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亲临“利奇马”大撤离:哪里是撤离的高处,避难的港湾?

虽然马蹄声声,去影不远;虽然风声、雨声,夜拍窗棂,但“利奇马”这匹史上最野的马,到底走了。一晨醒来,人们奔走相告,原本今夜登陆的马儿,竟擦境而过,未再撒野——

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匹野马的粮草,在山东境内已狂撒了两天两夜,笔者正暂居山东临朐,穿境而过的弥河,面目全非,性情大变,把拦河坝撞翻,把水务楼踹倒,其可骇可怖,惊上央视。

从群里知道,相邻的十字路村,许多人家被紧急撤离,其中就有笔者常去聚会的刘德坤弟兄家。当时电话未打通,今晨终于联系上,问了下情况,说已回家,问题不大,只是进了水……

因有人来访,脱不开身,及至午后,与姊妹开车前往,打算帮忙整理一下。但出到村外不远,我们就傻了眼,将车倒回。原本的水泥路,已变成湍急的河道,因人们把田中没膝的水,都往路上抽,形成一条人工河,一道人造景。

我们只得从另一条路,步行去。头上雨飘飘,脚下水滔滔,涉水又涉水,终于到他家。

刘弟兄家已基本就绪,几位帮忙的亲友还未走。但到处晾放的被褥,洇湿的地面,和未净的泥渍,告诉我们这里曾经怎样狼藉;被撞坏的铁门,被漂移的汽罐,告诉我们这里曾经历怎样一场肆虐——

原来,8月11日这天上午,因雨大难行,刘弟兄没法去邻村的礼拜堂聚会,就在家灵修,突接电话,要紧急撤离,说上游水库溃坝危险,即将泄洪。当时儿子在外,儿媳、孙子在家,三人赶紧上车,小孙子临急未忘抱上自己的爱犬,几乎一转身的刹那,街上水已没膝,把车勉强开出,一家人急急奔逃,平安到得一亲戚家,度过据说“利奇马”亲临的惊魂一夜。

及至今晨回家,倾斜变形的大铁门,让全家倒吸一口凉气。原来当时水位速长,撞击铁门,铁门不支,几欲倾倒,任其奔涌。门房内半袋肥料,足有物五、六十斤,竟被冲到当院。当院中洪水破门而入,冲进堂屋,里面能漂的东西都漂了起来,不能漂的也漂了起来。许多堂屋的东西进了内室,许多内室的东西进了堂屋;抽屉拉开,东西没少,但多了半屉水……

刘弟兄说,这点麻烦不算啥,人平安就最好。同时刘弟兄还告诉我们,相邻的雷家崖头教会一些近处的弟兄姊妹,仍冒雨礼拜,接到电话告知时,提前散会,帮助在危险撤离区的弟兄家人,安全撤离;或腾出住房,安置他们……

因为撤离的及时,因为有安全的撤离处,因为“利奇马”的突然离去,使得这次撤离有惊无险,庆幸之极。

往回走的路上,两边明晃晃的水田,仍让我的心在这次大撤离中撤不回来——

人生都有溃坝的时候,洪水随时会袭来,谁能通知谁?即便通知了,哪里又是撤离的高处,避难的港湾?

耶稣说:“你们在世上有苦难,在我里面有平安。”但你把这些向平安的人说说,他懒得理你,因为他很平安!你去向患难中的人说,他会向你瞪眼,因为他正抱怨,老天爷为啥不睁睁眼?

而即便认耶稣是避难港湾的人,也多在患难时避一避,平安时逃离,一头扎进世界的田地,全心种植。忘了“利奇马”,或“利奇牛”,会来把他劳作的冲走,他自己还要大撤离。

去年差不多时间,一场夺命的洪涝,让许多人惊醒:原来这世间一切说没就没了,但没多久又睡着;忙得啥都有时间忙,就是没时间聚会,更别谈侍奉神。今天的大撤离,能保命就好了,其他不重要……在那一刻,许多人明白了许多,只是这一刻又能持续几刻?——

刘弟兄是个服侍神的人,虽然连聚会的房子都泡了水,虽然他田里也一片汪洋,但他很感恩,他知道这次的洪水大撤离,不过生命中的一次演习,神的儿女都会大撤离,只是在不撤离时好好预备,在撤离时无怨无悔!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东一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对“利奇马”台风引起的“主啊!我愿你来”言论的思考

有个别的基督徒看到自然灾害还会表现的异常兴奋,说主快来了。盼望主来没有错,但心态一定要摆正,不能有幸灾乐祸的思想。就自然灾害反映出来的事情,我在思想一个问题:究竟有多少信徒真的是因爱主而盼望主快来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00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