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艺术天地  >  正文

不怕下地狱的老嫂子信了耶稣

在老鼠因饥饿流泪的年代,老嫂子也经常是眼泪汪汪。

丈夫长年有病,两个男娃虽然很小,但都很能吃。老嫂子每次在烧好玉米糊的时候,都会将稀溜溜的玉米糊,先盛出一碗,端到长年卧病在床的丈夫面前,否则,只要嫂子一眼照看不到,两个小“犊子”就会像饿狼一样,一扫而光。留给老嫂子最后的晚餐是,可以倒映出皎洁月亮的刷锅水。

为了照看一老两小,嫂子无法出去干活,一个“穷”字贴在了脑门,让很要强的老嫂子低下了头。

秋收之后,老嫂子会领着孩子到生产队的田里捡拾遗落的玉米穗,简直就是与老鼠在争食。不懂事的孩子会时常光顾一下,堆放在田里没有运出去的玉米堆。每每此时,她都会重重地打痛孩子的手掌心。让孩子有一个记性,人家的东西不能动。然而,老嫂子自己却背着两个孩子,时常去“薅生产队的羊毛”。她不怕自己下地狱,反而担心孩子会走了弯路。

穷在街头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冷酷的“真理”,让老嫂子没有了任何的亲人,连街坊邻居都嫌弃她。只有一个下放户的老阿婆不嫌弃她,还因为什么耶稣的原因,跟老嫂子扯上了亲属的关系,老阿婆硬说老嫂子是老阿婆的姊妹。

不知道为什么,老阿婆家得到生产队救济粮总比老嫂子家好像多,因为同样的都是四口人,自己家的救济粮始终不够用,而老阿婆家似乎没有短缺过。这让老嫂子很纳闷。“薅不到生产队的羊毛”老嫂子打起了老阿婆家的主意。她只能这样做,因为只有老阿婆一家人像亲人一样待她。

以前东北的农村人管冬天叫“猫冬”,就是无事可做,都在家里像猫儿一样懒洋洋地待在家里。或聚在一起唠唠家常或打打扑克消磨时间。老嫂子没有地方可去,只有来到老阿婆家,而老阿婆不嫌弃老嫂子,对她十分热情。

老阿婆经常给老嫂子讲她们的那位亲戚耶稣的故事。

说,狐狸有洞,飞鸟有窝,可人子却无枕首之处,同命相连的感触,让老嫂子想到自己的生活,也时常流泪。她爱听,老阿婆也十分愿意讲。就这样,老嫂子每天都到老阿婆家坐一坐。其实吸引老嫂子的原因并不是耶稣的故事,而是她有不能讲的隐情。

嫂子每当离开老阿婆家的时候,老嫂子都会主动给老阿婆晾在炕上的玉米用手翻一翻,为的是使晾晒的玉米早日脱去水份。老嫂子每次都这样做,但每次回到家里都会大哭一场,因为她在做着恩将仇报的事情。

原来老嫂子在给老阿婆翻动玉米的时候,都会故意把米粒藏在袖筒里,然后握紧袖口,把玉米粒带回家里。她也不愿意这样做,因此她的心很难过。她向她们共同的亲人耶稣说:“原谅我吧!我也是被苦日子逼成这样的,我没有办法呀!”自责过后,老嫂子还会去老阿婆家,仍然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有一天,老嫂子在老阿婆家要离开时,当她还没有用手去触碰炕上的玉米时,老阿婆却拿过一个小口袋,让老嫂子帮忙装了一口袋的玉米粒。

老阿婆说:“姊妹呀,把这些玉米拿回去吧,你家孩子小,比我家更困难。”

老嫂子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她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她又难以启齿。老阿婆安慰她说:“什么也不要说,耶稣爱你,我也爱你。”老阿婆其实早都知道了老嫂子的所做,她不让嫂子讲,是为了老嫂子那可怜的自尊。

原来是有一天,老嫂子离开老阿婆家后,她不知道自己的袖口磨漏了一个小洞,遗落的玉米粒均匀地落在地上,老嫂子全然不知,而老阿婆在弯腰拾起玉米粒的同时,她也验证了以前自己的推测。

爱可以遮掩许多的罪,老阿婆一直没有说破,但老嫂子已经是心知肚明。后来,不怕下地狱的老嫂子信了耶稣。

本文是根据事例改编的福音小说。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辽宁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老姊妹埋怨神不听她祷告,后来她羞愧了

“主啊,你不是说会与我们同在吗?你不是说,只要祷告祈求,你就垂听我们祷告吗?为什么你不应允我的祈求?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