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道在神州专题之历史篇

一百年前,由富善等多位传教士与中国同工一起翻译的和合本《圣经》付梓,由此拉开了中国教会与和合本的百年传奇。

圣经汉译的历程,是一部基督信仰与中华文化交融的历史。从早期景教依附佛道用语,到近代传教士以各种文字、方言适应社会各阶层的需求,再到和合本问世后,对于中国白话文运动的促进以及新时代各种新译本的出现,都能看出,圣经翻译与中国文化发展息息相关,不仅是基督教中国化的见证,更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佳话。

《圣经》汉译本的流传,同样是中国基督徒信仰的一段见证。不少汉译本(尤其是和合本)与中国教会一同走过了风风雨雨,见证了一段段沧桑巨变的历史。《圣经》汉译本承载了中国教会和基督徒一段苦难与复兴、失落与盼望、悖逆与归正的传奇见证。汉译本不仅是传播主的话语,更是见证了教会与信徒的天路历程。

值此“百年和合”纪念的日子,小编为你梳理《圣经》汉译的历史历程,一同感受“圣言在神州”的美丽佳话。

金陵协和神学院林培泉教授访谈(一):和合本圣经的百年影响

2019年是圣经和合本发行一百周年的日子,它在中文世界中使用广泛、影响深远,是众多信徒常常诵读的经典。日前,福音时报专访了金陵协和神学院林培泉牧师,谈到了和合本圣经的百年影响、“龙”等词汇的翻译带来的问题以及中国解经事工的发展。下文为第一部分:和合本圣经的百年影响。

现代中文译本引发争议的思考

这几天有个现代中文译本引起了不少信徒的关注,原因是这本汉译《圣经》的《罗马书》八章三节,出现了严重错误。他们竟如此翻译:“摩西的法律因人性的软弱而不能成就的,上帝却亲自成就了。上帝差遣自己的儿子,使他有了跟我们人相同的罪性,为要宣判人性里面的罪,把罪除去。”其中“使他有了跟我们人相同的罪性”一句,从中文语境看,读者会认为,耶稣道成肉身时,是带着罪性的。这就与耶稣基督完全人性,没有罪性的真理相悖。因

《圣经》吕振中译本简介

和合本的文笔上可谓精妙,但也有一些解经家认为,某些方面存在瑕疵,与原文存在着一定差异。而他们都会建议研经、查经的肢体,在使用和合本的基础上,最好参考使用“吕振中译本”,从而更好地明白经文的意思。

中国学者完成第一部汉喃圣经译本 部分已出版

“打开多语种圣经网就可以看很多语种或版本,唯独不见汉喃圣经,只好自己从现代越语文本译读、写出。”这是汉喃圣经书写者陈迦南的心声。

近代“GOD”汉译分歧

 近代时期,随着基督新教进入中国,兴起了轰轰烈烈的汉译《圣经》事工,出现了众多的汉译本。不过在一片火热的译经背后,却存在着严重分歧,突出表现为如何翻译上主的圣名。因为译名之争不仅导致译经小组的分裂,更是今日出版的《圣经》中,在内页中有“本圣经采用‘神’版,凡是称呼‘神’的地方,也可以称‘上帝’”之语。19世纪四十年代末,麦都思、裨治文、卢维、文惠廉、施敦力、克陛存、理雅各等英美宣教士组成

百年和合,百年不遇——浅文理和合译本《新约圣经》简介

感谢神的恩典!于今年纪念和合本官话译本(又称国语译本)圣经《新旧约全书》出版一百周年之际,兄弟偶尔从旧书网搜购到1本清代线装本装帧之《新约圣经》。

中国天主教《圣经》汉译简述

跟基督新教一样,天主教进入中国时,为了让国人明白信仰,基督,也做了《圣经》汉译事工。尽管其汉译本不如新教那样汗牛充栋,但历史悠久,有些版本在中国教会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天主教《圣经》的汉译最早可追溯到元代。当时,方济各会宣教士到中国传教,孟高维诺主教于 1305年1月8日从北京寄给教宗的信中提到,“现在我已将全部新约和诗篇译成中文(也有说是蒙古文),并请人用最优美书法抄写完毕。”可是,这个译本未

好书推荐:《圣经汉译的文化资本解读》

今年是和合本圣经问世一百周年,圣经汉译事工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     其实圣经的汉译在福音入华时,就开始了。当年的景教宣教士,为了在唐朝传扬福音,采用佛教、道家的语言,零零散散地翻译了部分圣经章节,至今在敦煌等地的考古中,相继发现了其只言片语。

写在圣经和合本一百年——跟您聊聊联合圣经公会的故事

​在每一个基督徒的信仰生活中,圣经都是必不可少的精神伴侣,而那薄薄却又充满着质感的书页,也陪伴着阅读圣经的每位基督徒。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不论是大大小小,封面各异的圣经,它们的扉页都有着“联合圣经公会捐赠”的字样。要知道, 在中国正式出版的每一本《圣经》的纸张,几乎都是由"联合圣经公会"免费提供的。

贺清泰与《古新圣经残稿》

在中国圣经翻译史上,有着多样的汉译本。而其中《古新圣经残稿》是一部鲜为人知,又颇为重要的译本。      说起这个汉译本,不得不提贺清泰神父。他于1735年生于法国,早年加入耶稣会。1770来到中国宣教。由于乾隆朝尚处于百年禁教的历史时期,传教士很难公开的传福音,他们往往靠着一

一个应当予以重视的圣经版本——《圣经简释本》

今年是和合本圣经出版一百周年,由中国基督教两会出版的和合本圣经有许多版本,其中有一个版本,笔者提醒大家应当格外予以重视,它就是《圣经简释本》(以下称《简释本》,见图),它是一本带有简要注释的和合本圣经,它属于“助读本圣经”的一种。

和合本圣经100周年 为你梳理近代圣经中文译本

圣经作为基督教的经典,是记载着神所默示的话语。圣经自基督教从明末传入中国的400余年来,已从天主教入华初期不为人知的手抄圣经,到“来华第一人”的宣教士马礼逊与米怜夫妇合译的《神天圣书》,演变为现如今在华语地区发行数亿册的和合本圣经,这与无数在华传教士的不断努力是分不开的。本页面主要想向读者展示自近代以来圣经各中文译本的简要背景及相关知识,如有纰漏,还望批评指正。

思高《圣经》发行五十周年——雷永明神父见证

思高本《圣经》是当代中国天主教的通行汉译本,其在天主教徒中的地位类似于和合本之于中国新教徒。而2018年是思高本《圣经》出版发行五十周年,那么这么《圣经》的诞生经历了哪些见证呢?早在元代,天主教就开始了《圣经》汉译工作,大都主教孟高维诺就有参与这样事工。到了明末,利玛窦、庞迪我、艾儒略相继汉译了部分《圣经》章节。而到了十八世纪,巴设和贺清泰两位传教士开始全译事工,但由于种种原因,都未能完成。比如贺

汉译《圣经》中不可或缺的中国力量:王韬与“委办译本”

随着汉译《圣经》在中国的成熟,这些作为助手进行中文笔录及加工润色的中国人逐渐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甚至“不可或缺”,但他们鲜为人知。其中必不可少要提及一位中国学者——王韬。王韬是汉译《圣经》中最应该被提及的华人学者。

《圣经》汉译故事及参与其中的中国基督徒

在十九世纪以前,还没有汉译《圣经》全译本出版,中国人作为中文助手进行笔录及加工润色。十九世纪初期,汉译《圣经》工作由传教士主持,而此时的中国人仍作为传教士翻译《圣经》时的助手,起协助作用。中国人在圣经汉译的历程中经历了由译经助手到独立译经的角色转变。

周联华与《圣经》中译本的翻译出版

日前,宗教类图书,特别是《圣经》在中国的出版引起了海内外一些人士的特别关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最近发布的《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也特别提到:“宗教典籍文献依法出版。

《圣经》汉译本知多少?

《圣经》是神启示人类的话语,分为旧约和新约两大部分。旧约39卷,是犹太教的经典,原文为希伯来文,为基督徒所沿袭。新约27卷原为古希腊文。全本《圣经》总共66卷(天主教和东正教收入非正典的《次经》,天主教73卷,东正教77卷)目前,《圣经》已被译成大约2000种文字,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阅读人群最多的一本书。

《圣经(研修本)》准备好了,等你阅读!

2017年 12月15日,中国基督教两会举行了《圣经(研修本)》首发式。据悉,首发式当天,2500本库存销售一空,另外预订超过4000本。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52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