都该跟你一样的捧着她吧?我就告诉你们吧,人家谁也没这个义务。你自己想想的,她被你们惯的除了花钱败家,她还能干点啥?她还逮谁骂谁就没她不敢顶撞的人,就她这样搁谁手里能不挨揍,那才叫新鲜呢?所以你也别光说他家的不是,别他俩之间一出问题你就护短……姐,你快清醒点吧,你以为你这是在疼你闺女吗?你们已经把她给惯糟践了,就别再让这个错误延续下去了,她要实在不想回去,你至少得让她自己带孩子,你得让她学会独立和承担,这才是真正为她好呢,毕竟你是管不了她一辈子的。你该去挣钱就去挣钱,你好好供你儿子读书,你照顾好你自己的儿子,这才是你的义务和正差,你知不知道啊?姐,你到底听不听的懂我在说什么啊?我也不是吓唬你,今天我先把话给你撂这,你要是不信咱就走着瞧,但等你后悔的那天,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这次,我的话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刺耳,但她却没了以往那般的厌烦和执拗的辩驳。她只是显得委屈而又痛苦地垂下了头,最后她终于喃喃说道:“嗯,过两天我就去找活干,等我找到活干了,我会让小莹自己带孩子的。”

我看得出,她虽然并未明白我话里的真正所指,但她总算是听进去我一点的劝了,相对姐夫来说,她的心总算是被我撬开了一条缝了。为此,我也终于是稍稍地松了口气了,否则我都要急晕了。

接下来我又对小莹说道:“你说你也是当妈的人了,你就不知道心疼一下你妈吗?你就不能对你小弟好点吗?你婆家给你的十万彩礼钱,恐怕都被你败得差不多了吧?你就没给你妈点,也没给你小弟买点啥?”

小莹恨恨地回道:“凭啥,那是我的钱,我才不给他买呢,臭脏猪一个……”

“你说凭啥,他可是你的亲弟弟啊,你怎么能这么说他呢?你说你怎么越长越回旋呢,你都还没小时候懂事呢……”我在这耐心地给她讲道理,她就在那怨毒地叨咕着,我知道她是在骂我,她也只是不敢让我听清而已,因为她怕我会揍她。可我是不会跟她计较的了,特别是我已经看到了,她的脸上正挂着和她父亲一样的冷漠,我心里也就只剩下了深深的悲哀了。

接下来,我更是把当说的话都对姐姐说尽了,但我再也没有得到任何我所期待的收获。因为我很难把他们的思想拉到我和鹏鹏的这条线上来,可是我已经尽了我全部的努力了,剩下的就只能交给神了。这样,至少我日后不会因此而太过后悔、太过遗憾了,否则那将是我这辈子也无法承受的痛!所以,神啊,不管怎样,我首先感谢你,给了我这尽心尽力的机会。

是的,我是不会后悔和遗憾了,而那追悔莫及抱憾终身的,将是我的姐姐,等到那日她必将后悔没听我的忠告,她的心也必将会被痛苦刺透,但那也将是她醒来重获新生的日子,也唯有那般的痛她才会真正的清醒……面对神的再次启示,我又是惊慌失措地哀求道:不,我的神,求你再给我们多一些的时间,我一定会努力争取的!

“我给的时间还少吗?”神的话,彻底使我无话可说了。因为,神一直都在给我们机会,即使是现在……神又说:“恐怕再延迟下去,就一个也不剩了,你想要这样吗?你只要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你只要全然信靠我,你又怎么会如此惊恐难安呢?”是啊,我应该全然仰仗神,这样我就不会再害怕了。

最终,我只好摇了头无奈地叹了一声,我拍着鹏鹏的肩换做轻松的话语,说:“唉,你大姐嫁出去的时候,你是不是特别高兴啊?反正我是挺替你妈高兴的,那会我还跟你妈说呢:‘快让她嫁出去祸害别人去吧。’谁想人家还不让她祸害啊!?”

“可不是咋滴,真是万万没想到啊,一个回马枪又杀回来了,这个回马枪杀也够狠的了,那真是杀了个片甲不留啊……”鹏鹏终于开怀地笑了,他那诙谐的话语也把我给逗笑了;他的呼吸也终于在这一刻顺畅了。而他这诙谐的话语间,却也验证了我的推测,他的确是觉得他姐母子俩侵占和剥夺了他本该拥有的全部关爱。

这一刻,我从他眼中看到他已经原谅我了,因为他正真诚而又心怀感激地对我笑着。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少年之殇》连载六:丢了十年的亲情

 提摩太前书5章8节:人若不看顾亲属,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还不好。不看顾自己家里的人更是如此。 我曾在姐姐家发誓:我再也不会去干涉别人的家事了,并且我绝不会为这个决定后悔!可今天看到姐姐的第一眼,我就已是追悔莫及了;因我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心里的痛就在告诉我:她从来就不是别人,她乃是我血浓于水的亲人,且永远都是! 想我再怎么不好,神也没有抛下我不管,可我又是怎么做的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95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