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基督教慈善机构爱德基金会环保项目负责人徐庆柯访谈

1/3
  • 青海化隆县妇女在用爱德提供的太阳灶煮饭(图:爱德基金会提供)

    青海化隆县妇女在用爱德提供的太阳灶煮饭(图:爱德基金会提供)

  • 妇女在爱德援助的沼气灶上炒菜(图:爱德基金会提供)

    妇女在爱德援助的沼气灶上炒菜(图:爱德基金会提供)

  • 玉树妇女领到爱德提供的太阳能光伏电源(图:爱德基金会提供)

    玉树妇女领到爱德提供的太阳能光伏电源(图:爱德基金会提供)

爱德基金会成立于1985年4月,是一个由中国基督徒发起、社会各界人士参加的民间团体,致力于促进我国的医疗卫生、教育、社会福利和农村发展工作。25年间,爱德募集资金超过10亿元,惠及31个省、市区1亿多人口。

福音时报:您是如何看待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的?

徐庆柯:人们通常认为,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存在一些矛盾。事实上这和我们制度有关系。我们的制度对于成本和收益有扭曲。比如,有些地方建有污染型企业,虽然经济得到了发展,但是对环境造成了污染,对人的身体健康造成损害,所以表面看尽管GDP提高,但没有计算其环境损耗成本,从长远来看,对于经济发展是不利的。我们应该将经济发展的环境成本和环境收益内化,从而引导人们追求绿色的,可持续的发展。

福音时报:中国可以说是转型期社会,如何在转型期实现经济发展和环境发展的结合?

徐庆柯:很多人认为,经济的发展很难跨越污染,不少国家在经济起飞的阶段都有很多重化工产业和能源消耗的飞速增长,对环境产生了很大影响。经济的发展很难说是不是一定需要经过污染的阶段,但是我们应该具备智慧,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走的更快一些,或者对环境的影响更小一些。

首先,在国家的政策上,是要把国家的经济发展作为目标还是把国民的幸福感作为目标,如果是幸福感和社会整体的进步,那么我们必然不能以牺牲环境换取经济的发展。其次,我们对环境的标准也要相应地提高,逐步与发达国家接轨。实际上,很多资源消耗比较大的行业,它的赢利能力和造成环境污染相比,给社会带来的效果还是有限的。第三,还需要提高国民的环保意识。另外,我们民主的权力也在不断加强,普通老百姓对领导的评价也在影响着政府的决策,所以我觉得我们普通人也有很大的力量,我们可以用手中的钞票,选票来表达我们对于绿色发展的期望。

福音时报:基金会环保的项目有哪些?这些项目的目前取得的进展有哪些?

徐庆柯:项目包括能源与气候变化、水、农业、自然资源的管理。

首先是能源与气候变化,包括气候变化的减缓和适应两方面。减缓方面,我们在农村推广了很多能源再利用的项目。比如农村的沼气池,西北地区的太阳灶,我们为玉树提供光伏电源和太阳灶,在金沙江开展植树造林的活动。我们环保项目的特点是和社区发展项目相结合,所以我们能够更多的关心弱势群体。其实,气候变化对弱势群体造成的影响是更大的,所以我们通过社会发展项目提高他们的收入和面对灾害的应对能力。第二是水项目。

首先,中国的资源分布是不均衡的,南方水比较多,西北则存在饮水严重不足的问题,甚至有的人生下来后都没有洗过几次澡。其次是水比较脏,中国的很多河流水质都比较差,长江也是一样。这对这些问题,我们开展了饮水项目、防灾减灾的项目、植树造林和环境污染的项目,同时我们也很关注水质,会进行水质监测。

大自然的水是一个循环的系统,整体的水质在下降,水的自身净化能力也在下降。为避免水质污染,泰国政府曾提出不使用化学肥皂,他们提倡用天然的、人工做的洗涤用品。为了保护水环境,我们也在逐步淘汰含磷的洗衣粉。所以,我觉得利用我们农村和城市的有限资源,通过这样一种途径解决我们的发展问题,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一方面。亚洲基督教协进会组织教会中的社会工作者和一些有基督教信仰背景的机构,开展一系列社会工作方面的培训,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当地教会开展的一些环境保护的工作。比如,他们不用化学肥料,他们教我们如何把烂掉的水果发酵做成肥料,这种肥料比化肥的效果更好。他们的种植园区看不到虫子,但是中国的很多用农药的农村,虫子反而更多,一旦停用农药便会产生非常可怕的后果。中国目前还没有这种技术,这跟中国政府的推广有很大关系。

福音时报:环保的实现亦需要大家改变以往的观念和生活方式,那么爱德基金会在提高公众“建立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机构”的意识方面,都做了哪些努力?

徐庆柯:我们在今年的环境日做了“低碳环保”的活动,倡导大家为了能源消耗付费,当时参加我们活动的人,我们倡导他们主动为开车途中消耗的能源买单,我们倡导自愿的生态补偿的机制。比如,玉树因为处在特殊的地理区域,为整个流域担负了一些责任,所以不能发展重工业,导致了他们自己生活在贫因的状态,所以从理论上讲,整个流域也应该回馈他们。政府方面操作起来比较困难,所以我们就从民间倡导这些事情。

我们在不同的社区针对不同的人群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我们在农村社区开展项目,通过这种方式倡导环保的理念, 改变当地人的生活方式。比如沼气池项目,我们不是一味地说,因为群众是很实际的,如果他们没有办法生存的话,又怎样提高环保意识呢?我们通过沼气池的项目让大家看到少砍树之后,乡村所发生的变化,当他们看到泥石流减少、洪水减少、自然灾害减少的时候,环保的意识上自然会提高。有沼气池的地方变得非常整洁,住房、厨房、卫生间都很干净,所有的粪便冲到沼气坑里面,有利于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所以他们的环保意识会在潜移默化中增强,通过项目慢慢渗透的效果会更好。

福音时报:爱德基金会近期推出的“净土洁食”计划、探索发展有机农业模式的项目,您能否对此做个介绍?

徐庆柯:农业的污染是很严重的问题,而且大量使用化肥会对土地产生很多负面影响。我们整体的目标是减少农药和化肥的使用,在经济效益和环保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如果对农民的收入有负面影响,那么项目就很难开展。我们没有完全做成有机的模式,只是在一部分区域做试点。有机模式是否会导致产量下降,这也是有争论的,所以我们想通过几年的实验看一下到底会对产量有多少影响。

同时因为我们对环境保护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所以我觉得有机农产品的价格有适度的提高,是可以接受的。如果农民有损失的话我们会给一定的补偿,但如果仅仅是补偿的话会挫伤他们的积极性,所以我们要求达到平均产量的百分之八九十才会给予补偿。

福音时报:作为中国民间的环保组织应当如何通过调节好各方关系(组织与政府、企业、媒体和公众的关系),为组织的发展和环保工作的开展赢得更加广阔的空间?

徐庆柯:首先是加强和政府、企业、媒体的沟通,只有相互了解之后才会逐步的认同我们的理念,同时也应该主动跟其它民间组织合作。因为作为民间环保机构,总体目标是一致的,如果能进行一些合作,相信会取得更好的成效。

福音时报:中国民间的环保组织主要面临哪些方面的挑战,以及如何应对这些挑战?

徐庆柯:首先是资金上的挑战,为儿童项目筹款很容易,但是环保项目的筹款相对难一些。其次是专业水平不足,现在环保组织从业人员的素质还不能满足项目运营的需要,专业水平上有很多欠缺。第三,外部环境的挑战,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有一些问题比较敏感。另外,我们一方面做内部的能力建设,另一方面选送一些人出国学习,通过这些方式提高从业人员的素质。爱德基金会有25年的历史,25年中积累了很多的经验,我们希望通过做一些事情更好地提高NGO的能力。

根据我个人这几年的经验,政府在环保方面确实做了很多工作,关闭了很多化工厂,从长远来看,长江和黄河流域的治理会越来越好。媒体越来越重视环境保护,政府的意识也提高得很快,另一方面,想要从根本上解决环保问题不是靠一两个项目可以完成,最终还是有赖于政府政策的支持,我们需要倡导政府出台一些强有力的政策,通过利益引导来寻求绿色的发展路径,减少对自然资源的损耗。

福音时报:爱德基金会在未来的环保项目中的努力方向和工作重点是哪些?

徐庆柯:现在的重点项目除了能源与气候变化、水、农业、自然资源的管理这四方面,我们以后会更加关注城市社区和自己所在地的环境问题。

相关新闻

专访基督教慈善机构爱德基金会丘仲辉秘书长:服务社会 促进中国基督教健康发展

“作为基督教我们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特性,有自己的宗教生活,宗教生活跟社会生活只有紧密的联系起来才能更好的发展。我相信中国基督教通过社会服务,通过承担社会责任,在社会发展当中更积极的参与进去,中国基督教就一定能够健康的发展。”爱德基金会秘书长丘仲辉老师如是说。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