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思考  >  正文

教会中5对相反却容易混杂的现象

就当下,看某些人,某些事,你很难做出是非曲直的判断。

就神学或圣经观而论,当下无疑是最繁荣的。在二十世纪初,就已经有本色化、本土化、处境化、文化融入等等。而如今,也有汉语神学、筷子神学、基督教中国化等等。尽管持各自神学观或圣经观的人,都没有拿出与之匹配的教会实践,但我们仍然认为,这是收获——观念的收获,也是一种收获。

诸位请看:就以下的某些事、某些人,可能是共识,但歧义丛生。

一,圣与俗。

不难理解,圣的肯定是圣的;反之,俗的也肯定是俗的。

但现实是,一个从骨子里就是俗的人,跟“圣”沾不上边,但竟然满天过海,所说的全是“圣”的。这时,如果有一个对他知根知底的人,从侧面去看他,那就是村女涂脂。村女不一定俗气,胭脂也并不特定指向俗气,只有的那个胭脂成为破坏村女风姿的因素的时候,才让我们感到俗气。同样,“圣”如此般被滥用,也就变成俗了。

二,匠与艺。

所谓的匠人,有工而无韵;反之,艺人,则他所做的东西精工严整,每一件,都是艺术佳作,充满精、气、神。

如今,教会讲台上的讲章亦是如此,同样都在讲道,有的是匠人,有的是艺人。如果说这两者有共同点,那就是薪水相同,甚至匠人的薪水更高。因此,只有坐在台下面的信众知道,谁是匠人,谁是艺人——原本一篇满有属灵生命气息的讲章,一旦经过他的口,就完全进入金钱与权力的囚禁韵味,这,就是匠气。

三,火与水。

火,即为火气。水,即为柔和。

火气很大的人,锋芒太露,纵使自己是在人生得意的顶峰,也仍然置身于险境之内;纵使有权,也有力,却不会在正常的轨道里行走。于是,自己的刀锋所指,失却控制,到头来,既害人,又害己。

耶稣对尼哥底母谈重生,提及“圣灵与水”的重生,可以解释为,像水一样的圣灵,或圣灵与上帝的话语。一个内心充满圣灵或上帝话语的人,他的内心极其谦卑,能包容别人,能给别人留面子,能给别人有机会。纵使有权有力,也只会在正常的轨道里运行,所到之处,不伤人,也不害物。

四,草与慎。

草,即为粗心草率,急于求成。慎,即为慎重,居安思危。

做事粗心草率,又急于求成的人,往往会成为事后的“分羹者”。在别人身处危难或险境的时候,自己袖手旁观,一旦看见风吹草动,就大肆宣扬,或频频上报。但,别人一旦成功了,他就会成为“分羹者”,甚至鸠占鹊巢。

慎者,可以稳中求胜,也可以险中求胜。纵使人生身处酣畅流利,也能仍然保持警觉的敏锐。这样的人,对智慧的追求,永不停止,纵使别人在睡觉,他还是在进步,纵使他在睡觉,也是跟智者对话。这样的人,是怀才者,怀才与怀孕同一个道理,纵使被埋没一段时间,还是会被人发现的。

五,闺与阳。

闺,即为小女人,或女人之气。阳,即为男子汉,阳刚之气。

女人若为闺,甚好,合乎常理。但男人为闺,又身处高位,那他的下属,也就全为闺,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拿破仑说过一句话:“一只狼带领一百只羊,可以打败一只羊带领一百只狼”,就是这个道理。一个男人,身处高位,又只有女人气——该担当的不敢担当,该说的话不敢说,该出面却不出面,该争取的不争取,该拒绝的不敢拒绝;他心里在乎的,只有自己的利益与权力,或者,求个安稳,千万别出事。那么,他的手下,要么被纵容,要么被伤害。

阳,阳刚之气,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高瞻远瞩,会为下属谋福利。他的骨头是硬的,他的脊梁是直的,他对耶稣是忠心的,他的爱也真,信也真。他不会无知妄为,指鹿为马。在他那里,没有不义,没有冤屈,也没有暗藏的网络。

“我们都当刚强,为本国的民和上帝的城邑作大丈夫。愿耶和华凭祂的意旨而行”(代上19:13)。

本文转自作者博客。原文:就当下,看某些人,某些事

相关新闻

基督徒的追求与外邦人有何不同?

一个人追求什么,所关注和谈论的也是什么。马太福音6:25-34清楚的告诉我们两种人的追求。基督徒与外邦人的追求时不同的,外邦人追求吃,追求喝,追求穿;我们却要另立一个心志,追求上帝的国,和上帝的义。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教会中5对相反却容易混杂的现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