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疫情期间武汉人在鲁85天:两次遭驱逐却屡蒙庇护

疫情期间武汉人在鲁85天:两次遭驱逐却屡蒙庇护 单单仰望你

“祢的脚步带着我的脚步,一步一步都有祝福……我只要更多信靠祢,只要更多顺服祢,凡是出于祢的我就默然不语,就算经过黑暗谷,就算遇到暴风雨,在祢手中都将变成祝福……”

这首众信徒耳熟能详的歌曲《脚步》基本可以概括2020年疫情期间我们一家三口离开武汉在山东85天的遭遇。我们经过黑暗谷,也遇到了暴风雨,但是在主的手里这些都变成了祝福,他一步一步地带领我们进入平安之地,使我们得庇护,供给我们需要,通过弟兄姐妹传递信实又纯真的爱,让我们更深地认识他、信靠他,并决定为他而活。

第一次被驱逐:发怨言,大风天公爹让滚出家门

1月19日,我们来到山东威海丈夫的老家,准备在那里过年,并在初三回汉。由于几年前因白天开灯的问题,我跟公爹有过一次争吵,导致多年没去他家。主教导我们要饶恕人,所以这次我带着跟他和好的心愿去的,立志多忍耐多包容,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当时,疫情并没有被太多地重视,还没出现人传人。到家的前几天,公爹的二婚妻子头部受伤不能下厨,所以我做了很多菜,也积极帮忙干活,气氛和谐融洽。

1月23日,武汉封城,疫情升级,各种不好的消息铺天盖地。胆小的婆婆开始躲避我们,把房门关起来,跟我们保持距离,看到负面消息后,就不断转述给我们,说我们不该回来……

但武汉回不去,我们也没办法。公爹64岁,性格孤僻,一生节俭,没朋友,也从没有亲戚上过门。加上退休后老伴儿又上班,自己天天在家没人说话,心里多多少少存在些问题,易情绪化。我们去之后,他因为大小事跟所有人都吵过架。可能看到入院和死亡的人数不断攀升,再加上婆婆一直说负面的话,心里压力过大,又看到这么多张嘴吃饭,公爹有点受不了。

从上完厕所不让冲水,不让开水龙头洗手,嫌弃我手洗衣服清洗三遍太浪费,只能吃热了几顿的剩饭剩菜不让做新的,把抽纸藏起来不让用,把洗发水洗衣粉拿到别的房间,到我一点火做饭他就从午睡状态立即醒来跑到厨房监督……他的行为让我很崩溃,心生不满。不仅如此,他还嘴巴里一直叨叨,一直用方言说脏话骂人。

有天,公爹又在厨房叨叨,我没忍住,故意讽刺他:在我家,我爸妈说我节俭,没想到到山东来,变成了一个爱浪费的人。这句话成功刺激到了公爹,他立即跳起来大骂:你滚,你回你家去,这里不是你家,不欢迎你,赶紧滚!从一开始我就一直没看上你,你赶紧跟我儿子离婚,这边大姑娘多的是,他随便就能找一个!然后各种肮脏的方言又出来了。

我躲进房间,没有回应。哭着祷告,求主原谅我,求主让我离开这样的环境,并开始网上找房子。接下来一天,在一个菜店,我问了下租房的事,老板给了我一个号码,说那人有房源。这个号码救了我们。上帝的安排异常奇妙,他为我们计划好了每一步。

几天后,大年初七晚上,因为一些事,丈夫跟公爹打了起来。公爹受气后开始咒骂我,让我们明天早上就滚!他们在门外打架,我在房间开始收拾东西,并跟主祷告,求主来安排住处。虽然宾馆不开,也不认识别人,但我的心情异常平静安稳。感谢主,事后我才明白,是主将他的安息赐给了我,让我明白一切都在他的手中,他的恩典够我用!

收拾完,我忽然想到那个号码,就发了微信,没回。我心依然奇怪地平静着。晚上9点多,社区打来电话说,第二天早上可以送我们去一个酒店隔离。提到隔离,我好怕,怕交叉感染,怕那个字眼,当场拒绝了。

虽然我不孝顺,没有忍耐犯了罪,虽然我拒绝了这个或许是神的安排,但神很快又给了一条路。第二天一大早,微信回了,给了一个房东地址,就在小区的另一头,我们立即去看房。到了楼下,我们怕别人不租,由于丈夫户口在北京,便商议撒谎说我们从北京回来。

我丈夫跟房东在楼上谈,我跟孩子在楼下等,那天风好大,呼呼作响,孩子冻得直流鼻涕,一只流浪猫跑到我们跟前卧着。我不断地祷告,求主软化房东的心,求主给我们寄居之所。过了一会,丈夫下来说,房东可怜我们,答应租。我们心里充满了对神的感恩,我也为房东求了祝福。要是他不租给我们,我们真就无处可去了!

房子很旧,四处透风,没有电视,没有网,灯坏了几个,床也不大,但是被褥被单都有,感谢主,房东还送来了锅具和菜。好知足,很感恩,虽然我们犯了罪,亏缺了他的荣耀,但他听了我的祷告,他明白我们所需,在寒风中给了我们居所,软化了房东的心,还额外给了我们生活所需用的。荣耀赞美都归给他!

那天是2月1日,大年初八。

初七晚上社区说送我们去隔离,我没把这个当成是神开的路,也没往这方面想过。后来才醒悟,会不会是神开的道路?再看新闻才知道隔离点是个很好的酒店隔离,免费吃住,里面的人都很健康。

如果当时跟神好好祷告,寻求主的意思,选择了这条路,或许后面会免除很多麻烦。

第二次被驱逐:打差评,身份被泄房东让雪天搬走

我们在简陋的两室一厅里很快乐。房间里有个热水器,洗衣服终于不用冷水了,我们可以正常用水,随意开灯,每顿吃新鲜的饭,也没有人在耳边因此念叨,开心极了。我们没出门,买菜用淘鲜达快递到楼下,所以食物不缺。

人吃得饱足,就容易忘记耶和华。搬去几天后,公爹可能心里有愧又不好意思,托我丈夫的姑姑打电话来让我丈夫原谅他。但这个姑姑一味说我们晚辈不好,导致我丈夫火大。人心何其诡诈,我竟然丝毫没有怜悯原谅之心,甚至觉得公爹活该。我们沉浸在“迦南美地”的富足里,祷告变少了,虽心怀感恩,满意知足,却血气地荣耀自己,觉得自己谦卑顺服,所以神厚待我。

有次,在超市买了快递,原本是下午1点半送来,到5点时快递迟迟不来,还显示已送达签收。我打了快递员电话,快递员语气不好,说我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很生气,给了一个差评。晚上,丈夫问我,是不是电话写错了,我一看,还真是写错了一个。但鉴于快递员的语气,我并无愧疚之意。

因着我的态度,因着我忘记了神的诫命、律例、典章,上帝的管教很快就来了。

一天,房东告诉我们,房子不能租给我们了,让赶紧搬走,因为整个楼栋包括周边楼栋都知道我们来自武汉了,说我们点了两次快递,号码都是武汉的。我知道这是快递员的报复。楼栋邻居们还投诉到了社区,社区也让我们赶紧搬走。

再次无处可去!宾馆还是不开门,找了房屋中介,不短租,不租武汉人。再次面临回到“旷野”,丈夫和我忧心忡忡。我开始跟神认错,求神原谅,并让“福音时报”的编辑代祷能找个容身之所。同时我也没闲着,找110,找媒体,找疾控中心,找民政局,找社区,找街道,找12345,找国务院,一整天我都在打电话,都说没办法,只能转交相关部门。

这期间,没想到福音时报的编辑把我的情况跟山东的弟兄姐妹们说了,他们很多人都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关心我,有青岛的、济南的、烟台的、威海的,还有河南的。有牧师跟我讲道,有信徒要给我转钱,还有很多给我出主意,更多的是为我祷告,他们都在想办法帮我。因着主,传递着我不配得的关爱和帮助!

我一边不断地接弟兄姐妹的关怀电话,一边不停地打求助电话。拒绝,还是拒绝,从早上鼓起勇气,到被爱激励充满希望,再到现实里的碰壁,到下午时我绝望地痛哭,不想再接弟兄姐妹打电话了,想静一静,太无助了,太难了!房东催着明天就要搬走,可是搬去哪里呢?那一天好累,头好疼,睡了一晚还没好,压力太大。我在微信上跟济南的朱姐妹说,不想接他们关心的电话了,心里太难过了。她斥责我说,我太不理性了,要安静在主里面。

我是该安静在主里面,祷告交托之后就该平静下来,在安静里得力量,而不是凭着气血去一遍又一遍地跟政府部门求助。

晚上我忽然想到微博,就把遭遇写下来了。第二天,又打了一波电话,依然无果,都是把事情转到社区。社区还是坚持让我们搬走,去别的小区隐瞒情况住着,没交通工具,没房源,又封了小区,搬走不是死路一条吗?再说骗人还是会被揭穿的。

没路可走了。第三天,我很绝望,那天是2月15日,正月二十二,下雪了,很大。那天微博阅读量达到6000多人次,起到了一定的影响力。中午时候,社区人员来了,一改往日威胁强势的语气,变的格外温柔,说给找到了一个公寓,让去看看。我丈夫顶着雪回来了,说挺好的,就过去吧。我不放心,怕身份被泄露再次无处可去,要求主动告知我们来自武汉。果然,一听说是武汉人,老板娘不同意租了。社区很快又找了一个公寓,同意租给武汉人,我们就住过去了。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弟兄姐妹们,他们一直在为我们祷告,他们很高兴,都赞美主。感谢主,有个姐妹还说,这件事也激励了一些当地的姐妹。

若不是神的作为,若不是众弟兄姐妹帮忙祷告,在小区封锁、人们提武汉色变、连政府工作人员都坦诚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不可能迅速找到住所,还带地暖。当时我立志,接下来的人生要努力为主而活,他是如此爱我,他成全关乎我的事,虽然我犯了罪,却没有丢弃我不顾,在困境中仍然给我开路。

靠主而活,85天后终回家

在新居所,有了网,我们的小组也开始了线上学习和聚会,生活便正常起来,我丈夫也开始了新生命的学习。感谢主,我们经常一起祷告,一起赞美神。疫情慢慢好转起来,威海也宽松了不少。我丈夫跟他父亲也联系上了,他父亲经常送些馒头和大饼来。吃着这些饼,我慢慢消减了对他的憎恨。只是有天,他送来了两个鸡腿,一个给儿子,一个给孙女,跟在他家里住的时候一样,做饭没我的份。那一刻,我的憎恨又回来了。我知道我需要学着去原谅他,饶恕他,理解他。他毕竟是个老人,一辈子节省惯了,又可能因年纪大,是很可怜的人。现在我虽心里不恨了,却不能看见他,我要悔改,要多为他祝福。

3月23日,新闻说凭绿码可以回武汉,于是25日,我丈夫回去复工了。复工前一晚,我们祷告考虑我跟孩子要不要一起回。可能出于害怕,也可能是太看重个人感觉,我祷告后不平安,内心充满恐惧,再加上几位姐妹说别回去太危险,就不再寻求主的意思,枉顾武汉一个姐妹的说法“总要回来的”,留在了山东。

丈夫回家前,我把微博上关于复阳和又发现确诊的负面消息截图给他,希望他不回去。后来才觉得自己有罪,因为有教导说,在疫情中,我们基督徒要作为一支安静的祝福的力量,我却让人摇动。而且所有事情的发生无不是上帝许可的,既然上帝呼召我丈夫回去工作,我就该顺服,而不是让他跌倒。

感谢主,我丈夫很平安地到家了。他走之后,可能我过于忧虑,担心要是孩子病了,我一个人承受不了。加上房间总在下午出现浓重的消毒水味,熏眼睛熏鼻子,我开始睡不好,总做噩梦,且腹胀胸闷喘不过气来,每日郁郁寡欢。

这期间我一直跟主祷告,求主加给我力量,因为有时候胸闷到想去死,每日无由来地惧怕,看到新冠两个字就浑身难受。武汉一个姐妹说,不要看新闻,多读经多听讲道会好起来的,我就卸载了微博,不再接触疫情的信息,靠主的话而活,才睡得安稳。

我不知是不是当初太在乎自身感觉,没有跟丈夫一起回来,所以白白受了这么些折磨。

4月8日,武汉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13日,我跟孩子带着当地一位姐妹送来的喜饼、零食和口罩等物品坐车回到了武汉,结束了在山东的85天寄居之旅。

回首这段旅程,我因着自己的罪,不断地经历神的管教,也经历着他的慈爱和看顾,更认识到了自己的败坏、软弱和小信。主虽然一次次地帮助了我,我却时至今日还遇到事不能刚强壮胆,真是求主原谅!我不愿做个忘记神恩惠和神同在的旷野以色列人,我愿越过环境定睛在主的大能上。我胆小怯懦常犯错,神却不丢弃不撇下,总是加给我力量,做我的支柱,真是感恩异常!主啊,我要一步一步紧跟你的脚步,我要更多地信靠你,顺服你!

相关新闻

一次爬山经历使我明白了祷告背后的深意

老虎山脚下,一条通往上山的小路上,一位中年男人,娴熟的敲着竹竿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踏在眼下的每一个台阶上。此时已经是下午4点钟,阳光躲进了云层里。有点犹豫要不要继续上山,四围浓密的植物,使本来暗下来的天空更显阴郁,时不时飞来停在手上的蚊子,也令我心生迟疑。继续,还是停下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疫情期间武汉人在鲁85天:两次遭驱逐却屡蒙庇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