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在奥克拉荷马的植堂与服侍:西北国语教会和劳顿教会

  • 作者:李春海|
  • 来源:《福音与当代中国》杂志|
  • 2019年09月16日 16:01|
在奥克拉荷马的植堂与服侍:西北国语教会和劳顿教会 圣经

从奥克拉荷马城市大学毕业后,我在祷告中寻求上帝下一步的带领和引导。关于毕业后的服侍方向,我迟迟拿不定主意。摆在自己面前的有几个选择:第一,申请神学院去攻读博士学位;第二,到美国别的州找一间现有的华人教会去服侍;第三,在西北浸信会做植堂。 每个选择都有它的挑战和机遇。我当时住在弗雷德老爷爷家里时,为此事恳切地祈祷。 

这时,我的两位导师林牧师和高牧师同时鼓励我,在西北浸信会开始一间新的中文教会。林牧师是植堂方面的专家,他在奥克拉荷马州浸信会联会担任植堂部主任期间,曾带领栽植了400多家新教会。西北浸信会一直对宣教和植堂都很有负担。在高牧师的带领下,西北浸信会派遣出许多宣教士,将主的福音传到世界各地;并且,在植堂圣工上他们已经建立了越南语、西班牙语、韩国语、缅甸语等几间教会。同时,他们看到在西北浸信会建立一间中文教会的需要,因为越来越多的华人正在涌入这座城市。在西北浸信会中一直有一批讲中文的弟兄姐妹,他们来自台湾、中国大陆、香港等地。有位台湾的姐妹见证说:她曾为西北浸信会中能有中文教会祷告了十多年。 

为是否要开始植堂祷告了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我打电话给一位非常愛主的阿姨,和她分享了我有意要开始植堂的想法。她肯定地对我说:“在西北浸信会开展中文教会,是上帝为你开的一条新路,你应该认定主的引导,大胆地去做”。这番话给我了很大的勇气和力量,为我在迷茫中指明方向。据此,我心里有了平安,并认定了植堂的想法合乎主的心意。是的,主所委派我的事,我岂能退缩?那个主日散会时,我主动找到高牧师,和他谈起建立西北国语团契(Northwest Mandarin Fellowship)的设想。

他问我:“你准备好了吗?”

我说:“是的!”

他说:“好的!我们支持你!”

我和他分享我来美国之前在异象中所见到的“黄金”,就是经过熬炼后的信心。植堂的过程,正是考验我信心使我产生金子的过程。 

接着,我写了三页多的植堂计划书,其中包括植堂的目的、如何召集核心同工、如何传道,如何进一步发展等。计划书完成后,两位导师和我在托马斯爷爷家里第一次开会,正式讨论成立中文教会的计划。 

在林牧师的协助下,申请到了奥克拉荷马浸信会州联会(Baptist General Convention of Oklahoma)的支持。这样,2010 年 8 月份,我与七位弟兄姐妹开始了西北国语团契(Northwest Mandarin Fellowship),每周日上午在西北浸信会的国际之家(International House)进行圣经学习及崇拜。

建立教会并非易事,它不亚于母亲生产婴孩。除非那位使无变有的上帝帮助;否则,靠着人的力量实在难以完成此项重任。最初开始建立团契时,一位中国留学生说:“你给中国人传福音,告诉人耶稣白白将祂的救恩赐给我们,这个太难了,没有人会相信的。” 

我的回答是:“既然我能相信,就一定会有其他人像我一样,听到主的救恩而相信。” 传福音领人归主实在是不容易,但圣灵感动人,人就一定能相信。 

建立教会过程中,“找人”是最困难的。关于传福音的对象问题,我的原则很简单:向上帝带到我生命中的每个人传福音。在奥克拉荷马城及附近的城市,只要能遇见中国人的地方,我都会去传。包括大学校园、医学院研究中心、中国餐馆、亚洲超市、以及购物中心里的中国商业等。只要有机会传,我都会去传。每次到中国餐馆就餐,我都会在给服务员的小费上放上名片、教会联络信息或福音单张等。曾经,我为了给一位餐馆的老板传福音,专门开车 45 分钟到他的餐馆里,免费做了两天服务生。一面体验餐馆生活,一面给他讲福音。尽管没有什么结果,但还是从他们的生活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另有一次,我到联邦快递(FedEx)复印材料,遇见一对来奥克拉荷马放学的中国母子。我有机会给他们传福,介绍他们来教会。后来,他们有空就来参加我们教会活动。而且,16 岁的儿子于2012年复活节受浸礼归向了基督。

刚开始聚会时,参加聚会的人数常困扰着我。有时,一周内做了很多的准备和邀请工作,结果到了主日却只有几个人来参加崇拜。多少个周六的晚上,我夜不能寐、在大街上踱步,挣扎于周日到底谁会来参加聚会。2011 年复活节前一周只有六个人来聚会,一位讲员、一位司琴、一位主持、一位领唱诗歌、两位听众。散会后,我软弱到极点,想放弃继续进行中文聚会。一位姐妹鼓励我说:“绝不要放弃!上帝使用你建立中文教会有祂的目的;我们用中文作为母语崇拜,是为了更好地向讲中文的人传福音”。是啊,她说得对。只要上帝不让我们放弃,我们就绝不会放弃。整个受难周,我坚持向所有能找到的人传福音,并邀请他们来聚会。结果,复活节那天,有 60 多华人来参加复活节崇拜。这让我再次看到,教会周围有那么多华人需要听到主的福音。 

在挣扎于参加聚会或团契的人数问题时,一位传教士师母和我分享的一个故事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她讲到: “我和我丈夫住在德州时,我曾带领一个姐妹聚会。有一天下大雪,我考虑是否取消团契。我打电话给接待家庭的姐妹,询问她的意见。姐妹坚持说,可以继续团契,无论人多人少。那天晚上,参加团契的人只有我和那位姐妹。姐妹平常很少发言,但那晚她却说了很多话。我们在一起分享着在主里的忧愁和喜乐,苦难和祝福……第二天清晨,我接到电话得知,接待家庭的姐妹凌晨被主接走了。那晚是姐妹在世上参加的最后一次圣经学习” 。

师母告诉我说,要永远记得:我们侍奉的不是人数,乃是主!听到这个故事以后,我再也没有为聚会的人数纠结过。 

我们团契一年后,主日敬拜的人数平均是十到十五人。如果我们有足够的人数才成立教会,那是水到渠成;但如果我们还没有那么多人时却想要成立教会,那就需要凭着信心的眼睛相信上帝的预备。当以色列人过约旦河时,祭司们“脚一入水”,约旦河的水便“立起成垒”(约书亚记 3:15-16)。2011年 9月 4日,我们凭着信心将“团契”更名为“教会”,于是“西北国语教会”(Northwest Mandarin Church)正式成立了。我和林牧师说,教会一定要在 9 月 4 日这天成立。按着中文谐音,“九四”和成语“九死一生”相呼应,即我们只有历尽艰辛才能有活的希望。历史上,耶稣为我们的罪受死,被钉在十字架上,复活升天后,教会才正式成立。今天,我们也要带着与主同死的心志,竭力传福音,教会才能建立起来。同时,上帝的灵终于开启了我的心窍,让我知道:上帝要通过我建立祂自己的教会,我只是上帝手中的器皿而已。我所能作的就是要完全信靠祂,并忠诚于祂。正如德雷莎修女所言:“上帝并未呼召我们,要我们成功;上帝呼召我们,要我们忠诚。” 认识到这一点,使我的侍奉如释重负,从而能带着喜乐的心侍奉耶和华(诗 100:2 上,KJV“serve the Lord with gladness”)。感谢主,这样的心志与基础,不断地吸引着更多同工委身服侍上帝,教会才逐渐被建立起来。 

2012年 7月 1日,我被正式按立为牧师。那一天,来自奥克拉荷马州的华人、美国牧师、华人牧师、执事、信徒及慕道朋友共 120 多人来见证我的蒙召。在按立典礼上,林牧师宣读了美国传教士裴斐老师给我写来的贺信: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希望你花几分钟默想你的 “故事” ——从身患疾病的婴儿,到深受慈母呵护的小男孩;从小学生,到病卧在床、巴望健康来临的少年;从接受无神论教育的青年,到寻求与全能上帝建立关系;从对人生的意义茫然不知,到回应上帝传福音的呼召;从冰天雪地中国东北的课堂上,到中国火炉的美丽南京神学院的校园;从百废待兴的黑龙江圣经学校,到自由开放的奥克拉荷马城市大学;从奥克拉荷马城市大学年轻的毕业生,到西北国语教会年轻的牧师。我希望你能从这个过程中认识到,上帝的手从最初就一直在引导着你! 

我祈祷:愿你继续单单仰望主耶稣,继续给人传福音,直到地极。请切记:按立牧师只是一个工具,上帝要借此使用你向更多的人传福音,培训门徒。请切记:天国里只有一个‘头衔’,那就是‘上帝的孩子’。 

裴斐老师常提醒我,不要看你前面的路还有多远,要永远记得你是从哪里来的,你就会更有力量继续前进。回头数算所走过的路,为着上帝奇妙的计划深感敬畏。被按立为牧师那年是我自 1992 年信主后的第 20 年,是我自 1998 年去金陵神学院读书后的第 14 年。在按立崇拜上,感恩与喜乐的泪水交织在一起。 

植堂过程中坚持不懈是非常重要的。有时,找到传道的对象,我会每隔一两个月就去探访他/她一次。有一个开中国餐馆的家庭,我探访到不下十次后,也就暂时放弃了探访他们,但还是在坚持为他们祈祷。过了半年后,他们却主动找到我,并希望在灵性上对主有进一步认识。后来,在一个复活节的崇拜中,这对夫妇都受浸礼归向了基督。 

由于难以找到合适的同工,我在拜访与传道的事工上多半是独来独往。不过,上帝会不时地为我预备不同的同工,和我一同搭配侍奉。很感恩的是,在 2018 年上帝特别从国内差派了一位同工,和我固定搭配服侍了四个多月。每逢重要节日,比如复活节、感恩节和圣诞节之前,我(们)都会到所有能找到中国人的地方去拜访,比如中国餐馆、大学、中国超市等地。在复活节,我(们)会代表教会送给他们复活彩蛋、福音单张及教会宣传卡等。圣诞节,我们会送给他们教会姐妹亲手制作的圣诞卡,和他们分享耶稣的好消息。有一次复活节前送复活彩蛋的时候,在一个日本餐馆遇见的中国服务生对我说:“牧师,我前两天还在和这里的老板说,我正等着那位中文牧师像去年一样,还给我们送复活彩蛋来。”  

尽管这位服务生并没有来教会,但牧师送的“复活彩蛋”已经给他的生命注入了一丝希望。我(们)并不期待所有的人都能对我们所传的福音做出回应,但我们拜访的一百个人中,如果有一两个人能来教会,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负责奥克拉荷马州浸信会校园事工(Baptism Collegiate Ministry) 的麦克(Mike)弟兄一起到奥克拉荷马大学医疗中心(OU Medical Center)去传福音。每个周三中午,麦克弟兄会为医学院的老师、研究员及学生提供免费午餐。我先和他一起服务午餐,并借此机会认识更多中国人。下午 1 点到 3 点钟,我和麦克会到实验室去给陌生人传福音。我们推开实验室的大门,先毛遂自荐,和他们寒暄两句后,接着便会递给他们福音单张或联络方式,并邀请他们来教会参加活动。这项服侍持续了一年多。第一个学期下来,我们只邀请到一个福音朋友到教会来了一次。第二个学期,我每天求主赐给我传福音的果子。在学期末最后一次探访中,我们遇见一位来自中国的访问学者。他不但从此坚持来教会崇拜,而且受浸成了一名信徒。 

在传道过程中,看到有人被主的灵所感动,愿意接受耶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是令植堂者最兴奋的事情。2013 年时,从国内来美国进行医疗访学的六位医生中,有四位在我们教会接受了浸礼,成为主的门徒。他们回国后,仍继续积极参加当地教会的服侍。 

一位访问学者在奥克拉荷马城访学两年,他坚持参加西北国语教会的崇拜。开始他对信仰有很多疑问,但后来随着对主认识的不断加深,他的问题也就一个个地迎刃而解了。在他即将离开这座城市前,经历一番挣扎后,他决定受浸礼归向基督。在受浸礼的那天,他站在浸礼池里,引吭高歌两首,赞美主给他的新生命。他见证说: 

“我从前总是生活在不安与恐惧中,而信仰耶稣带给了我极大的平安!我在奥克拉荷马城的两年好像做了一个梦,是耶稣给我的最美好的梦。我甚至都不愿意醒来” 。

另一位访问学者在奥克拉荷马城接受信仰后,生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一次,他妻子在场的情况下他做见证说: 

“我从前吃喝嫖赌什么都干。现在,耶稣改变了我。我现在弃绝了这项恶习。这并不是因为我害怕人,而是因为我害怕上帝。” 

有一位在我们教会受浸礼并参与服侍的留学生,在毕业回国之前,我很担心他回国后会放弃信仰。他握着我的手,眼含激动的热泪说:“牧师,你放心吧!耶稣的生命已经深深扎在我心里了,我这辈子都不会改变!” 他的这番话是对伴随他成长的植堂者最大的安慰。 

在植堂过程中,最令人难过的事莫过于主要同工的离开。每一个同工,我们都视之为亲人。每一个同工,我们都花很多时间和他们在一起,帮助他们成长,在生活上互相帮助、在灵性上互相鼓励。有些同工的离开,是因为工作的调动,我们很开心地欢送他们;有些同工的离开,或许是因为对教会的决策、事工或发展方向等方面的不满。总之,八年植堂中有几次主要同工的离开,都是最令自己心碎的时候。有时,挥之不去的阴云在心里久久难以释怀。有时,梦中都纠结于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而使人离我们而去。人总是在最苦涩的日子和艰难的岁月中,才会有更多的成长。在圣灵的开启下,我终于明白了以下几个基本的原则: 

1. 主使用我建立主的教会,而不是我的教会;

2.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选择向上帝负责;

3. 主托付我建立教会,我的眼光要完全依靠上帝,而非在某个阶段中过份依赖某些同工; 

4. 主要我时刻在祂面前省察,但却无需过分自责;

5. 离开我们的教会没有问题,只要不离开主就好;

6. 为离开我们教会的人祝福。期待他们能找到更适合于他们的地方,并委身在那里继续服侍主;   

7. 主安排人在一起同工有时是在某时某地,并不必然是一生一世。

当明白了这些原则后,心灵里的伤痕就会渐渐愈合,灵性上的成熟也就日久弥坚了。   

商业团契

2010 年建立教会之初,我在网上结识了一位弟兄。并和他聊起我们正在建立中文教会的事情。他说,他们全家人都信主,但因为餐馆工作时间很紧,而无法参加周日的教会崇拜。听到这件事后,林牧师和我专程到他们家开的中国自助餐馆拜访,和他们家人商讨后决定成立商业团契。主要是为那些因工作日程,在周日无法聚会的信徒或慕道友提供机会,可以认识和敬拜主。最初我们安排一个月有两次聚会:一次是周日早八点半到 9 点半在教堂里;另一次是周一晚 10:30 到 12:30 在餐馆里。后来,我们改为只在晚上给他们聚会。午夜聚会很具有挑战性。我每次晚上 9 点多从家里出发,到餐馆后开始布置桌子,摆放圣经、赞美诗歌等。聚会 12 点结束后大家在一起简单用一些小吃(餐馆专门为大家预备的)。到家后基本上就是凌晨 1 点多钟了。当时的侍奉理念是:做人不愿做的事工!只要大家愿意学习主的话语,我什么时间都可以服侍。在传福音上要见缝插针。 

大多数情况下,我都需要开车去接人参加聚会,散会后再把他们送回去。因为很多新移民都还没有车,或还没有考驾照。在接人的途中,我常会问自己:“花 20 分钟接一个人来参加聚会,再花 20 分钟把他们送回去,这样做值得吗?”

答案总肯定的:“值得!因为主看一个灵魂比全世界都宝贵”。

每次聚会时,我都会提醒大家,我们的聚会是整个城市中最特别、最独一无二的聚会,因为当大家都进入睡香时,我们却在敬拜上帝。 聚会人数最多 20 多人,最少 3-5 个人。无论人多人少,我侍奉的态度都是一样的: 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对我来说,在主的眼中我向一个人传道和向一万个人传道,其价值是一样的 。

主看中的是我侍奉的心态。聚会时我是他们的牧师,生活中我是他们的朋友。他们如果需要看医生,我/师母会帮他们预约,并陪伴他们完成整个就医过程。如果他们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难或需要英文协助,我/师母会尽其所能地帮忙处理。2018 年一月的商业团契中,我们庆祝团契成立满 7周年,感恩于主所赐予的这份坚持。

商业团契:

劳顿第一华语教会

2016 年夏天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奥克拉荷马城开一个半小时车到劳顿去办事。中午探访信徒时,他们带我去了一家中国自助餐馆就餐。我在那里遇见了三位姐妹,她们说她们昨晚祈祷求神差人来拜访他们。我的到来,正是她们祈祷蒙应允的记号。我们决定,如果他们愿意,我会每月都来探访他们。后来,我每月两次去那里召集弟兄姐妹聚会。因为周日是餐馆最繁忙的时候,所以我们便定在周一聚会。聚会的地点开始是在餐馆里;后来搬到了劳顿的三一浸信会(Trinity Baptist Church in Lawton)。

月初是早晨 8:30 到 9:50。月中是晚上 10:30 到 12:00。早晨聚会,我早晨六点从家里出发,有时接上同工,有时独自前往。崇拜结束后,我会和当地的同工到所有中国人的商业地做传福音探访工作。下午四点回到家。晚上聚会我和同工八点从家里出发,散会后,回到家是凌晨 2 点左右。在两年半的服侍中,我经历了上帝许多的恩典。有四个方面特别值得一提。          

1、合一

因为福音大能,使在一个街道上的三家中国自助餐店的老板及员工,可以聚在一起敬拜上帝。并且,他们还在彼此的商业与生活上互助互愛。在这个商业竞争的时代,上帝的愛打破了“同行是冤家”的僵局;上帝的愛使“敌人”成了“家人”。 

2、特别的浸礼

在劳顿共有五位弟兄姐妹先后受浸礼归向了主。其中,三位弟兄姐妹的浸礼是半夜十一点半在三一浸信会举行的,因为他们白天没有时间。故此,我们自豪地说,我们举行浸礼的时间创造了历史。 

3、成为劳顿的第一个华语教会

在是否要成立教会这件事上,我有很多挣扎,因为这里的信徒人数有限,大家的工作也不固定。在这里建立教会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我们传统的观念常认为,有足够的人数才能被称之为教会。其实,圣经中的定义是:有两三个人奉主的名聚会,上帝就在我们中间(太18:20)。一天清晨,在我独自一人开车去劳顿传道的路上,“闻主召我歌”的歌词一直在我耳畔旁回荡,“ 耶稣领我我必跟随,任领何往我仍跟随,福也苦也终必跟随,踊跃随主,随主行一路 ”。故此,我便下定决心,今天主呼召我建立教会,我就带领弟兄姐妹凭信心建立教会,无论明天如何…… 这样,我们十位弟兄姐妹便成立了劳顿第一华语教会。由此,劳顿第一华语教会也成了这座城市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华语教会。 

4、人性化的牧养

每月一次在教会中举行了主餐后,我会带着同工拜访所有的中国自助餐馆,把主餐直接带给弟兄姐妹。在厨房里、在日本寿司的服务台前、在收银台前,我们和他们做了祷告后,把主餐的饼和杯一个个递到他们手里,让他们亲自领受主的慈愛与恩惠。

离开奥克拉荷马,前往新的禾场

在 2017 年年底,在祈祷中猛然发现,到明年八月份自己来奥克拉荷马就满了十年了。我在心里默默做了一个祈祷:“主啊,你愿意我们全家继续在奥克拉荷马吗?还是在明年会有一个变化。如果你有其他的安排,求你让我清楚知道这是你的旨意”。2018 年1月1日新年立志(New Year Resolution)的第一条上,我写到:“主啊,你若要我们全家今年搬家,就请你感动对方教会的领袖主动给我打电话”。在人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没想到,2018 年 2 月的第三个礼拜六我收到了小石城以马内利浸信会 Vivian 姐妹的电话。她问我是否感兴趣给以马内利华语浸信会寻牧委员会发个简历,因为教会十几年来一直在寻找牧人。她的电话印证了我新年年初的祈祷。接着,我和莎莎师母继续祷告两周,反复印证这是否是出于主的旨意。经过祈祷后,我们心里有很大的平安。 

在奥克拉荷马城的西北国语教会植堂已经有八年之久,是应该离开的时候了。就如老鹰要训练小鹰飞翔一样,为了使小鹰学会飞翔,老鹰必须要搅动鹰巢,让小鹰从窝里掉下来,在不断煽展翅膀的过程中,小鹰便学会了飞翔。这里教会的同工需要有这个阶段,让老鹰(牧师)离开窝巢,让小鹰(同工们)自己学习飞翔。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成长得更加顽强。做决定之前,我先后咨询了五位自己信任和尊重的导师。他们一致认为,在一个地方服侍了一个阶段后做出调整是正常的。这对我个人和对教会来说,都是健康和良性的选择。 

在五月份来小石城以马内利华语浸信会寻牧委员会成员见面的那天清晨,主印证给我的话语是:“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使徒行传26:19)。对于一位被主呼召的仆人来说,我为主传福音抢救灵魂的异象永远都未曾改变;并且,主也应许我“此异象”在小石城会得到更大的突破和提升。       

尽管在情感上自己对奥克拉荷马的弟兄姐妹非常不舍,但我必须要顺服上帝的安排迈向下一步。我于 2018年5月10日向西北国语教会的同工会递交了辞职信,信上写到:“感谢主在过去以往日子里的带领!感谢各位同工家人们在主里面对我个人,对我们的家庭,以及对教会各项圣工的支持、付出和摆上!更感谢所有弟兄姐妹对我们的代祷和支持。是上帝的恩典,把我们众位同工和弟兄姐妹聚集在一起,为着上帝国度的荣耀一同齐心合力努力侍奉。感恩,我们每个人都能以基督的心为心,一同建立上帝的家。我们一同流泪,一同挑重担,一同分享幸福的喜悦。 

经过一段时间的祷告,我和莎莎决定暂时结束在西北国语教会的服侍。约翰福音4:23 节说:‘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 传道书 3:1 节上也说:‘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到今年 8 月份春海已经来奥克拉荷马 10 个年头了。我们在西北国语教会的服侍也近 8 个年头,西北国语教会成立也近 7 年了。我们在圣灵里祈祷,清楚意识到我们在西北国语教会的服侍应该告一个段落了。 

回想过去 10 年走过的路,其中无不滴满主恩典的脂油。因受主的呼召,春海从一个单身的留学生来到奥克拉荷马城市大学留学;在主的护佑下,神学院毕业后于 2010 年 8月份开始植堂,2011 年 9 月 4 日成立西北国语教会。……更要感谢一路陪伴我们走过的所有弟兄姐妹,所有同工们。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愿主纪念你们的付出和摆上。在过去 8 年里,主一直在使用西北国语教会。我们从无到有,从受联会支持的植堂教会成长到经济独立的教会,从弱小走向强大。我们为九十多位弟兄姐妹受了浸礼,他们分布在世界各地,为主作着美好见证。我们作为差派教会,支持在劳顿建立了劳顿第一华语教会。我们培训了许多弟兄姐妹,成为主的门徒。我们建立了同工会,使同工会各位同工共同承担服侍主的重任。这一切都是主的恩典。 

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牧人不过是主手中的器皿,为了建立主的教会被主呼召在某地、某时作主的圣工。地上的牧人在某地、某时的侍奉都有一定的时候。主耶稣是我们的大牧人,祂必会对教会付上完全的责任,祂必亲自牧养我们,把我们带到祂的青草地上,到可安歇的水边。我们会继续为西北国语教会祈祷祝福,求主带领我们,为我们兴起新的领袖,在主里靠着祂的恩典,迈向更高的属灵境界……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厚愛!主眷顾我们!让我们在主里共同彼此代祷祝福!永远愛你们!” 

在奥克拉荷马的植堂与服侍,就此告一个段落了。其实,植堂过程中受益最多的还是自己。在与一位植堂者的分享中,我概括了植堂的意义:“植堂到什么程度并不重要,把眼光定睛在主身上。上帝要的不是我们植堂植得多成功,而是在参与植堂这个过程中,生命得到了建造,愛主的心得到了增强,与主之间的关系更亲近了。我想,这就是真正达到了植堂的目的了。不要为任何事情担忧,要为一切事情祈祷(Don’t worry about anything, but pray for everything)。把你植堂所遇见的困难及所有的担忧都一项一项向主交托。这样,你就学会了把所有的忧虑变成了喜乐的秘诀。就像风力发电一样,希望借着环境的锻造,促使你的生命真的是发出光来、发出电来,使遇见你的人生命得到益处”。

(本文首发于《福音与当代中国》第五期,本平台蒙允发表)

相关新闻

给教会植堂者的7个建议

如果神的呼召临到你,你会像亚伯拉罕一样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吗,虽然现在已是通讯交通都便利的时代。以下列出了7条建议,希望给建立信心迈出开拓步伐的植堂者提供帮助。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在奥克拉荷马的植堂与服侍:西北国语教会和劳顿教会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06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