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故事】我虽是罪人,神却不离不弃

从8月12日到9月20日,整整40天时间,我坠在地狱里,身心备受折磨,有好几回都想结束生命来终止痛苦。

然而,神一点一点拉起我,用话语安慰我,用环境来给我力量,帮我重新站起来,燃起活着的希望。

骄傲和一意孤行让我忽略了神一次次的提醒

我产后体重一直飙升,最重的时候达到了160斤,跟我身高一样。高血脂和脂肪肝找到了我,我每天都要吃进口的降血脂药,吃了半年之久仍然没有效果,反而副作用升高了我的血糖。我开始经常头晕、胸闷。

我不想这么年轻就被慢性病拖垮,我不想自己的心血管脑血管一点点地崩溃。所以看到新闻有人切胃减肥治好了病,我就开始筹划做手术。

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学习小组的成员时,竟是一片反对之声。我一向很重视兄弟姐妹的意见,但是那次,我选择了忽视。

我心想:我是为了治病,趁年轻摆脱慢性病的折磨,没经历过的人不晓得病痛折磨的。

后来我跟父母打了招呼,我的父母和兄长都极力劝阻,多次阻拦我,然而我没有听,我认为做个外科小手术,把病治好了,是好事,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有什么可怕的?

我的丈夫也不支持,说这是投机取巧。可是我不想再听他每次都取笑我胖,拿我的胖说事。所以我硬了心肠,在8月12日住了院。

办住院时有些不顺利。我心里突然冒出个想法:不住了,回家吧。但是我选择了忽视,毅然住了进去。当天就开始抽血,抽了29管,手上都是针孔。检查了几天后,结果出来了,糖尿病临界值、高血脂、重度脂肪肝、呼吸暂停、肥胖症、胃糜烂带息肉、高尿酸等,情况比较糟糕。

拿到结果,心里又冒出个想法:就当体检了,情况也知晓了,回家吧。我摇摇头,再次选择了忽视。

原定于8月16日手术,前一晚医生找我谈话,说我有个风险,胃幽门处有溃疡还有息肉,切胃的时候可能会刺激到那个部位。当时息肉病理检查没出来,医生咨询了别的医院专家和本院内科的专家,有人说没事,有人说病理没出来,看息肉的样子,90%是良性,但不保证完全没事。

我问医生:要是恶性怎么办?他说那就整个胃都切除。我想了想,要是不等结果出来就切了,那结果出来万一是恶性,不是又要切一刀?所以我决定等结果。

结果是好的。再次定于8月20日手术。在这几天等待中,我每天晚上都做恶梦,梦见死亡、魔鬼和恶狼。

手术后很痛苦,呕吐、胀气、吐酸水,很虚弱憔悴,路都不能单独走。

几天后我出院了,回家开始喝水喝汤,看到群里有人说自己怎么怎么不舒服,我还挺得意,觉得自己恢复的不错。

圣经说,骄傲在败坏以先。很快,我就品尝到了罪带来的苦果。9月4日晚上,我吃了个葡萄,又吃了维生素B,开始狂吐。第二天上班空腹居然吐出了咖啡色的东西。我网上一查,可能是吐血,去了医院,给我做手术的医生说是胃液,让我吃达喜。吃了两天,周六,我又吐了咖啡色东西,这次我做了化验,是血。

从那天开始,我吃什么吐什么,打了几天止血针后依然如故。我还坚持上班,见到我的人都说,我连气都没有了。那几天我全身瘫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上楼都抬不动腿,只想睡觉,说话都困难,心脏也很疼,肾也开始不舒服,我坐下就能睡着。

其实我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已经开始器官衰竭了。 

神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伸出了手

那段时间我不读经,不聚会,偶尔听听赞美诗歌,以养病为由,远离了神。所以当我出现那种境况的时候,我没有祷告,没有求神,只是听之任之。

然而神却知晓我的需求。

圣经说,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所以在我昏睡的一个下午,给我做手术的医生突然跟我打电话,我问情况如何。了解情况之后,他让我去住院。

所以中秋节的前一天,我又住院了。当时遇到了做过手术的一个病友,她也因为吐血来住院,很巧,我俩病床挨着。

感谢主,安排的特别奇妙。我们两个同病相怜,互相鼓励,我没人照顾,她婆婆帮了我很多。这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我的心理压力。

那个病友的丈夫一见到我就说,我憔悴了很多,也苍老了很多,背都抬不起来了。当晚查血,拿到结果,医生连夜让护士测了我的血糖,并挂了很多针剂,一直打到凌晨4点半。

第二天我去看结果才发现,严重低血糖、低血钾,各种指标都很不正常,肾有损伤,心脏没查,但是一躺下就胸闷心悸,只能靠吸氧入睡。

有一晚上,没有吸氧,心脏憋闷得让我有了濒死体验,我迷迷糊糊觉得自己飘了起来,在医院的走廊上飘荡,看到护士在来来回回。忽然我咳嗽了一声,一下子又回到了身体里,看到了窗外的光。

从那晚,我开始祷告,用神的话安慰自己,加添自己的力量。“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应为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

圣经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我之前不觉得自己坏,可是看到隔壁床病友因为吐血难受,我发现自己心里没有怜悯,只有冷漠,甚至幸灾乐祸。

我意识到自己的罪,便开始认罪,并努力为她祷告,求神医治她。从刚开始的不情不愿,到最后看到她逐渐改善甚至比我恢复的好而由衷开心。我晓得,是神在一点点融化我。

期间,有段时间,因为太过痛苦,我埋怨神,说神没有帮助我。我们小组姐妹提醒我说,我去切胃本来就是罪,因为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而且我独自主张去做手术,得罪了神,我要先认罪。

我还没想到这一层,经过提醒,我向神认罪,并每天坚持祷告。

住了8天院,我出院了,开始能喝各种肉汤了,还能吃粥了。感谢主,医治了,用自己的话将我救活。

我渐渐意识到,“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而经过这次住院,我也知晓,如圣经所说,“耶和华阿,我知道你的判语是公义的。你使我受苦,是以诚实待我。”

是我的骄傲和一意孤行惹来了这一切,是我没听神的一次次劝解导致如此,我甘心受罚,甘愿接受主的管教。

虽然我是个罪人,但主依然爱我,帮我,没有撇下我也没有丢弃我。

主挪出了我丈夫的时间,让他能有时间陪着我,又得到了他领导的理解和支持。主也软化我的领导的心,不仅成就了开学初的一个心愿,还没有让领导愤怒埋怨。更需要感谢主的是,他让我的孩子在幼儿园得到了不错的照顾,并修复了我和丈夫的夫妻关系,让我对他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经历过这一切,我们一家更信靠神,更爱主,也更彼此相爱。

神的慈爱高过诸天,他的能力大而可畏。他不仅医治了我,管教了我,找回了我,还大大赐福了我。哈利路亚,一切荣耀赞美都归我主我的神。

(作者为湖北一基督徒。)

相关新闻

主做事有定时——四年的全职妈妈再次投入工作的见证

4年多来,随着孩子越来越大,我的焦虑和不安也越来越深,对未来的不确定和莫名恐惧,让我难展笑颜,每日陷在胡思乱想的担忧里不能自拔,丧失了生活的热情,也失去了对事情的专注,甚至一度抑郁到想要自杀,深感活着好没意思......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49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