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福音时报专访卡城华人基督教福禾堂洪光良牧师(2)

1/2
  • 洪光良牧师(图:福音时报)

    洪光良牧师(图:福音时报)

  • 洪光良牧师讲座中(图:福音时报)

    洪光良牧师讲座中(图:福音时报)

洪光良,现为加拿大卡城华人基督教福禾堂主任牧师,南京金陵神学院荣誉神学教授及北京燕京神学院客座神学教授,福音时报专栏作家。

福音时报:洪牧师,不晓得是否可以问您一个比较私人性的问题,就是大家都知道您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曾经因为宗教信仰的缘故,被评为“右派”判处坐牢接受劳教的经历。请问您对这段经历如何评价?

洪光良牧师:对于你所问的问题,的确是勾起我许多的回忆。虽然已经事过多年,但是我身心灵所受的创伤还是记忆犹新。但因为我是上帝的仆人,是一位牧师,现在要来评论这一段的岁月,我只能作如下的这种表述:

第一:这个遭遇是不幸的,也是令人悲伤的。我祈祷上帝不但是不让我也不让所有的人再次的经历那种岁月。

第二:因为中国是我的祖国,祖国的英文是motherland,也就是说,我是在妈妈的土地上有这段特别的经历。我从小就没有了父亲,我的成长过程中是靠着我母亲的辛苦抚养成人的。一个寡母要来抚育两个弱小的小孩,除了艰苦之外,心情也是很不平衡的。

我是长子,所以动不动就是打,就是骂。有该打的时候,但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有打错打伤的时候。但是我知道母亲的辛苦,她心情里面的那种不平衡,所以就算是她打得很重,我也没有恨我的母亲,更加不会想去报复我的母亲。现在中国就是母亲的土地,我的祖国,我在这个土地上,是挨过打、受过侮辱和创伤,同样的我会憎恨我的祖国吗?我反而是希望能够用自己的经历,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过去那段日子是一段不合理的岁月,永远不要在中国的历史上重演。

第三:这段日子虽然不合理和令人感伤,但是无可奈何地说一句,这段日子对我以后的侍奉反而是有帮助的。因为许多关于劳动的经验、人心的美丑、生活的常识、生产的知识是在神学院的时候不容易得到的。所以监狱有的时候也可以被看为是我们经历受苦神学的课室。因为在监狱里面,我与上帝的关系那种经验并不是我们平常的那种的感受,上帝不只是在天上,耶稣不再是在各各他;上帝就好像是在我面前,面对面的可以互相的倾诉,耶稣的叹息与眼泪好像很具体的滴落在我的脸上,所以这种感情反而甜蜜无比。因为人的尽头就是上帝的起头,这些经验对我以后的牧养教会,安慰别人,教导学生都是非常有用的。难怪中国圣人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我虽然承受不了天的大任,但是我觉得我这个小人物,对我自己生命灵性的各种改造都得到了有益的营养。

福音时报:洪牧师,您刚才提到自己已经经历过三种不同的生活和工作方式,请问您认为在传教和牧养工作中,中国大陆、香港及在卡城的牧养有什么各自的困难吗?

洪光良牧师:我第一阶段在国内,那个时候还是在青年的时代,对基督教的认识感性多于理性。因此对基督教的历史,对基督教的教义,对基督教的教派等等的认识都是非常肤浅的。但是因为也曾经历过教会的教育环境的改变,看到了中国的基督教本是多宗派的、分裂的、各自为政的基督教,居然可以联合起来,成为没有宗派的、统一的一个教会。这可以说是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特别是当教会的三自爱国运动中,就看到了中国教会一方面是在企图尽可能的摆脱西方差会的影响,另一方面又积极成立自传自养自治的三自教会。起初我不认识,认为这都是共产党提出来的。但是随着教会活动的扩大及对教会历史的比较多的翻阅,才发现,三自运动并非共产党所创,而是在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中国的许多地方,就已经提出自立了。

所以随着教会各种活动的增加,就知道三自不是共产党执政之后才有的,反而可以追溯到国民党执政的初期,就已经有三自运动。人们甚至可以追溯到新约的使徒时代,各地教会的模式里面,也可以看到三自教会的影子。

但是,如果容许我大胆地检讨,我认为中国教会的问题,并不是出在奉行“三自”上面,乃是因为对“三自”的贯彻有偏差,以致“自治”变成“治自”、“自养”变成“养自”、“自传”变成“传自”。“治自”必定影响教会的团结,“养自”必定滋生人性的贪婪,“传自”必定高举人性的骄傲。

因此,我认为“三自“除了应该更认真的贯彻之外,还应该加上“两个自”,就是对中国教会的前途要有自信;并且在贯彻三自的过程中教会本身都必须自洁。如今,普世基督教信徒的人数除了中国大陆及非洲大陆部分地区之外,都在普遍的下降中,其中北美地区下降得更快。随着无神论、自然神论、存在主义、后现代现象等不同名目的滋生,两次海湾战争的爆发,及阿富汗反恐战争的胶着,基督教“爱好和平”的假设逐步地被热衷战争的偏见所取代,加上人口老化,教会内斗、人口迁徙、道德改观等等,以致世人渐渐地对教会运动失去了信心。

反观中国大陆,信徒人数的不断成长,平均年龄的降低、文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所以,中国教会的前途必定会影响到世界基督教的前途。中国是人口大国,经济大国步伐之后,中国迟早也必成为基督教大国。

福音时报:洪牧师,我们知道您也是全加(卡尔加里)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委员会的副主席,您觉得一个牧师,参与政治是恰当的吗?还有随着两岸形势的缓和,现在再来提促进统一还有意义吗?

洪光良牧师: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两点看法:第一关于基督徒可以不可以涉及政治问题,其次就是现在再来提促统还有没有意义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涉及到性质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涉及到实际。

首先我们要问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众人关心的事,众人关心盼望他做得公正的事情就叫做政治。圣经里面说,众人以为善的事,我们就要留心去做。如果说我们不能参与政治,那么就连参加投票都不应该。在西方政治生活中,基督徒一定要参与投票,谁敢抗拒呢?事实上,人类社会生活里面,真有不涉及政治的东西吗?

其次就是“促进和平统一”是否还有必要的问题。当然,我不是政治家,也不是政客,更不是国家政策的决策者,只是就事论事。别以为海峡两岸的暂时缓和就误认为是统一在即,长治久安即将来临。恰恰相反,我的浅见反而认为,防止分裂、强调统一的理念和步骤应当更加认真的关切。因为台湾问题之外,还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西藏地区,这些也都是我们要竭力防止其从祖国大家庭分裂出去的地区,也都是我们会要强调和平统一的事情,也都是我们应当以和平促统的地区。

这些地区包括台湾问题在内所涉及的问题,除了政治问题之外,没有一个不是宗教问题。台湾的台独普遍得到长老会的支持,新疆的民族问题事实上也涉及到汉族与维吾尔族、伊斯兰教的问题西藏涉及到藏传佛教的问题。所以,两岸政策、民族政策,甚至是人民内部和谐政策都与宗教有关。如果宗教问题解决了,民族问题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所以呼吁用和平手段,互相尊重还是需要贯彻推广的。

福音时报:洪牧师,虽然上帝医治好您的癌症,完全恢复您的健康,但毕竟您已经是到了古稀之年,您是否考虑到退休,退休之后有何打算?

洪光良牧师:不错。我是已经到了生命的黄昏,但是以摩西比起来,我正在打算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呢!问题是我现在还没有找到接班人,如果一旦上帝赐给我们有合格的接班人,我是非常渴望立刻就退休的。

退休以后,我会更自由地做传福音的工作,包括在海外华人中宣扬有中国文化特色的基督教福音。如果主许可,我准备多做撒种的功夫和栽培的功夫,在中国大陆更多地栽培出能够为中国地福音大国做工的人。

目前,我是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的荣誉教授,也是北京燕京神学院的客座神学教授,所以比较有机会接触中国大陆的信徒。再加上上帝过去历史上所赐给我的种种经验,相信在福音这件事上,我对中国教会、中国信徒及中国同胞是有事情可以做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813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