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福音散文:登顶第一高楼

福音散文:登顶第一高楼 平安大厦

曾去过云海之上的峨眉山金顶,曾去过以色列的何烈山和橄榄山……

今天下午,登顶深圳平安金融大厦前,当我仰视眼前这高达600米的深圳第一中国第二高楼,感觉它高耸入云的气势,还是有些晕眩。作为塔楼,它实在太高了,即使在高楼林立的深圳,也是一峰独秀,鹤立鸡群的。

我们排队依次进入大厦内的观光电梯,进入这超级双层轿厢电梯,虽是完全封闭式的,非常平稳,但四壁会全屏幕显示外边的即时风景。起升了,层楼广厦沉降下去,时尚繁华沉降下去,尘世喧嚣沉降下去,轻盈云烟沉降下去。超高速的上升令人有飞机起飞时耳膜的轻微压痛,不过,只是瞬间,电梯已经冲顶118层541米高的观光大厅了,仅用了几十秒!

几十秒!我们已经在云上了。平时阴雨天气时,这最高楼的腰间环绕着一团团乳白色的云纱雾幔,远望真如缥缈的海市蜃楼蓬莱仙境呢。几十秒!我们信主得救不也是高速瞬间吗?“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10:9-10)”信的瞬间,就离罪称义了!主赦罪的宝血何等奇妙,称义就是瞬间,瞬间,我们原先死去的灵就复苏,瞬间,复苏的灵就接通了主耶稣的灵,行在天路上了。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600米在自然界虽然不算高,但在这大都市的中心拔地而起,却别有一种意境,可以领略深圳高度乃至中国高度的无限风光。我们身后,一路上在争论着什么的一队小朋友也安静下来。因天气晴朗,从环绕大厅的落地玻璃长窗望出去,所有的烟云彩霞都缓缓移动,退向遥远的天际地平线。夕阳正在西沉,我们却永不会沉沦了。因着信我们称义,诀别了罪的往昔,保持高度追求成圣却要一生之久。夕阳挟金黄的云絮沉落着,崔颢在吟“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而我们则背着十字架跟从天上的主,永不回头。

向下向远俯瞰,晚霞的映照下,深圳的南面和西面尽收眼底。 

近处的石厦花园,浦发银行,雄鹰大厦,中港城,绿景锦江酒店,会展中心……全都小得像积木一般,基本看不清原貌了。稍远一些,矗立着的京基一百、地王大厦,也矮小得像小弟弟了。而七年前,它们还是深圳的摩天大厦啊,京基一百楼高441米,地王大厦楼高383米,均为地标建筑,曾是深圳最繁华的中心,现在则退居二三了,看得出深圳的高度在飞速上升,繁华地带在飞速扩大。

攀登属灵的高度也是如此,不能停步,没有止境,因为仇敌撒旦不会睡觉,我们的神更是无限的。再往远处望,深圳湾的大片海水镶嵌在高楼绿地边缘,使这座花园城市平添了蔚蓝接天的迷离和辽远。眼前,一位少女飘然而过,正是“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我没有看清她的面容,只觉得她颈项上亮晶晶的,“十字架!”是一枚十字架吊坠闪着银辉。我们移步换景,徜徉流连。玻窗转角的悬空处,可以透过玻璃俯视深谷般的地面,恐高的小朋友不时发出“哇塞”的惊叫。我们成圣的征程中,也会有险峰绝壁,甚至有坠落悬崖的危机。但,心中有十字架就能胜过一切。抓住十字架就抓住了耶稣的手,就躲进了磐石的深处。哪怕山崩地裂、飞沙走石、狂风暴雨一起肆虐,我们却在神的翅膀下安然稳妥。

那团橘红渐渐沉入云层,西天只剩一片越来越淡的粉色。寂静中,下面一闪一闪地,似在呼唤着夜景灯海的出场。

大厅里的人们纷纷举起手机或自拍杆拍照留影,还有些带单反等候周末超炫灯光秀的。我转身想找个更好的角度,眼前却忽然一亮,像是一幅名画展开在面前:一扇扇落地玻璃长窗好似硕大的画框,一位黑发齐腰的长裙少女便是画中的主角,正是她,那胸前佩戴十字架的少女!她随意摆着各种纯真的姿态,高楼长窗外都是她的背景。她父亲在不停地为她抓拍,虽是手机,但配上广角及特写功能,仍是一张张绝版美照。仿佛,十字架荣耀的光环一圈圈扩大,与此同时,少女舒展开长长的纱裙,快速旋转了一周,“孔雀开屏!”我轻轻赞叹。恍惚,那“孔雀”尾翼无限长大,上面数不清的颗颗“宝石”,竟随着她的旋转洒落到窗外,幻化为全部的夜景灯光秀!刹那间,夜海复活,璀璨梦醒。“孔雀”已消失,窗外却留下深圳第1高楼与42座大楼联动,点亮118万盏灯的辉煌;留下多处景区多栋高楼缤纷的染色灯流光溢彩,变幻出不同的图案……这是新天新地圣城的精彩预演吗?黄金街,碧玉墙,珍珠门,“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启21:23)人们啊,永生天国确实无比真实!

正沉醉着,我们又发觉置身的这最高楼顶上分外灿亮,不但整栋楼熠熠生辉,而且光芒向四面照射出去!原来,造成这效果的是楼顶上闪烁的激光灯,它是星星中最高的一颗,它是钻石中最重的一枚。它是光源的中心——救主耶稣的象征。“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它的射程很远,光束很亮,不断旋转着投向夜空,投向远方。我们基督徒也应有同样的境界,效法耶稣,让心中成形的“小基督”长大并发光。是的,有高度就有亮度,有亮度就能温暖四方,温暖世界,温暖全人类。

最后一次,我漫步大厅内,不觉已走到了541米处的“云端祝福帖”,一对对爱人在此留言,将海誓山盟贴满在玻璃窗上。我也将刚写给小外孙的一张祝福贴上玻窗,上面写着“亲爱的,至高上帝祝福你!祝福他所有的儿女!”

作者简介:董元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理事,基督徒作家。

相关新闻

福音散文:春蚕到死丝方尽

这次喂蚕宝宝的过程使我发现,小蚕宝宝的成长靠吃桑叶和蜕皮,我们灵命的成长也靠吃灵粮即读圣经和蜕变,何其相似啊。而它们生命最后时段的吐丝结茧,对我们也有属灵方面的重要启迪。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福音散文:登顶第一高楼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2.512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