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邪教受害者的遭遇

异端邪教给人们带来巨大危害,它是教会发展的阻碍,也是社会和谐的毒瘤。广大信徒必须了解邪教,抵制邪教,远离邪教,才有益于自己的身心健康。

可由于种种原因,不少人不幸被邪教虏获,付出了惨痛代价。他们的遭遇值得我们同情与警醒。在此小编多方收集了邪教受害者的见证,希望通过他们的惨痛经历,让大家更加邪教的罪恶,从而更深体会到珍爱生命,远离邪教的意义。


受害者讲述:新天地的情感绑架

大家好,我是受害者晴天小猪。作为新天地的众多信徒之一的我,我想我是幸运的,因为我退出了新天地。对于曾经发生的一切,我感受良多。

邪教受害者:被美女蛇吞噬的弟兄

大约九年前的一天晚上,某堂会青契的宝宝姐妹给我留言,说她最近认识了一个姐妹,专门从事青年宣教事工,希望我发给她们一些材料,为她们传福音助力。传福音是大使命,我自然不会拒绝,就把材料发给了宝宝。过了几天,宝宝说那个姐妹很爱主,带领不少人信主,又有歌唱的恩赐。她已经让其加入诗班的培训,不久后就会上台献唱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对这位“神秘”的姐妹产生了兴趣,希望能见见她,当面交流、过了几天,青契召开同工会

邪教故事:人民圣殿教

邪教肆虐是当代世界一个重要问题,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关注。而对我们来说,邪教并不遥远,这十几年邪教闹事、杀人事件也偶有发生。因此无论从个人生命还是社会和谐角度看,我们都必须抵制邪教。     教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异端组织,其中有一些沦落为邪教,给社会和人们带来了巨大危害,而诞生于美国的人民圣殿教,就是一个从异端演化为邪教的组织。上世纪五十年代

邪教受害者:被“鬼附”的老弟兄

十年前,我常去某教堂青契,有天下午礼拜结束,是青契的同工会议。会议结束后,我与石姐妹在教堂的多功能厅交流事工。此时,有位老弟兄走了进来。只看他蓬头垢面,不修边幅,一件黄色的夹克衫上有多处破洞。从他的装束看,可以看出他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好。他跟我们说:“你们知道陈牧师在哪吗?我要找她祷告下

邪教受害者:一位误入邪教的有为青年

曾经听过这么个故事,有位叫小谢的年轻人是名牌大学的博士生。他家境优越,从小到大都是学霸,受到了诸多赞誉,一直享受着美好人生。

邪教受害者:终止的乐章

   第一次见到小雅,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当时我老师邀请我去听她的专场音乐会。小雅是某小学的音乐老师,在中提琴演奏上造诣颇深,因此得以在音乐厅开个人独奏会。     在美妙的乐声过后,老师带我认识小雅姐妹。她二十多岁,虽谈不上漂亮,但很有气质,谈吐不俗。她生在偏远的乡村,因着上帝的带领,其音乐天赋被某位伯乐看中,带着她到上海深造,才有了她

传道人的孩子误入了邪教

无数次的感谢主,能够把我从新天地的异端中救出来!如今回头想想,新天地异端成员辛苦卧底潜伏好几年!一步步的引诱我落入圈套,这真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

邪教受害者:失踪的姐妹花

小梦是一位来到城里务工的姐妹,我与她认识,是在教会开设的未婚平台。当时我们同在一个未婚团契QQ群里,出于众所周知的目的,就加了她。

邪教受害者:留学生异国历险记

为了详细介绍这个过程,写得比较长,涉及到我们可能面临的可怕危机,请务必耐心读到最后!

受害者讲述经历:误入邪教深处

近日阴雨,是否你也和我一样,内心没有了平安……连续几日,我哭了好几场……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丢人的事。因为,我误入了邪教。

一位基督徒被骗入邪教的经历

我家里都是基督徒,也从小信主,在上海的时候,我还是被人骗进了新天地邪教。常见的套路,有个和善的人先跟我搭讪,获得我的联系方式,然后他经常很热心的嘘寒问暖。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2.676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