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思考  >  正文

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发布“教内被性骚扰”研究报告,分析教会性暴力特性、提出防范建议

1/2
  • 报告会现场.png

    报告会现场.png

  • 发布会现场.png

    发布会现场.png

日前,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于官网公布了《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并阐明了研究背景、结果、分析及相关建议,并于6月24日晚举行了祈祷及发布会,包括来自不同宗派教会的牧者和信徒,以及媒体朋友,共超过110人出席。

据该报告介绍,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于2013年制定“防治性骚扰政策”,决心消除基督教机构在工作及活动范围中出现的性骚扰问题,同时希望促使基督教社群重视教内性暴力的议题,以促进性别公义为目标,开展教内防治性骚扰的事工。

基于此,促进小组于2017年8月——2018年4月期间策划了通过网络来实行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调查问卷,通过网站及社交媒体发布。最后一共收到59份投稿,有效问卷为55份,其中有5位参与面谈。

经调查发现,有效问卷中有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36%为朋友或信徒的经历;51%的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35%表示加害者为信徒。男加害女的占85%,男加害男的占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至二十一年或以上不等,30%的事件发生在近一两年,9%已存在于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

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55份问卷中,54%的人表示曾向教牧、相熟信徒或社会福利机构甚至警方求助。

受害人在受到骚扰时,常有的表现是: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人受害人等。56%的受害人目前已经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加教会聚会,29%的受害人仍留在原来堂会。

虽然性暴力事件在社会上也存在,但教会的性骚扰事件因为信仰,有其特殊之处,该小组通过问卷调查,分析总结出了以下特性:

1、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

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教牧同工、信徒领袖及平信徒阶级分明——教牧负责牧养信徒,执事协助堂会发展,组长则负责不同事工,这就建立了牢固的权力关系。

在这样的构架下,权力不对等。在调查问卷中,一半(51%)的填写人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受害人的困扰在于对方本是可以信任的长辈,即使告发也未必会得到他人的信任,因而未能终止其性骚扰行为。

此外,在教会内,弟兄姐妹的关系亲密得如同家人。调查问卷显示,有35%的人表示加害者为信徒,紧密的社交关系令界线模糊,甚至有人称加害者以“属灵父亲”自居,以获取受害人的信任。教会中不少人有亲属或婚姻关系,以致受害人会因对方的社交网络强大而不敢告发,或怕自己因而失去支援,故处理性骚扰投诉时亦会出现私下处理的例子。

教会里的关系很复杂,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群体的关系如家人,让人陷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2.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

教会是信徒寻找信仰实践美善的地方,也是信徒建立友谊的团契。参与的人带着不同需要来到教会,被教会所展现的盼望和爱吸引,也预期教会群体值得信任,所以比较愿意坦白分享他们的脆弱、放下心防。

教会也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可是,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

3、 教会的信仰论述

教会是教导和实践信仰的群体,透过崇拜、礼仪及不同的事工活动教导信仰。在问卷调查中,受访者强调相信神是“公义”,信仰并不容许暴力发生,并且犯错的人必须承担责任。有受害者表示,接受采访是希望藉自己的经历提醒教会,也希望自己对公义的追求能够鼓励其他受害人寻求处理方法和协助。

但是,加害者和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老执事,有的会利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和“等候”等信仰价值和信念来合理化和淡化性骚扰行为,或借此要求受害人息事宁人。“暂时不要处理吧,静心等候,神有他的时间表”、“上帝最后会审判他”。

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会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混淆他们对于信仰的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4、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

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不少受害人会因为不愿破坏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不希望麻烦别人,尽量表现和谐合一,更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并且体谅未能支援他们的人。

其次,再调查中,有人还提到了“影响教会声誉”,因为一旦公众知道了教会发生性暴力的事,对于教会观感会变得负面,甚至令人对福音反感。因此,教会或一些人会阻止受害人求助或报警,教会更有可能把破坏信仰见证的罪名,反过来加在受害人身上,却不会指责加害人。

5、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

问卷调查显示,男是加害者、女士受害者的占85%,而且加害人中有不少是已婚男士。香港教会极其强调家庭价值,已婚男士在教会有着“安全”的形象,被视为是成熟稳重和可信任的。而单身人士常被认为是“稚嫩”的。因此,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会被质疑和不被信任。

通过问卷还了解到,13%的受害人为男性,在被侵犯之后,他们会碍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隐藏的一群。在父权文化的影响下,很多人都认定男性能自我保护,就算遭受了性暴力,也有能力拒绝,因此,被性侵的男性是很难被理解的。

6、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

在了解的过程中,由于支援者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这些伤害有可能来自家人、教会朋友或负责辅导和执法的人。

当受害人在经历两次伤害后,有56%的人会离开原来的教会,甚至有20%的人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受害人因为性骚扰事件对教会失去信心,并且因为没有人认真处理,只能离开。

7、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

经过调查,不少受害人希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让受害人感到被临听,并且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并且,受访者也提出,教会要建立防治性骚扰机制,让信徒在受到伤害时有信心向教会求助。

那要如何防范教会内性骚扰事件呢?经过调查分析,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呼吁:

1、 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说明教会的立场,让会众对教会有信任,在遇事后愿意向教会求助,并且按照程序能即时处理。

2、 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以明白性骚扰的影响及受害人甚至加害者的需要。

3、 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参与活动的人士需要有相关认识,建立自己的身体界限,并提升警觉。

4、 加强性别意识教育。教会需要建立合乎性别公义的人际和社交界限,消除不同性别被定型的限制,鼓励教牧与平信徒突破性别定型和传统性别分工,并提升教内性别平等及相互尊重的意识。

5、 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教会中的不同阶级均需相互监察,加强架构的开放性和更替权力流动,避免任何人士和位置拥有绝对的权力。

此外,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事工还曾制作了《教内防治性骚扰手册》,为教会人士提供有关教内性骚扰的简单指引,内容包括:“什么是性骚扰”“若你不幸遭受性骚扰”“若你被人投诉性骚扰他人”“若你收到有关投诉或知道有关情况”“教会政策及处理投诉机制”“相关组织及资源”。

注:本文内容源自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相关信息可看附件: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及献议

《教内防治性骚扰手册》

相关新闻

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出版儿童安全知识绘本 内含防性侵安全知识

​近日,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全国协会出版了一本实用又好看的儿童安全基本知识手册——《安全的是幸福的》,这是一本“孩子画给孩子看”的手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