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那个小老太婆

时间过得好快,到这个五月底,我来杭州就整整两年了。两年了,我无时无刻不想念着、也无时无刻不想念着我、但和我相隔几千里之遥的那个瘦弱的、满头银发、年近八旬的小老太婆,她就是我的母亲! 两年来,我眼前常常晃动着母亲的影子,仿佛天天能看见她。母亲听力不太好,很少打电话,我只有常常跪在天父面前为母亲祈祷,求我们的天父赐给母亲健康的身体、活泼的灵性,能耳聪目明,如鹰返老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