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历史  >  正文

日本反战神学家内村鉴三

说起日本基督信仰,估计很多人除了《沉默》这部电影的相关故事外,就没有太深印象了。其实基督教在日本近代,虽然信徒人数不多,但却诞生了不少有影响的神学家,而内村鉴三就是其中一员。

内村鉴三1861年出生于东京一个武士家庭,虽然从小也接受了“武士道”的熏陶,但在明治维新的时代大背景下,他与许多日本年轻武士一样,饥渴地学习西方的文化知识。

16岁那年,内村鉴三来到北海道,进入由教会兴办的札幌农学校学习水产专业。校长史密斯·克拉克是一位美国传教士,他不但信仰虔诚,且博学多才,不但教授很多有用的知识,更把福音传给了他的学生们。大岛正健、新渡户稻造(《武士道》一书作者)等等日本近代思想家,都在他的影响成为基督徒。

信仰氛围浓郁的校园氛围,让内村鉴三很快明白了福音,受洗入教。从学校毕业后,内村鉴三在短暂工作后,前往美国留学,希望通过教育来促进日本的近代化。

当他学有所成,进入东京第一高级中学时,明治天皇发布《关于教育之敕语》(通称“教育敕语”),要求国内所有学校都要礼拜天皇,将其视为爱国的表现。对于虔诚的基督徒来说,内村鉴三显然明白将人当作神来拜,是违背十诫的。而且国家神道说宣传的价值观又是极端的军国主义,是近代日本侵略的精神动力。因此他在学校举行仪式时,当众拒绝向天皇像行礼,愤然地走下了讲台。

他的做法引起了全校师生的不满,此事还被当时日本主流媒体炒作,将他视为“国贼”。但内村鉴三不为所动,即便遭到全民鞭笞,他仍持守自己的理念。难能可贵的是,当时日本发动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从中国掠夺了巨大利益,整个国家陷入到疯狂中。可内村鉴三从信仰出发,极力批判日本对外战争的罪恶,认为日本如果继续在穷兵黩武,必然遭到可悲的下场。

他在《和平到来》一文指出,日本应该走“和平膨胀”道路,“所言和平膨胀之策,乃是以人类之观念为基础之教育普及”,“欲使世界日本化,则日本终将灭亡。若将日本世界化,则日本终将为世界之强国”。历史的发展,证明了内村鉴三的预见性,日本近代的扩张在上世纪30年代后达到高潮,给亚太人民尤其是中国民众带来了无法抹去的伤害。而日本也因为侵略举动,得到应有惩罚。

可是陷入疯狂的日本民众根本就听不进内村鉴三的反战、和平倡导,在军国主义的不归路上越陷越深。直到二战后,当日本人在废墟上重建家园时,才发现了内村鉴三当年的苦口忠言,将他的反战思想视为民族重要精神遗产,他也成为日本近代重要的思想家之一。而且战后日本走上了和平发展的道路,成为世界重要的发达国家,内村鉴三当年的主张再次得到了印证。

内村鉴三的晚年是孤独的,因为他无法得到日本国民的认可。甚至日本教会也对他敬而远之,难以接受他的观点。面对日本教会逐步沦为日本军国主义的工具,内村鉴三发起了“无教会运动”,认为基督徒只要研读《圣经》,从中认识上主就可,不一定要加入特定的教会,或接受某种神学理念。应当说,内村鉴三的教会论从大公教会角度看,确实值得商榷,但是在日本近代特殊的环境下,他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有效地遏制军国主义对教会的思想渗透,让不少基督徒得以明白真理。日本著名思想家矢内原忠雄就是在内村鉴三的影响下,在侵华战争时,勇敢地与苦难的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强烈批判日本法西斯的野蛮侵略。

内村鉴三除了投身反战运动,还积极从事基督信仰的研究。《基督信徒的慰藉》、《求安录》、《我如何成为基督信徒》、《圣书之研究》都是他的著名神学著作,对于日本神学发展,发挥了一定作用。

1930年,内村鉴三在“全民唾弃”中安息主怀,走完了他痛苦而又荣耀的一生。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近代中日韩的教会学校处境简述

在东亚近代历史上,不少西方传教士踏上了东方的土地,在中日韩三个国家传播福音,建立教会学校。然而由于三国在近代史上的不同命运,导致了这些教会学校面临着不同的处境与挑战,其中不少故事值得深思。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