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邪教受害者:终止的乐章

第一次见到小雅,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当时我老师邀请我去听她的专场音乐会。小雅是某小学的音乐老师,在中提琴演奏上造诣颇深,因此得以在音乐厅开个人独奏会。

在美妙的乐声过后,老师带我认识小雅姐妹。她二十多岁,虽谈不上漂亮,但很有气质,谈吐不俗。她生在偏远的乡村,因着上帝的带领,其音乐天赋被某位伯乐看中,带着她到上海深造,才有了她今天的成就。尽管只是简单的寒暄,但我们交流甚欢,彼此留下了通讯方式。

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一都会到我老师主持的查经班查经,有一天,我看到小雅也加入了。原来她上课时间调整了,因而晚上有空来查经。大家都为此感到欣喜,因为有了司琴,查经前的赞美质量就提高了。

小雅饥渴慕义,非常认真地学习“主的话语”,我们日益熟悉起来,建立了真挚的友情。我们相互学习,讨教各种知识。比如我对音乐所知甚少,小雅就成了我的好老师,甚至经常带我去听高雅音乐会。而她为了更深理解西洋音乐,经常向我询问各种西方历史文化知识。当然,我们交流最多的还是信仰上的事情。

后来,我因为搬家的原因,离开了那个教堂。我与小雅见面的机会减少了,但QQ上还时有交流。不过进入2013年后,小雅再也没有跟我联系,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两年前的一个夏日午后,我翻看朋友圈时,发现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某牧师发出小雅的照片,并写上“XX姐妹的安息礼拜将在X月X日在XXX举行,恳请弟兄姐妹献上代祷,并出席。”我顿时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难以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她才三十岁,那么年轻,那么爱主,怎么会?

我平静下来后,赶紧打电话给我老师。她哽咽地说:“是真的,小雅安息了,有些事情我们见面再谈。”我听了之后,反复思想着这到底为什么?脑海里总是浮现着与小雅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当然更期望早点跟老师见面,了解小雅的遭遇。

由于种种原因,我与老师直到半年后才有空坐下来交流,我急切地向她询问小雅的事。她说:“这件事令人伤心,是各路神棍妖魔导致了小雅的悲剧。”

在两年前,小雅在一次体检中,发现身上有点问题,医生让她赶紧接受手术,就能很快痊愈。身边的一些弟兄姐妹更是为她联系名医,希望她早日康复。可是,她的母亲和一个教会的姐妹却拒绝她做手术,而接受所谓主内神医的治疗。

原来小雅参加了某堂会举办的女士营后,结识了某异端教会的人。这个教会来自东南亚某异端组织,并与韩国某个邪教团体有着密切联系(具体宗派,我老师也不清楚)。小雅经不住她们的劝诱,加上这些人表现得“很有爱心”,于是小雅就离开三自堂会,去了这个异端教会。

小雅身体被检查出问题后,这个教会的负责人不是让她去接受正规治疗,而是要她认罪祷告,把内心的污秽祛除了,才能得到医治。此外,他们还到处找来神医、神婆来给小雅治病,并高价服用他们推荐的药(一瓶普通的水600元)。可小雅的病情非但没有康复,反而愈加恶化,加上长期压抑的“认罪”,整个人都垮了,最后连下床走路都做不到了。

在小雅临终前,这个邪教组织说是从韩国请来了一位“大先知”,能够医治各样的疾病。小雅的妈妈满怀信心期待着女儿的康复。这位“大先知”一番作法后,说小雅的病完全治愈了,然后就收了钱回国了。

可是,就在那个深夜,有人听到小雅的房间里传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在一声尖叫后,大家赶忙进去看,才发现她已经安息了。

一个爱主的姐妹,一位颇有音乐恩赐的女孩,因为异端邪教的残害,走完了三十岁的人生。一首美妙的乐曲,就在其最高潮时戛然而止,听者无不伤痛不已。

注:残害小雅的异端教会,已经被有关部门取缔,它们遭到了应有的惩罚。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邪教受害者:失踪的姐妹花

小梦是一位来到城里务工的姐妹,我与她认识,是在教会开设的未婚平台。当时我们同在一个未婚团契QQ群里,出于众所周知的目的,就加了她。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23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