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

加尔文

R. S. Wallace来源:福音时报2009年08月14日 14:08

加尔文与改教运动

加尔文(John Calvin,1509-64)是改教神学家,出生於法国的诺阳(Noyon),年轻时主要是在巴黎受教育,为将来做神职人员做装备;他的父亲与诺阳的天主教会有冲突,盛怒之下命令加尔文转修法律,当时他才18岁。在这个过程中,他透过当时著名的人文主义者如赖非甫尔(Lefevre d'Etaples, 1455-1529)及伯达(Guillaume Bude, 1468-1540)的教导,接触到并醉心於当时的基督教人文主义,他最早的著作,是评塞尼卡的《宽仁论》(Seneca, De Clementia),就反映出这点来。不过,他後来经历了“突然的悔改”,准确日期虽不可考,但其果效却十分明显,使他突然对过去的研究失去兴趣,转而委身於圣经及改教运动的神学。

1536年,他在巴塞尔出版了《基督教要义》(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第一版,之後在日内瓦有一段短暂而不大成功的事奉。从1538-41年,他返回法国的斯特拉斯堡,一边教书,一边牧会,成绩斐然。之後,日内瓦召他回去展开改革工作,他在那里忍耐辛勤工作了好多年,努力把他对福音、教会与社会的信念付诸实行。

当加尔文开始他的神学工作之际,改教运动也进入它重要的第二阶段。在路德及其他人的努力之下,神的道终於突破囚困它多年的堡垒,使圣灵和真理得到释放。这个运动诱发出无数的讲章、作品、会议和争论,进而亦改变了当时欧洲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人开始有了新的经验、理想和希望。但同一时间,旧制度的崩溃亦使人生出非分之想,令当时的道德标准和社会秩序面临解体的威胁。

就在这样的混乱之际,加尔文毅然奋起,负起界定基督教对生命、工作、教会及社群生活意义的使命,他重新发现圣经的教训和圣灵的能力对这等问题的关联,从而提出对当时的欧洲很适切的新建议。更重要的是,他帮助当时的人达致一个清楚的异象,并建立神学思想的新秩序,这些都使他们更能把握福音的丰盛。

此时,加尔文在讲道上的能力、清晰的说服力、教义的简洁易明,实际的指引和道德上的正直,使跟随他的人日众,成为当时极受推崇的领袖,他在自己教区内的成功,是 庸置疑的。他在日内瓦的功绩传开,加上作品早为他赢得的名声,故此他在改革运动所占的地位,就无人怀疑了。他一生的工作和神学正好说明一点:一个人的神学若是健康的话,它必须与现实生活的处境,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加尔文的神学观念

加尔文的神学,简言之,就是神的道之神学。他强调神藉圣经而赐下的真理,是我们认识神惟一可靠的来源。不错,自然界可以启示神,人天生也有宗教本能,但人的堕落却使他无法从这些得到什麽好处。人要真认识神,就必须看神如何藉著圣经来启示他自己,以及圣经启示了些什麽:在旧约,是藉著先知和他的仆人传神的话语;新约则是藉著使徒为基督做见证。圣经都是神的默示,也的确是神的“口述”,因此圣经的语句、故事及真理,都具有无误的权柄。

加尔文相信圣经所有的教训,都具有一种基本的整体性(unity),神学家一定要努力发现它的整体性,按著教义的先後次序来组织,然後用最清晰的方法,把它表达出来。作为一个神学家,他有责任处理圣经每一部分的真理。

他亦清楚地指出,神把圣经赐下,不仅是要把真理及教义传给我们而已;圣经见证的,乃是活的道,而神学家的责任,就是帮助人认识这道,并倚靠这道来生活。先知与使徒所留下的启示的核心,是人与神的道的相遇,而这个道就是耶稣基督,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二位。写圣经的人尽管已接受真理与教义,他们仍然要知道,自己是站在神的爱和威严之中的人。

加尔文认为,每一个神学家打开圣经的时候,都要寻找这个位置,要藉著圣经与神进入相交的地步,要面对主自己;神学家在阐释神学的当儿,也要考虑到原初所有的事件,因为神乃是透过这些事件向他的子民启示自己的。

有时候,加尔文会用神秘主义的语言,来解释人怎样藉著信心,透过神的道和神的灵,去把握理性所不能把握的异象;因此加尔文读圣经及做神学的方法,是要人以祷告的心来祈求,以致他可以更透彻地明白圣经,更亲密地与永生的神相交。

加尔文并不想创造一套用人的思想或逻辑,来控制圣经真理的系统神学,他所努力的,是怎样让神在基督里所说的话控制他的思想:他表达思想的次序及模式,正是他在启示之内所发现的次序及模式。

加尔文差不多为圣经的每一卷书都写过释经书,在当时极受欢迎,流传广远;就是今天仍然很有参考价值。他运用人文科学的治学方法来研究圣经,好找出经文真正要说的是什麽,并查明当时的历史背景和事件。他深信圣经的权威及完整,故此没有用任何批判法来处理经文。

尽管他相信圣经可以有好几种不同的意义,他自己却尽量避免使用“灵意解经”的方式。他相信基督在旧约也与上帝的子民同在,只是启示的方法,与新约时有所不同。

在释经史上,他是最早使用预表法(Typology)来表达两约的整体性的人之一;他对圣经的整体性深信不疑,以致能够用整本圣经来解释一段经文。无论是释经或是神学,加尔文都尽可能参考学者研究的成果,特别受奥古斯丁的影响颇深,而自己又精通希腊文和拉丁教父的作品。

基督教要义概要

1559年,他重新修订《基督教要义》(法文版是1560年),为自己的神学立下了最後的规模。整套《要义》共分四部分,大体上按使徒信经来划分:卷一,创造的神;卷二,救赎的神;卷三,接受基督之恩的途径;卷四,教会。

在 “神论”部分,加尔文避免了神隐藏的本质(神是什麽)的讨论,只按圣经来解释神的属性(即他是谁的问题)。当神说到他的名字,就是宣告他的“永恒及自存性”:“我是自有永有的”。加尔文强调的,永远都是神道德的属性或神的“能力”。他认为神这些属性,在《出埃及记》34∶6-7及《耶利米书》9∶24这两段经文,已经充分表达出来:它们均强调神的怜悯和公义。在实际行动方面,加尔文特别指出神在教会及社会运作上,他是“公义的神,也是救赎主”,二者必须并重,丢弃一面,另一面的功能也就不保了。

在讨论神的教义上,加尔文并没有提到“神的主权”,这并不总是(如一些人所以为的)他的神学的主导原则。对他来说,荣耀是神的一种特别的属性,在世界每一角落都充分表现出来,也是他救赎工作最重要的彰显,而表达得最完满的,却是在十字架上的谦卑和爱。

他以三位一体作为神属性的核心,因为启示的目的,是要让我们可以进入神本体的奥秘(按:三位一体是加尔文论神属性的核心,因为启示的道就是耶稣基督,而叫我们明白、接受及与神联合的,却是圣灵的工作)。加尔文不断提醒我们,神已经完全地在基督里面向我们启示他自己,因此要认识他,就一定要按他已启示的来认识他,而不是转向其他来源或途径。

加尔文讨论神的照管(providence)时,会令我们有一个感觉,他是以牧者的身分来牧养我们(这是加尔文神学的重要特性)。他向我们保证,神一直在工作,一直维持并引导他整个创造,以一个作父亲的情怀来引导人类整个历史。教会与基督徒是在神特别爱怜的手中,正如基督是在神的手中一样。信徒从来就不受“命运”或“机缘”的掌控,不受制於这等盲目的力量。不过,加尔文对神的照管的讨论,不是很容易明白。他说,神在太古之初就以他的谕旨(decree),来掌管人的计划与意志,以至於人的计划和意志会完全照著他所命定的方向而进行。论到预定论的问题,他又说那些不被预定得救的人,也是出於神的谕旨,他用一个拉丁字来形容神的谕旨:“horribile”,意思是“可畏的”。

这点是今天许多人会质疑的,他们会问到,加尔文是否忠於他所阐释的神论,以及他是否公平地对待圣经中提到的,神似乎会在各种情况的发展中行动,并予以回应的自由。我们必须记得,加尔文一边写释经书时,也一边在修改《基督教要义》,他并不认为自己的神学已经是终极的、不可修改的。

有关基督的工作和身分的问题,加尔文精简又准确地覆述教父和大公会议的教导。他强调中保的身分是一个奥秘,说∶“神的儿子从天而降的方法,是他既未完全离开天上,却愿意藉童贞女降生,来到世间,被挂在十字架;又一直充满著整个世界,就像太初的时候一样”。但加尔文有时非常强调耶稣人性的限制和软弱,以致有人怀疑,他是否还相信耶稣的神性。(编按:这是历代均有的一种过激反应;加尔文当然不可能怀疑耶稣的神性,问题是我们怎样讲论他的人性。他的人性若是真实的,就必如《希伯来书》作者所说的,他凡事与我们一样,只是没有犯罪。假如他的人性既没有软弱,又没有限制,我们实不认识这种人性,而这种人性与神性亦没有什麽分别。历代神学家能正视耶稣真实人性的,常有人紧张过度,会立刻问他还信不信耶稣是真神。只讲耶稣的神性,是一种异端,反之亦然。)

加尔文指出,我们一定要努力明白耶稣藉工作而显出的身分,不是他隐藏的本性。他是第一个藉基督的三重职分(先知、祭司、君王)来系统解释基督工作的神学家。他强调基督在十字架上受苦,其中刑罚的部分;但他也同时强调他一生的顺服,认为这也是神所看重的。这种顺服包括了主动与被动两个层面:他认同我们的人性,与我们站在一起。道成肉身创造了一种他与我们“神圣的兄弟关系”,以致他可以“吞噬死亡,代之以生命;战胜罪恶,代之以公义”。

在讨论堕落怎样影响我们的人性(原先是神按他的形象造的)时,加尔文会允许我们在下面的意义上使用“全然败坏”(total depravity)这个词∶即人的本性与行为的每一方面,无不受到罪的影响。然而,在我们与别人的交往上,无论人在罪中沉溺多久多深,我们仍要看对方具有神的形象。人的生命有两个层面是由神定规的──即属灵的层面及时间的层面。从属灵层面来说,自堕落後,人完全无能认识属天的事,他既没有这种知识,也没有那种能力;从时间的层面来说,自然的人仍然具有高贵的品质及能力,去过多元化的生活。

举例说,加尔文十分欣赏昔日异教徒制定法律的智慧;他认为即使一人已堕落了,神仍然向人施恩,使他具有非常的恩赐,让他得著安慰,得享快乐,以及具有艺术的创作力来表达自我。加尔文说,神创造世界的时候,不单预备了我们赖以活命的东西,也同时创造了许多纯为我们享受和快乐的东西。他在日内瓦的最後一项成就,是建立一所人文学科和科学的研究院,里面的教师都是接受教外学术训练的精英。但加尔文关心的是,文科与理科的发展,均需符合神的律法,目的是推展神的道和巩固基督徒群体。

加尔文努力要传承马丁路德和其他人开始的改教运动;他常呼应改教先贤对罗马教廷的批评,因为罗马教廷否认一般人在恩典的神的面前,个人的安全感有任何的地位。在《基督教要义》中,他用了九章的篇幅来论到唯独靠恩典称义的教义,以及与此相关的基督徒的自由。

与此同时,加尔文比同代的人更坚持成圣或悔改的重要性。他还为那个时代的信徒清楚界定,怎样的基督徒生活模式,才算配得过神在基督里赋予我们的恩典和呼召。因此在最後一版的《基督教要义》(1559)中,他先以九章篇幅论到成圣或悔改,才用九章篇幅论到称义。他认为没有悔改,就没有赦罪,因为二者都是本於与基督联合而有的恩典,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他坚持,我们若不藉著信与基督联合,那麽他为我们成就的救赎恩典,就完全不能用在我们身上。他说,这种与基督“奥秘的联合”,正是圣灵的工作。

基督徒不单要与基督联合,他们的生活模式,也要在基督的死和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他要顺服基督至高的命令:“你们要圣洁,因为我耶和华你们的神是圣洁的”(《利》19∶2),追随基督,舍己跟从他。加尔文认为人罪恶的根源,就是爱自己过於爱人,人只有舍己才能爱人。他认为任何形式的受苦,都会令我们更像基督。当我们努力於地上的圣召使命时,就是表达我们对基督信仰的顺服。我们可以尽情享受神赐的百物,因为它们都是神为我们预备的;在享受中,我们的心不能浸淫物欲之乐,要常保持儆醒的心,保持某种距离,好叫我们常盼望要来的生命,其中的福乐是现在就可以预尝的。

为要帮助信徒过有确据的基督徒生活,他讨论了预定论的问题。他相信基督徒若不清楚自己是因蒙拣选而得入救恩之门,就没有信心过一种得胜的生活。他相信圣经有明确的预定论教导,因此凡不信的人,都是预定要灭亡的。许多人反对这种教义,以致加尔文不得不在好几个地方为预定论辩论。不过,我们不要以为,预定论是他的神学中最重要的教义。有意义的是在《基督教要义》中,预定论的下一章,正是他讨论祷告的地方,他鼓励人要运用自己的自由意志,在神面前代求,并且寻求祷告蒙应允之道。

《基督教要义》有很大一部分讨论教会与她的事奉。他说,教会的事奉,特别是牧者的事奉,一定要反映出基督谦卑的模式,对个人关怀,以及藉著圣灵的能力,忠於真理。他十分重视教会教导的职责、纪律,和使穷人得释放;他相信神赐下教师或“博士”(即专於圣经及神学的人)、长老及执事给教会,这一切都有圣经的明训;但他不认为凡教会做的事,都要有圣经详尽的保证。

他很欣赏教会在最初六个世纪发展出来的教义和崇拜礼仪,也尝试让它们的特色重现於当代教会。他相信新约的“监督”(或作“长老”),正是改革宗教会的牧师。教会一切的仪节,都须从简易明,又要具有圣经的支持。他认为十诫中的第二诫,不单禁止人为神造像来帮助崇拜,也包括为刺激人的宗教感情而造出来的仪节。他鼓励会众在崇拜中唱诗,但使用乐器却似乎与一个理性的崇拜不太吻合。

加尔文同意奥古斯丁对圣礼的看法,认为那是代表不可见之恩典的一个可见的记号。他相信只有圣餐和洗礼具有圣经的权柄。关乎圣餐,他反对变质说(transubstantiation。按∶这是天主教的看法,认为饼和酒在神父祝圣後就真的变成基督的肉和血),也不认为只有以某种形式举行的圣餐礼才有效。同时,他亦不赞成某些人的看法,以为饼与酒只是一种象徵(symbol),用来代表他的身体,目的是刺激人的记忆、敬虔或信心。

加尔文认为,圣礼赐下的,就是它们所代表的;主不仅要求我们看,而且是吃与饮,这就表明在他与我们之间,有一种生命的联系。这个联系在道被宣讲及人以信心来回应时,就已经创造出来;当人以信心来领受圣餐礼,生命的联系就得以加强而更形密切。

加尔文反对当时路德派对圣餐具有神秘功效的解释。他认为基督的身体一直是在天上,我们是被圣灵的大能提升到天上,来领受他的身体。加尔文坚持,领圣礼的人若没有以信心来领受,圣礼就没有功效。他赞成婴孩洗礼,是因为旧约与新约是一个整体;而一个圣礼是否有功效,与施行圣礼的时间并没有直接的关联。

在加尔文时代,教会与国家的关系是个重要的课题。他在日内瓦曾与政府有过一场尖锐的冲突,更加深他认为政府不应干涉教会的事之信念;他觉得教会内部的事,应由教会自己组织的仲裁机构来决议。他对国家是十分尊重的,一直要信徒遵守法律,尊重在上掌权者。他也强调掌权者的责任,是去照顾自己的子民,像个牧人一样。他认为就算掌权者是个暴君,信徒也要顺服;信徒就算接受不义的苦难,也比策划革命好。但他也相信,暴君若走到一种天怒人怨的地步,该国的人民就可以由合乎公义的组织来把他推翻,或是由神在别处所兴起与拣选的“复仇者”来推翻他。
 

支持奉献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65228408)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编辑推荐

基督徒企业推荐

福音时报-Gospel Times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