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虽然危险已降临 耶和华仍在掌管王权

圣经说: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12:19)”

在2016年8月14日晚上,钟爱玲的女儿女婿驱车来到北京通州嘉年华小区来搬东西,打算把郊区的这套房子租出去。

之前,钟爱玲就回东北伺候她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去了,在她身不在北京的情况下,她的女儿小曼还是给她母亲的女友穆玉珍挂了一个电话,让她去通州她的老房子挑一些厨具之类的旧物品带回家。

大约在六点多钟刚过,穆玉珍做好了晚饭,关了火,在她还没有动一筷头子饭菜的时候,便过马路来到了女友钟爱玲女儿小曼家的楼下。

立马,她一眼就看见小曼的丈夫已经在往楼下扔废旧物品了。这当儿,穆玉珍正想上楼帮助他们清理归置一下屋子呢!不料不堪入目的一幕发生了……

一个三十多岁、穿着白色T恤的“猛男”,身子一晃三道弯儿地从他刹住的红色轿车里闪出来,高声吼着:“谁的车子?操他妈地停这儿啦?老子还没有见过有这样挡道的!”

“我们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怒……”这时小曼的丈夫一边提拎着东西,一边走出楼道一边走进“猛男”和蔼地说。

在旁观者看来,小曼的丈夫都说软乎话了,“猛男”你就好话好说,让他们把车子挪挪位,不就结了。再说,小曼和她的丈夫曾经也是小区的居民,只是离开三年后偶尔回来交水电费或者往外租房子,即便如此,上辈子也没有什么冤仇,说说也就算了。

然而,“猛男”怪他没挪车子,其实小曼的丈夫你别看他当校长,倒还没考车证呢!小曼会开车,等小曼下来却说:“我们车子也没有挡你的路啊!在我们自己家楼底下……”

那“猛男”的妻子不容小曼跟他们讲道理,她把自己的孩子丢在车上,一个箭步冲出车子,揪住小曼的长头发就用脚踢小曼屁股,顿时,小曼不仅头发散了,身子也躺倒在地。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穆玉珍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母亲,她想凭着自己是长辈的心理,劝说“猛男”不要动粗。她大声朝着去车子里取家伙的“猛男”说:“小伙子,别打架啊;看出事。你还想让我给你跪下来求吗?”

“猛男”丝毫没有放手的迹象,他像是一只恶狼一样地咆哮:“你给我跪吧,你给我跪吧!啊~!”便又伸手从车子里抽出一根电棍(一闪一闪地冒着火星子)朝着穆玉珍的胸部晃荡,吓得这位耳顺之年的老太太直哆嗦……

此时此刻,一头儿是小曼被“猛男”的妻子打倒在地,另一头是“猛男”绕过穆玉珍劝阻举起电棍猛击小曼丈夫的头部数下,当即流血不止……

在一边亲眼目睹这一流血场面的穆玉珍的嗓子喊哑了,她支撑着柔弱的身躯朝着门卫方向走去,她拼命叫喊门卫报警,快报警啊!

门卫拿着老式手机焦急地拨号报警。

这时候,“猛男”和他的妻子弯着腰,钻进了他们的“英飞迪尼”轿车,在打算强行通过小区的推拉门时,被门卫拦阻。不料,“猛男”像狗急跳墙一般地命令门卫打开推拉门,说他要给他的孩子瞧病(其实他是在逃离现场,你想啊,他刚把车子开到小区,怎么又这么快就折回去呢?)。

而亲眼看到“猛男”两口子像躲避霹雷一样地疯狂逃窜,穆玉珍边追边说:“禽兽不如的家伙,你们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们的车号是京GFS644,法律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只是穆玉珍恨自己的手机没有带在身边,靠门卫的老式手机报警也不通,没有办法,小曼的丈夫一手摁着流血的头,一手抓到染血的手机拨通了110和120。

大约二十多分钟以后,一位警察和两位助手来到了现场并拍了照,警察也从门卫口中确信“猛男”就是这个小区的业主。

小曼昏死在小区的水泥地面上,她的丈夫被打破的头流的鲜血染红了白色的T恤衫。

很快,小曼夫妻双双被赶来的120送进了北京朝阳医院急救中心抢救治疗,本来想拾些废旧物品后回家吃晚饭的穆玉珍,却陪着小曼夫妇俩去了医院。

穆玉珍在路上想:“开着豪车、住着宽绰住房的‘猛男’这号青年人怎么就不懂人话呢?他们认可把钱送给警察来摆平他们的罪行,也不珍惜别人的生命?我是跟小曼母亲在一个教会信主的基督徒,若是眼睛瞅着朋友的女儿女婿遇难不管,还叫一个基督徒吗?可我使出全身的解数也没有钟爱玲会向上帝祈祷啊!……”

想到这里,她用手捂着胸口,强忍着剧痛陪着小曼和她的丈夫就诊。

在小曼夫妻住院期间,穆玉珍藉着去崇文门教堂作礼拜的机会,把她这次目睹朋友女儿女婿遭遇殴打和罪犯逃之夭夭的事情告诉了当时尚健在的杨建立牧师。他亲切地为这件事向上帝献上了祷告!

在2016年8月18日,小曼和她的丈夫去当地派出所作了笔录,也去“北京通州监狱”作了“法医鉴定”。

一方面,旷日持久的“结案”却迟迟没有到来,被害人一找负责办案子的洪警官,他就抛出“有车牌号京GFS644的车主,我们已经锁定了他的一切信息了,只是我们要作好一切的证据搜集和整理之后,才会给他定罪结案……”

另一方面,杨建立牧师几次关心这件事情,作为牧师他不住地为他牧养的小羊祈祷!

实际上,穆玉珍儿子自己出资带着母亲去了北京同仁医院作了心脏检查,医生给她开了大把大把的药剂治疗她的心跳加速疾病。

她的儿子还安慰她说:“妈妈,健康最重要,以后遇到危险第一时间记得报警啊!自己身边没有信息工具也要求助身边人啊!”

当小曼夫妇听闻穆玉珍阿姨被牵连吓到心脏骤然剧跳的信息之后,才建议她把真实受害情况向警方反应的,穆玉珍由此也跟小曼夫妻俩一样在派出所和“法医坚定”部门备了案。

在警官负责此案第一次调节问题时,“猛男”只答应掏医药费、抚恤金五千元,距离小曼夫妇治病花去的两万多元相距甚远。

在双方达不成协议的情况下,小曼的丈夫跟穆玉珍说:“阿姨您也不要不闻不问,把你的诉求也说一说,这样会推动案子进展的。”

穆玉珍不无惋惜地说:“那‘猛男’我把他当成孩子看,他却把我当成软弱可欺的废物了;我是要求他给我赔礼道歉。”

而穆玉珍老太太这个诉求变成了奢望。她从警官那里得到的答案永远是:“我们在网上通缉他,一直抓不到他……”

就在穆玉珍的儿子劝她好好养好身体,不要再想此事的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在距离穆玉珍老太太遇险得心肌炎病九个月过后,2017年5月14日母亲节,她正在教会作礼拜的时候,她接到了一条短信息:“请速到派出所签字结案。”

穆玉珍走出教会,她一路想:“如果‘猛男’小伙儿亲自到场,我会真诚接受他的道歉的。”

但是,那“猛男”没有到场,是他的代理人帮助结案的。

后来,穆玉珍老太太听说,事情的翻转在于新来警官的工作能力强于那个被调走的警官的工作能力。

小曼夫妇康复之后,已经回到教育沃土上耕耘了。穆玉珍老太太虽然烙下了心跳加速的病根,但是她却坚信,邪恶压不住正义!她也逢人便说:”虽然危险已降临,耶和华仍在掌管王权。经上说:‘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王上21:19)

相关新闻

一个弟兄的见证:认识神的曲折之路

上帝的工作是奇妙的,祂常常通过微小的声音向我们说话。很久之前的一个基督教qq群实际上在清理人员,问弟兄你在吗?简单的问候,却打开了一扇认识主,认识耶稣的旅程。直到现在我的父亲已经去世,我与爱人也分居了两年,孩子一天天的成长。我在主里对自己有了更多的认识。这认识是因为认识了解了主,才能够更加认识了解自己。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1.314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