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时报2017年十大深度报道

过去一年,福音时报除了刊登各地教堂与基督徒们的有关资讯之外,也花费了许多精力关注各地教堂、牧者与信徒的现实状况,做了一些深度报道。虽有不足,但我们会持续努力,希望更加贴近读者的信仰与生活,做更多荣神益人的事情。本期专题从福音时报在2017年所做的特稿与特写文章中收集了10篇,与读者一起走进教会,走进信徒的生活。

【特稿】安徽一教会负责人遇害,终年55岁

2017年11月29至30日,两天的时间里,安徽淮南市的晨曦教会为不幸遇害的教会负责人杨修年传道举行了四场追思礼拜。

【特稿】西南地区一名传道人陷入传销,多人受骗,很多信徒想不通!

最初认识A传道是在2013年的一次教会走访中,当时对于A传道的印象是:他个人在农村办了基督教培训班,热心事奉,生活艰苦,但很爱主和培训班的学生们。再次听到A传道的消息,是2016年8月。时隔3年多,无意中从一位B牧师那里得知,A传道“他去了传销组织”,令人感到错愕!

网传一教堂十字架着火,怎么回事?

9月20日,网上流传一些图片和视频引起了很多基督徒的关注,在很多微信群里传播并引来广泛讨论,这些图片和视频显示一座教堂顶端的十字架燃起了大火,据称是河南唐河县的一座教堂。

揭露一个叫“欧阳某某牧师”的骗局

近日,福音时报一位撰稿人向我们透露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一位据称能行“异能”的聚会点“牧师”被指利用弟兄姐妹的爱心欺骗了信徒大量钱财,并致使多位姐妹因为其干活劳累而流产。

河南许昌一农村教堂因大梁老化坍塌,当前教会陷入了两难之地

上个星期四,福音时报在网上看到一篇简书博客的请求代祷信息,作者是一名金陵协和神学院的在读神学生,他所在的教会是河南许昌经济开发区的洼孙教会。洼孙教堂是一座比较早的教堂,始建于1995年,至今建成已有22年的时间了,教堂面积约有150平米,平日约有100多信徒在此聚会,虽然地处开发区,但是仍旧是一个以外出务工为主主体的农村教会,每到年关外出务工人员归回之后,150平米的教堂就显得拥挤不堪。文章说20

【特稿】“我们需要祷告,求神来医治”——溧阳教会28岁传道虞捷双肾坏死住院 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

“希望弟兄姐妹代祷,如果神借着医生医治他,神会预备钱;如果神要医治,我们就需要祷告。现在重要的是挽救生命,他并未脱离危险期”薛璐是溧阳市基督教堂28岁年轻专职传道虞捷的妻子。虞捷突然生病住院,被查出急性左心衰、IgA肾病、慢性肾功能不全。而他们的孩子才5个月大。

【特写】在废弃楼房地下室聚会4年的西安长乐坡教会

​在西安灞桥区长乐坡地铁站西300米,是长乐坡村拆迁后留下的一片废墟。废墟边上矗立着一栋已拆成空壳的楼房,楼房的最高处树立着一个红色十字架。这不是一座教堂拆迁后的遗迹,而是一个300多人的教会选择在该楼的地下室聚会,而且一聚就是4年。

【特写】做饭、扛钢筋、跑手续和买材料——记孝感教会建堂中信徒的热心参与

“我永远难以忘记,在四年建堂的过程中,始终有一群爱主的弟兄姐妹,不分酷暑和寒冬,坚持在建堂的事工中,帮忙做饭食、扛钢筋、跑手续、买材料……”在孝感市基督教堂落成庆典上,主任牧师黄武特别见证了建堂过程中弟兄姐妹们的摆上和付出。

【特稿】“看不到希望”——一位年仅33岁的传道人病逝 直到离世也不知真相

2017年3月6日,一个普通的日子,在河南YC市一个普通的农村,正在为一个普通的基层教会传道人——丁南江弟兄,举行追思礼拜。2017年3月5日早上7点钟,这个读了7年神学的年轻牧者在众人的一片惊鄂中离开了我们,病逝归主,年仅33岁。

【特稿】河北赵县孤儿院——150多个孤儿和弃婴的命运在这里翻转

​“他们需要上学,需要被爱,需要一个家!”面对着身陷窘境中的孤儿,基督徒冯摩西的心在呼喊。2001年,作为河北赵县基督教两会主席、会长的他带头创办了赵县孤儿院,至今已有150多个孤儿和弃婴的命运在这里翻转。

【特稿】城市拓展过程中的教会命运——直击郑州地区教堂被强拆与安置问题

近日,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特地赶往事发当地,查看了被强拆之后的教堂并向当地教会同工了解了实情,现将一些情况向公众做一个汇报,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协助教堂查明强拆人员身份,并协助赔偿事宜。

【特稿】如何看待“泣血的侍奉”?——各地牧者谈基层传道人供养难问题

春节前,福音时报发布了一篇文章,标题为《泣血的侍奉——一位打算辞职的基层传道人的心声》,这是一位在北方教会侍奉的传道人,却备受“拿不拿教会工价,应当怎样拿”类似问题所困扰,当然更艰难的是现实生存的问题

【特写】读了8年神学的自由传道人——龚艳荣教师

2017年1月10日凌晨4点,西安市临潼区的年轻牧者龚艳荣教师因罹患鼻咽癌离世归主,年仅41岁,随即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一是为了有过8年神学装备的她过早离世而惋惜,另外也为了她生前服侍之艰辛而难过。

【特写】“不要忘记我们”——饱受战火之苦的中缅边境基督徒难民

“‘不要忘记我们’,走的时候,难民营里的曹师母握着我的手说。但我听不懂傈僳语,同去的李弟兄帮忙翻译后,我愣了一下,说:‘不会忘记的,为你们祷告!’”当时离开难民营,笔者做了这样的记录。

【特稿】邯郸大名县传道人的两难处境

​12月29-31日,河北邯郸大名县基督教两会在红楼教会举办了神学生联谊会,前后共有80多个大名籍学生参加。本次聚会是为了帮助接受过教会培训的学生找回起初奉献的心志,也给大家一个彼此坦诚分享的机会。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