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洪道

洪道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内心的干渴与满足

干渴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不过,在圣经中,身体的干渴及干渴的土地往往被用来比作生命的干渴。人在干渴的时候如何需要干净的水源,他的心灵也同样需要属灵的滋润。我们会在口渴的时候想到饮水,在心灵干渴的时候也会想要用各式各样的物质、活动或娱乐来满足自己。遗憾的是,这些东西并不能真正满足我们的心灵。因为它们更像毒品,使我们对它们产生依赖的同时,却使我们的意志更加颓废。接下来,让我们从耶稣与撒玛利亚妇人的谈话中了解罪人的干渴与满足。

恩典与责任

恩典与责任 引言当我们提到恩典的时候,笔者认为这个词有着不同的含义。因为存在着不同的恩典。比如,普遍恩典与特殊恩典。而在特殊恩典中也存在着一些差异。比如,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对于世人来说,就是一种神所赐的特殊的恩典,然而这并不代表人们必然能得着这份恩典。于是,笔者认为还有一种恩典,即神预定的恩典。唯有被神预定得永生的人,才能得着基督与基督所赐的永生。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神是如何怜悯他所爱的人

作为基督徒,我们该如何追随基督生活呢?

事实上,这样的表述是要指出基督的神性与人性虽然不能混为一谈,也不能完全割裂,因为神人二性在基督的身上有些真实的属性交流。神人二性在基督的位格中自然地交融并流露出来。只有从这个角度我们才能说基督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我们更能说神人二性的基督是完整的合一的位格基督!基督的神人二性也是基督的独特性之所在。换言之,基督既是完人也超越了完人,故此无人能及。作为基督徒,我们又该如何追随基督呢?

探究基督的道成肉身与基督教的本土化

对于基督的道成肉身,古公教会所关注的是基督的神人二性,今日的教会似乎对于本土化,本地化,处境化或中国化等题目更感兴趣,更愿意从后者来看道成肉身。我在想我们在思考基督教处境化这个题目的时候,是否应该借鉴一下古公教会有关基督神人二性论证的相关思想史。

为何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经历重生?

“重生”是一个基督徒生命道路的起点,因为只有重生的基督徒才是真基督徒,他所做的才会有真实的属灵价值。基督徒的圣洁生活不是靠人努力做出来,而是借着生命的更新,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藉着在神面前的敬拜,敬拜者的灵命得到了真实的喂养,便长大成人,彰显出基督荣耀的品性。

旧殿与新殿

犹太人的圣殿曾几度被建造,又几度被拆毁。上帝既是以色列民的上帝,为何允许他的圣殿被外邦人所毁?纵观旧约圣经,我们清楚地看到,圣殿被毁,完全是因着以色列对耶和华上帝的背叛,是以色列的背约导致圣殿被毁。因为上帝的圣殿是上帝与他的百姓所立之约的重要记号,既然以色列毁约在先,圣殿也就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了。

人的尽头就是上帝的起头

人的尽头就是上帝的起头,当人走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上帝的工作便快要成就了。上帝的救恩,与其说是锦上添花,毋宁说是雪中送炭。在人最最无助,疲乏的时刻,多么地期盼能有奇迹发生。虽然我们不能说信基督的人个个都会经历到外在的神迹奇事,但这位基督,施恩的救主,的确是充满慈爱与怜悯的主,是永不叫人失望的主。

你遇见主了吗?

“你遇见主了吗?你遇见主了吗?你一定要强留他,和他说说心里话。”遇见主,是多么美好的经历。从古至今有多少遇见主的人,生命被改变,甘心乐意负架跟随。妓女变淑女,强盗变传道。耶稣的魅力不单单是人格魅力,更是因他彰显了荣耀的父神,使遇见主的人得以被极大地翻转。

一个对自我有清楚认识的神仆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一叶障目。人最难认识的往往就是自己。耶稣教导他的门徒,不要只看见弟兄眼中有刺,也要想到自己的眼中有梁木。在批评别人的同时,先省察自己有没有什么偏见与成见。通达人的智慧,在乎明白己道。敬畏上帝的人,乃是看自己看得合乎中道的人,既不自高,也不自卑。

学车与开车过程中的信仰反省

学车及开车的体验的确给了我不少启发。在驾车的时候,我必须全神贯注,否则便是车毁人亡。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假如我们将自己当成车辆,那么我们会发现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司机。也许,这辆车在飞快地行驶,但它的方向又在何方呢?它是在向着荣耀的天国还是幽暗的地狱行驶呢?

施洗约翰对耶稣的深刻体认

施洗约翰对耶稣的深刻体认(约1:29-34)引言基督徒的信仰并非只有热忱,因为只有热忱的信仰不一定是真信仰。曾听过不少人这样感叹说,那些拜偶像的人是以真心拜假神,而基督徒却是以假心拜真神。为什么呢?其中有个很重要的因素,即不少基督徒仍是以拜偶像的方式来拜真神,将基督当成医生或有求必应的神明,怪不得他们的信仰会出现严重的问题。也许,他们在主观上并不是有意要冒犯上帝,但由于不认识基督,更由于带着不纯正

道成肉身及其神学意涵

如果有人问,宇宙间最大的神迹是社么?那么笔者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就是基督的道成肉身。超越、无限的上帝诞降于时空之内,使自己披上肉身,有了真实的人性。基督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他的神人二性在基督的里面是不分不混不离不换。

真光照耀的两种结果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能胜过光。可见“黑暗”并非“光的缺乏”,而是某种抵挡真光的邪恶权势。真光照耀的目的乃是为要驱散黑暗,但黑暗不会乖乖地束手就擒,而是会作垂死的反抗与挣扎。这个过程便构成了属灵的争战与十字架的道路,在与黑暗的权势据理力争的同时,却不能以恶报恶、以牙还牙。

真光终必得胜

邪不胜正,这是中国古人普遍的信念。但有时也会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表明古人对正义必胜的信念并不是十分地坚定。希腊世界在二元论的影响下发展出了摩尼教的传统,将世界的本原一分为二,认为有两个神在主导着世界,即善神与恶神或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正义与邪恶的力量相互交织,难分胜负,世界的未来完全取决于善恶之间的殊死搏斗。

圣道的三性

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道”通常指“原则”或“法则”的意思,并且在不同层面存在着不同的道,比如有天道、白道、黑道、妇道等等。孔子曾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可见在中国古人看来,“道”是中性的,其实际的含义便是“路”。“道”或“路”本身并不含道德判断,关键取决于人的选择,是择正道亦或邪门歪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