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专栏作家  >  正文

处在耶稣的时代思考:耶稣,你是谁?

引言:耶稣是谁?这个问题似乎耳熟能详,过于简单。彼得不早就公开宣称耶稣是上帝的独生子了吗?受过系统神学训练的人也能说出一大堆的内容。比如,耶稣是道成肉身的基督,是三一上帝的第二位格,是旧约预言的弥赛亚,是救主,也是基督徒生命的主宰等。这些答案都非常正确,但笔者想将这个问题放在主耶稣当时所生活的处境里,从他的言行来评估他的身份。

一、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在《约翰福音》,我们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就是犹太人询问耶稣的身份。他们对耶稣说,“你若是基督,就明明地告诉我们”;在有的场合,他们又彼此对问,这究竟是谁?是个怎样的人?等。对于这样的问题,耶稣的回答是,“我早已告诉你们,只是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

这些对话留给我们的困惑是,如果耶稣早就告诉他们,他就是基督,那么犹太人为何还会游移不定,抓着耶稣,非得问个水落石出呢?看来,问题并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简单。我觉得这个问题的关键乃在耶稣的自我宣称与犹太人所期待的是不一致的。耶稣说,他早已告诉他们,他就是基督,但耶稣所说的并不是照着犹太人所期待的方式。

如果我们仔细考察《约翰福音》就会发现,耶稣从来没有明明说过,“我就是基督”这五个字。耶稣说的最多的乃是“我是”,还有就是“子”以及“父所差来的”。耶稣之所以没有明确地宣称他就是基督,是故意的。我们参考《马太福音》的相关记载,比如,太16章,耶稣询问门徒有关他的身份,这一段。当彼得说,你是基督,是上帝的独生子,以后。耶稣就嘱咐他们,不可对人说,他就是基督。

耶稣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他知道万人的心,他知道犹太人对基督的了解是错误的。故此,虽然他的确就是基督,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用这种直白的方式去宣布这个真理。耶稣只是不愿意人们误解他的身份,而不是要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故此,在《约翰福音》中,耶稣多次公开宣称,“我是”。这两个字让我们想到在旧约,上帝的自称,“我是我就是”。另外,耶稣在公开自己的身份时,经常将自己的身份与父连在一起。有一次居然还说,“我与父原为一”。这句话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但犹太人依然觉得耶稣没有明确告知他的身份。可见,他们所期待的跟耶稣能给予他们的是何等不同。

二、犹太人所期待的,其实是政治性的弥赛亚

有关弥赛亚的预言早在始祖时期便已开始了,不过从那时候发展出来的弥赛亚还只是具有一般职能的救主。因为弥赛亚就是受膏者的意思,而受膏者可以指“先知、祭司、君王”这三重职分中的任何一种。到了大卫时期,有关弥赛亚的预言才逐渐明朗起来。上帝告诉大卫,他要在大卫的后裔中兴起一位坐在他的宝座上,他的国将会持续到永远。从这个时候,人们才了解到弥赛亚必定是从大卫的谱系中诞生的一位掌权者。到了以赛亚时期,这个预言就更加明显了。以赛亚直接说,“政权要担在他的肩上”。当然,以赛亚也说,“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赛9:6)

从以赛亚的预言中,我们看到弥赛亚有两个基本的特征,首先,弥赛亚必定是一位掌权者;其次,弥赛亚就是上帝自己。也就是说,弥赛亚兼具政治性与宗教性,既是政治领袖,也是无上尊荣的上帝本身。以赛亚的预言实际上已经暗示了一个伟大的真理,那就是,上帝要来亲自作王。可惜,犹太人只关注弥赛亚预言的政治性意涵,却忘记了它的宗教性意涵。或者我们可以说,犹太人只想知道眼前这位耶稣,究竟是不是一个政治性领袖。另外,还有一件更加糟糕的事,就是,犹太人的思维方式决定了他们不可能真正地认识耶稣就是他们的基督。因为犹太人已经形成了某种的实证主义。

在《约翰福音》第二章记载耶稣用绳子做成鞭子,将牛羊鸽子都赶出圣殿。于是犹太人就问他说,“你既行这些事,还显出什么神迹给我们看呢?”在《约翰福音》第六章,耶稣在五饼二鱼神迹的第二天劝勉会众要寻求那永生之粮的时候,他们问耶稣,“你行什么神迹,叫我们看见就信你?你到底作什么事呢?我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如经上写着说:‘他从天上赐下粮来给他们吃。’”这些问题清楚地暴露出犹太人的想法乃是以神迹来验证属灵的权威。他们认为耶稣所做的还不足以让他们相信他就是上帝的独生子。

三、耶稣不是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奋锐党人及爱色尼人

让我们再将耶稣放在当时的宗教领袖中间,跟他们做一番比较,便能更清楚地识别耶稣的独特身份了。

1、耶稣不是法利赛人

耶稣不是法利赛人,但耶稣却经常责备法利赛人。也许有些弟兄姊妹误以为法利赛人一定做得很糟糕,才会被耶稣视为假冒为善的人。其实,并不是这样。法利赛人虽然是耶稣眼中的伪君子,但这并不代表这群人就什么也没作,或者他们在一般的犹太人眼中也有如何不堪的形象。我们知道耶稣所重用的保罗,在悔改前,他就是一个法利赛人。他说自己比他同岁的人在律法上更加热心,更有长进。从保罗的叙述中,我们也能稍微感受到法利赛这个教门,在一般犹太民众的眼里,其实是一支相当虔诚的队伍。因为他们十分热衷于遵行摩西的律法,维护律法的权威。他们自己也好像在身体力行。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所得的都献上十分之一。既是如此,耶稣为什么还要责备他们呢?耶稣这样做会不会有点吹毛求疵呢?当然不是。耶稣并不是因为他们做的不够好而责备他们,乃是由于他们的动机不纯,心术不正。他们做这一切的目的并不是在荣耀神,而只不过是在夸夸其谈,彰显自己的荣耀罢了。

可见,法利赛人虽然热衷于律法,但他们只是对律法本身有热忱,而不是对律法背后的上帝热忱。他们以律法取代了上帝的地位,是另一种形式的偶像崇拜。用神学的术语来说,就是“律法主义”。这样做,在表面上好似很复兴,实际上仍是“外强中干”,外面干净,里面却充满了死人的骨头。耶稣来的目的肯定不是要继承法利赛人的事业,否则只会让犹太人的信仰越来越枯干,越来越虚伪。

2、耶稣不是撒都该人

撒都该人是当时犹太宗教界的掌权人物。他们有两个特征。在信仰方面,他们没有法利赛人那样敬虔。如果我们将法利赛人视为基要派,那么撒都该人就可以被当作自由派了。因为他们不信复活,也不信天使或鬼魂。换言之,他们是唯物论者,是真正的不信派。另外,撒都该人也是当时最高的宗教领袖。比如,大祭司就属于撒都该人这个群体。他们很有可能透过政治与宗教上的妥协来换取罗马人的信任,以取得最高的治理权。耶稣就是被以撒都该人为首的宗教势力害死的。

耶稣在正式出来服侍前,曾被圣灵引到旷野受撒但的试探。撒但最后的那个试探就是要耶稣俯伏拜他,便应许将万国和万国的荣华都赐给耶稣。耶稣当然不会答应,因为对于耶稣来说,比他的使命更重要的乃是他的信仰。他不可能为了完成使命而连信仰都不要了。这是本末倒置,得不偿失的。撒都该人得到了名誉、地位以及他们想要的一切,却失去了真实的信仰。他们的做法就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为代价去换取撒但所给予他们的好处。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是基督徒不能为了区区蝇头小利而出卖自己高贵的灵魂。

耶稣之所以不走撒都该人的道路。是因为照着撒都该人的思路走下去是不可能结出真正的生命之果的。既不能带来犹太民族的复兴,也不能带来犹太教的复兴。也许,我们可以说,那是不得已而为之,也是某种缓兵之计。问题是,如果连自己的信仰都无法完整地传承下去,那还谈什么缓兵之计呢?

3、耶稣不是奋锐党人

耶稣的门徒里,有一个是奋锐党人。但耶稣自己却不是奋锐党人。奋锐党就是革命党。奋锐党人的做法与撒都该人正好相反。后者用妥协之法,而前者却用“革命之法”。他们是犹太社群中的强硬派,想要使用武力来推翻罗马人的统治。他们信奉的至理名言乃是“枪杆子里出政权”。

不过,耶稣并不是奋锐党人。耶稣虽然不认同撒都该人的立场,却也没有站在奋锐党人的一边。因为耶稣来的目的并不是要推翻罗马人的统治,来为犹太人建立一个强大的犹太帝国。耶稣不是不爱国,而是有更重要的使命。耶稣的使命乃是要在悖逆的人间建立他的天国。天国不是一个政治性的国度,而是完全由上帝掌权的国度,并且也是跨国界、民族、疆域的国度。另外,就算耶稣特别恩待本国的国民,为他们建立了强大的王国,还是不能解决他们信仰上所遗留下来的问题。不单不能解决,反而还会变本加厉。一旦犹太人解除了政治上的危机,他们就会更加傲慢,以致更加执着于他们那种错误的弥赛亚观及外强中干的律法主义。

4、耶稣不是爱色尼人

爱色尼人这个群体在四福音并未出现,却记载于死海古卷。“爱色尼”即为“圣洁”或“敬虔”之意。爱色尼人是一个十分独特的群体。他们不仅远离外邦人,同时,也远离自己的同胞。因为在他们看来,其他的犹太群体早已被世界玷污,而只有爱色尼人才是上帝真正的选民。可以说,他们是犹太人中的犹太人,他们所持的乃是律法主义中的律法主义。

耶稣肯定也不是爱色尼人,耶稣来的目的也绝不是要拣选一批与世隔绝的选民。恰恰相反,耶稣总是与犹太社会最底层的人生活在一起,是税吏、娼妓以及罪人的朋友。虽然我们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但我们不可将这句话轻易地用在耶稣的身上。因为耶稣的敬虔绝不是爱色尼派的敬虔,绝不是与人隔绝的,且是自以为义的敬虔。

耶稣既是道成肉身的主,便将道成肉身的原则进行到底。他来到世界不是要将人推开,而是要接纳一切的罪人。圣洁的上帝愿住在罪人中间,和他们说话,向他们显现。这是何等不可思议!

四、耶稣来的目的乃是为了建立上帝的国,并让上帝的子民为主发光

不管我们称耶稣是基督也好,是上帝的独生子也罢。关键在于,耶稣是父神所差派,且是道成肉身的上帝,这个事实。耶稣被上帝所派乃是为了遵行上帝的旨意,用上帝的原则并借上帝的大能来开展救赎的事工。更重要的是,耶稣并非只是为人赎罪,更不只是来医病赶鬼,而是要将住在人所不能靠近之光中的上帝彰显出来。让上帝借着他的爱子住在世人中间,并影响这个世界。

今日,耶稣已经做成了救恩,升上高天,坐在了父神的右边。他已经成了!因着基督的受难与复活,那些信基督的人可以不至灭亡,反得永生。那些被鬼魔及一切世俗权势压制的人可以不受辖制,反得自由。撒但的权势已经彻底粉碎,上帝的恩典则在每个信基督的人身上不断做工,为要使他们愈发敬虔,活出喜乐的生命。

耶稣虽然不是法利赛人、不是撒都该人,不是奋锐党人,也不是爱色尼人。他好像除了传扬天国的福音、医病赶鬼之外,什么都没做。但这并不代表他只关心人的灵魂,而毫不关心人们所面对的种种处境。耶稣只是不愿意用人为的办法去改变这些处境,并且他也是想要集中精力从源头上去解决人的困境。人的根本出路不是政治或经济上的独立,而是自我破碎,彻底地归向上帝。只有让上帝掌权作王,人才不会被各样的势力所宰制与奴役,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才能有真实的道德生活。

注:文章首发于作者微信公众号。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牧者心声:我能为牧者们说几句话吗?

近两年来,已是收到若干位曾一同在神学院读书的同学离世之噩耗,都是40岁左右的年轻牧师,风华正茂,重任在肩,却是早早辞别。昔日那些同窗岁月似乎还历历在目,如今却是天人两隔。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