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恩泽"的文章列表

广东佛山碧桂园聚会点恢复聚会侧记

2020年7月12日上午,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居住在顺德碧桂园小区内的弟兄姊妹怀着无比欣喜的心情,来到教会,参加疫情过后的第一场实地崇拜。​由于防疫的需要,原本每主日的一堂崇拜已改成两堂,大家分开就坐,座椅上贴有醒目的分隔标识,原本可以坐4人的长椅,现在改为坐两人,并全程佩戴口罩。

关于洗礼——桃源镇的李爷

有弟兄姊妹给他传福音,李爷哈哈大笑:“信基督教好啊,今世得平安,来世享永生,就是规矩太多,不能抽烟,不能喝酒,不能打牌。我这一辈子就这点爱好,连这点权力都被剥夺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过我临死前一定要受洗,我可不想下地狱受罪。”李爷的一番话使给他传福音的弟兄姊妹瞠目结舌,只得作罢。

牧者日记——礼拜的清晨

当东方泛起鱼肚白,初升的太阳将它的第一缕金光映射在教堂钟楼上高高耸立的十字架上时,我已洗漱完毕,走进了教堂的大门。信徒们还没有来到,教堂里显得那样空旷,那样宁静。几只小麻雀飞落在窗台上,透过玻璃探头探脑,好奇地向教堂内观望。我来到圣台前,跪下,为今天的早祷会,为这一天的教牧工作献上祈祷,祈求上帝引领。

《牧师传奇》连载之四十——安返天家

夕阳西下,淡红色的太阳浸在几朵薄云之中,它的余晖使周围的天空变成了一片粉红。龙虎山下,炊烟袅袅,晚归的牧童笛声悠扬,天地间一片祥和的景象…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九——最后劝勉

“上帝啊,儿孙是你赐给我的产业,但我十分亏欠,没能教养好他们,把他们一一带到你的面前。现在,我要回到你的身边了,我把这七个孩子托付在你的手里,求天父你亲自引领他们,祝福他们,拣选他们,使他们成为你合用的器皿。上帝我们的天父,祢亲眼看见主的儿女们在这混乱不安的世界中成长。求主使他们看见,主的道路比世界的道路能给他们更丰盛的生命,跟从主比追求自私的目标更好。求主帮助他们,不把失败看作自我价值的衡量,而是重新开始的机会。赐他们力量持守他们对主的信心,保守他们在主的造化之中喜乐而富有朝气。这都是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阿门……”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八——耄耋大寿

2007年,姥爷已寿至耄耋之年,八十载人生路,六十年侍主情,姥爷十七岁入中华圣公会中央神学院,二十一岁毕业,受差派到东北传教。除了文革期间,他被判劳改,下放星火牛场的十年之外,姥爷一直没有离开过教会的侍奉岗位,真可谓“全人服侍基督,一生为主尽忠”。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七——圣心十架

我从小在姥爷的身边长大,潜移默化中,我深知自己是基督徒,与身边的同学、朋友是不一样的。他们能去的地方-如寺庙道观,我却不能去;他们能吃的东西,如火锅中的血豆腐,我却不能吃。但是我心中,对于那红墙碧瓦的“禁地”内却充满了好奇:影视剧场景中出现的那些或泥塑,或木雕,或铜铸的神像,有的正襟危坐,有的怒目圆瞪,有的手执刀剑,他们也真的像上帝一样,可以保佑信众吗?烟雾缭绕中,对他们顶礼膜拜的人们,或焚香祝告,或俯身叩拜,他们又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呢?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好奇越来越强烈。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六——传家之宝

我捧着“传家宝”,顿时心花怒放,赶紧拿回房间去拆包。我一边解红布疙瘩,一边猜想我的传家宝会是什么:玉佩?金锁?扳指?难道是电视里经常能看到的满满一盒金银珠宝?当我满怀期待地解开红布时,顿时愣住了,只见红布里静静地躺着一本《新旧约全书》。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五——薪火相传

小时候,我最爱听故事。在那个精神生活匮乏的年代,在天寒地冻的黑龙江,听故事成了我唯一的消遣。于是,讲故事成了我和大人们做交换的条件:姥姥要给我喂饭,请讲个故事;要给我洗澡,也要讲个故事;要我睡觉,还得讲个故事。姥姥是退休语文教师,既教过小学,也教过中学,对于我来说,姥姥简直就是一座“故事宝库”,《狼和小羊》啦,《龟兔赛跑》啦,《小马过河》啦,都是听姥姥讲的。直到我上学了才发现,原来姥姥讲的故事都是语文书上的课文 。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四——尽心侍奉

姥爷点点头:“走的路多了,脚掌不断和鞋底摩擦,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脚垫,所以要常常修剪。”从前的生活条件不比现在,人们出门很少有车坐,一般都是靠步行,所以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脚垫,可像姥爷这样“规模”的脚垫还是很少的,这就足以证明姥爷走的路比常人都多出几倍甚至几十倍……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三——重返故乡

出访韩国回来,姥爷借着教会换届的机会,谢绝了同工们的多次挽留,从主任牧师的岗位上退了下来。由于文革的十年浩劫,中国教会当时正呈现出一片青黄不接的局面,许多老牧师已经80高龄,但还不得不承担繁重的领导工作,可姥爷却早早为自己培养好了接班人,才刚过六十就“激流勇退”了。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二——萨满法师

萨满教,一种相信万物有灵,盛行祖先崇拜的古老宗教。东北地区的满族,朝鲜族,蒙古族,锡伯族,鄂伦春,鄂温克族都曾信仰过萨满教。不仅如此,萨满教对俄罗斯和北欧一代也产生过深远影响,时至今日,中俄边境一些少数民族还保留着婴儿出生第八天抱到东正教堂洗礼,回来又参加萨满教的祭祖仪式的习俗。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一——出访韩国

1990年,姥爷作为特邀代表,随省两会出访韩国教会。韩国虽然国土面积不大,但经济发达,人民生活富裕。基督教很早就传入了韩国,传承到现在,最大的宗派当属长老会。长老会在教会的管理方面实行民主管理的方法,从信徒中选举德高望重,灵性好的弟兄姊妹委任为长老。长老无需放弃世俗工作,只是义务参与教会侍奉。牧师则由长老和信徒代表协商后选聘。牧师负责牧养,长老负责管理,分工明确。

《牧师传奇》连载之三十——偶遇皇姑

1989年9月,建国40周年庆典前夕,少数民族先进个人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姥爷被评为“少数民族宗教界先进个人”,受邀参加表彰大会,及国庆盛典。

《牧师传奇》连载之二十九——灵异事件(二)

​“这么说,不是佛牌阻挡了上帝的大能,而是他那颗悖逆的心不堪承受上帝的恩典,对吗?”我问到。姥爷点点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