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无涯子"的文章列表

福音小说:悔改与宽恕

夕阳斜下,泛黄的树叶飒飒落下,落在各个地方,人间的景色美不胜收,而余金贵却无暇顾及,已经年老的他要赶上那趟公交车,为自己的罪过赎罪。他有些吃力的靠在老弱病残专属座位上,看了看那几个字,不由得再看了看自己布满皱纹的双手。世事沉淀下的心早已起不了多大波澜,只是内心深处的忏悔感依然在折磨着他的良心。

福音小说:陈升戒酒

一个星期天的清晨,雪晴约好丈夫陈升一起去教堂去做礼拜。夫妻两走出门口不远,陈升的电话铃声响了。陈升一接通电话,原来是同事老刘找他。陈升忙说:“好,好,好。”说完就挂断电话,对雪晴说:“我同事找我有急事,就不去做礼拜了。”雪晴听后摇了摇头,只能放任他去。

探访故事:播撒爱的种子

2020年12月30日,笔者跟随教会的探访小组:传道人、彭姊妹、肖姊妹,去探访了伍秋(化名)老姊妹。她得了脑病住进医院,住院期间姊妹几乎都是一人,无人照看。虽有丈夫但她的丈夫根本不管她,而她14岁的小女儿患有自残倾向的抑郁症,还自顾不暇。大女儿又嫁到外地“远水救不了近火”。

见证故事:靠主得医治

吴姊妹猜想,自己可能是得癌症了!于是,她到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她就是得了胃病。之所以没有好,还折磨的这么难受,可能与自身体质有关,胃病本身就需要长期调理的。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每天还是会因为胃痛折磨的心情烦躁,大把的药也没能使她的病情得以好转。

探访故事:爱与喜乐的传递

12月5日,我在弟兄姊妹微信群看到艾老姊妹生病住院的消息。想起以前自己生病住院时,县教会的探访组来医院探望,给予我关怀和帮助,内心充满了温暖,深受他们爱的激励和影响,也想有一天能为主做工,能将主耶稣的爱带给更多有需要的人。于是,我主动找到负责探访工作的银香姊妹,顺利加入到探访组。

做个会教育子女的妈妈

小芸没有高深的文化,但神赐给她智慧,灵命成长得也很快,后来成为细胞小组分组组长。她郑重地告诉自己,我不能做第二个自己妈妈那样的人,而要做个会教育孩子的妈妈!神通过传道人的口告诉小芸:“神对孩子的恩赐是不一样的,你要按《圣经》里的智慧教育子女。你要按神给孩子的兴趣、爱好、能力、特长启发孩子,并要激发孩子内在的动力,顺从其天性。

福音小说:阿珠和阿杰

那天,念初三的阿珠刚背着书包回家,正好在家门口遇到二娘,见她连连摇头叹气,看见阿珠回来了,就对她说:“阿珠,好好劝劝你爸,他太固执了,心也很刚硬。”说完就走了。

认识基督——从得救到传道人的恩典见证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的家庭,家里共有六个孩子,我是最小的一个。父母没有文化,都是地道的农民,每天就是务农,所以家庭的经济条件比较差。正因这个缘故,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很早就辍学了。2000年这一年是特别的一年,是恩典的一年,也是我得上帝拯救的一年。

福音小说:政坛铁娘子传奇

说到政坛铁娘子,那是中华民国孙中山先生执政时期的往事了。那时,广东省的经济不怎么景气,军队战斗力也不强,身为广东省参议员的廖满筝同志也清楚看到了全广东的经济态势,便给孙中山先生寄了一封信。

福音小说:《靖州情事》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楚雁的语气中带着责怪,心想,这下不知道要花多少医药费了。她忙喊了邻居帮忙,把他送进县城中医院。一检查,高劲松的双腿残废了,医生说,他一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唉,他还这么年轻,才21岁,就摊上这事。”旁人都未免为之叹息一番。

福音小说:两家和好记

“从今天开始,我欧阳雪绝对不会再踏进你家半步!认识你,我真后悔!”喧闹的争吵声打破了这条小巷的安静。这争吵声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其中有人说:“这两家上辈子一定是仇人,这辈子来还来了。”原来,这争吵的不是别人,是赵家与欧阳家。

福音小说:与癌共舞

今年的春天来得早了些,才三月初,风中就带着微微的暖意。树木的枝桠间与草坪上吐露了第一抹绿意,温柔的阳光洒在大地上,连空气都带着生命的活力。世界正在悄然复苏,一派生机盎然。小马站在院子里,苍白的脸没有血色,身体廋削单薄,闻着风信子的花香。他伸手轻轻触碰那些泛绿色的枝条。天空中明明阳光普照,可他却一点都没觉得温暖。

福音小说:你就是耶稣吧

“啰,给你10元钱吧。”一个向小孩子卖氢气球的男子给他献了爱心。小冯用手摸了摸,确实是货真价实的10元人民币。这是他第一次得到面额较大的人民币。小冯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忙问他:“你是耶稣吧?”那男子回答:“不是,我是个双腿残废的小商贩,见到比我还可怜的你,就帮助一下而已。”

福音小说:致富的秘诀

倾盆大雨一连下了三天,公路上人烟稀少,狂风席卷而来,打下了一地的樱花。方亚楼靠在窗棂前,正襟危坐,显得很平静。因为他知道,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总会过去的。一名记者赶到方亚楼的家中,抬起摄像头,对准这位“低调的熊山市首富”。“请问你是如何靠着做生意,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

福音小说:诚实的女助理

福音时报伴随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廖诗诗手中抱着连夜写好的文案,走进了杨经理的办公室中。“经理,你找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