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专栏作家  >  正文

我们需要灵恩,也需要真理与理性

引言:这段时间,除了邪教频频拉人外,带有极端灵恩思想的链接也不少。我曾在2011年的时候应朋友推荐参加过HK的一个灵恩特会。当时不少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名牧也在会中讲道,他们讲了什么,已经记不太清楚。最令我记忆犹新的是他们的敬拜,的确很能振奋人心。同时,令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他们在聚会中公开说方言,所有的人都一起说方言,不少人因为过于激动而四肢抽搐,倒地,且被人抬走。还有一次是几年前在我们当地的某个地方,他们的敬拜也同样很振奋人心,只是我在那次聚会中,从始至终没有听到讲台有任何有关圣经的教导。他们所讲的基本上是神奇的经历,什么天使显现,对他们说话之类的。另外,就是公开为有需要的人按手祷告治病。

我之前也写过类似的文章,给人的感觉是蔡弟兄很排斥灵恩。其实,我很认同一些人所说的,我们需要灵恩,但并不需要极端的灵恩运动。总体而言,我感觉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仍然是持中间的立场。我觉得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很大一部分牧者都并不排斥灵恩,事实上,我们中间有不少人是有灵恩经历的,不过,他们和我一样,并不赞成极端的灵恩运动。

一、我们需要灵恩

这几年服侍下来,我深刻地感受到圣灵工作的重要性。并不是因为有人说圣灵的工作很重要,而去附和别人,乃是因为自己实实在在体会到了。比如,“安静在主面前等候,渴慕上帝的同在”与“带着怒气及血气的祷告”有明显的差别。前者会让你越祷告越敞开,后者会使你越祷告越不想祷告。当圣灵在你里面做工的时候,你会感到温暖与平安,你会向主敞开,和他说说心里话。

祷告的美好境界不是“长篇大论”,而是“忘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绝不可能是为了祷告而祷告,因为有圣灵的感动,我们在他里面就不会觉得祷告是一种负担或累赘,而是心灵的享受。这几年的服侍,我感觉自己特别需要安息,特别需要在主的面前静下来,以至能听见他的声音,晓得前面当走的道路。

我对灵恩的肯定不单是因为上述经历,更是由于自己在神学上的思考。上帝是三位一体的上帝,不是只有圣父与圣子。我们不能因为反对极端的灵恩运动而将圣灵也一并丢弃了。圣灵的工作无论在创世还是救赎中都是必不可少的,连耶稣基督都是靠着圣灵传道,更何况是我们呢?世界上有哪一个伟大的圣徒是可以不靠圣灵而做出金银宝石的工程的?莫尔特曼说,圣灵的独特性就在于圣灵是和我们最最靠近的圣灵上帝。圣灵与人的经验是息息相关的,人若没有属灵的经验,那么他的神学知识必定是没有血肉的。圣父不单借着圣子,同时也借着圣灵创造万物,使万物充满了生命的气息。在救赎方面也一样,圣父借着圣子做成救恩,却是透过圣灵将这救恩成就在人的生命中。可以说,如果没有圣灵的光照,就是耶稣再道成肉身一次,站在我们面前,我们还是不知道他就是基督。

二、我们需要真理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你那么需要灵恩,为什么又要反对在灵恩方面的追求呢?不是反对追求灵恩,而是反对极端灵恩运动在追求灵恩方面的偏执。极端灵恩运动大师们并没有用圣经的真理来约束自己的行为,故此,他们在追求灵恩的事上就难免出现谬误。他们将对灵恩的追求与新纪元运动中的积极心理学以及成功神学结合在一起,而不是与保罗所传的十字架的道理相结合。这样做不仅会使人的私意掺杂其内,更会给邪灵以可趁之机。在这方面,辛班尼已经承认过往的侍奉是有偏差的。

我觉得极端灵恩派人士对圣灵的认识是有偏差的,因为他们往往将圣灵的工作局限在那些神迹性的恩赐上面,却忽略了圣灵乃是真理的灵,是为耶稣基督作见证的。由于太过注重神迹性恩赐,灵恩派大师就会倾向将圣灵视为一股超自然的能力,而不是超越时空的位格上帝。这是他们致命的弱点所在。由于圣灵被贬为“一股能力”,故此,便可以为人所用。人就可以用这股能力来驱魔治病,去祸得福。赵镕基牧师所写的《四度空间》就是最佳的明证。灵恩派大师的关注点并不在圣灵如何彰显基督,如何使人成圣,而是在如何使人获得健康与富有,如何驾驭并掌控灵界,使其为我所用。但这根本就不合圣经的教导。

圣灵并不是一股超自然的能力,因为邪灵也有超自然的能力,故此单凭超自然的能力并不能说明那就是圣灵的能力。我们对圣灵的认识不该停留在自己的经历与圣灵的能力上,而当以圣经的教导为准。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圣灵乃是真理的灵,是三一上帝的第三位格。圣灵与圣父及圣子是同尊同荣的,他与圣父及圣子一样,拥有绝对的主权,是凭己意行作万事的上帝。圣灵只能受圣父与圣子的差派,他不会受人的指挥。人们在追求灵恩的同时,应当充分地尊主为大,以等候顺服的心来渴慕圣灵的充满,而不是强迫圣灵为我们做什么,更不该用人为的办法去刻意营造属灵的氛围,因为那简直就是在假冒圣灵的工作,是一种对圣灵的亵渎。

三、我们也需要理性

笔者在这里所说的理性乃是指从神学的角度来重新整理有关如何看待灵恩的观点。理性固然不是评判真理的标准,但理性却是陈述真理的必要途径。我们应当知道圣经中的每一卷书都是圣经作者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写成的,也都有特别的用意。故此,当我们想要就某一个主题去认识上帝的心意时,就必须用理性去做一番释经与神学论证的工夫,才能整理出一个比较完整的结论。有关灵恩,我们从旧约便可以看到它的相关记载,耶和华的灵如何在士师与先知身上的工作,使他们在圣灵的膏抹下,充满灵力与能力,带领以色列人得胜仇敌,并归向上帝。在新约,耶稣与保罗都是被圣灵充满,靠圣灵做工的典范。虽然到目前为止,特殊启示已经完结,但圣灵的工作仍在继续,永不停歇。

目前,争论的焦点主要在新约所记载的那些神迹性恩赐是否在这个时代仍然存在的问题。主要的观点有两种。一种认为这些恩赐仍然存在,另一种则认为已经终止了。比如,就方言来说,持终止论观点的人认为,方言只是上帝在初期教会时期赐下的特殊恩赐,目的是为了见证上帝的道。而今,特殊启示已经终结,方言自然也就终止了。笔者的观点介于两者之间。笔者同意上帝赐下方言的其中一个目的是为了替他的道作见证,但方言并不仅仅止于见证的功用。关于这一点保罗在《哥林多前书》说得十分清楚。方言除了是为不信的人做证据之外,也是可以造就人的,只要人运用得当。为什么说,特殊启示的终结便必定意味着方言的终结呢?我这样说并不是要为灵恩派去辩护什么,只是不想为了反对灵恩派而走到另一个极端。也许有人会说,为什么从后使徒时期直到近代,除了孟他努主义与约翰卫斯理所倡导的第二次祝福以及后来的灵恩运动,这么长的历史时期没有出现过普遍性的灵恩现象呢?问题是,在笔者所了解的信徒中,也有一些是在根本就不知道灵恩运动是个什么东西的情况下出现圣灵充满及特殊恩赐的现象,这又如何解释呢?我们可以将这些特殊的例子一概视为是人的心理作用或邪灵的假冒吗?

故此,笔者的观点是笔者并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来支持方言终止论,但与此同时笔者反对灵恩运动的倡导者们对方言的滥用,笔者反对将方言视为圣灵充满之唯一记号的观点。笔者认为大部分的人所说的舌音并不是方言,很简单,因为嘀嘀嘀哒哒哒的声音无法构成完整的语言。方言必须是一种语言,如果嘀嘀嘀哒哒哒的音素并不能构成一门完整的语言,那么这些音素也就不可能是方言了。由此看来,方言不仅不是圣灵充满的唯一记号,甚至也不是大多数人能随便拥有的恩赐。其次,笔者虽然相信上帝仍会赐给一些人有说方言的恩赐,但他对方言的运用应当严格遵照圣经的教导,不该在教会公开的聚会中使用方言,除非在那个教会中有会翻方言的人,并且他的恩赐能得到全教会的认同,才可以在教会的许可与安排下做这样的事。

结语:在追求灵恩这件事上,笔者认同林鸿信博士在《圣神论》中所提出的“上帝的灵与上帝的道一起做工”的观点。圣灵由圣父而出(东方教会的观点),同时也从圣子而来(西方教会的观点)。《约翰福音》教导我们,圣灵是圣父赐给圣子的灵,由父所差派,为要向世人见证基督,同时也要带领门徒进入到一切的真理之中。可以说,离开了基督及福音的使命,人们是不可能经历圣灵的大能的。那些高举自己,高举神迹,高举驱魔治病的大师们并没有将人带到基督的面前,他们自称为先知与使徒,却没有带出先知与使徒的侍奉来,故此,他们所做的这一切是值得怀疑的。一个爱耶稣,追求生命成长的人固然要渴慕圣灵,同时,一个注重圣灵工作的人绝对不应当离开基督的受难与复活,不应当忘记什么是十字架的道理。

注:文章首发于作者微信公众号。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信靠耶和华的必不羞愧

信靠上帝是基督徒的必修课,因为不会信靠上帝的人,跟上帝是不会有真实的关系的。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我们信了耶稣,还会常常有苦难环绕的根本原因。因为苦难是上帝塑造我们的工具。在逆境中,人们会经历各样的孤单、无助、甚至是绝望。虽然这些苦难本身并不能让我们成圣,但上帝常常会借着这一切来帮助我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