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彼拉多的白日梦:自洗己罪

  • 文成|
  • 来源:福音时报|
  • 2019年04月30日 08:23|
彼拉多的白日梦:自洗己罪 圣剧《耶稣受难》(图:福音时报)

读圣经,让我知道了彼拉多;和彼拉多很熟,是每次聚会的宣读“使徒信经”:“……我信我主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在巡抚彼拉多手下受难……”

彼拉多这人了不起,竟每每和上帝的儿子名列一起;彼拉多这人了不得,竟杀害了神的儿子!但经上却记载,彼拉多当了众人的面大声否认:“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太27:24)

原来,彼拉多在举手投下行刑令,杀害神的儿子之前,先在清水中洗了手,他洗清了自己的罪,洗去了自己的债——他以为。

彼拉多为何这般言行不一,匪夷所思,细读圣经,方才恍然:彼拉多走上这条“了不起、了不得”的“二了”之路,实属无奈,迫于无能。

耶稣被折腾一夜,早早解到彼拉多府衙,搅了彼拉多的良晨美梦,彼拉多很烦的,对押来的这无事生非者很生气,本要按他一贯做派,走走过场,草草了事,但他们报上来的犯人的名字,让彼拉多惺松的睡眼,一下睁开,并渐渐瞪大。

这叫耶稣的犯人,头发凌乱,满面青肿,显见刚从一场拳打掌掴的强暴中爬出来;但他面色泰然,目露祥和,好像他是君临臣下,而非被人捕拿,彼拉多有一种趋前躬身的身不由己。

并且,作为一省最高执政者,耶稣的名字,他一个耳朵满满,另一个耳朵正在满满中,不管是明里暗里。现在传闻中的传奇,以最不传奇的身份,或者最传奇的身份——罪犯,和他面对面,彼拉多心底扑上一股扛不动的压力。当然,压力还来自这一个人身后的那一群人。

大祭司该亚法冲在先,象一头咯吱咯吱磨牙但仍四肢按立不动的暴熊,他的四围是为他蛊惑挑动的狼队。他们铺天盖地的指证了他许多所谓的罪名,但被指证者却一言不答,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谁,所为何来——他来就是要背负这一切的罪名、罪债、罪恶的……

这让彼拉多深深惊奇,特地把耶稣叫到衙中,进会私审,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来是特为给真理作见证!”耶稣是知道万人的主,知道彼拉多这时心中所存,就给他以天国的光照。但彼拉多坐在高位上,以审判者的姿态质问:“真理是什么呢?”(约18:37)真理就和他一步之遥,就在对面竟不相识。

后来彼拉多得知希律也在耶路撒冷,他如释重负,赶紧把耶稣用心良苦的送了过去。希律被耶稣称为“狐狸”,他把耶稣象猎物一般戏耍一番,然后把彼拉多送给他的礼物——有毒的香水,带刺的玫瑰,又原物奉还,这让彼拉多很失望。

经上记着说,“巡抚原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彼拉多知道耶酥无罪,而神又给他二次机会 ,救他出离不义的深渊,不及的追悔——彼拉多妻子托人送信来,“这义人的事你不可管,我在梦里为他受了许多苦……”(太27:19)

但祭司挑唆众人 ,“把他钉十字架,释放巴拉巴!”彼拉多一连三次反问他们:“为什么呢?”也是一连三次声明:“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但后来,“众人的声音得了胜”,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为要得众人的喜悦”,把耶稣鞭打了,交与他们钉十字架——

但彼拉多深知耶稣无罪,自己有愧,就在众人前开脱,也是安抚自己不安的良心,把两手伸进铜盆中,铜盆内有清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太27:24)

铜盆内的清水不清了,但彼拉多在人前神前的罪却更重了,因为他又加上了一条——自欺欺人。经上说“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希10:4),更何况这铜盆内的清水呢?这只是彼拉多的一厢情愿,白日做梦。

彼拉多怕百姓“生乱”,自己丢官,为求自保,就屈枉正直,出卖公义,流无辜人的血。但据史料记载,彼拉多此后仕途败落,命途多舛,这不是神的狭隘,而是他的必然。

彼拉多的不公导致他的不义,他的不公不义,为他留下千古骂名,万古追悔。因为他以不公审判的耶稣,不义杀害的神子,有一天要在要在公义中审判他……

我们很难有彼拉多的位,但都很容易做出彼拉多的事。当面临要得人的喜悦,还是得神的喜悦时,我们常常让人的声音“得胜”,让神的名蒙羞。过后我们还说,神满有怜悯,大有慈爱,并非不体恤我们的软弱;只要我们认罪了,”羞辱神名这罪,必不归我——”

有一教会同工,犯了奸淫罪,别人指证他,他很奇怪别人的大惊小怪,“大卫都犯过这罪,我们不过凡夫俗子,有啥奇怪的,我又不是不认罪——”

我们有时屈从于世界的声音,有时顺从于情欲的声音,让这些“声音”得胜,我们所行,与彼拉多如出一辙。彼拉多用铜盆中的清水洗手,我们用嘴中的唾液自洗。

彼拉多自欺,我们欺自,甚至欺神——因为神已经在圣经上告诉我们,他虽体恤人的软弱,有赦罪之恩,但人若故意犯罪,就是践踏神儿子的宝血,把他重钉十字架,赎罪的祭就再也没有了——

彼拉多的白日梦想已醒来,但为时晚矣,阴间不尽的黑暗吞噬了他一切悔转的希望;惟希望彼拉多式的人,趁还有今天,赶快悔转,否则,你不是耶稣的门徒,而只是彼拉多的门下!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东一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卖主又自卖的犹大,真是贪财之人吗?

一直以来,我为犹大叫屈。因为我们太不把犹大当人物了,就以为他贪财卖主,区区三十块银钱,让他从门徒成了叛徒。但据我了解——非也!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彼拉多的白日梦:自洗己罪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801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