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精美短文  >  正文

福音小说:当信仰受到风雨飘摇的逼迫时(二)

编者按:在那个信仰受到逼迫的年代,上帝似乎是沉默的,看着传道人被陷入黑暗的困境之中。但是信心坚定的传道人却将上帝的这份沉默看作是信仰道路上的一种巨大的挑战与考验。在传道人心中,上帝始终不会缺席,只是沉默中上帝给予信仰生命更多的造就与淬炼。传道人活石就是处于逼迫之中,迫害的人没有丝毫怜悯,他们的心已经被恶魔的凶残占据。在他们手下的传道人,像一只小羊羔,受尽虐待与凌辱,丝毫没有招架之力。活石是那么疲累不堪,他伤痕累累的身躯,像柔弱的残柳,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但,活石没有一蹶不振,没有心灰意冷。在他残败的身躯里,还潜藏着一颗火热的心。这一颗心的火热是为了上帝的信仰而存留火种,同时还要为家中的妻子和儿子留有希望。

父亲活石再一次被批斗游街。恶人们气焰嚣张,趾高气扬,嘴里说着对父亲极度侮辱的言语,手上给父亲的是重拳猛踢。儿子以诺就在旁边,亲眼看见了父亲被羞辱的一切。

是愤怒,是流泪还是绝望?是应该控诉社会的黑暗,还是要痛斥人性的丑陋?血淋淋的现实,就在男孩的面前。就这么赤裸裸,毫无保留地向以诺展示了人间的惨剧。

以诺此时是如此沉默,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脸的茫然。他是那么小,他还不懂得淡定与坦然,那是一个年轻孩子的木然与惊恐。他被这样的景象吓得没有了一点声息。男儿啊,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这个世界不全是梦幻与童话,还有黑暗、压迫与丑陋,而且是很多很多。以诺啊,你必须要面对这个现实,他的拯救在哪里?他如何在黑暗中寻找到一条光明的路?看,阳光是如此黯淡,寒风四起,以诺的眼里充满灰色与苍白。

此时的父亲满脸血迹,衣裳被撕烂,一条裤衩,孤零零地,裸露着某种羞耻。恶人仍在那里嚣张跋扈。忽然,高台上响起一阵歌声,这歌声悲壮,凄凉,像大漠深处刮起一股寒风的凛冽。

“你是代表希望,你是代表未来!

是的,除了希望,还有什么是向上的明亮沸腾呢?除了未来,还有什么能拨动我那早已干涸的心弦呢?你的神秘的光芒不是正在与我的原始的灵魂交谈吗?

你是谁?

你就是永恒之灵,你就是圣洁之魂,你就是智慧之主。你是那么神秘不可测,但你是温润可亲近,因为我可以亲自与你对话,亲身靠近你、触摸到你。即使我是在极端迫害之中,我也能坚守对你的信心,因为你是永恒之磐石,信心之灵在我生命里永不止息。”

以诺看见父亲的嘴唇在蠕动,嘴角还有鲜血在流淌。但,如此温馨的歌声就是从父亲嘴里发出来的,正向他黑暗的四周散发着温情的光芒。父亲唱着赞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以诺,光芒四射。以诺似乎收到了来自父亲的某种讯息。这是父子俩都熟悉的一首赞歌,以诺身子微微向前倾斜,方向对准父亲的脸庞。从他的喉咙里,也传出了歌声,是与父亲一样的旋律,一样的壮烈——“永恒之灵、圣洁之魂、智慧之主……”

父子俩的歌声在高台上微微响起,台上的恶人是容不得这样正能量的散播,他们又将父亲踩在脚下,恶狠狠地说:“叫你唱,去唱临终歌曲吧。”恶人的话,恶劣决绝。但是,以诺的歌声还在继续,他再也不是刚才的唯唯诺诺,他的眼里似乎射出一道火焰,这火焰直逼高台,这火焰是抗争、是愤怒,是正义之光。可是以诺矮小,他的目光根本没有引起恶人的注意,恶人依然面目凶恶。但是他的歌声却是能够引起天使的共鸣。父亲的歌,成为了以诺此时的拯救,因为歌声里有上主给予的鼓舞与激励的光亮。父亲的歌,此时也成为了自己的救赎,因为他没有在死荫里沉沦,而是在幽谷里高歌。最重要的是,父亲的歌,是赞歌,是赞美的诗歌。不是顺境中的赞歌,而是苦难中的赞歌。苦难中的赞歌,更加甘甜,更加激励人心。

夜晚,以诺来到父亲的老师家中。以前,在家庭和睦的时候,他十分单纯地信仰上主,可是现在,家庭变故,父亲遭难,他也有很多很多的疑惑,他找到了这位熟悉的属灵长者,虽然他也受到了一些逼迫,但是由于年事已高,快80了,便特许放回到家中。

眼前的这一位长者,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慈祥的目光,柔和的声音,令人如沐春风。曾经,他教以诺的父亲读经文,教他祷告,教他很多人生的哲理与属灵的奥秘。

以诺坐在长辈家里的祷告室,蓦然无声。祷告地毯上,摆着一杯白开水,水已经凉了,以诺的心神也是冷冷的。

“爷爷,为什么?为什么?我很痛苦,谁来救我啊?”以诺倒在长者的怀里,大声哭泣。

“孩子,当你摔倒的时候,需要自己站起来,因为上主给了你健壮的双脚啊;当你想要吃葡萄的时候,需要自己去采摘,因为上主给了你灵巧的双手啊;当你迷路的时候,需要自己去辨识方向,因为日出白露就是东方啊。”长者耐心地对男孩说。

“可是,我感觉力不从心,我爸爸呢?为什么我的爸爸要历经磨难?”以诺几近哀泣。

“孩子,你看到钢铁的坚硬了吗?那是因为经历了烈火的淬炼;你看到面粉的细滑了吗?那是因为麦子经过痛苦的磨碾;你看到苹果的美丽了吗?那是因为经历了从春到秋的磨砺等候。孩子,苦难,有时不是祸端,而是一种化妆的祝福啊。”长者严肃地说着。

“化妆的祝福?祝福在哪里?”

“孩子,祝福隐藏在上主的旨意里,很神秘,难以猜测。我们唯有默默的等待,让时间来回答吧。”

“那恶人呢?恶人为什么如此嚣张?他们为什么得不到惩罚?”以诺继续问长者。

“在上主眼中,每个人都是他的孩子。像你爸爸那样的人,是靠近上主胸膛的好孩子。而迫害你爸爸的那些人,他们是离开了上主的怀抱,他们在深渊里沉沦。但,上主慈爱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他们,他们依然是那些在外流浪的孩子。上主在等待,等待他们悔改,等待他们回家。”

“啊,上主的胸怀啊。”以诺一声长叹。

“孩子,你是否愿意和上主一起,默默地等待着父亲回家的那一天,同时你有没有宽阔的胸怀,也愿意等候那些恶人悔改回头的那一天呢?”

“只要是上主的旨意,我愿意。”以诺恢复了平静。

“好孩子,这也是上主给你的与爱与饶恕有关的功课。”长者柔声说道。

“愿上主的旨意成全,耶稣保佑!”

“阿们,耶稣保佑!”

以诺握着属灵长者的手,他们在默默祷告,此时,祷告室里,静寂如斯,正影映着月亮皎洁的光华。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当信仰受到风雨飘摇的逼迫时(一)

“当阳光普照,玫瑰花开的时候,我唱起赞美的诗歌。可是,当夜幕降临,狂风来袭,暴雨将至,我该如何?我应该躲在角落里苟延残喘吗?我应该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吗?不,你看那迎客松,在风雨中,依然耸立;你看那梅花,在冰雪里,依然傲骨含香;再看那古圣先贤与历代圣徒,一个个,在绝境中站立,在艰难中翱翔。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