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福音时报专访中国基督教著名神学家、神学教育家陈泽民教授(1)

  • 张路得|
  • 来源:福音时报|
  • 2009年12月24日 00:40|
1/1
  • 资深教授陈泽民博士于2009年2月荣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是目前我国五大宗教中唯一获得这一殊荣的专家

    资深教授陈泽民博士于2009年2月荣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是目前我国五大宗教中唯一获得这一殊荣的专家

一位毕生致力于探索中国基督教神学的学者,一位一生专注于神学教育的教育家,一位90多岁高龄的老人讲述了上帝带领他走过的一生。他就是2008年度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金陵协和神学院前副院长、资深神学教授陈泽民博士。在一个特别的日子里,福音时报有幸电话采访了陈泽民教授。

从电话那端,传来非常清晰响亮的声音,采访就这样开始了。虽然不能面对面采访这位老人家,可是,透过他的声音,可以感受到他精神矍铄。陈泽民教授,从他的信仰经历到如何走上侍奉的道路,娓娓道来。在采访中,陈教授也非常有针对性地分享了他现在所关注的三个方面。

一.装备和侍奉历程

陈泽民教授,出生于广东汕头一个基督徒的家庭。他的祖父是潮汕第一批传道人,父亲是中学教师,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母亲的愿望是,希望有一个孩子能够成为传道人。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陈泽民听到宋尚节博士充满圣灵感动的布道,也基于受基督教家庭氛围的影响,于是,在初中毕业后,想成为传道人。

在听从长辈的劝勉后,陈泽民想更多地装备自己。1937年,陈泽民进入上海沪江大学学习,主修社会学,辅修音乐和基督教神学。1941年毕业,他获得文学学士,接着在金陵神学院攻读神学。1944年,陈泽民以优异的成绩从金陵毕业,获神学(B.D.)学位,之后,陈泽民于浙江绍兴福康医院任宗教社会服务部主任,工作六年之久,从事教牧关怀和教牧辅导工作。一直对神学和宗教感兴趣的他,在这段时间也阅读了很多教牧方面的书籍。

1950年,陈泽民应邀到金陵神学院(这里的“金陵神学院”是指1952年两所基督教神学院,即男、女金陵神学院合并之前的“老金陵”)担任助理教授。1952年,华东地区十三所神学院合并在原来金陵神学院所在地--南京,组建为金陵协和神学院,陈泽民继续在这里任教。

1952年至1966年,陈泽民在院长丁光训主教的领导下,担任金陵协和神学院副教务长,同时任神学教授,在具体的教学工作上担负重要的领导责任。

从1981年金陵协和神学院复校开始,陈泽民担任神学院的副院长、教务长、研究生部主任,负责管理神学院的教学和学术研究工作,一直到2002年,他主动从副院长的岗位上退下来,但仍保持教授的职位,为研究生上课,并担任研究生导师。

二.仍在孜孜不倦研究着……

已经退休的陈泽民博士,“退而不休”,他仍然保持孜孜不倦的研究精神。教会应该多关心教会的发展、“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之间应该多接触并相互了解、知识分子关注并且研究基督教现象的看法,成为陈教授关注的三个方面。

(一)教会应该努力发展成教会 更加教会化

1.宗教氛围自由“三自教会”发展快

文革之后,尤其是80年代之后,教会在中国复活了,发展得很快。因为有“三自教会”,所以在改革开放之后,以“三自教会”为主体,工作发展得很快。同时,也有家庭教会,它在神学思想方面是福音派,比较保守一些。陈教授分享,自己是很开放的,丁光训神学思想和他的神学思想是开放,是正统,但是不是保守的。现在在新中国,不管是“三自教会”还是“家庭教会”,宗教氛围都比较自由,发展得很快。

2.不同派别,应该互相尊重

对于不同派别的态度,陈教授的观点是:当然,基督教有保守和传统之分。过去称为基要派,现在改为福音派,也有自由主义,比较开放。陈教授表示,他的思想,是开放的,同时也是正统和忠于基督教信仰的。在社会主义的社会,在现代的中国,太保守是不行的。在宗教整个范围,从很保守到很开放都有。这是很自然的现象。

过去,“三自”和政治结合得有些紧。不过说实在的,如果没有“三自”,现在基督教在中国行不通。有的信徒批评我们是不信派。丁光训被认为是“不信派的标本”。这实在不应该,应该互相尊重。陈教授说:“我们是属于新派,比较开放。这和现代的社会比较容易接近,不然,基督教始终是被边缘化的。”

3.正统和开放不会矛盾

正统和开放是不矛盾的,只是理解不同而已。有新派和旧派之分,有人就说新派信仰不正统。这是人家攻击我们,无论是什么事情,都有左中右,政治如此,宗教更是如此。无论什么宗教还是其它,都有保守和开放。陈教授提及他所写的《求索与见证》文集时说:“如果说我的思想不正统,我不承认;不过,我的理解是比较开放一点。开放主要表现在理性化和社会化。我们知道,理性不是反理性,宗教也不是反理性,宗教是重感情和信仰。”

过去强调三自的吴耀宗,吴耀宗的思想并不是异端。陈教授很赞成他的看法,曾写过一篇文章为吴耀宗辩护,说他是一位爱国爱教的神学家。丁光训,也是爱国爱教,完全是正统。陈教授说基督教在中国有前途,不能老是太保守。太保守的话,落后于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会接受不了,还有和社会主义也有很多矛盾。“我们不是迎合,自己应该解放,开放。看全世界基督教2000年来的神学思想就会知道,现在的主流是比较开放的。”

4.三自教会应该接近教会,更加教会化

80年代之前讲宗教是鸦片。自1980年后,反教的风气已经慢慢淡下去了。1986年之后,“宗教鸦片论战”淡下去了。现在的学者、知识分子,他们也可以信宗教,也可以不信宗教。但是不信宗教的,不像30年代和50-60年代那样反对。现在的“三自教会”应该变得接近教会,发展得更像教会。丁光训主教提出从三自(自治、自养、自传)到三好(治好、养好、传好),并且致力于发展教会的做法是非常宝贵的。

“三自教会”在过去很大的缺点是太政治化:讲政府喜欢听的话,做政府喜欢做的事情。例如,在过去二三十年以来,家庭教会发展得很快。可是,“三自教会”不敢去接触他们。最初是,政府说,你们不要接触家庭教会。因为家庭教会是反动的,是反社会主义的,所以,不敢和他们接触。现在国家宗教事务局王作安局长在多次报告中,提到应该了解、接触、团结家庭教会。

改革开放之后,“左”的思想才慢慢改正过来。实际上,在一些思想上,尤其在地方(省、市一级的宗教事务部门)强调要管宗教,他们认为依法管理。可是,到现在中国还没有一部“宗教法”。中国强调法治,需要有宗教法,怎么保证宗教自由还需要依靠宗教法来具体落实。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