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专栏作家  >  正文

异端邪说冲击下的神学反思——上帝论

笔者已在上文初步分析了异端邪说具有强烈吸引力的原由。在本文,笔者将对这个题目进行进一步的神学反思。对付异端需要多方面的考量,但最根本是能够指出其邪说的理论具体是什么。当我们遇到异端的侵扰时,不能只是叫弟兄姊妹不要信那些异端,而是要指出这些道理的错谬究竟在哪里。从这个角度来看,异端的存在是为了让我们去反省自己的信仰。虽然有人信了多年,却始终讲不清楚自己所信的包含了什么。因为在平安稳妥的时候,我们都不愿意去思考这些问题,我们觉得只要好好祷告就行了,不要想太多的东西。不过,当异端到来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即便我们不愿意去想我们信的是什么,也不得不去想那错误的信仰是什么。其实,当我们在指斥异端的错谬时,也该同时去反省自己的信仰是否正确。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我们的信仰纯全无暇,撒但是打不进来的。但如果撒但的工作已经影响到了我们,那就说明我们在真道上仍有许多的缺欠。本文,笔者主要想讨论上帝论的相关问题,从异端邪说的冲击中反省我们的认知。

一、上帝不是老天爷,又是谁?

东方闪电将上帝视为“老天爷”,这是一种完全不顾圣经教导的中国化解读。离开了上帝的自我启示与圣经的教导,人们就只能凭自己的想象或经验来理解上帝。于是,即便人们还相信上帝的存在,但他们眼中的上帝已经是一个被自己的文化彻底异化的上帝,而不是圣经所显示的上帝。这种对上帝极端曲解的最典型案例大概要数“太平天国”了。洪秀全在读了梁发的《劝世良言》后皈依了基督教,但他所理解的上帝与西教士及梁发的上帝大相径庭。他虽然承认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却认为自己是上帝的二儿子,耶稣的亲弟弟,而东王杨秀清则假扮天父下凡,故弄玄虚。从这里我们得知,最可怕的不是那些跟基督教完全不相干的世俗知识,而是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却干着反基督教信仰的假道理。这种假道理乃是从人对圣经的一知半解而来。 

基督教中国化不是离开了基督教的中国化,更不是对基督教信仰的中国化曲解,而是站在中国人的历史文化处境中去了解圣经的教导。文化是载体,是符号,而不是真理本身。任何对上帝的正确解读必须以圣经为唯一的权威,否则必会产生极大的错谬。当然,从圣经出发,我们仍需思考,在中国文化的处境中,我们可以如何来言说上帝。没错,上帝已经透过圣经将有关他的特殊启示完整地保存了下来。问题是,圣经的原文,在旧约是希伯来文与亚兰文,新约则是希腊文。如果将一本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直接给一个不懂希伯来文的中国人阅读的话,他能读得懂吗?能有效地接收上帝的启示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让我们回到上帝论的题目中来。上帝的希伯来文是“elohiym”,直译出来就是“伊罗欣”。如果我们将“上帝”换成“伊罗欣”,那么《创世记》第一章第一节就变成,“起初伊罗欣创造天地”。我想,这句话对不懂希伯来原文,不知道“伊罗欣”意思的人来说,根本就是一头雾水。那人一定会问,“伊罗欣”是什么意思。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将圣经原文翻译成地方性语言的主要原因。这是为了让人容易明白。 

翻译的第一个原则就是要问,当地的文化中有没有类似的观念或字词可以来诠释圣经中的某个真理。比如,“伊罗欣”这个词,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没有相近的观念可以来替代他。答案当然是有的,并且还不止一个。有人认为应当译成“上帝”,有人则主张译为“神”,还有认为可以译为“陡斯”。“陡斯”是希腊文直译,跟“伊罗欣”一样,是中国人不熟悉的。故此,只能在“上帝”与“神”之间做选择,可是,这两种译法都有不同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利玛窦认为儒家的祭祖祀孔只是文化习俗,并没有宗教的色彩,故此他建议将God译为“天”或“上帝”,但有人却不同意他的观点,上诉教皇要求禁止使用这两个名词。经过多次的争论,教廷最后决定使用“天主”一词。但新教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因为新教没有像天主教那样的裁决机构,由于英国圣经公会要用“上帝”,美国圣经公会要用“神”,故此在1919年和合本问世的时候,乃有两种版本,一种是上帝版,另一种是神版。

时至今日,我们无须再为“上帝”或“神”去争论了,因为用了那么多年,大家已经习惯了。圣经所启示的那一位,无论被称为上帝或神,绝大多数的基督徒都能接受。那是因为这两个词原本的文化特征已经逐渐淡化,当基督徒提到“上帝”或“神”的时候不太会想到其原来的意思,而只会觉得他就是在圣经中自我启示的那一位。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说虽然这个词没有变,但人们已经改变了对这个词的用法。在古代中国,人们是在儒释道的语境下使用“上帝”或“神”,但二十世纪过后,中国的传统文化逐渐崩溃,基督徒的数目也在逐渐增多,目前中国的基督徒已有几千万。我们想想,今天在用“上帝”或“神”的群体主要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呢?当其他宗教的信徒在拜的时候,一般来说,他们称呼他们的神是谁?是上帝吗,是神吗?还是菩萨或玉皇大帝之类的称谓呢?显然是后者。换句话说,“上帝”或“神”在今日几乎已经成了基督教的专有名词,这两个词的含义已经与从前大不一样了。其实,“上帝”与“玉帝”就其本身而言,意义是差不多的。不过,当我们说上帝的时候,基督徒理所当然地认为就是在说他们所信的上帝,而绝对不可能用“玉帝”去替换“上帝”。

讲了那么多,笔者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就基督徒所信的那一位而言,他的名字就叫“上帝”或“神”,人们已经不大可能再用其他称谓去替换他。故此,当一个有纯正信仰的人听见有人将上帝说成是“老天爷”的时候,他立刻就会有一种反感,并立刻会觉察到对方的信仰肯定是有问题的。 

二、理解上帝的三位一体性

东方闪电除了将上帝称为老天爷外,还攻击传统基督教的三位一体论为荒谬的学说。其理由是三个一相加的结果怎么可能仍然是一呢?尽管东方闪电的攻击只是一种简单而粗暴的肆意抹黑,并没有什么令人信服的理据,但它仍然讲出了藏在人们心中的困惑,似乎这是个明显的错误,有什么方法可以直截了当地证明三位一体是个合理而又伟大的真理呢?这实在太难了,古公教会时期的那些天才教父花了几百年的时间都说不清楚的真理,人们又如何用三言两语就把它讲清楚呢?有人甚至说,三位一体就是一个讲不清楚的真理,谁要是讲清楚了,反倒应当被怀疑是不是成了异端。谬论的特征是“似是而非”,但伟大的真理一般都是“似非而是”的。当你觉得这是荒谬的时候不要很快就去否定,因为有可能不是该教义本身有问题,而是我们的理解力出了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来看看三位一体。 

为什么东方闪电会认为三位一体最荒谬呢?其理由如下,圣父是一个位格,圣子是一个位格,圣灵也是一个位格,这三个位格每个都是独立的,完整的,那么他们加起来的结果怎么可能等于一呢?其实,东方闪电最大的错谬乃是将上帝空间化了。德国哲学家康德认为,人的思维乃是受时间与空间的影响的,故此只能理解那在时空中发生的事或者只能借助时空来理解。人们对上帝的了解就属于后者这种情况,就是说,人乃是借助时空来认识这位超越时空之主宰的。问题是,上帝本身会受制于时空吗?当我们说,一位上帝的时候,我们的意思是什么呢?如果我们的意思是上帝也像人一样占据了某个空间,那就大错特错了。三个一相加等于三固然没有错,但那是指在时空之内的定律,并不适用于描述上帝。就如三个无限大的数相加结果是什么呢?难道不仍是无限大吗?三种光速相加的结果是什么呢?不仍是等于光速吗?那么三位无限大之位格上帝相加的结果为何就不能仍是一位上帝呢?

笔者在这里并不打算对上帝的三位一体作全面的陈述,笔者只是要指出一个重点,即便我们很难对三位一体作出正面的陈述,却仍可以透过负面的陈述来驳斥一切的异端邪说。虽然我们很难说清楚三位一体究竟是怎样的,但我们可以指出三位一体不是怎样的。我们可以说圣父不是圣子,圣子不是圣灵,圣灵不是圣父,并且圣父圣子圣灵不是三位上帝,因为圣父圣子圣灵都是无限的位格上帝,三个无限相加仍是无限,故此,虽然圣父圣子圣灵是三个不同的神圣位格,但其为同一位上帝并无任何的荒谬之处。

注:文章首发于作者公众号。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上帝为什么不允许人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

上帝为什么不允许人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创2:16-17,3:1-6) 引言 这是我替堕落的人问的问题,因为人总有窥探奥秘的欲望,总想探根究底,测透全能的上帝。虽然人知道自己的脑容量也只不过1400毫升左右,却仍以为自己才是全能的,在理论上可以透过不断学习而无限提升。经上说,奥秘的事是属于耶和华的,惟有显明的事才是属于我们和我们子孙的。为什么上帝不让我们知道那些深奥的事呢?这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