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信徒成长  >  正文

在某改革宗教会经历的二三事

在某改革宗教会经历的二三事 信徒与圣经

小马现在是S市一家改革宗教会的信徒,他是二代基督徒,自七岁时,由奶奶带其去教会参加主日学,当时并不觉信仰重要。直至大学偶然的机会接触到团契,才对基督教信仰开始好奇。而后,大学毕业就自荐去到母会所推荐的一家研修班进修神学,初涉神学学习,一改往日对信仰的态度,经过2.5年,对改革宗神学有一些初步的了解。

从研修班毕业的小马就直接回到了他的母会实习,抱着敬畏的态度进到教会的侍奉当中,仿佛一切事都是那么新鲜,那么神圣。可事实却是,整日整夜的坐班和读书,就这样过了2年,期间事工也只是给老年团契分享和调音室调音,甚至他自己都认为,是不是自己太过无用,太过懒散,或是不够顺服,不够谦卑去服侍教会呢?

在离职前,教会牧者给出的回应是:“弟兄,你不够有教会生活,多多参与教会活动,相信不久的将来,你必定会被上帝重用”,便将其请出了教牧团,回归平信徒的行列,美其名曰:“去社会多历练历练”。

大学毕业没有工作经验的小马,如今已是25岁“高龄”,毕业已有4年余,又不是应届毕业生,很多单位对于这样的履历实在是不好接纳,于是,“一无是处”的小马只能从头开始。打打散工,工作多半不能适应,倒不是工作问题,而是小马心中一直对神学有负担,服侍教会的呼召在其心中,久久不能散去,他知道不可圣俗二分,社会的工作亦是服侍上帝,可总是不能得心应手,盼望再回教会,可传道授业。

其间他也抱怨过,灰心过,但是感谢上帝,祂的恩典够用,以至于小马没有放弃治疗,他重新振作,开始确定自己的定位——之后的道路到底要怎么走,他祷告寻求,也请教过属灵前辈的建议,也综合自己的呼召,最终得出的结论仍然是:好好预备自己,哪怕是这样的光景,也不能泄气,切不可放任自流。他再一次激起往日的决心,开始自学装备自己的神学——通过读书和一切线上的免费讲座进行。打开比改革宗更宽广的视野之后,小马发现,信仰世界原来并不是之前领受的那般,改革宗神学虽然博大精深,可仍有其可以改进之处,他欣喜地将这一切反馈到教牧同工那里,希望可以改进教会,发展教会,可这却遭到了教牧同工们的反对,回应大致如下:“改革宗这么多精华一辈子都学不完,你学会了吗?学不会还去学别派的,你不够谦卑!”(这?小马再一次被震惊,原来还可以这样?)

我们不妨来看看小马的谏言,到底为何。

小马希望团契能够多一些互动,而不是传道人主导,灌输式填鸭。肢体间应该有自己的思考,而非一直增添一些似懂非懂的冰冷概念;而教牧团回应说:“你的建议很好,我们也希望可以达到这种理想的状态,但我们是一个大教会,它的脚很重,真正实施起来需要时间”就搪塞过去了,因此,此提议未果。

小马希望将自己的一些领受和阅读的心得发布在朋友圈,教牧团则建议:“这些书是异端邪说的教训,发在朋友圈可能危害教会的发展。最好是谦卑学习改革宗的书籍,避免落入异端的网罗。”可难道不是应该以爱心挽回而不是随意定异端隔离吗?有时候只不过是自己不够了解。没有交流,没有对话,任凭自己的臆测和自己的看法下定义说别人异端是骄傲的。

小马提议团契小组要发展,要做门训,可以把一些有神学基础热心的弟兄姊妹发展起来带小组,这样,传道人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深度探访的工作。负责人则说,这是个大工程,还是以传道人的教导为主。可牧师或教师的职责不是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而不只是自己一头扎进事工吗?(以弗所书4:12)

很多其他方面也时常困扰小马,比如,教会讲台输出要委身母会的观念,小马很苦恼,也总会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够委身教会,不够有教会生活,可和周边教会的团契早有联系,认识并关系很好,可参与他们的团契(该团契基要真理正统,符合圣经)却成了不够委身,难道有形教会有别于无形教会吗?难道教会与教会间不是都属基督的吗?

小马看到教会肢体间气氛不对,都是表面和气,背地里并没有真实关系性的相交互动,教牧团就斥责说:“你怎么看出来他们只是表面和气,他们背地里关系也很好的,大家都很有爱心,是你没有教会生活,因此不了解罢了,你要悔改啊,小马弟兄,不能只是死读书,年轻人和长辈是可以没有代沟的,都是弟兄姐妹嘛,要合群,要爱他们,要和他们做朋友,像和同龄人一样亲密,你做不到就是你还缺乏教会生活,要多来参加聚会啊,祷告会,退修会什么的要多多参加,会后要多和长辈们打招呼,给人留下印象。”

又有教会的姊妹怀孕,就会听到生养众多的教导;有姊妹被家暴,就会听到说要忍耐;小马站出来说:“难道生养一个不好吗,只生不养,生10个又有什么意义?那位姊妹被家暴,为什么教会还劝她不要离婚呢?”

小马在教会听到最多的论调就是要爱主爱人,要忍耐谦卑,可发生这些事是可以无原则忍让的吗?关于这些话题,教牧团回应说:“马弟兄啊,你实在是需要谦卑啊,自由派神学真是害死人,你还是好好谦卑学习改革宗吧,归正神学才是你永久的出路。”

就这样,小马陷入了沉思。

但愿这些都是小马弟兄的个人问题,而不是教会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盼望教会能够越来越归正。

正经一刻:

有些话是神学正确的,

说的方式却不一定正确;

爱,总是爱一个个具体、实际的人。

相关新闻

读冈萨雷斯《基督教史》六十四:阿明尼乌主义与改革宗正统的交锋、理性主义

在教会历史上,阿明尼乌主义被认为是改革宗中一个观点歧义的主张,它和改革宗正统思想交锋的一个关注点在于预定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在某改革宗教会经历的二三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