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徐老五奇婚记

俺叫徐老五,今年三十五,但衣服破了没人补,为啥?说得好听一点,俺是一个单身;说的通俗一点,俺是一根光棍。

那位也许说了,你看你,浓眉大眼也不算丑,怎么连个媳妇也搞不到手?这事啊,是亲闺女见亲娘——一说话就长。

想俺二十五的时候,因为俺长得质量优,大闺女常常挤破头,但俺爹是个算卦的,把我的生日一查犯了愁:“你的生辰、八字真叫差,三年五载别成家,你若不听犯凶煞,天降灾星把命搭。”

俺爹人称“活神仙”,他的神话没有差,我总不能为个媳妇把命搭,刚刚结婚又哗啦——

我硬着头皮攥着拳,无可奈何又等五年,好不容易把个姑娘啦,姑娘长得像一朵花,乐得我睡觉都呲着牙。

可俺娘又放出话:“你属鸡她属狗,鸡狗相斗不到头,这样的婚事难长久,还是趁早来罢休!属相好的闺女不少有,为娘我出面把媒婆求……”

俺娘说来也不一般,也是一位“活神仙”,家里供着牌位一大串,什么关公爷张飞爹,皂王菩萨都在列,玉皇大帝更不能撇;并且俺娘还知道玉皇大帝有媳妇,名字就叫西王母;玉皇大帝有秘书,就是漂亮的何仙姑——

俺娘拍着胸脯告诉俺:“女秘书有实权,能顶老板半边天,你娘我请她来下凡,赐你一个好姻缘——”我老娘这般不简单,比我老爹还道深八百年,她的话俺更得来照办!

我去和姑娘说再见,姑娘骂我糊涂蛋,满脑子迷信和愚顽,瞎活在公元两千年!回来后,姑娘的倩影在我心中留,我怎么赶也赶不走,黑天白夜的直晃悠,常常不知不觉泪花流,闹不清属相到底是个啥来头,为什么有情人不能共白头?

可老娘虽称“活神仙”,却不能掌宰自己的明天,一场大病到眼前,十天半月离人寰,何仙姑做媒的事也算完。为给老娘治病钱花光,我的年岁还又见长,婚姻大事要泡汤,我只得自己想良方——

话说有一天,我正坐电脑前,一则广告亮瞎眼:“我公司乃xx省民政厅直属单位,为平衡男女性别比,为解决大龄青年婚嫁难题,特举办新娘邮购业务,只要你汇寄八千元服务费,十日内,我公司将一位貌美如花,温良如玉,贤淑无比的新娘邮寄给你。本广告绝无虚假,否则愿负法律责任。敬盼各大龄青年把握良机,六千元解决婚姻难题;六千元带给你幸福无比……”然后是一张张姑娘们的青春靓照,每一张都能叫我耳热心跳,浑身高烧——

俺当然做梦都把媳妇想,但仍觉这事很荒唐,就去跟我老爹讲,老爹一听眼放光:“儿啊,为了你的婚姻大事情,老爹我求签打卦问神明,十年八载从未停。你的婚姻要找远,非常适合上西南,现在好事从天降,正和老爹我心中想。”

老爹不愧是“活神仙”,见解就是不一般。你想啊,我爹娘脾气怪,找儿媳瞎编排,臭名扬四乡,近处肯定没指望。西南方向经济差,常有人去把媳妇买回家,现今这样机会来,我可不能拿脚踹。

为保这事无意外,我爹又把卦摆开,一卦两卦三四卦,卦卦都说我桃运来,俺爷俩不由喜心怀,拥抱半天没分开。俺家虽然穷,但也有二两铜,六千元还扛得动,今有神仙做保证,俺一刻不用等,立时汇款六千整。

时间过去八、九天,新娘一下到我前,真是神仙做大媒,新娘无比美——

高高的个头一米七,长长的秀发与肩齐;大大的眼睛透情意,红红的嘴唇赛抹蜜,大闺女见了都嫉妒,小媳妇见了都吃醋。并且她温良又顺服,从来不摆谱;对人总是笑,怎样也不恼。简直天上仅有,人间难求,这绝对是神仙的恩典,搭配的良缘!

不过俺媳妇有个小毛病,就是身高不稳定。有时高有时低,有时干脆贴地皮,需要俺爷俩常常给她来充气。如果气满了,她会一米七;如果气少了,她会一米一;如果气没了,她会一厘米——

原来、原来这媳妇是个塑胶的,就是个大皮囊,外面做成了人的样。神仙来指点,花了六千元,娶了一个塑胶媳妇看着玩,俺爷俩一下傻了眼。

知道的人都笑话,出门只得弄张狗皮脸前挂,老爹更是泪哗哗:“神仙咋还哄人啊,俺是诚信侍候他——”

我有个同学信耶稣,听了这事叹息我真糊涂,要我与他同走一条智慧路。这个同学与我关系不一般,曾经多次把我劝,只是我不敢把头点。

这不,俺爹一听又开言:“信耶稣、信耶稣有啥好,能帮俺把个媳妇找?——”

同学一听咪咪笑,开口就把大爷叫:“大爷,你听我慢慢跟你唠,信耶稣信的是一条永生道,不是为把媳妇找。你放眼这世间,有许多人婚姻很美满,前程也灿烂,他依旧来到耶稣前,为啥?因为信耶稣得救恩,天堂向他开着门;信耶稣得智慧,知道假神都是鬼;信耶稣得自由,魔鬼无权伤你的头,什么属相、八字咱不讲,只要有情有意姑娘愿意,咱就可以娶她做新娘……”

这位同学讲了多半天,使我明白了耶稣的大恩典;老爹满口直叫惭,说:“孩子的婚事全被我耽延,今后他要信耶稣,我再不拦——

于是,我也来到耶稣前,也求自己罪赦免,也求主恩伴永远。耶稣是真活神,他还是大媒人;他奇妙的为我预备了一门亲。

在我岁数不算小,村里人把我笑;黄瓜菜已凉,我心也无望,这样的时光,一位好姑娘,仿佛从天降,来到我身旁,爱我没商量。

不嫌我家里穷,因为神的恩典够咱用;不嫌我比她大,因为共有一个家,大点不算啥。原来她也信耶稣,与我走的是一条路。

转眼过去三、四年,我们虽未攒下很多钱,但小日子过得相当甜。她天天叫我“亲爱的”,我常常喊她“心爱的”;其实,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今回俺这个媳妇不是塑胶的,她是个真的!……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东一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一匹有“标签”的老马,如何看待教内教外给的各样标签?

老马那时候还是小马,其实也已不小,都三十好几了,但大家都习惯叫他“小马”,原因有二:其一,“小马”的确不大,瘦瘦小小的个头,并且也永远长不大了;更加其貌不扬——可以说他是时代的产儿,甚至是早产儿,因为那年头啥都紧巴。其二,他所在的教会大多都在七十以上,七十以下的算年轻人。他才三十来岁,小娃娃一个,又姓马,所以小马一匹。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31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