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信徒成长  >  正文

家人冬夜煤气中毒深度昏迷 生死营救恩典呈现荣耀主名 (上篇)

1/9
  • 被采访的刘姊妹

    被采访的刘姊妹

  • 刘姊妹在读圣经

    刘姊妹在读圣经

  •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母亲在祷告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母亲在祷告

  • 正在治疗中的刘姊妹儿子

    正在治疗中的刘姊妹儿子

  • 刘姊妹在为苏醒后的儿子喂饭

    刘姊妹在为苏醒后的儿子喂饭

  • 苏醒康复后的刘姊妹儿子

    苏醒康复后的刘姊妹儿子

  •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儿子在一起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儿子在一起

  •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母亲、弟弟、儿子合影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母亲、弟弟、儿子合影

  • 刘姊妹全家与平凉基督教堂的牧师合影

    刘姊妹全家与平凉基督教堂的牧师合影

在甘肃平凉教会,笔者听到被多位弟兄姊妹提及的一件奇妙恩典见证。说的是教会刘姊妹的母亲、弟弟和儿子,因煤气中毒昏迷,在神的大能营救下,弟弟第二天苏醒,母亲接着在第六天苏醒,儿子深度昏迷四十天,期间被先后二次转院治疗,最终被爱我们的神把这位孩子从深度昏迷中唤醒,使他死里复活见证了神的奇妙大能和作为。 

下面这段“恩典呈现生死营救,亲人复活荣耀主名”的真实见证故事,就是刘姊妹当面告诉笔者的。朋友,让我们一块来听听吧,共同来见证神的恩典和他的慈爱大能…… 

我叫刘凤,今年36岁。2006年8月受洗信主的。那时候的我,信仰坚定、侍奉热情高。每个礼拜天都会坚持去教会,积极参加教会的主日崇拜聚会。也会在家里心怀谦卑的坚持祷告,向神诉说自己的心里话;更会认真读圣经,听神对自己教训的话。每月工资发到手,自己会毫不犹豫的拿出十分之一,奉献给爱我们的神。同时积极听从神的呼召,在教会一个事工服侍了三年。 

我在平凉设计院上班期间,认识了我的丈夫(他不信主)。因在我的要求下,我俩的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结婚后第二年就有了个宝贝儿子。在当时,我感到自己挺幸福,觉得我只要为丈夫坚持祷告,他也会信主,最终使我们会有共同的信仰。但事实上,我的丈夫并没有信主。后来才知道,在信主这条路上为丈夫祷告让他信主太难了。再后来,因着丈夫不信主,违背了他当年向我求婚时承诺结婚后信主的诺言,更为我们婚姻以后破裂埋下了不可调和的种子。 

看到丈夫背叛了当初的诺言而不信主,我当时非常伤心。就在2012年辞去了设计院工作,去做经营化妆品生意。当时心里想着,多赚点钱吧。以后和他这个不守诺言的人离婚后,自己也就有经济能力带好孩子。所以从那以后,自己忙着去做生意。整天迷恋在一心多赚钱上,渐渐地也不去教会了,也不祷告,不读圣经了。 

当年的我,因着化妆品生意做的如鱼得水,的确赚了不少钱。但因我不祷告、不读圣经了,也逐渐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在2017年,被一位同学带进了网络传销里。在网络传销的过程中,投资了自己所有的钱和借的贷款。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赔进去了100多万元。不但赔进去了我们全家积蓄还有银行贷款,也把亲戚朋友带进去赔掉了他们的全部资金。 

在巨额资金损失的那段时间,我快急疯了。不但自己接受不了赔钱的残酷现实,更是接受不了被朋友天天上门骂着向我要钱的日子。精神压力特别大,也就开始了和丈夫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的日子,最后发展到水火不相融地步离了婚。离婚后的日子更难熬,每天晚上我睡不着,整夜失眠。由于连续多日的精神压力和晚上的严重失眠,我的头发也一把一把的掉完了。 

在那最难煎熬的两年时间里,我的精神也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一度时间患上严重的忧郁症。那时候的我,知道自己心里特别需要主,也知道只有主才能救我。可是我的双腿如铅,怎么也去不了教会。每天蜗居在家不愿出门,整天痛哭流涕、以泪洗面。可是主有主的办法,是主最终用他那布满钉痕的双手救了我的家人和我的儿子。让我这个如同浪子的女儿,经受了一次次灾难后重新回到了主的怀抱,只是当时的我不知晓罢了。

我的老家,是住在平凉市崆峒区崆峒镇寨子街农村里。今年的2月14日这天,因着新冠病毒疫情的到来,人们蜗居家里防疫抗疫。而在这一天晚上,对我全家更是一个黑色残酷完全不能承受的日子。在那个北风呼啸寒冷的冬夜里,天塌地陷了。我的父母、弟弟及自己12岁的儿子,全家人都因煤气中毒昏迷了过去(土炕中及取暖的煤炉子燃烧的煤碳,产生的一氧化碳,因房子门窗关的太严,致使全家人中毒昏迷)。 

在第二天早晨发现时,父亲已全身僵硬没有了呼吸,不省人事而当场去世。我的母亲、弟弟和我的儿子,被前来救援车120紧急送进了平凉市专科医院抢救。当所有检查做完,母亲和儿子非常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需要马上吸高压氧。可是平凉市医院没有高压氧仓,救护车又马不停蹄送往华亭市第二人民医院吸氧。当时华亭医院正处在抗疫防控的一线,工作繁忙。因我家人中毒情况非常严重,迫使医院院长书记全院紧急动员。抽调人力物力,立即对我母亲和儿子进行紧急的吸氧抢救……

医院急救室里,亲人病床前各种治疗仪表闪烁。高压氧仓给亲人强迫性吸氧,医生、护士忙出忙进的不停抢救。这争分夺秒的漫长抢救,仍然唤不醒我的孩子和母亲。当时的我瘫跪在床前,浑身感到无力,心里感到极度无助,有的是身心恐惧和泪如泉涌……想到爱我的父亲已被煤气已当场夺去了生命,眼前的母亲、弟弟、儿子又在随时被夺取生命的危险之中,正在全力抢救。命运会为什么这样残酷对我,家庭财产已经蒙受巨大损失,婚姻家庭也已破裂,为什么还要让我的家人遭遇如此飞来祸患?这一连串的灾难和打击一时全部降临在我身上时,如同一座大山压的我快喘不过气来!

其实我心里明白,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是自己离弃神,自己的软弱得罪了神。可我无法承受现实,无法承受这眼前的一切。已抢救一天一夜了,母亲、儿子仍然处在重度昏迷中。在母亲、儿子耳旁喊叫,摇动她们的肢体都没任何反应。我弟弟在那个晚上,因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中毒比较轻,经过吸氧打点滴后,他苏醒过来了。听医生说,母亲昏迷不醒,但心脏脉搏平稳。儿子特别严重,原因是在昏迷中呕吐,又将呕吐物吸进了肺里,造成了肺部感染,成为并发性的吸入性肺炎。儿子连续高烧39度不退,心率高到每分钟150-160,生命垂危…… 

眼前的这一切,使我感到无助和恐惧,精神也到了崩溃的边缘。每天的24小时抢救,每分每秒的煎熬,每次医生诊断后的无奈摇头。看到妈妈和儿子脸上的无表情状况,采取掐他们的脚心刺激神经的办法都没反应。监控仪的心率忽高忽低,预示着危险系数只高不低。啊呀,我快撑不下去!无助和恐惧的我,跪在病床前开始拼命呼求神。主啊,你救救我的妈妈,救救我的孩子…… 

连续多个昼夜,我不停地向神认罪、祈祷,悔改自己的所做所行。不停地求神原谅我的软弱,饶恕我的罪过。我向神呼求:神啊,我错了,都是我离开你和不信的错。求主你不要把这一切放在他们身上,求主把压在母亲、儿子身上病痛快快拿去吧!主啊,我实在痛苦的受不了,求你让他们快点醒过来吧!我发信息,求平凉基督教堂的李建国牧师和平凉教堂所有弟兄姊妹为我昏迷中的母亲、儿子祷告,求救于爱我们的神。李建国牧师闻讯后就很快通过微信群快速通知全教会,他第一时间通知教会弟兄姊妹一同祷告。 

因为疫情封城来不了华亭医院,李牧师委托华亭教会朱国光长老、周爱红长老带领弟兄姊妹来医院看望祷告。同时安排平凉教会弟兄姊妹,每天共同含泪在晨祷和晚祷中跪求为我妈妈和儿子祷告。平凉教会唱诗班,也开始安排了接龙式四十天祷告值班表,每天24个小时、每人一小时轮流禁食祷告。 

到了第六天,爱我们的神垂听了我们合一同心的祷告。在这一天,吴姊妹趴在母亲的耳朵旁边喊:“姊妹,你醒醒啊!平凉教会的李牧师你知道吗?是李牧师让我来看你了。”我妈妈听到吴姊妹说李牧师让我来看你,为你祷告时,我妈妈一下子哭出声了,眼角流出了两行感恩的泪水…… 

多日来,我们和医生多次呼唤母亲,她都没有反应。当母亲听到李牧师委托吴姊妹来看她,妈妈竟奇迹般的听到了,也突然醒了。感谢神啊!是神借着吴姊妹喊醒了我的妈妈!更是众弟兄姊妹的连续不断的祷告唤醒了母亲。爱我们的神,伸出他那布满钉痕的双手救醒了我的母亲!母亲被唤醒,给了我很大信心。我坚信爱我们的神,一定也会唤醒我的儿子!(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

相关新闻

苦难背后有恩典,风雨过后是彩虹——访信主有喜乐的寥姊妹(上)

这进门后的微笑吸引了我,这温馨的环境感染了我。虽然姊妹所读的书我听不懂,但还是坚持着听了下去。虽然周围姊妹我一个都不认识,但我感到这些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姊妹一个微笑温暖了我。让我犹如在黑暗中看到了黎明前曙光,更如落水的人抓住了救生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