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14252步走遍267年——“西学东渐”历史徒步游

2019年7月29日,盛夏,太阳炙热,一行人脚步匆匆。从涵芬楼出发上了二楼,在廖先生的讲解中,仿佛回到那些逝去的但仍发着光芒的年代。

1914年1月10日,上海微冷。上海河南路的发行所中一位先生放下手中的报纸,靠在椅子靠背上轻轻松了一口气。报纸上刊登着“公司为完全由国人集资营业的公司,已将外国人股份全数购回。”

导游娓娓介绍着照片里的人:“他是夏瑞芳,商务印书馆的经理。曾就读于教会学校——清心学堂的他与另外三位校友鲍咸恩、鲍咸昌、高凤池于1897年集资在上海创办商务印书馆,其成为了中国近代出版业中历史最悠久的中央组出版机构。”

在日本与金港堂签订日方退股协议的夏瑞芳筋疲力尽但好在让商务印书馆成为真正的国民企业夏瑞芳终于能回家休息休息了刚走出办公楼的夏瑞芳突然感觉一阵寒意袭来接着寂静中一生枪响子弹直击要害夏瑞芳应声到下

“他的离去震惊上海滩各界人士,送葬当天,沿途几千人自发参加,蔡元培先生亲笔为其立传。”导游讲着。

“夏公!夏公!……”恍惚间我仿佛听见周围人群的尖叫与呼叫,人们推搡着,拥挤着,向着倒在血泊中的夏公跑去,但其中有一个人逆穿人流渐渐消失在人海。

“到底是谁杀害了夏瑞芳,现在还是一个未解之谜”导游这样说着:“商务印书馆是中国近代最大的民营出版机构,也是华人基督徒创办的机构。在一百多年的发展史上中国早期基督徒做出了巨大贡献……夏瑞芳没有留下一句遗言,便匆匆离世,但是他作为基督徒,为中国出版事业的贡献值得每一个基督徒骄傲。”

出了楼向北走90米,这里有一间隐藏的教堂,然而这间教堂已经被征用成了音乐厅。门前的落叶被行人踩碎,在保洁阿姨的清扫下,扬起阵阵灰尘。厚重的门不知多久没被开启,门上铜制的十字架落满了灰。

“1916年,救世军传入中国,第一站选择在北京。1917年,他们在八面槽兴建了救世军中央堂,1922年2月14日举行落成典礼。虽然由外国工程师设计,但是其建筑采用了若干中国建筑的元素,包括上部的中国塔式钟楼、歇山屋顶及入口…”

跟随着导游的声音我仿佛又来到了1917年那是一个礼拜日教堂门前人群熙攘教堂里面诗班吟唱着门口站着一个金发碧眼的人向来往的路人大声喊着“上帝爱你…进来听听来自上帝的爱吧……”一位感兴趣的先生进入了会堂。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还有哭泣的妇人、有争吵的夫妻、有绝望的男人。他们路过,他们听见,他们看见。

然而现在,只有门前一颗老树,树影婆娑……

还未来得及感慨,就来到了小鹁鸽胡同,在曲曲折折的胡同里我们找到了一间不起眼的教堂,院内有刻着:基督耶稣舍己为房角石的一块房角石。之后向南走,路过几间基督徒创办的学校,欣欣向荣。不一会我们就来到了一间壮观神圣的教堂外。

“王府井东堂是天主教进入北京城盖的第二座教堂,因为地处繁华都市的中心,格外引人注目,成为众多婚纱摄影的首选外景地。最早的东堂是在1655年由由意大利籍利类思和葡萄牙籍安文思两位传教士创建。他们的墓碑至今在滕公栅栏外国传教士墓园里矗立着…”导游介绍的什么我已听不进去,一心只想进入里面一睹芳容。

跨过门槛,踩在地毯上,她的美丽华贵让我倾醉,同样,她的庄严肃穆又让我不禁跪在祷告凳上想与神亲近的渴望极其强烈。闭上眼睛诗班的歌声传入耳中,认真感受,聆听内心。

出了教堂,有情侣在拍婚纱照,轻轻地抚摸着古老的砖墙我想悄悄告诉她“很高兴认识从1655年走来的你。”

接着我们又向南走,穿过金鱼胡同,路过煤渣胡同,最终到达了基督教中华圣经会北京分会的旧址。“圣经会是专门印刷并发行基督教《圣经》的机构。1833年,美国圣经会委托在华传教士印行中文圣经,1876年,美国圣经会中华分会在上海成立。1890年,在北京开办了中华圣经会北京分会,第一任总干事是美国人甘牧师,但该分会并无印刷厂,仅负责批发及销售业务。

1923年,以美国圣经会的名义在北京购得了一块私人地产,并获美国马里兰州圣经会的捐资,1927年拆除了地面上原有的旧建筑,1927年8月1日举行了奠基仪式。《圣经会特刊》第三期刊登有:“此屋由长老会建筑工程师打样”,但这位工程师是华人还是洋人则不清楚。1928年秋,中华圣经会北京分会会所建成,成为华北地区分销圣经的中心……”导游十分细致的进行讲解,接着他又补充道:“这是一个走过路过但是常常错过的精美建筑,阁楼上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

经历过战火纷飞,终于圣经要在中国重新印刷出版了但是,一个愁人的问题出现了,印什么版本呢?

负责出版印刷的印刷公司派出去一群人去找最好的版本,他们寻遍中国,最终一个人推开了圣经会北京分会的阁楼,他走到一本落满灰的圣经面前,颤抖着拿起,用手拂去表面的灰尘。

“这就是我们现在用的版本,圣经和合本,是不是很有趣?我们继续前进吧。”导游手指前方,随着队伍前进,我回头望向那个隐藏在楼宇之间的小阁楼。如果,那个人没有推开阁楼的门呢?现在的她是不是也藏着什么秘密呢?静静地等待着谁去扣门。

最终我们来到了1870建成的崇文门教堂“它是美国卫理公会在北京乃至整个华北地区建立的第一所礼拜堂。是北京目前最古老的新教教堂,目前堂内设有汉语聚会和朝鲜语聚会,各种事工团契活动丰富多彩”十分佩服导游的好记性,每一个点都讲的十分详细。建成时间、建筑风格、发展历史…在他的讲解下都像一幅幅画展开在眼前。

“现在我们看到的教堂是义和团后通过庚子赔款重建的,砖木机构,双层伞型屋顶,正副堂可容纳700人,南侧教堂墙的长城垛口形状颇具庄重厚实的气质,拱形的玻璃花窗立刻让整个建筑跳跃起来,从里面看这块玻璃画面宛若天上的图画,美奂绝伦”

坐在教堂的礼拜长椅上看着发光的彩绘玻璃,难以想象,也不敢想象她曾在1900年的夏天在义和团烈火中被焚毁。现在的她安安静静,像一位长者,抚摸着过往的灵魂,让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安静其中,静心等候。

出门看到,这件教堂的宣传单上:“圣经中上帝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爱是永不止息。回来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希望你知道信仰有多美”

14252步有多长,可以测度。267年有多久,可以计算。但基督徒为近代中国的建设所做的贡献是不可估算的,上帝对中国的恩典与带领更是无法估量。回来吧,回归那个基督徒作为社会的中坚力量的年代,回来吧,回归上帝的怀抱,承认基督徒的信仰真的很美。

注:本文作者系一名90后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基督徒游记】到首尔感受不一样的韩流:福音可以让一座城市变得如此美丽!

因为自己是基督徒,对韩国教会更是有一种尊敬在里面。毕竟,这样一个不大的亚洲国家,竟然能派出去全球最多的宣教士,基督徒25%的人口比例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传奇。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1.007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