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名人故事  >  正文

35年前我曾到王矶法牧师家

1985年国家医学一杂志举办了全国论文征集活动,我的论文有幸获一等奖,次年,也作为福建省的唯一代表,参加国家卫生部委托上海第二医学院举办的进修班学习,接到通知彻夜未眠,因为我和多年未见的四嫂将可以在上海会面了。在漳州,文森妹拿到四嫂家的地址和电话号码,从漳州站出发开乘一夜的火车到上海已是半夜十二点,商店、电话亭都早已关门,倾盆大雨中走遍淮海中路也无法找到嫂子的家,无奈之下住进只有上下床铺的民宿过夜。第二天嫂子的儿子小毛到住地,把我带到位于淮海中路382号四嫂的家,四嫂的父亲王矶法牧师亲自在走廊道上下厨,品赏他做的可口饭菜。当晚在一间一家六口共住的厅式的房子(晚上用围布隔成自己的床位)过夜。

微信图片_20200331085105.png

(位于上海复兴中路的基督教诸圣堂)

位于上海复兴中路的基督教诸圣堂次日正是主日,四嫂和我一起来到诸圣堂,四嫂介绍说:“这是1925年由英国公会建造的基督教堂……” 红砖,三角形屋顶,门柱为混凝土雕刻艺术,门廊上设有圆形玫瑰窗有点洋气,西北角还附有方形塔楼,教堂占地1000多平方米,是一座具有圣公会高派教堂格式宏伟建筑。当年,诸圣堂复堂才3、5年,进堂礼拜时,500多位早已座无虚席,我和嫂子坐在前排另座聆听她的父亲王矶法的证道、祷告和祝福……

王矶法牧师在按牧圣典上讲道.png

(王矶法牧师在按牧圣典上讲道)

王矶法牧师,原名王永熙。1919年1月5日出生,安徽省寿县人。王矶法牧师出身于一个基督徒家庭。他的祖母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受祖母影响,他的父亲王耕夫亦信奉基督教,后任寿县长老会长老。在家庭影响下,年幼的王矶法每日放学回家后都要读圣经,做祷告,日积月累,圣经在他的心中扎下了根。王矶法在教会办的县城道华小学毕业后,父亲希望他继续在教会学校读书,进修神学,为将来侍奉神打下基础。这时的王矶法踌躇满志,凭着他的聪明才智和对耶稣基督的信仰,为实现父亲的期望,故在神学方面有进一步的发展。不料“七·七”芦沟桥事变发生了,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蹂躏着祖国的大好河山。国难当头,年轻的王矶法带着妹妹王子英报名参加了抗日学生军。

王矶法在学生军中呆了半年。回家不久,他带着弟弟离开家乡,去了武汉,把弟弟送至宋庆龄办的儿童保育院,独自一人到了长沙。在长沙去沅陵的沅江上,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对王矶法以后的人生道路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当时船航行在沅江上,王矶法和众旅客坐在船舱里,一位小伙子提出与王矶法换个座位,王矶法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没想到,船突然触礁翻沉了,王矶法幸免于难,而原来坐在王矶法位子上的那个小伙子却再也没有浮出水面。事情发生后,王矶法久久跪在沅江边恸哭,他想,自己能够活着,是那个小伙子生命换来的,以前的王永熙已经死了。他立志奉献耶稣,终身侍奉神。于是,他改名“王矶法”,“矶法”是耶稣的一个门徒的名字。

到了沅陵,王矶法参加了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下属的西南运输人员训练所,学习驾驶技术。从训练所结业,王矶法被分配到昆明,穿上军装,编入16大队48中队当驾驶员,成为一名抗日军人。那时正值1939年,抗日战争进入艰苦阶段,日寇封锁了沿海地区,盟国支援抗日军民的物资,只能从缅甸沿着中缅公路运到昆明。那时的中缅公路很不好走,山高路险,还常常遇到敌机的狂轰乱炸,车毁人亡的事情常有发生。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王矶法驾驶着道奇车,来来回回奔波在中缅公路上,一干就是两年。后改任他为文书,被授准尉军衔。

1941年,王矶法离开了部队,经训练所同学介绍,进了昆明银行任汽车队技术员。在这期间,王矶法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基督徒,无论是在仰光,还是在保山、下关、昆明,他都要到教堂做礼拜。1941年底,他的弟弟考进位于成都的西南联大,王矶法也去了成都,成都有个基督教内地会,内地会在离成都不远的灌县,开办了基督教灵修神学院,当时的院长是贾玉铭牧师(南京金陵神学院院长,抗战期间到成都,后任上海灵修神学院院长),王矶法在灵修神学院进修了一年,便在内地会任传道。

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踏上回故乡之路。他从成都出发,经广元、汉中、西安、开封、徐州、蚌埠,最后回到寿县。一路上他走得很辛苦,每到一处,王矶法都要去教堂传道,他以自己的行动来实践自己奉献耶稣的承诺。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见到久别的亲人,王矶法百感交集,他父亲看到子承父业,甚感欣慰。在寿县,王矶法继续做传道人。一次,来自上海的赵君影牧师来寿县讲道。第三天,赵牧师病了,教会就请王矶法上台讲道,结果信徒们反应很好。赵君影牧师十分高兴,盛情邀请王矶法到上海去。于是,他再次告别故乡,来到上海,在霞飞路中华传道会总部所在地(后为淮海中路382号)上海泰东圣经学院、新闸路圣经学社、上海圣经学院担任教师多年。1956年参与上海灵修神学院的筹建工作,曾任学院理事会的理事。从此,王矶法开始了在上海几十年的传道生涯。

1949年5月,上海解放了。基督教的许多牧师都离开大陆。中华传道会(原中国基督徒布道十字军)也把总部迁到香港,上海只留下三人。此前,王矶法被中华传道会按立为牧师。1951年,王矶法去香港被按立为中华传道会第三任监督(第一任监督赵君影,第二任监督周志禹)。当时,许多人都劝王矶法留在香港,但是他执意要回来。因为他相信共产党虽然是无神论者,但共产党的宗教政策是信仰自由。这些道理,都是他妹妹告诉他的(其妹妹在抗战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其妹夫曾任新华社社长)。对于这一点,王矶法想,妹妹是不会骗他的。1951年底,王矶法从香港启程返回上海,赵君影牧师亲自送他到罗湖桥。

解放初期,卢湾区基督教堂和团体共有17个,如中华传道会、浸会、卫理公会、圣公会、安息浸礼会、聚会处等。1952年,卢湾区的基督教团体向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宗教团体登记处登记,断绝了与国外联系,逐步自立自养,教堂的房捐、地税由国家减免。1958年,卢湾区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联络组成立,王矶法牧师是主要负责人之一。

十年动乱期间,宗教活动全部停止,王矶法牧师到华侨胶木厂当了一名工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的宗教政策得到了贯彻落实,宗教活动相继恢复,成立了卢湾区基督教“三自”爱国会筹委会,王矶法牧师任筹委会主任。王牧师和其它委员们做了大量的工作,1982年圣诞节,修缮一新的诸圣堂重新开放。1982年10月卢湾区召开第一次基督教代表大会,王矶法牧师当选为卢湾区基督教两会主任。他曾荣任卢湾区政协第二至四届的政协委员、五至九届政协常委。王矶法牧师曾被上海教会推荐出席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全国代表会议的代表,当选为全国两会的委员,他历任上海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一至六届委员、常委、上海基督教教务委会员一至三届副主席。文革后于1985年一度参与华东神学院的筹建,曾在该院兼任教学工作多年。

在这些重要岗位上,他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他常说:“谁不爱自己的祖国,作为一个基督徒要荣耀神,但不能忘记自己的国家,做一名爱国爱教的基督徒,这也是《圣经》所要求的。”

2007年王矶法牧师因病重期间住进上海外滩黄中心医院,10月6日迷弥之际,学生到床为王矶法牧师做祷告,当祷告最后说:“奉耶稣基督名求阿们时”王牧师张开口说了:“阿们!”就即刻荣归天家,享年89岁。在场的亲朋们都流下激动的眼泪,远在美国的四哥林慕禹看到岳父在归天的那一刻录像时,犹如当当当钟声发出的声音传向他处。所有在场的人不管信主的还是不信主的都看到了王矶法牧师归天时的情景,都被触动,当时旁边病床上是一家大企业的厂长,他原本不信主的,当看到了情景后感到奇妙,最后也受洗信主了。正如四嫂在她父亲追思礼拜上说的:“父亲在世时为主传福音结果子,在离开世界的那一刻又结了一颗果子!”

王矶法牧师信仰虔诚,一贯注重生命追求,生活见证;他的培灵、奋兴讲道,风格幽默风趣,声情并茂,情真意切。他的讲道中时而慷慨激昂,时而高歌一曲,时而呼召会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中获益良多。2002年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了王矶法牧师的讲道集——《恩典与真理》。王牧师虽然离开了我们,但至今,他仍然在说话。

——感谢四哥儿子小毛提供相关资讯,综合网上文章,照片来自网络。

相关新闻

抗疫中用心传道的人 ——记漳浦基督教浦邑堂影像制作小组

福建省漳浦县基督教浦邑堂昰漳州市一个近150年历史的县级教堂,仅有一位牧师和一位传道人在该堂牧养,正常的主日崇拜还不到500人。近段时间疫情的缘故,浦邑堂响应政府的号召,取消在礼拜堂里的团体聚会,众弟兄姊妹在各自的家中灵修、祷告、敬拜。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