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社会关注  >  正文

子宫可以被租用吗?基督徒如何看“代孕”这一现象?

子宫可以被租用吗?基督徒如何看“代孕”这一现象? 婴儿

曾被媒体誉为“90后四小花旦”的知名女演员郑爽近日在互联网上遭到猛烈抨击,起因为其于2020年初到美国通过代孕生下两个孩子,但在与男友(实际为前夫,两人在美国已结婚)分手后“抛弃”了孩子。此事曝光后很多网友指责她“突破道德底线”,一些她代言的品牌如Prada等也宣布与其解约。此事也再度引发了中国民众对代孕合法性与道德性的激烈辩论。

的确,代孕目前在中国并不合法,但长期以来都有着一个庞大的地下市场。

代孕是道德的吗?

什么是代孕,它引发了什么问题,我们作为基督徒应该如何回应?通常来说,代孕是一个女人(称为“代孕妈妈”)通过事先约定的法律合同,为那些不能或不愿生育自己孩子的人怀孕并生下一个婴儿。乍一看,代孕似乎是一个简单的伦理问题:一位妈妈同意为不能或不愿生育的夫妇生育一个孩子,作为对他们需求的回应。但这真的如此简单吗?它所涉及的伦理问题是什么?

代孕的概念涉及体外受精或使用捐赠的配子。这些过程是基督徒应该采用的吗?这违反了婚约吗?有些基督教伦理学家认为这违反了《创世记》2:24“成为一体”的原则,引入了第三者进入婚姻。这样做会使家庭关系复杂化,给孩子带来关于自己基因起源的问题。基督教伦理支持这样的标准,即生育必须限制在已婚夫妇,并在亲密的夫妻行为中。换句话说,从道德上讲,把生育与丈夫和妻子之间的婚姻行为的整体背景分开是不可接受的。

圣经说:“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诗139:13-14)如此,子宫是上帝最初把一个人所放在的地方,而婚姻和生育行为又是夫妻之间的事,因此,子宫不能够像租保姆一样,被人租用。

在每个体外受精周期中,产生的胚胎都比可以植入母亲子宫的胚胎多。我们知道很多胚胎会在这个过程中死亡。它们在实验室里死去,在转移阶段死去,在进出冷冻库的过程中死去。此外,体外受精,从设计上讲,只是一种技术,将生命的创造变成了优生事业。“最好的”胚胎被植入,可疑的胚胎被丢弃或放入冰箱。作为一个生产婴儿的行业,他们寻求最优化的最终结果:健康的婴儿。

根据圣经对人类胚胎价值的理解,这是可以接受的吗?从《圣经》看来,从受孕的时候起,人和“胚胎”之间就有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连续性。正如希腊单词“ brephos”所示,用来描述子宫内的婴儿耶稣(路1:44)和包裹在襁褓中的婴儿耶稣(路2:12),有“婴儿”和“未出生的孩子”之意。圣经没有区分出生和未出生的孩子,圣经的角度来看,胎儿是一个人似乎是毫无疑问的。而那些在体外受精导致的多余的胚胎被丢弃,这就等同于杀人。很明显,这是圣经所禁止的。

孩子是上帝的礼物(诗127:3),不是可以买卖的商品。许多基督教生物伦理学家和法律学者都认同商业代孕在道德和法律上都有问题,因为它构成了买卖孩子的行为。一些人甚至声称这是一种贩卖人口的形式。普遍的共识是,这样的安排侵犯了孩子和“代孕妈妈”作为人的尊严。

另外,保守的伦理学主张,因为代孕过程使用了辅助手段,把生命的开始从温暖黑暗的母体带到无菌寒冷的医学实验室环境。它废除了夫妻之间的亲密关系,取而代之的是医务人员。在怀孕的神圣时刻,父母甚至都不在场。孩子是由实验室技术人员和医生制造的,或者在传统代孕的情况下,女性是人工授精的。因此,这样的代孕方式都是不道德的。

美南浸信会伦理和宗教自由委员会提供了一份关于代孕的“问题分析”,他们试图回答代孕是否符合伦理:几乎所有的基督教生物伦理学家都同意,大多数形式的代孕在神学和道德上都存在问题。道德上的问题一般涉及剥削妇女(例如“出租子宫”)、贩卖儿童、违反婚姻盟约和使用破坏胚胎的生殖技术。” (参考http://erlc.com/resource-library/articles/issue-analysis-surro)

美南浸信会伦理和宗教自由委员会在文章中指出基督徒一定不能忽视在这个时代代孕所产生的道德影响。然而,人们应该对不孕夫妇所经历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是,在解决不孕夫妇的愿望时,社会不应破坏生母的基本家庭关系、父母的责任和儿童的长期利益。代孕的风险是模糊了孩子的身份,破坏了婚姻、受孕、怀孕、生育和养育孩子之间的自然联系。

“代孕妈妈”既是原料又是工厂

然而,在21世纪,代孕市场正在全球扩张。有统计称,全球代孕行业总产值在2012年已达到60亿美元,这其中“世界子宫”印度、“欧洲子宫”乌克兰以及曾经的“亚洲子宫”泰国,以牺牲本地女性的生育权和人格尊严,供来自世界各地有代孕需求的“客户”挑选。为了让这种无情的剥削更容易让人接受,代孕被推广为一种让贫穷女性赚大钱、养家的方式。他们声称养活的不只是贫困的家庭,还有贫困的国家。

事实上,“代孕妈妈”本身只能得到这笔钱的一小部分,有些人最后负债累累,而医生、试管婴儿诊所、律师、顾问和代孕倡导团体却从这张利润丰厚的馅饼中分得一杯羹。“代孕妈妈”们的生存现状如何呢?

通常情况下,“代孕妈妈”子宫被商品化,甚至被称为“烤箱”。人们称子宫为“妊娠载体”,而“代孕妈妈”既是原材料,也是工厂。而婴儿是“产品”,由女人制造,也由女人生产。代孕和其他人工生殖技术可能倾向于把一个人仅仅看作组织、器官和功能的组成部分,而不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来对待。有些“代孕妈妈”表示,如果孩子出生时有残疾,她们不会得到报酬。这些婴儿后来怎么样了,妇女们并不知道。如果一个孩子不符合质量控制要求,是多么容易被抛弃,如果孩子不完美就会被处理掉,但孩子不是一次性的商品,他们是人。

澳大利亚作家阿比盖尔·布雷(Abigail Bray )指出,在全球经济衰退和衰退时期,妇女受到剥削的可能性更大,经济衰退往往会带来包括削减福利在内的紧缩措施:随着失业威胁到越来越多的妇女,剥削变得更可取。代孕的诱饵是情感和财务操纵,在很多情况下,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在商业代孕中,以现金的形式进行操纵,几乎所有的“代孕妈妈”都来自较低的经济背景,通常与准父母不同的种族和教育背景。(参考《Misogyny Re-Loaded 》Abigail Bray ,2013,95页)由此看出,“代孕妈妈”是被剥削的群体。

许多“代孕妈妈”很少或根本没有提到短期和长期风险。通过代孕出生的婴儿有更高的早产率和低出生体重率,“代孕妈妈”有更多的产科并发症,包括妊娠糖尿病、高血压和前置胎盘。

母性纽带的破坏

从表面上看,代孕似乎是对无子女家庭痛苦的一种爱的回应。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可能会给潜在的孩子、家庭和社会带来更大的痛苦。

尽管对孩子的考虑是最重要的,我们也需要考虑孩子周围的关系。“代孕妈妈”、她的家人以及委托夫妇都要考虑在内。如果一个母亲放弃她在子宫里已经怀了九个月的孩子,她的心理会有什么影响?如果她想留下孩子而不是把孩子交给别人呢?也许这个孩子会有残疾,谁来照顾他呢?如果委托夫妇在孩子出生后就不想要了怎么办?

在郑爽代孕事件中,在一段录音中,郑爽父亲直截了当地提出弃养,表示“两个人分开了,分开了就谁也养不起,就是跟医院说一下就弃养了呗。”这都是值得反思的问题。

婴儿出生后,想要自己的母亲,因为婴儿曾经在母亲的子宫里生活过,她的声音、气味和节奏是她整个生命的全部。但是“代孕妈妈”生出的孩子是要送给那些付过钱的夫妇,而不是留在生母身边。孩子出生后不久就把她送走绝对是最糟糕的事情。“代孕妈妈”通常不会出现在这些家庭照片中。重点是她原本就不应该成为这个新家庭的一员。

与领养不同,代孕不需要通过家庭研究。因此,孩子们可以被当作商品,交给任何人,包括同性恋、恋童癖者或其他有意虐待他们的人。“代孕妈妈”因为在怀孕的过程中爱上了自己的孩子,或者怀疑新家庭有危险而试图留下孩子,就会遇到非常强烈的抵制。通常,她们会因为合同原因而变得无能为力。

很少有有经济能力的女性愿意为了这么低的工资忍受代孕的痛苦、创伤。低收入或缺乏经济资源的妇女通常被招募为代理人。除了工资被剥削外,这些妇女很少被充分告知与代孕相关的潜在健康风险(例如荷尔蒙注射)或放弃孩子可能带来的情感伤害。例如,许多人都不知道,在怀孕期间,女性的身体在生理上、荷尔蒙上和情感上都与孩子建立了联系。

澳大利亚活动家凯瑟琳·林奇(Catherine Lynch),是一名“代孕妈妈”生下的孩子。她讲道:“在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成千上万的我们被从怀孕的母亲身边带走,供人收养。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有重要的证据可以为关于代孕的争论做出贡献。我们这些“被偷走的一代”和收养他们的人一再证明,失去母亲是一种毁灭性的损失,对我们的一生和两代人产生深远的影响。有人在听吗?我们当中那些经历过母婴分离的人可以证明,这对我们的情感和心理健康有着终生的影响。”

凯瑟琳·林奇也指出,从被收养者后来的经历,以及被收养者中精神疾病和自杀的高发率,告诉我们:婴儿会深深地依附于生下他们的女人,而把他们带走会使他们遭受痛苦,并对他们的幸福产生长期的影响。https://www.ipsify.com/in-conversation-with-catherine-lynch-adoption-activist-mother-lawyer/

如果一个孩子长大后知道自己是被妈妈怀上的,然后又被妈妈作为合同的一部分放弃,很难评估这个孩子的心理病态程度。然而,我们确实知道,婴儿对父母的依恋被大多数社会科学视为影响人类发展的基本心理过程。大量的研究表明,婴儿期的强烈依恋行为会影响以后的成长。代孕出生的孩子大多数人都有强烈的愿望,想知道他们的亲生父母是谁,尤其是在青少年时期,这个时候他们的身份认知问题需要解决。

关于代孕的话题,仍然有很多争议的地方,但基督徒可以从圣经以及基督教伦理的角度去思考。帮助更多的人认识到代孕导致的道德问题以及违背基督教伦理的地方,并愿意发出合乎上帝心意的声音。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安徽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以色列每年有1/5的胎儿被堕

在以色列,如今每年的堕胎约有4万宗,全国约有五分之一的胎儿被堕。1977年,堕胎在以色列合法化,如今在以色列要进行堕胎手术非常容易,堕胎申请99%获批,舆论也是一面倒支持堕胎,以色列正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堕胎问题。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子宫可以被租用吗?基督徒如何看“代孕”这一现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