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讲章中心  >  正文

先知的眼泪

先知的眼泪 耶利米

根据耶利米书8章18-19节的记载,先知有忧愁,是一种无法医治的忧伤,压倒人心。因他听到了哀声,哀声从何来?百姓的呼救从远处传来。百姓的控诉(或抱怨):上帝在哪里?上帝给予的回应:上帝从不曾离开,但这些百姓惹动了上帝的愤怒。

上帝为何忿怒不已?因他们所拜的是自己雕刻的偶像和外邦虚无的神明,而我们的上帝是忌邪的上帝。耶利米书 2章13节对选民的行为做了一个总结:“因为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储水的池子。”离弃(悖逆)独一上帝的信仰已经是罪,他们又转去拜偶像以致罪上加罪!

生活中也会有人宣称自己是基督徒,同时也敬拜多路神明。也有人受洗归主之后,因着各种诱惑或原因,背离起初所信的或者转去信靠其他宗教。信仰混杂对上帝不忠心和信仰游移不定,不能对自己所信的从一而终都是不信的表现。

耶利米书8章20-21节季节轮流转换,日复一日,子民仍未得救,而先知陈明自己也受了损伤。倾巢之下,焉有完卵?皮之不在,毛之焉附?先知作为这个民族的一份子,民族衰亡,他自然不能幸免!

耶利米书8章22节“基列的乳香”乳香大概是安息香树(storax tree)的树脂,割开树皮便可提取,相信有药性。历史学家约瑟夫宣称死海附近的隐基底是培植出产香料之植物(包括乳香)的主要中心,考古学家也证实了这一点。他们在死海西岸隐基底的戈伦遗址(Tel Goren),发现了一个似乎是出产乳香的设施。

这里提及乳香以基列为名。基列的边疆没有清楚的界定,没有证据显示当地曾经有出产乳香的树木或灌木生长。此事的解释有二:其一是所指的物质不是乳香(耶46:11,耶利米讥诮埃及大军兵败,建议他们将基列的药膏涂在伤口上,但亦指出他们的痛苦不会减轻。将希伯来字眼(sori)译作“乳香”,是根据七十土译本“松树树脂”(rhetine)的翻译,显然是指一种以这种树脂和橄榄油调制的药性软膏。它是上加利利和外约旦地区的产品,曾在古希腊植物学家狄奥佛拉斯塔(Theophrastus)的著作中提及(耶8:22,50:8)。但这种树脂究竟产自哪一个品种的树木或灌木,却依然未有定论。

其二是基列虽然不是出产乳香的地方,但却是进口乳香的地方。贯通基列的王道是本区的主要商道,乳香是贸易的主要商品。来自东方的香料商队行经这商道,乳香无疑是当地买卖的物品之一(创37:25)。

总的来说,基列虽然不是盛产乳香之地,但它的王道是主要的贸易商道,乳香是主要的贸易的商品,而乳香有药用价值,可以作为药膏用来涂抹伤口。在有药膏也有医生的情况下,百姓得不到医治,而在于他们没有找到真正的医生。犹如阿摩司先知所说“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上主的话。”

耶利米书9章1节点经文,是称耶利米为“流泪的先知”很重要的一个依据,耶利米的意思是“耶和华高举”。耶利米与约西亚王同时期出现,公元前638年约西亚王登基,约西亚王在位的第十三年,即公元前625/626年耶利米被选召,约西亚王公元前608年去世。约西亚改革(著名的621/622宗教革新)非常好但因年轻去世了,所以改革未打下牢固根基,以至于不彻底,被后期的王废弃了。祭司因丘坛生存,而民众也觉得去耶路撒冷的路途遥远,故死灰复燃。耶利米唯独为约西亚做哀歌。

公元前8世纪有很多孤独的先知,他们非出自于先知学校(撒母耳创办),群体性的。他们都是单打独斗的先知,如阿摩司,耶利米,以赛亚,何西阿等。他们关注君王角色,国家局势,公义等。耶利米先知,便雅悯支派,亚拿突城的祭司希勒家的儿子,由此可知他是祭司后裔,未造母腹,已被主认识,未出母胎,已被分别为圣,年纪轻轻,蒙上主圣召,被派作列国的先知。因得到上帝明确指示,终生未娶妻生子。侍奉时间超过40年,耶利米历经五王,耶利米与王室是很亲近的,亲眼目睹犹大一步步国破家亡。

从他被呼召的那一刻,上帝所赋予他的工作便是:“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1:10)。“拔出,拆毁,毁坏,倾覆”什么?拔出罪恶(耶12:14-16),拆毁偶像、毁坏异教崇拜,倾覆整个陷在偶像及异教崇拜中的以色列民族。当这个民族咎由自取以致于被掳外邦足70年后,他们归回,重新被建立,栽植。

因着9:1节的经文,耶利米被誉为“流泪的先知”,然耶利米关心犹大,他为这个民族所做的远远不只是流泪哭泣。侍奉期间,他遵循上帝命令,敬畏上帝,却也上罪君王下失民心。

为什么呢?因为他所讲述的信息不符王命预期,亦不讨百姓喜欢。在旧约众多的书卷中,我们会看到,当民族遇到危难或者民众遭遇战争时,上帝总会藉着他们的领袖或先知传达出上帝与他们同在,会救他们脱离危难进入平安中。

然而耶利米所传达的信息是:他们已然惹动上帝的怒气,假先知高呼“平安啦,平安啦”,先知耶利米断言他们不再有平安,并且他们都会成为亡国之民(奴),被掳至敌国巴比伦,且是70年之久,待日期满足,他们自然能以归回,并且明确的告诉他们,投降就好,不要再作无谓的挣扎,因为挣扎也是徒然,挣扎不会对现状有丝毫改变,只会使处境越来越糟。历史的事实告诉我们当君王试图挣扎脱离这境况时,所面临的是自己的所有孩子在自己眼前被杀害,君王自己也被挖出双眼被锁链捆绑到敌国。

当时先知耶利米传递出这样的信息,在人看来他就是一个卖国贼,是一个背叛者,他很孤独,势单力薄在于不符众人喜好。作先知超过40年,没有一天被老百姓喜欢过,遭谋害,遭冷暴力,被诬告,被指控……他所在的亚拿突城的人,即他的乡里乡亲寻索他命,威胁他说“不要奉耶和华的名说预言,不然就让他死在他们手中。”(耶11:21),连兄弟和父家都以诡诈待他(耶12:6),可以肯定的说他侍奉期间,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当圣殿总管听见耶利米发出的预言时,他就打他,并且用上门的枷锁锁了他一天一夜,他因作上帝的事工,传讲圣言被戏弄,被人凌辱,被人讥刺嘲讽,他成为众矢之的(箭靶子),被人当作疯子,成为笑柄。

当他对到圣殿礼拜的人传讲预言时,他被祭司、假先知、众多百姓抓住,围困咒诅他是该死之人,并且向官长呈报污蔑他是假借上帝说预言,以致大多人都不相信他传达的信息。

当他辛苦记录预言的书卷呈递到君王面前时,犹大王约雅敬只听了三四段,就用文士的刀把书卷割破,丢入火盆直接焚烧净尽。他虽与王室亲近,贵为先知,却并不被重视。官长向王请命要处死他,王并不反对(耶38:4-5)。

他也曾被捕入狱,从牢狱中被放出来,接着就被下困到井里,无水之井,里面全是淤泥,先知耶利米就日日深陷淤泥当中(幼年下红薯窖的经历:潮湿,有蟋蟀之类的昆虫,发霉的坏红薯味,有时候还有活老鼠,甚至还有盘踞的蛇),每日只有一个饼作为食物,直到国家因被仇敌围困绝了粮,饼吃尽。

古实人以伯·米勒向王请命,趁耶利米先知未被折磨至死,找来破旧的布让他垫在腋下,将他从淤泥的井中拉了上来。当犹大城被巴比伦军队攻陷,巴比伦护卫长询问耶利米是否愿意去巴比伦,并承诺会厚待他。然而耶利米决定与被掳剩余的百姓在一起。他最终的结局是被一群以约哈难为首的军官被迫带到了埃及,客死他乡。

耶利米的生平与国家民族命运相连。他死后100多年后才被认可。他所经历的是整个民族与之为敌。即便如此,在那些灾殃的年月中,犹如他自己所说“他没有逃避做牧人,不跟从上主”。

这样一位似乎软弱实则却万分坚韧刚强的先知,他的眼泪为谁而流?为君王,为百姓,为民族,为国家!然而无论他如何为同胞哀哭悲戚,也阻挡不住同胞往罪恶灭亡的道路上直奔。

当整个民族被掳70年归回后才真正认识这位真先知。耶利米写有诸多哀歌,咒诅诗,极度羞愧的时候,他也诅咒自己。

一个受苦之人,不诉说会崩溃的。他的坚韧刚强源自上帝的亲自呼召,上帝使他犹如坚固城池,犹如铁柱,犹如铜墙铁壁,在他身体所经历的无尽的痛苦、心灵为同胞不悔改的极度忧伤中,在整个民族与之为敌的处境下,靠着那加给他力量的,他将传讲悔改与审判信息的工作坚持到终了。

那么,对照一下我们。在传福音过程中被拒绝了,就容易灰心。在亲戚朋友中因为信仰被冷落或者孤立,就退缩不持守真理了。在服侍中被同工误解,就不愿意继续服侍了。倘若我们生活中再出现这些状况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想想先知耶利米。

我们每一位都需要在信仰上应表现出自己对上帝的纯粹与持之以恒的忠心。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圣子的救恩

信必得救具有个体性,是无法替代的。犹如先知以西结所宣告的:“虽有挪亚、但以理、约伯这三人在那里,他们只能因自己的义救自己的命。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我若使恶兽经过那地,大肆蹂躏,使地荒凉,以致因这些兽,人都不得经过; 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他们不能救儿子女儿,只有他们自己可以得救,那地仍然荒凉。”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先知的眼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