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七:神会宽恕我这样的人吗?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二十七 神会宽恕我这样的人吗?

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向你犯罪,唯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至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诗篇51章3—5节

姐姐把脸深深埋在胸口,她显然已是羞愧难当,但我觉得这还远远不够!因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恰是她能与我坦诚相对的心,可这怎么就这么难呢?看来,若要她对我坦诚,我也只有先对她坦诚才是! 

于是,我继而说道:“姐,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的日子不管过得穷富,但你们至少还有个能栖身的家,可我和我哥又有什么呢?在咱这姊妹五个里,你们彼此倒还有可指望的人,爸妈也是是一直顾着你们的,可我和我哥又能指望得上谁呢?自打走出家门的那一天起,我们兄妹俩就像是被父母遗弃在了家门外,你看我们常年漂泊在外,你以为那是我们愿意的吗?我们还不是都没的选择,那还不是被迫的吗?可你们又有谁知道,那是个什么滋味吗?”

姐姐头也没抬地摇了摇头,我甚是难过地道:“姐,我就不说我们在外面吃过多少苦、遭过多少罪了,你知道我们在北京就单是房租就有多贵吗?我就是跟人家好几户合租,每月还要一千多呢!姐,你可知道,这合租又是个什么滋味吗? 

“那我上哪知道去啊,我不知道。”姐姐总算开口了,但她这话里却透着几分的赌气和不耐烦。

我忍着心痛略作思忖后,说:“姐,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就隔壁打呼噜放屁我这边都能听见,那房间真是一点也不隔音;还有,我们大家都是共用一个卫生间,就每天早晚洗漱上个厕所什么的都得排队······再加上她们各自的亲友和同事们,三天两头的就来吃住玩耍,还有楼下那没完没了的广场舞,那一天到晚的真是乱腾腾闹哄哄,你就甭提有多折磨人了!姐,尽管是这样,我也知足。因为,我们今天有钱,就至少还有个能容身的地方;明天要是没钱交房租了,那就得流落街头睡马路!所以,一直以来,我和哥几乎每天都是活在危机感中的,我们也早早就学会了节俭度日,因为我们早就明白了,我们除了自己别无指望;我总怕今天有所浪费,明天就会饿肚子······姐,你想这哪是一天两天的啊?二十多年了,我和我哥一直就各自过着这样一种既无家可归又无所依靠的日子!你看这天大地大,何处又是我的家啊······”我说着说着,终是难忍旧日伤痛,而泪流满面地哭出了声。

姐姐也终于抬起了头,她边抹着眼泪边心疼地说:“妹呀,我真不知道你们在外面那么不容易,我还一直以为你们在外面都挺好的呢。”

我哽咽道:“那是因为,我们对家里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但,你们总该能想到一些的,我们那么小就被推出了家门,我们一没文化二没专业技术的,我们能好到哪去呢?可以说,我们能平安地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你们没想到,那只能说明你们连想都懒得想我们的事了。”

“妹呀,你要没地方可去,那你可以来我这的呀?”

“我来你这又能做什么呢?我又受不了你这样的累,你也知道,我从小就没你身体好,现在我更是干不了什么体力活了,我就是来你这不也是拖累你吗?”

“没事的,妹呀,我不怕你拖累。”

“可我并不想拖累任何人。并且,我还有我的使命,现在我大理租的房子又便宜又清净,我也相信神的安排必是为我好的。姐,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我和我哥才比你们更独立、更懂珍惜,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如今,我和我哥虽然也没什么本事,但我俩却是最让父母省心的,可你呢?你看咱爸妈头发都白了,他们还在天天为你操心发愁呢,你又于心何忍呢?”

“嗯,我也知道我没少让爸妈操心,可我也不想这样的啊?”

“你是不想,还是因为不在乎?爸妈为你操的什么心、发的什么愁,你是不知道吗?就咱妈就没少说过你:干活可不要太拼命了,可别累坏了身子;过日子不容易,可别整天乱买东西瞎花钱……可你在乎过爸妈的心情和感受吗?你没有,所以你才毫无改变,你还是的我行我素、还是处处的铺张浪费!” 

“可是,我也没有浪费呀……”姐姐瞪大着眼睛解释着。我未等她说完便斥道:“还没浪费?你就看你们家,之前两台电脑整天开着给人家孩子玩,那一天天的不花电费的吗?你再瞧瞧你们家,一个冰箱一个冰柜,你说你们趁什么呀还用俩?” 

“那个冰箱是大龙抵债给我买的,那个冰柜是?”

“你甭跟我解释它怎么来的,你说你们用一个也就得了,这多出来的不管是卖了还是送人,那不都比你们用俩好吗?就你们这样,这一年到头的就光是电费就得浪费多少钱啊?你再看,就小莹那手链什么的就是大半抽屉……你就说你们哪里不是浪费的吧!可你知道浪费也是有罪的吗?姐啊,你想:你们没钱了就伸手跟我们要,可我和我哥在外面要是没钱了,我们又能跟谁去要呢?所以,我们和爸妈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每当看你们铺张浪费的时候,我们的心里都是一样的难过!姐,再怎么样,你也不该拿我们的血汗钱去买什么六合彩吧?”

面对我这一连串的质问,姐姐喃喃低语道:“我,我那不也是想能快点有钱嘛,所以我才……”

“姐,我知道的:你是从给鹏鹏买分的时候开始买的六合彩吧?那是因为,我当时为这事数落你了,我那明明是为你好的,可你却以为我是看不起你,对吧?而你急于想发财,就是想让我们这些看不起的人,有一天都能对你刮目相看,对吧?于是,你就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买六合彩上了,对吧?”

姐姐羞愧不语,似是默认了我的推断。我接着说道:“姐,你的心思和心情我都能理解,只是你又错了!你想:当我们回想一个人的时候,我们能够想起的是什么呢?是他的财富、是他的穿戴、还是他的样貌?我首先想起的、也是唯一能够牢记不忘的,不就是一个人的品性吗?”

“嗯,还真是这样。”

“所以,人生一世,并不在于你有什么没什么,怎样做好一个人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幸福与否也不在于贫富,而是在于自身的心境。主耶稣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你想主耶稣尚且如此,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姐,你再想想:我们是不是越想得到的,就越是得不到;我们为什么而执着,就会为什么而苦;我们在何事上骄傲,就会在何事上栽跟头呢?”

“嗯,好像还真是这样。妹呀,其实我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我唯一的骄傲,就是我的俩孩子。可是,我真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神要这么惩罚我!” 

“姐,你亏欠了神的荣耀,你亏欠了神赐你做人的荣耀,也亏欠了神赐予你作为一个母亲的荣耀!你把儿女捧上了天,而你却沦为了儿女的奴隶;殊不知,你这样既是在毒害自己,也是把罪堆在了儿女的头上……姐呀,自打我看到你以儿女为傲的那一天起,我就看出了你的骄傲必被击打,可我干着急却无能为力。姐,你知道我这些年为什么不怎么来你家了吗?那倒不是因为你那些话伤了我,而是我在你眼里看到了你对我的恨意、厌恶、甚至是嫉妒;并且,你恨我什么、烦我什么、嫉妒我什么,我也知道……”我细数着往事,并解析着她的心理。 

直到她难为情地咕哝道:“这个,妹呀,有些事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嗯,我一看快成了,但还欠最后一步!于是,我便忍着那份心疼,坚定地说道:“姐,你能不能不要再逃避了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小莹是谁的孩子。可我不理解的是:你那时明明是受了侮辱,可你为什么就不肯说呢?那会你明明去找我了,我也看出你是有心事了,可我问你你却不说,你竟然还忍着悲伤给我讲笑话?我的傻姐姐啊,你说你这是为什么呀?”随之,我还是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姐姐先是一脸惊愕,而后她便吞吞吐吐地哭道:“那会,你不是也没钱嘛,我也是又怕又没主意,所以我……” 

“姐,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那会要是跟我说了,我怎么也能想办法帮你的啊!那你又何至于如此啊?姐,我真不明白,咱俩之间到底有什么好隐瞒的……”这一刻,我与姐姐相对而泣,悲切切地叙说着这份隐痛。

小莹,不是我姐夫的孩子,这是连我们父母也不知道的秘密。我姐一直以为她这难以启齿的痛,也只有她和我姐夫知道,其实我早就在蛛丝马迹中看清了这事的来龙去脉。而我也深知,我这可怜的姐姐所默默背负的这份痛,该是有多么的漫长,多么的沉重!我之所以鼓起勇气当面揭穿这事,却是为了医治的工;尽管,这过程让我们的心都很痛,但这却是最有效的医治。

而后,我又说:“姐,其实我也没有歧视小莹的意思,我也只怪你不该太偏心,你有没有想过:小莹要什么你们就给她买什么的时候,鹏鹏就那么眼巴巴地看着,他心里该是个什么滋味啊?小莹整天的挤兑他、出来进去的骂他臭脏猪的时候,而你们却是熟视无睹,他心里又该是什么滋味?所以姐啊,比起鹏鹏狠心的离去,其实我更恨的是你!”

“哎呀,你要这么说,可真是不让我活了啊!”姐姐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姐,我跟你说这些,就是要痛醒你!我们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该去面对;错了就该认、就该忏悔,只有这样我们才获得宽恕和原谅。我们战胜痛苦的唯一办法,就是直面它并击倒它,唯有逃避不可取……姐,其实就在我刚得到《圣经》的时候,我看你就像是陷在了地狱里,尽管那时我看自己是这样,可我看你却比我陷得更深!因此,那会我自己都还没有信主呢,我就开始劝你信主了,因为我总是隐隐觉得,能够求你脱离苦海的,只有主耶稣;除他以外,我们别无拯救!”

姐姐一脸迷惘地说:“是啊,妹呀,其实我也感觉到了:我感觉我的双脚就像是陷在了地狱里,我明明是知道的却不能自拔,并且我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她说着说着猛的一怔,就似如梦方醒般说道:“妹呀,我知道我做了不少错事,我也真是罪孽深重的,你说神会宽恕我这样的人吗?”

这一刻,我不由暗自欢喜,那是看到浪子回头的感动。我忙说:“当然会了,只要你信,并真心悔过!姐,神要我们知罪,并不是要我们在羞愧中逃离他的面;神所要的,恰恰是我们时时都能仰望他、寻求他,不管我们犯多少错,只要我们能够知错就改,神就会宽恕我们、并会加倍恩待我们的,因为神爱你······”继而,我就跟姐姐讲了浪子回头的故事,以及圣山宝训等等。

最后,我终于在姐姐眼中看到了,我一直所期待的那份平静、释然、信靠与坦诚。于是,我开始连连感谢主在我们心里所动的工。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六:问心解怨

小莹母子一走,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了,这对我来说自然是份难得的清净,但对于姐姐却是未必。看她不再言语,并又看向了窗外那早已尘埃落定的地方,我就明白了:她现在是不想跟我有任何交流,她在回避什么、又在怨我什么,我也是了然于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