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八:瓜田中的神迹

  • |
  • 来源:福音时报|
  • 2017年01月08日 23:12|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八:瓜田中的神迹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

人们常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可这句话背后的深刻寓意,有几人能真正参悟的透呢?这话却人人都会说,而我第一次听到这话时,正是我的母亲所说,可她却不知道自己正在栽下怎样的祸殃。

我没有如愿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我很不开心,我还得去面对我那没有色彩,也没有光亮的,灰蒙蒙的世界。时间也随之变得漫长,每天都像长的没有尽头似的难挨。 

在我这样的心境之下,惊喜降临了——我上学了。

当哥哥一脸神秘的站在我面前,问我想不想上学的时候,我表现的很淡漠,我以为他又在戏弄我。以前我经常跟妈妈闹着要去上学,妈妈总是说以后的、以后的,自从邻家姐姐告诉我那个“秘密”后,我就再没跟父母要求过什么,我觉得自己没有以后,每天都是一样的,再不会有什么希望。 

哥哥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 ,他笑着说:“我现在就是你的阿拉丁神灯,我许给你一个愿望,你要是想上学就大声的告诉我,我就会让你的愿望马上实现!”我看着哥哥的眼睛,他虽是一脸坏笑,却又不像是在撒谎,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于是我走到妈妈跟前问:“妈,我真的可以去上学了吗?”

“是真的,明天你就跟你哥去学校吧。”妈妈回答我的语气,和我毫无希望的低声问询一样的淡漠,但她的话却如一石激起千冲浪!这一刻,我一把抱住了妈妈的腰,惊呼道:“嗷!妈妈你太好了!”我激动的差点哭出来,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以至于我心跳加快,身体不由自主的发颤。妈妈先是一愣,随后说道:“大呼小叫的不像话,你快放开我,我还做着饭呢。”妈妈虽然故作严肃,却没能掩盖住她的笑意。

“妈就让我抱一会吧,我太高兴了!”我紧紧的抱着妈妈不放手,心中想着“看来妈妈还是在乎我的,只要能让我上学,是不是亲生的又能怎么样呢?妈妈你放心,日后我一定会做到‘涌泉相报’,绝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随后,妈妈又说:“让你上学得有条件的,以后你得多帮我干些活。”我欣然应道:“妈,只要能让我上学,让我干什么都行。” 

当晚,妈妈和哥哥一起给我找来上学的必备品:姐姐的旧书包、哥哥的旧文具盒、旧书本、半截铅笔······。这一切的旧物,在我眼里都是宝贝,晚上睡觉时都抱在枕头旁,激动的我一夜难眠。

第二天早上,我跟着哥哥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我一边走着,一边畅想着那属于我未来······我就像重获了新生般的欢喜雀跃,久久的都不能平息我那沸腾着的血液。

哥哥说我有点阳光就灿烂,那是因为属于我的光照太稀少了,所以我懂得珍惜它的宝贵。何况,我已然把自己当做了弃儿,对我一点点的好,我都觉得是莫大恩情。

从此开始,不管妈妈让我做什么,我都怀着感恩的心去做:妈妈让我去打草,我就高高兴兴去打草;让我照看小弟,我就高高兴兴的照看小弟;让我替她上香磕头,我就替她上香磕头······。尽管父母对我依旧冷淡和歧视,但能让我上学就是他们的恩德,我必须要懂得知足和感恩,因着一颗感恩的心,我不在觉得苦楚,凡事都任劳任怨。

父母说没钱给我买本子,我就把捡来的废品去卖掉,然后买几张白纸,将白纸隔成作业本大小,然后用线缝在一起充当作业本。练习本我可以用哥哥用过的本子,他用完正面,我就收过来用背面。凡是能节约的地方,我丝毫都不浪费,只要能上学读书,我比什么都高兴,也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太快,转眼,到第二年的春天。就在我因着妈妈让我上学,而激起的热情和感恩之心还在不断彭拜着时候,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里,妈妈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话,顿时如一盆冷水浇在我的全身,她说:“今年你就能升二年级了,等你上完二年级的时候,就不用在上了。” 

“不!为什么!”我装满梦想的心,这一刻被妈妈的话击的粉碎,我一直以来的感激之情,全部化作了自我的嘲讽,仿佛有个魔鬼正在我耳边放声大笑,笑我太过愚蠢了! 

“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孩子家家的,读那么多书做什么?能让你上几天学,出门能认识男女厕所,走到外边丢不了就行了······。”妈妈喋喋不休的说着,我的脑海变成了一片空白,内心不断的问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我好不容易在自己内心建立的平衡,再次被打破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好容易出了牢笼,又被告知自己不久之后还会被关进去,并且再也不会被放出去了。绝望、恼怒、困惑,又开始渐渐袭来,就像青天白日时,看见的那四面八方围拢过的乌云,一点点的吞噬着白昼。眼见着那属于我光芒,就又要被无情的吞没了。眼见自己的希望即将破灭,我的心情再次陷入了忧愁之中。

农忙时节,地里的甜瓜熟了,需要有人去看守,早饭过后妈妈便送我和大弟弟去了瓜田。瓜地里飘着香甜的气息,大弟弟随手摘下一个熟了的甜瓜,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我问他:“你怎么吃瓜不吐籽呢?”他说:“甜瓜籽比甜瓜好吃,我喜欢吃。” 

走到瓜田中央的时候,大弟弟手里的瓜吃完了,他忽然瞪着我骂道:“*妈*!”我不解的看着他,又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妈妈,她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使我不禁恼火的回骂了大弟弟同样的脏话,与此同时妈妈转身对着我的脸上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我下意识的捂着脸,怒道:“是他先骂我的,你怎么不打他只打我!”

“我没听见他骂你,就听见你骂他了,再说你能跟他比吗?他还小呢,再说他是男孩说脏话也不丢人······。”妈妈说这话的时候是那么理直气壮,那么头头是道,眼神里又装满了对我的厌恶、鄙视和不屑。 

妈妈数落完我转身离开了瓜地,大弟弟一边对我龇牙咧嘴的得意笑着,一边继续大吃着下一个甜瓜。望着他那幸灾乐祸的嘴脸,我知道自己又中了他的诡计。我不恨他,只恨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让我永远都无法理解的世界中!我捂着脸跑进了瓜棚,嚎啕大哭起来!我虽然捂着脸,但是它不疼,疼的是我的心。 

就在我用手抹眼泪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里,又看见一个非常熟悉的东西,它就在瓜棚的角落里,那是一瓶农药。我止住了哭声,心想着自己所有的希望都不再有了,活在这样一个家里,苟延残喘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一死了之的好!

多么熟悉的心境啊——万念俱灰!就像上次一样······正在我要将农药一饮而尽的瞬息间,忽然间传来了大弟弟如鬼狼般的嚎叫声:“救命啊!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他怎么了?我本能的丢下手里的农药向外跑去,只见他在瓜田一侧的土坡上,双手捂着肚子在地上来回翻滚着,胀红的脸上,汗珠与眼泪混在一起滚滚而落,仿佛是痛苦的就要死了一样,我战兢的问道:“你怎么了?”他哭叫着说:“二姐你救救我,我拉不出屎来我快憋死了!二姐你快救救我呀!” 

情急之下,我赶忙他让蹲下来,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帮他排便,挖出来的竟都是甜瓜籽。他没事了,可是我呢?我怎么这么贱呢?我刚因为他,自己都不想活了,我居然还?这时仿佛个声音告诉我说:“你不是总想服毒吗?你若喝下毒药,就会像他一样的痛苦嚎叫,满地打滚······你愿意自己那么痛苦的死去吗?”想想大弟弟那副痛苦模样,我不由得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心想“我可不想经受如此的折磨,这太可怕了!我再也不会想着喝毒药了!”

我救了大弟弟的命,他也救了我的命,我慈悲的神,通过如此奇妙的方式,救下了我们彼此。一旦我不理会他的求救声,自顾自的喝下农药,那么我的父母将会在同一天失去我们两个,一个他们爱的,一个他们不爱的,却都是神所爱的。神的恩典,真是奇妙!

当我每次回想起那天大弟弟的快速消化系统,我都会忍不住发笑,因为在平时,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诗篇144章3节:耶和华啊,人算什么,你竟认识他?世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就像我曾经种下的一株花草,它在哥哥眼中是可以任意践踏的,在妈妈的眼中是微不足道的,但在我眼中却是宝贵的。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出于神的,所以祂以慈爱和宽容,爱着我们每一个人,并看顾我们的性命,因我们都是属祂的。

以赛亚书45章5节: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没有别神。除了我以外再没有神。你虽不认识我,我必给你束腰。

(未完)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七:谎言背后的神迹

《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玩弄的她和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八:瓜田中的神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