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家庭教育  >  正文

福音小说:孩子,你慢慢来

李生来到教堂,陈牧师跟他很熟悉,热情招待了他。一阵寒暄过后,他向牧师道出了心中的困惑。“我家的男孩怎么啦?为什么要如此放荡不羁?“李生问牧师。

牧师一脸镇静地说: “约瑟若不经历诸多苦难与挫折,他就不会成为全以色列的拯救;摩西若不经历四十年的旷野放羊历程,就不能承担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重任;保罗若不经过患难困苦,就不会生出福音灵果的兴旺。同样的道理,教育孩子跟信徒成长是一个道理。你呵护太多,反而会养成一个庸才。只有让他自己到历练中去,到熔炉里去,他才能长成栋梁之才啊。”

牧师的话让李生陷入深深的沉思。是的,这么多年来,李生一直在保护着儿子。他成了儿子的保护伞,他成了儿子避风的港湾。他不让儿子吃苦,不让儿子受累,处处维护着年幼的儿子。父亲以为呵护与照顾是最好的爱。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终会老去,儿子将来总会一个人面对生活的各种艰难。如果不历练,如果不磨砺,那儿子就会成为一只没有脊髓的软体动物。那时,父亲的呵护就是一种爱的伤害。牧师的一句话,点醒了睡梦中的父亲。他要重新审视自己的教育方法,他要带领儿子走进幽谷深渊,走向生命的历练。当父亲到家时,儿子睡下了,依然还是那么幼稚而懵懂的眼神。是的,儿子的眼里还闪烁着美丽的童真,父亲始终这样坚信。李生和妻子,夫妻二人共同祈祷,为着男孩的成长、历练与未来!

 李生的邻居牛二是一个赌徒,整天沉溺与麻将扑克,生命消极颓废。李生曾多次告诫儿子离赌徒远一点。孩子是幼稚的,他的心灵就是一张白纸。在这张白纸上面,可以留下美丽的红色印记,也可以印刻黑色的斑驳。

“他妈的,去死!”这是儿子李翔在忿怒的时候,冒出来的一句话。

当时,父亲李生并没有太在意,只当是小孩子的一句戏言。

可是,后来李翔变本加厉。“不要脸”“滚蛋”“臭东西”这些肮脏的言语不断出现在他的对话中。李生和妻子虽然是农民,但也知书达理。他们平时很注意自己的言谈,一是为了信仰的缘故,二是为了给年幼的儿子做好榜样。可是儿子为什么会口出污秽呢?李生并没有立即制止,而是仔细观察,纠察根源。

经过几天调查,原来儿子的脏话全是跟邻居牛二学的。村口有个凉棚,夏天时节,乡亲们常常去那里纳凉。牛二和他的同伙们就在那里戏耍。李生忙于田里的农活,儿子就经常一个人去凉棚玩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年幼的李翔沾染上言语不洁净的坏习惯。

李生陷入了沉思:要想改变牛二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有让儿子自己改变。环境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气质与品质。那只有逃离这个环境,给儿子换一个明净的生存空间。晚上,李生跟妻子商量搬家的事情。

“牛二和他的那班恶棍离我们家小翔太近,我们又很忙碌。为了儿子的品格,我们还是搬家吧。”李生跟妻子说。

妻子也是睿智的。虽然她只是一个农妇,但是她不俗媚,不昏昧,拥有一颗纯洁的乡土情结。她也深深地知道成长的环境对一个男孩的重要性。虽然搬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为了儿子的未来,夫妻俩一致同意搬家。

搬到新家,李生和妻子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到自家的农田。但是,他们都不后悔。因为,儿子远离了赌徒,就是远离了庸俗,就可以接近圣者的美好。

 “爸爸,我最近看到一群人在赌博,我也去玩两把,其实非常好玩有趣呢。”一个深秋的夜晚,李翔对父亲说。

“什么?在哪里?”李生一阵惊愕。

“就是新来的戏班啊。”儿子说。

李生心中一阵怵然,还是年幼的孩子啊,怎么能看接触这种东西啊。

经过打听,原来从江南来了一家戏班。名曰戏班,实则是靠赌博赚钱的。李生是义愤填膺,可是很多乡亲都乐滋滋地谈论着,好像在诉说一件美事。哎,没有信仰作为道德根基的人们啊,为什么在黑暗的包围中,竟能自得其乐呢?是麻木,是昏昧,亦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啊!李生有着虔诚的基督信仰,他每天都在忏悔与祷告中审视着自己的灵魂,所以,他是清醒的,他必须直面黑暗。他怒冲冲地奔向戏班。

“谁是戏班老板,给我出来!”李生怒吼。

“谁在嚣张?胆敢在本大爷的地盘上撒野。”一个满脸凶相的中年男子冲了出来,后面是一群穿着黑衣的年轻人,个个凶神恶煞。

“你们怎么能教唆孩子参加赌博啊,那可是孩子啊。”李生一股愤恨地说。

“孩子?孩子怎么了?孩子将来也是要变成流氓的啊。呵呵”众人哄堂大笑。

李生的正义之光,是如此微弱。一点点光亮迅速被众人的黑暗吞噬,只留下午夜的寒风,掀起落叶的飘零。

李生的信念之光,无法成为他们的救赎。他们在淤泥里沉沦,完全看不见天空的蔚蓝。李生只有在上面,用满含深情的回眸凝望来表达内心的伤痛。还有祷告,只是这悲切伤痛的祷告,在恶人看来,却只是一些嘈杂的噪音而已。只留下祷告的悲戚独自响彻蔚蓝的天空。

李生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他冲上前去,一把抓住那个中年男子,就是一个拳头的铿锵。寡不敌众,猛虎敌不过一群狼。在众人的围攻中,李生是如此弱小,如一只小羊羔,任人宰割。

十几分钟后,众人扬长而去,留下李生一人在地上喘息。众人走进屋子,里面是又一场赌博的火辣热烈。李生看见,有两个青年人,欢笑着溜进了屋子。屋子里有毒瘴之气,却没有人为孩子们罩上保护的面纱。就这么赤裸裸的,让年幼的孩子看见了丑陋与淫秽。多想叫孩子们离开,多想告诉孩子一声:“这里危险。”可是,李生早已没有了一点力气,眼眶里泪水在打转。是身体的疼痛,亦是心灵的 沉痛。

邻居大婶将李生扶起来,把他带到家中,给他洗脸,擦洗伤口。

“小李啊,你知道吗?戏班老板是有后台的,你斗不过的,你可不要惹这一帮强盗啊。”邻居大婶这样告诉李生。

该如何选择?李生知道,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如果一味地向前冲,只能是羊入虎口,伤痕累累,那不叫勇敢,而是愚昧和莽撞。大丈夫知取舍,懂进退。有时避开锋芒,退一步,也不失为一种智慧。是啊,男儿黯然神伤,偃息了一切的壮志凌云。但是,李生绝不是怯懦地听任命运的折磨,最起码是决不允许恶人的骄淫直接污染孩子的心灵。

“我们还要搬家。为了儿子心灵世界的纯净。”李生坚定地对妻子说。妻子望着丈夫的眼睛,默然应许。

第二次搬家,李生带着妻儿来到了一个修道院的旁边。修道院虽然很陈旧,里面却是书香弥漫,文雅清亮。里面的传道人,学问高深,说话富有哲理,对小孩子也是和蔼可亲。从此,李翔在私塾旁边,耳听书声琅琅,心润书香芬芳。儿子沐浴在如此清明的世界里,李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虽然,他和妻子每天都要走很远的路,去自家农田劳动。路途劳累,可是他却看见了自己的脚印,却是一步一步,留下了坚毅与果敢。

从此儿子就跟着传道者学习经文、学习祈祷,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就种下了信仰的种子。有人说孩子年幼,还不能懂得信仰的深邃。但,信仰是向所有的人敞开大门,即使是懵懂无知的孩子,也能得到上主的垂怜。因为,信仰不需要武力征服,信仰也不需要计谋促成,只要一颗心,只要一颗虔诚敬畏的心。而,小孩子的心是最纯洁的,没有一丝污点,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孩子更能够触摸到信仰的真谛。而信仰对于小孩子又有何种意义?-----

“在曙光中,在黎明的霞光里,在清晨朦胧的雾中,在百灵鸟的第一声啼叫里,我看见了上主。

在花园里,在沾满露珠的凤仙花上,在映着阳光又带着羞涩的梧桐树叶上,我看到了上主。

在漂浮的朵朵白云上,在蔚蓝的天空,在雄鹰的坚实的羽翼上,我看到了上主。

在乡村绿茫茫的稻田里,在村口那条寂静的羊肠小道上,我看到了上主。

在清新而和煦的晚风中,在掩映着落日余晖的湖泊里,我看到了上主,我还听到了天使的喃喃私语。我知道天使在那里。只要我们心灵足够平静,就能听见天使的声音。

走在家乡的孤寂的小路上,心灵平静而恬淡,我听到天使唱诗班的欢唱。那是只有孩童才能听到的天籁之音。

孩子啊,在上主的带领下,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苍天大树。

虽然会有磨砺,虽然会有风霜,但是风雨过后,必迎来彩虹的绚烂。

艰难是少年必要历经的功课,但是在艰难中,必有保守与引导。

愿你屹立于沼泽之上,一直向上成长。”

孩子们的幼年,是一片宽阔的原野,你可以在上面任意栽种世界上所有的花草,你也可以在原野上放一把野火,透过这团野火,孩子的世界会变得更多彩,更有生命力。孩子还幼稚,在他依偎在父亲身旁的这几年,需要完全依靠父亲。依靠父亲供给他所有的经验、所有的知识、所有的有关美的记忆。

父亲在竭尽所能,让儿子脱离心灵的贫穷。当孩子沐浴在青山绿水之中,能够吟唱一首优美的诗歌时,他的心里会感激父亲的。父亲在守望,皱起眉头,满脸忧戚;儿子在成长,眉宇舒展,斗志昂扬;上帝在期待,期待着年幼的孩子成长为信仰的精兵,打那美好的胜仗,赢得众人的灵魂。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父亲对儿子心灵的守望

父亲能够读懂的信心语言“我以前一直祈祷让我们的孩子不遇见风雨,不遇见困苦,一生平安。”丈夫对妻子说。“这有什么错吗?我也一直这样祈祷啊。”妻子说。“可是,一生不遇见风雨,你觉得可能吗?”“不可能,除非他生活在天堂里。”丈夫回应道。“是啊,你不觉得我们是应该换一种方式来起到来了吗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