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四:与撒但的争夺战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二十四 与撒但的争夺战

我熬炼你,却不像熬炼银子;你在苦难的炉中,我拣选你。我为自己的缘故必行这事,我焉能使我的名被亵渎?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以赛亚书48章10-11节

在农村,凡是早逝的孩子都被说成是“童子转世”,而这种种怪力乱神的流言,又是打什么人的口中传扬开来的呢?当然就是这些自称能通阴阳的神婆了。由于我们从小就没少听这等事,因而莫说是姐姐了,就连我也迷惑起来了。

幸好,之前那梦及主的教诲之言,忽的就将我拉了回来。而这又令我猛然警醒到:就在我们不易察觉的背后,撒但的党类一直在与神争夺着他迷失在地上的儿女;看这妇人正在迷惑我们的心智,但她并不知自己这是在为谁效力呢!

而我,又深感这股争夺的力量是巨大的,那是我根本就无力对抗的,所以我甚是惶恐不安。于是,我便在心底呼求:主啊,求你进驻我们的心看顾我们的灵,不要叫我们陷入撒但的迷惑;求你赐我们对抗的智慧和力量,再也不要叫撒但夺去我任何一个亲人……“你这小信的人啊,你慌什么呢?向来,你在苦难中,我伸手搭救你;你在黑暗中,有我光照你,你又惧怕个什么呢……”祈祷中,主的话语如泉涌来,我不禁又惭愧起来:是啊,我慌个什么又怕个什么呢?这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终是我主必胜!而我,只要单单仰望主就够了。如此,我便归于了平静,并满了信心和力量。

这时,那妇人恰好也念叨完了。此刻,若非姐姐和姐夫都在落泪,我却差点忍不住笑了,因她这篇蹩脚的顺口溜着实滑稽的可笑!

不想,她念完后直接就扫了我们一眼:见我姐两口子在哭,她似是很有成就感;她见我正在审视着她顿时就怔了一下,紧着她又把脸转向我姐解释道:“他老婶啊,我这个人呢也没啥文化,反正那孩子就是跟我这么说的,他说那话就一套一套的、那就跟唱歌似的,所以我呢也就这么写的……”

瞧她就像看出了我的心思,竟又忙着解释了一大圈,只是她越解释我就越想发笑!怎奈,我主并不叫我如此、也不叫我与她争辩,所以我也只得一再忍着。

最后,她又瞟了我一眼,见我还是那般审视着她,转而她就又对我姐说:“哎,他老婶啊,按说他早就该走了,他也就是舍不得你才拖到现在的,现在他师父找到他了他不走也不行了,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也就想开点吧,这都是命呀!”她这么一说我姐哭的更伤心了,她却是撒丫子就溜了。

这把我气的,若非因着主,我真想追上去臭骂她一顿!不过,看她这落荒而去的模样,只要有我在这里一天,她应该再也不敢来了。是的,尽管我什么也没做,但主的光照却退却了黑暗!如此,我又何必跟她置气呢?

转而,我看姐姐侧着身子坐在床边,她佝偻着背捂着脸是悲痛不已,她那身影是那么弱小而又无助;姐夫则在一旁的凳子上与她相对而坐,他左一把右一把的拭着他那无声而落的泪,他们两个的灵魂就仿佛陷在了同一片漆黑空洞的、而又是同样绝望的深渊里,但彼此又不得相扶相慰:他们的这副模样,真是让我既心碎又无奈;既是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

我不禁摇摇头暗自一声长叹,就又耐下性子来说:“姐,我知道她这也是好心,她也是希望你们能尽快释怀,所以她才弄了这么一出的。但,她一说你们一听也就算了,你们可千万别把她的话当真啊?因为,这对你们绝对是有害无益的……”

按照主的引领,我再次把其中的曲直和利弊,全然摆明了在他们面前,并叫他们自己来辨别和取舍。我原以为这依旧是很难的事,尽管我嘴上一边说着、心里一边祈祷着,但我却并未抱多大希望。不想,姐姐却擦干了眼泪,说:“嗯,我知道了,我不会信她的。”随之,姐夫也按我的建议,把那张写满荒唐言的纸撕碎扔了。见此,我欣慰地松了口气,并连连感谢主在我们心里所动的工。

欣喜之余,我又说:“姐,你说咱五个都是在同一环境下长大的,那会妈是怎么疯的,我想咱们心里都该有数的吧?可是,后来为什么只有我信了主,而你们直到现在还是会轻信那些歪门邪道呢?”

姐姐想了想,说:“那是因为你比我们都聪明呗?”

“不,那是因为,你们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用逃避来回避痛苦;而我却是在痛定思痛中,一直在渴望和寻求着解救之道。后来,你们就渐渐在逃避中麻木了,以至你们遇到棘手或痛苦的事第一反应就是回避、就是连想也不愿去多想一下:因为,你们早就习惯了,用逃避来解决一切你们不愿面对的问题。相比之下,我也不过就是比你们多了一份勇于面对的心,可以说我就是想要放弃过自己,我都没有放弃过寻求解救之道,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得以与主耶稣相遇:咱妈的病正是自那起才好起来的,咱家也是在那以后才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也才有了今天的我!而,也正是因为你一直都在逃避,所以你们这么多年来都是毫无成长,你们也还是曾经的你们。”

姐姐略有所悟地点了下头,说:“哦,好像是这样。你要说是主改变了你,那我信了。”

她这话倒是让我有点糊涂了,我忙问:“姐,你这意思是我以前不好吗?我怎么觉得我一直都挺好的呢?”

姐姐却“噗嗤”一下就笑了,继而又强忍笑意地说:“呵,你以前是个啥样,难道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哦?那我以前……我这稍一寻思便“哈哈”大笑起来,姐姐也忍不住笑开了。

“姐,你要不说,我还真忘了我以前是啥样的了……”我一边上气不接下地边说着,一边抹着笑出来的眼泪。想起信主以前的那个我,那真是连我自己都不敢相认了:那时的我,简直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又何曾有过这般的温柔和忍耐啊?

“所以说,我相信是主改变的你。要不然,我也想不出来,还能有什么才能让你有了这么大的变化,简直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所以说,是你的改变,让我信了。”看姐姐最后这句“信了”说的是那样轻,却又是从未有过的郑重和认真,这让我忽的有种说不出的感动。怨不得我主总是叫我心存温柔和忍耐呢,原来怀着爱心和耐心的好行为,才是荣耀主的最好见证!我想就是方才,哪怕我有一点没忍住而跟那妇人争执起来,那恐怕现在都不会这样的结果。看来凡事听凭主,总不会错的。

“姐,可我的改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我以前叫你信主,你怎么不肯信呢?”

“我没不信啊?就那几天我在外面干活的时候,我就觉得心慌意乱的,就感觉是要出什么事似的,那会我还在心里一个劲儿的求神保佑来着呢,可是我怎么能想到?妹呀,你说神怎么就没保佑我们呢?”话到伤心处,姐姐又哽咽了起来。我伤感的思忖了片刻,便说:“姐,你口口声声说你信了,可你知道耶和华和耶稣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吗?你又知道耶稣是缘何被钉上十字架的吗?”

姐姐茫然地回道:“我,我不知道。”

“姐,你连这都不知道,你又凭什么说你信了呢?你连你信的是谁都不知道,那么你又是在向谁求呢?这就好比:我们若要相信一个人,首先得是认识和了解这个人;而我们彼此的相求,又是建立在对彼此的信任之上;可是我们若谁也不认识谁,那又何谈信与不信呢?假如你对一个陌生人说‘把你所有都给我吧’你想他会给你吗?一个陌生人对你说‘把你所有的都给我吧’你又会给他吗?可是,你要对我这么说,我就会给你的;同样,你也会给我的对吗?所以这道理是一样的,你有多亲近主,主就有多亲近你……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督促你看《圣经》了吧?看《圣经》就是认识主、了解主、就近主的过程,你懂了吗?”

“哦,我好像是懂了。可是妹呀,就我这脑子,我就是看了也记不住啊?”

“姐,其实我也记不住的,我恰好看到过一个关于看《圣经》却又记不住的故事,大致意思是说:一个人每天用旧篮子去打水,篮子固然是打不上水来的,但那个篮子却一天比一天看着新了。姐,我们就好比那旧篮子,《圣经》就好比能洗涤我们的水,重要是我们得有这份坚持,我们才能常洗常新,你明白吗?”

“嗯,我明白了。可是,我的儿子已经没了,我现在就是懂了又有什么用呢?”姐姐难过地说。

“姐,你没听过这么一句话吗?‘亡羊补牢犹未晚矣’你虽然失去了儿子,可你不是还有女儿、不是还有我们呢吗?所以,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我们,你也该更好的活下去!我相信,这也是他所希望的。”

“嗯,妹呀,我会的……”姐姐说着就又落下泪来。但我却是欢喜的,因为籍着主,我已从撒但手中成功夺回了姐姐的心意;并且,我看得出,姐姐心的里终于是有了主,那一颗种子落在了她心里:那是一颗无比珍贵、无限美好的,是一颗承载着新希望、新生命的种子——那就是融入我们生命的救赎主!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为什么她们宁求邪说也不信真理?

 所以今日你要知道,也要记在心上,天上地下唯有耶和华他是神,除他以外,再无别神。我今日将他的律例、诫命晓谕你,你要遵守,使你和你的子孙可以得福,并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的地上得以长久。——申命记:4章39—40节 王姐和小孟是我在北京时一起合租的室友。 王姐因丈夫出轨而离婚,她再婚后很快又离了。此后,她一直就过着无家可归的生活,特别是春节的时候,在我们那边凡是离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