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五:聚散成空

  • 己过|
  • 来源:福音时报|
  • 2019年12月18日 07:06|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二十五 聚散成空

你们众民当时时依靠他,在他面前倾心吐意。神是我们的避难所。下流人真是虚空,上流人也是虚假,放在天平里就必浮起,他们一共比空气还轻。——诗篇62章:8—9节

晚上,我正和我姐说那房子的事,趴在被窝里玩手机的小莹却忽道:“妈呀,把三伯那房子给我呗!反正我小弟也死了。”

她这话真不亚于猛然戳在我心头的刀,顿时就痛的我浑身一震!我想我方才说什么了,以至她冒出这么句话来?我说:这么年来,她爸妈为她那不着调的三伯所付出的实在太多了!但他纵有千般不是,他在病逝前,至少又把他们给他盖的房子留给了他们……没错呀,我明明说的是付出与感恩的事,可她怎么就只听见了“房子”?

“给你,什么都给你,我什么也不要行了吧!我看我上辈子就是欠你个小王八蛋的……”我姐气的哭了,她无奈又无力地抱怨着,似乎满心的一片昏暗无光!

我愤然道:“姐,你哭又能有什么用呢?这还不是从小到大,她要什么你们就给她什么,生生把她给惯成这样的吗?是你们让她习惯了不劳而获,只知索取却不知感恩!难道,你们还要这么继续惯着她吗?”

姐姐哭道:“那我又能怎么办呀?我哪惹得起她啊,我看我就是上辈子欠了她的!”

我:“你又来了!我没说嘛‘这世上,只有儿女欠爹娘的,没有爹娘欠儿女的’你总说你欠她的,她还真以为你是欠她的呢,所以她不管跟你们要什么,都是那么的心安理得、肆无忌惮……所以,姐呀,这出口的话可是不能乱说的,你懂了吗?”

姐姐应道:“嗯,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不这么说了。”

我:“那你知道:相比之下,她为什么服我管,却不服你管吗?”

姐姐茫然地摇了摇头。我深知这也是一直令她感到困惑的事,索性我就给她讲个明白:“姐,那是因为,我在是非对错上,向来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而你的原则和底线又在哪呢?她是有分辨是非的能力的、也是认同我对她的管教的,所以她才会更服我管。而你,就是平时没用的话牢骚的太多了,你都把她唠叨皮了,索性她就什么也不听你的了……其实,她不服的是你这个人,她对你的行为是不认可、也是看不上的,所以她才会不服你管。”

“姐,正是你们的所作所为,从小就造成了她的困扰、并扭曲了她的心灵,她才成了现在这样。就比如:她上学那会考试考了零分,你们不但不鼓励她,反倒那么高兴的夸她是好样的?另一方面,学校的老师又只是一味歧视她、羞辱她,我看得出她在跟你说这事的时候,是怀着羞愧和屈辱、并鼓足了勇气才说出口的。我想,她也不止一次地,向你们透露过这事吧?可是你们又是怎样的,始终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对吧!那你有没有想过,她在跟你们说这事的时候,她内心真正渴望的是什么?”

姐姐茫然的摇了下头。我继续说道:“她渴望的是帮助和鼓励,是老师的也是你们。然而,你们谁都没能给她这些,你们给她的就只有放弃!姐,或许你们一直都认为:她是个女孩,学习好坏都无所谓,只要将来能够嫁个好人家就行了;可这对于她的来说,却是对她整个未来的放弃!是你们对她的放弃,令她失去了进取心;是你们对她没了任何要求,令她也没了对自我的要求;是你们对她的放任自流,导致了她的破罐子破摔!可,一方面你们又要求鹏鹏好好学习、并对他寄予厚望:这恐怕也是她厌恶鹏鹏的最大因素,那是因嫉生恨!她嫉妒鹏鹏这方面比她优秀、嫉妒你们对他的那份期望,因为这些是她永远都无法获得的了……所以,是你们对她的态度,决定了她对自己和你们的态度。姐,我早就对你们说过‘惯子如杀子,别看你们现在宠着她,她早晚都会怨恨你们的’现在怎么样?她潜意识里就是恨你们的,所以她眼里才没有你们的死活,难道你就一点也看不出来吗?”

姐姐的目光落在了她女儿的脸上,霎时她便脸色煞白地转向我,问道:“妹呀,那我可怎么办呀?你也知道,我天生的就笨,我……”

我忙说:“姐,你也别担心,其实这也没那么难。正所谓欲正人先正己,你得先从做好自己开始……姐,如果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那你就好好看看《圣经》主耶稣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会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爱,会告诉你该怎样去爱自己、该怎样去爱他人的。”

姐姐平静下来了,她略有所思地应道:“哦,我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姐夫和他老叔去拆那道棚子了。这时我和姐姐都在西屋,她坐在窗前静静的望着那里;我则在一旁来回踱步,我很想出去看看,但我既不忍又没那份勇气,就连远远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随着轰隆隆陡然惊起的重物落地的闷响声,我还是猛地看向了窗外。那里正荡起着滚滚尘埃,就像腾空而起的云朵,颇有直上九霄之势;可它毕竟不是能够飞升直上的青云,所以它刚越过屋顶,便无力地散去了。联系到他那正值青春年少的生命,他也本该是心怀凌云之志的年龄,可他终因自己空有其柔肠百转,却无其努力去进取的铮骨而选择了放弃。他在毁灭自己的同时也毁灭了我们对他的全部幻想和期待。如此,他这短暂的一生竟也不过就像这梦幻泡影般,骗我们空欢喜一场;他的来他的去,竟也不过如这一时惊起的尘埃般一晃而过,从此再也无迹可寻,一切都成了一场空:这真是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也唯有神是我们唯一的指望和安慰。

想到此处,我心头一痛不禁潸然泪下。而我可怜的姐姐也早已是泣不成声。我泪眼婆娑地看着她在那殷殷而泣,我想:这可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她所恋慕的,不过就像这盖了又拆的棚子一样,都是徒劳而又深受其累的;她的心思若早像现在这样专注在孩子身上,那又何至如此啊……这一刻,我心里满了对她的幽怨,所以我既没责备她也没安慰她。

那哥俩很快就把棚子拆利落了,随后他俩就出去操持装修房子的事去了。

小莹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玩着,那小崽又在磨烦着我可怜的姐姐,我越看心里就越堵得慌。最后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就对小莹说:“小莹啊,你先带孩子回你婆家住几天好吗?你看你妈都啥样了,你也心疼心疼你妈不行吗?你先回去住几天,也好让你妈好好调养几天好吗?”

她把脸往下一拉没理我,却是气冲冲地拨了个电话吼了句:“你在哪呢?过来接我,快点的啊!”

不用问,她这电话肯定是给她对象打的呀!可她这哪像在跟自己对象说话的语气啊?这简直是慈禧老佛爷发号施令呢嘛!我也真是服了。

她挂了电话后就开始没好气的收拾东西。待她大包小包的都收拾好了,大门外也响起了车笛声。

我想我倒要看看我姐口中这个“混蛋姑爷”是个啥样。于是,我便来了大门口,我一看,那小伙一脸如沐春风的笑容,正在帮小莹往车里放东西。他看到我后先是愣了下神,接着便热情地喊了我声“老姨!”我应了一声,心想:他怎么知道我是谁?哦,他应该是见过我的照片,看来这孩子还挺聪明。

小莹对他叫了我声老姨颇显不满。她把孩子往车上一挒,就恨恨的催他走。他犹疑了一下,仍是笑嘻嘻地说:“那我也得跟妈打个招呼去啊,我来了会儿,咋也不能连招呼都不打就走吧?”

说着,他就飞快地进了院子,接着屋里就传出他大声叫着“妈”和贴心的安慰话语。我又想:有那么多人来安慰我姐,也唯有他这话是最暖心……看来这孩子情商也挺高的嘛!看他是多么的朝气蓬勃啊,如果我们的鹏鹏能有他一半的阳光自信,他又怎会抑郁到自杀呢?

“老姨您回吧,我们走了啊!”他上车后冲我响亮的招呼了一声,便绝尘而去了。

我转回屋里,就迫不及待地说:“姐,我看这小姑爷子不挺好的吗?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又懂礼貌,一看就是个爽快性子,他应该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吧?”

姐姐却皱起了眉头,说:“哎呀,你如我知道啊,他也就是看你在这呢,要不他才不进来跟我打招呼呢!”

“姐,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跟他不过是头次见面,他有必要做给我看吗?再者,小莹跟他说话那态度有多恶劣你也听见了,这人家一点也没介意,从头至尾都笑呵呵的,那还怎么地啊?我看他怎么也比小莹懂事得多!”

“哎,他倒是还凑合,就是他妈……”姐姐总是这样,总是挑剔他人的不是,又总是看不到自身的不足。她可真愁死个我了。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四:与撒但的争夺战

二十四:转而,我看姐姐侧着身子坐在床边,她佝偻着背捂着脸是悲痛不已,她那身影是那么弱小而又无助;姐夫则在一旁的凳子上与她相对而坐,他左一把右一把的拭着他那无声而落的泪,他们两个的灵魂就仿佛陷在了同一片漆黑空洞的、而又是同样绝望的深渊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