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评论观点  >  正文

“福油”可以祛病和带来祝福?揭开“圣膏油”的神秘面纱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全球人民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近日新冠疫情正在全世界肆虐,国外累计确诊病例已达77091例。多国人民都在为之焦急忧虑之时,印度民间一些“神人”宣称自己找到了预防病毒的好办法,那么印度人是如何防止新冠病毒的呢?据有关新闻报道,除了官方检测、隔离和治疗之外,印度民间也是奇招百出,有人认为喝恒河水能治病、喝牛尿、吃牛粪,还有人声称:“牛粪是灵丹妙药,如果我们每六个月用牛粪洗一次澡,那么就会清洁整个身体。”甚至有人认为享用了圣牛的尿和粪,就可以净化灵魂,洗涤罪恶。是不是很有一些匪夷所思呢?

无独有偶,非洲的一位“牧师”宣称“圣膏油”可以给信徒们带来健康、幸福和财富,膏油也成了灵丹妙药,真是何等的愚昧啊!据海外网报道,2月1日,坦桑尼亚一教堂发生踩踏事件,导致20人丧生,16人受伤。事发时,数百人挤在莫西镇的一个体育场内,互相挤在一起,他们争先恐后地去涂上“福油”,因为信徒们相信涂抹膏油有助于摆脱贫困治愈疾病。

其结果呢?“圣膏油”不但没有带来健康、幸福和财富却带来了踩踏、受伤和死亡。圣经说:“……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假师傅。”(提后4:3)保罗华许牧师曾说:“假教师是上帝所兴起的,是用来审判那些不要上帝,却想借宗教的名义来满足自己肉体情欲的人……这假教师就是上帝的审判,因为他们渴望他(假教师)所渴望的,而不是渴望上帝。”

其实,在国内不论是农村教会还是城市教会,不论是内地还是边疆地区,都出现过很多卖圣膏油、圣灵充满说方言、跳灵舞及圣灵击倒等。曾有人拿着以色列的膏油抹在初信徒的额头上说“你得洁净了”。笔者去年在老家就遇到二位“牧者”,他们追求圣灵充满时被“击倒”,讲方言、跳灵舞、讲道主讲神迹医病,按手祈祷可将恩膏传递信徒,着重以跳舞敲锣打鼓的敬拜模式,忽略整全福音,当然少不了聚会期间珍贵的“以色列圣膏油”的涂抹。也有很多教会受到某些异端及极端灵恩派的影响,其结果是教会四分五裂深受其害。

“圣膏油”真的能给人带来健康、幸福和财富吗?关于“膏油”圣经是怎么说的呢?以色列和埃及等地的人沐浴之后,喜欢抹的膏油。欢迎客人时,会用膏油浇在客人的头上。犹太人也用香膏膏尸体,以示对死者的尊敬(太26:12)。古时的兵丁,常用油抹盾牌,使敌人射来的箭向旁边滑去。以色列人在旷野建立会幕时,摩西用油把帐幕和其中所有的器皿都抹过,使之成圣(出40:9-15)。所以旧约称王或先知为受膏者,圣经称耶稣为弥赛亚,为基督,都是受膏者之意。圣经中提到膏油有200多次,是旧约中用于浇在大祭司以及他后代的头上、洒在帐幕及其器具上将它们标记为圣洁的,并且归耶和华为圣。它被三次称作“圣膏油”,而且犹太人被严格禁止再次调和它供个人使用(出埃及记30:32-33)。膏油的配方是在出埃及记中,包含没药、肉桂和其他天然成分。没有迹象表明油或这些成分有任何超自然的力量。

只有四处新约经文提到了使用膏油,而且没有一处经文对它的用途作出解释。在马可福音6章13节,门徒膏了病人,并医治了他们。在路加福音7章46节,马利亚膏抹耶稣的脚作为对耶稣的崇拜。在雅各书5章14节,教会长老用油抹病人进行医治。在希伯来书1章8-9节,圣经告诉我们,旧约的君王都要先经过受膏然后才可以作王,在此说“用喜乐油膏你”,就是神膏基督为王的意思。祂不但有作王的足够资格,且已经过作王的合法手续;但祂作王不是神藉先知或祭司为祂膏膏,乃是神亲自膏膏的。神所用的油,不是香料调制的圣膏油,乃是神圣灵的恩膏;神所赐给祂的圣灵,是没有限量的(约3:34)。

今天基督徒应该使用膏油吗?在圣经中没有命令或者甚至认为我们今天应该使用类似的油,但也没有任何命令禁止它。在圣经中,“油”通常是用来象征圣灵,就像在聪明和愚拙童女的比喻中那样(马太福音25:1-13)。而在好撒玛利亚人那段经文当中,橄榄油则有缓解伤口疼痛的作用。

在这里我们需要有个全面的了解,其实膏油在耶稣时代和犹太文化中都是很常见的,在当时膏油甚至会用于治疗之用。我们认真地分析和理解经文教导我们的是什么。例如雅各书5章中说:“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这里提到长老来,是要为那位患者祷告,这种祷告要为病患“抹油”──可能在祷告的同时进行,但也可能是在祷告之前。

抹油要“奉主的名”而行,表明此行动所依据的神圣的权柄。但抹油的目的何在呢?新约只有另外一次提到抹油: “赶出许多的鬼,用油抹了许多病人,治好他们”(可六13)。可惜这两处经文都没多作解释。有学者认为,大致来说抹油的目的有两种可能。

第一,它可能有“实用的”目的。油在古代普遍用作药品,在耶稣的比喻中,祂告诉我们那撒玛利亚人停下来帮助那被抢挨打的人,“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路十34)。其他古代的资料也证实油有医治从牙痛到瘫痪等病的效能。所以雅各长老可能是说,长老带着灵性及天然两种资源──即祷告和医药,来到病患的床边,奉主名的权柄施行医治,而神会使用两者来医治病人。这种看法的难处有二。首先,没有证据可证明抹油适用于“一切”病症;且为何只提一种疗法(虽十分普及),其实他们可能会碰到许多不同的疾病?其次,如果油的作用是纯医学的,为何要教会的长老来抹呢?如果油可治好疾病当然别人早就会自行使用了。另外有人建议另一种不同的实用目的,说抹油可能用意为以一种外在,切身的方式表达,以剌激病患的信心。

所以,很可能抹油有“宗教的”目的。以圣礼的方式了解这项作法,在教会历史中很早就出现。西方教会有许多世纪持续这种看法,并在其他场合也行抹油。后来罗马教会赐其神父独家使用权,只有他们可以施行此礼,并发展出“临终膏油体”。

其实,有很多解经者认为最好的看法是将抹油看作象征性的行为。膏油在旧约中经常象征将人或物奉献为神所用。当长老们祷告时,他们会为病人抹油,象征将此人“分别”出来受神特殊的注意及照顾。虽然加尔文、路德及其他解经家认为,抹油的作法及医治的能力都只限于使徒时代,但也有很多人表示并不一定。雅各主张一般教会事奉的人执行这作法,显然指出它在教会中永久的适用性。另一方面,新约书信只有此处提及为病人抹油的事实,及许多医治不需抹油亦可成就,表明为医病的祷告不一定需要有这种作法相伴。为病人祷告的长老们“可以”如此行,雅各也清楚的推荐此作法,但他们不是“一定”得如此行。

追根究底来说,膏油本身并没有什么神奇的能力,涂抹不涂抹膏油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做新造的人,与主同行,预备自己等候主的再来。膏油只是在古代犹太文化中用来具体物化的表现自己信心的一种方式,超出这个理解,任何神秘主义的观点都是很危险的。近段时间以来,许多假教师假师傅大肆鼓吹膏油的神奇作用,不仅可以医病赶鬼、传递祝福、还可以洁净土地、断开诅咒、带来保护等等真一派胡言歪谈乱道。

如今在这末后的时代里,许多异端邪教兴起,各路“神仙”各显神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糊涂徒”跟随他们呢?追根究底是太多的人并不认真寻求真理,另外今天很多信徒喜欢新奇的道理、奇特的经历、别人没有的体验、异梦异象等等而不是“古旧的福音”,他们并不是不知道“福音”,而是他们硬着心、故意掩耳不听真道,却找来假师傅说他们想听的,使他们随着私欲所想要的、所做的都顺理成章,理所当然。愿主保守我们,谨慎自守,求神唤醒我们愚昧的心,回归圣经回归真理!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新疆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疫情下,武汉一名基督徒在自我隔离中的反思

在艰难危险之中祂仍然眷顾!在湖北武汉有一位姐妹,因着一月份去过很多人员密集的地方也接触了不少身边的朋友,并且她有朋友家属也有人被确诊为疑似病例。一月下旬时自己也有了咽喉肿痛,及轻微感冒的症状,姊妹刚开开始也没有太在意,但随着疫情的蔓延,死亡病例的增加,后来自己才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因着担心自己是否被感染,也恐怕自己染病把病毒再带给别人,所以姊妹没有与家人一起回家与父母团聚,而是主动选择自己在家隔离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