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圣经与中华:百种译本,百版和合”——“和合译本”百年(1919-2019)纪念藏品网络展

  • 刘平|
  • 来源:福音时报蒙允刊登|
  • 2019年09月19日 15:06|

刘平:复旦大学宗教学系教授、博导

作者简介

1969年生,安徽无为人,复旦大学哲学博士,曾在加拿大卑诗省哥伦比亚大学维真学院(Regent College at UBC,2000-2001)、香港浸会大学(HKBU)等地进修,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UC at Berkeley,2004-2005)、美国协同神学院(Concordia Seminary at St. Louis,2005)、英国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2007)、美国西敏神学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at Penn.,2012)、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2013,2017)、加拿大卑诗省哥伦比亚大学维真学院(2015)、香港中文大学(2016)访问学者,现为复旦大学宗教学系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犹太教、汉语圣经学、汉语神学等,担任山东大学教育部犹太教与跨宗教中心(教育部重点人文社科基地)兼职研究员、北美华人基督教学会研究员、“当代西方圣经研究译丛”主编(合作,已经出版4种)、“清心诗丛”主编(已经出版5种)等。曾在《世界宗教研究》、《道风》、《维真学刊》、《犹太研究》、《世界宗教文化》等学术刊物发表各类论译文、中英文50余篇,出版(合)译著10部、专著2部、书评集1部。代表性(合)译著:《基督教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基督教与西方思想》第二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摩西五经导论:从伊甸园到应许之地》(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圣经正典》(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新约正典的起源、发展和意义》(2008,上海人民出版社)、《犹太政治传统》(第一卷,2011,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代表性专著:《建构中的汉语圣经学》(2014,香港)、《灵殇:基督教与中国现代性危机》(2015,台湾)。开设通识教育以及宗教学专业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等各类课程,主要包括: “圣经与西方宗教传统”、“希伯来圣经”、“新约历史、文学与宗教”、“犹太教历史、理论与实践”、“基督教史”、“圣经精读”、“圣经学前沿问题研究”、 “基督教原著选读”、“宗教学前沿问题研究”等十多门课程。

作者近照

作者近照.png   

序言

2019年,必将以“和合译本”(Union Version,简称UV)出版并流传一百周年为今人以及后人所纪念。“和合译本”的诞生是中华文明与基督教史上的一件大事。若海选出近百年来深刻影响中华文明与中国基督教史的百种书籍,“和合本译”必不可少[1]

为了讲述“这一本书”(The Bible,The Book)与中华文明之间通过不同语言、不同版本对话与交流的故事,在海内外朋友的鼎力支持之下,笔者有幸收藏到百余种相关的圣经译本以及百余种“和合译本”版本,其中的语体涉及到汉语(汉字,注音或拼音,方言)、少数民族语言、点字、手语,以及其他非中国汉语-少数民族语言(诸如,英语、日语、荷兰语、葡萄牙语等)。本网络展览推出一百种中华圣经译本,以及一百种“和合译本”版本,均将正式出版或刊行的纸质版实物拍摄成图片,配上简要的文字说明,期待以“图文并茂”的方式与大家共享,也期待与大家交流,互通有无。实际上,本网络展览名所谓的“一百种”并非确数。一百种中华圣经译本以及一百种“和合译本”版本,都超过一百余种。

本网络展览适应读图时代的阅读喜好,以图文并茂的方式,将收藏与研究的视野聚焦在“中华”、“圣经”、“译本”等三元素之上。正如书名所显明的,本网络展览使用“中华”而非“中国”一词,其因在于在历史与现实中的“中国”一词在内涵与外延上都颇变动不定。为此本网络展览选取的“中华”一词,所指的涵义一方面包括现今作为现代民族-国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即中国大陆地区和港澳台地区,另一方面包括全球海外华人。凡是在此地理与族群范围内翻译、出版或流通的圣经译本,进而言之,凡是在此地理与族群范围内只要在圣经译本的翻译、出版或流通上具备一个条件,均在本网络展览收集、整理与研究的范围之内。本网络展览所使用的“圣经”一词,所指的不仅是基督教所使用的正典,也指在华犹太教、元代的也里可温教(包括景教、罗马天主教)所使用的正典。而本网络展览涉及到的“基督教”(Christianity),涵盖罗马天主教/公教(Catholicism)、东正教/正教(Orthodox)、新教(Protestantism)及其他宗派(denomination)、教派(sect)、膜拜团体(cult)等。值得注意的是,在现代汉语语境中,“新教”也被称为“基督教”。从而在现代汉语语境中,实际上存在着两种含义的“基督教”:广义上的基督教,主要由上述三大宗派(罗马公教、正教、新教)构成;以及狭义上的基督教,即新教。为了避免广义与狭义上的“基督教”名称导致术语上的混淆,学术界会采用“基督宗教”以及“基督教”分别指称Christianity 、Protestantism。本网络展览采用广义上的“基督教”,不采用狭义上的“基督教”。另外,在现代汉语语境中,天主教除了罗马天主教/公教之外,另外有坚持三自(自传、自治、自养)原则的中国天主教。“译本”(version),在经文鉴别学中指将希腊文圣经译成为其他语言。本网络展览所用的“译本”指的是《圣经》的版本,其中包括三种形式:其一指用不同的语言所翻译的圣经文本,诸如,中文译本、英文译本、俄文译本等;其二指同一种语言中采用不同的语体与风格翻译的圣经译本,例如,中文译本中有文言译本与白话译本之分,新教传教士在华译经的译本有“深文理译本”、“浅文理译本”、“官话译本”之分,就《旧约》中的诗歌翻译,在中文中又有楚辞体、五言体、七言体之分;其三,指同一种语言圣经译本的修订版,例如,“国语和合译本”与“国语和合译本修订版”。[2]

2019年是“和合译本”出版百年的日子。在此特定的日子,笔者将自己先后花费二十年光阴收集到的中华圣经译本与“和合译本”版本分类,并从中分别特别挑选出一百余种,分两大部分,各分七个版块、十二个版块,总计十九个版块,推荐给广大读者。其中的“七”与“十二”在圣经中寓意丰富,而“十九”对应的是1919年与2019年。“和合译本”中的“官话和合译本”(又被称为“国语和合译本”、“新标点和合本”等)所取得的成就最大,通常在现代语境中用“和合本”简而称之。也就是说,通常所谓的“和合本”指的只是这部译本,或者说只是三种“和合译本”(深文理和合译本、浅文理和合译本、官话和合译本)中的一种。本网络展览下文中所使用的“和合本”之名均为此种意义上的“和合本”。本网络展览第二部分的“和合译本”所指的就是这部译本。本网络展览特别配上适当的图片,以期以图文并茂的视觉语言让读者领略中华圣经译本与“和合译本”的风采。 

致谢

近二十年的中华圣经译本以及“和合译本”版本收藏工作能达到今日之规模,绝非凭一己之力完成。在二十个三百六十五日中,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朋友给予了大量无私的帮助,在此特别对如下友人致以真挚的谢意:刘文瑾、丁骏、王铭、李凤鸣、朱胜祥、金文凯、张海兵、王方、徐杰孝、高龙彬、张羽、易昱、王正、林玉解、郭峰、钱铁铮、刘沙、杨桃芳、胡成龙、李尚翰、颜新恩、张桂炎、陈晓、洪亮、村上志保、张士江、徐居仁、黄少政、张睿、黄媛媛、锺志邦、张佩富、朱明辰、包佳源、陈丰盛、陈桂照、陈怀宇、杨熙楠、陈瑞奇、靖玖玮、任东升、王汉川、谢文郁、徐锦华、钟晓文、冷欣、潘飞虎、陈怀宇、周联华(1920-2016年)、卢丽、王文欢、谢文郁、陈勇、秦晓林、祁绍奚、管欣怡。在此,特别致谢那些默默无闻的援手之友,若没有您们的支持,中华圣经译本以及“和合译本”版本的收藏工作不可能获得如此丰富多彩的藏品,也不可能给我个人心灵带来如此难以言喻的喜乐。

版权说明

本网络展览所使用的纸质本圣经译本以及相关文字说明均由刘平提供,所有权以及版权归刘平所有。图片由胡成龙、杨桃芳、李尚翰、李逸凡拍摄,非经同意,不得转载。欢迎交流,互通有无。  


[1] 参见邹振环:《影响中国近代社会的一百种译作》,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96年1月第1版,第36-40页。

[2]参见杨克勤编译:《圣经研究手册》,上海: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中国基督教协会,上海爱德印刷厂印刷,2006年4月第三次印刷,第419页。

相关新闻

山东蓬莱教会举办《圣经》(和合本)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

2019年,《圣经》(和合本)翻译出版100周年了。山东省蓬莱市基督教会特别推出一系列庆祝活动,纪念《圣经》(和合本)诞辰100周年,深入研究中文圣经的过往史迹与现况,号召广大信徒不忘主恩,每时每刻,都记得神所赐的一切恩典,照神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上帝,真正做一名名副其实、讨神喜悦的基督徒。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25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