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哈该书》信息分享(6):圣殿的神学意义

哈该书
哈该书

先知哈该与撒迦利亚最重要的任务是确保圣殿得以重建。因此,圣殿重建这件事,在当时神学思想上的地位,非常值得我们加以深入探讨。

所罗门在建造圣殿之时并没有先知参与,对大卫的继位者将要建殿一事,先知拿单只是允许,而不是下令(参撒下7:12)。在拿单看来,会幕是耶和华同在更恰当的记号,比圣殿合适。

为什么呢?

一是因为会幕可以移动,象征神与人的相交是活泼、有动力的(参撒下7:6)。

二是因为从仪式的角度来说,在会幕中举行和在较固定的场所举行,并没有什么不一致。

三是因为献祭的功效一直遭人质疑。被第八世纪先知奉为准则的说法是:如果不悔改认罪,在日常生活中有洗心革面的表现,就不会蒙赦免(参赛1:11~20)。献祭最多能处理外面公开的罪,但却不能触及罪的全面,包括心思意念在内。

“难怪以色列中有一些人眼光超越献祭制度,以及它所注重外表的行为;他们不认为这样做便能与神和好。”

有些人在献祭之外找到赦罪的凭据(撒下12:13;诗32:5),有些诗人甚至更进一步指称,神并没有要求献祭(诗40:6,51:16~17)。还有先知肯定,耶和华与被掳的人同在(耶29:12~14),是他们的圣殿(结11:16),即使没有祭物可献。

因此,重建圣殿必须有一个更深刻的理由,绝不只限于恢复献祭。

1、神的名声与圣殿的重建息息相关:

在《圣经》中,“锡安”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于大卫征服耶路撒冷之后(参撒下5:7),此后,循着这个名字便产生了复杂的观念。

(1)锡安山成为大卫王宝座的象征,其王权将存至永远(撒下7:16);这个主题是在“弥赛亚盼望”的标语下发展的。

(2)耶和华已经拣选锡安为祂永远安息之所(诗132:13~14),因此,圣殿是“永远成圣”之所(代下30:8)。耶和华拣选“祂所喜爱的锡安山,盖造祂的圣所,好像天家(和合本:高峰)”(参诗78:68~69)。虽然天上的天尚且不足容纳神,祂却定意让地面上一座山丘特别归属在祂的名下,且让人都知道这事(耶7:11)。难怪在耶利米的日子,没有人相信圣殿会被毁(耶7:3)。

(3)列国都知道耶和华拣选了锡安山,但神也容许他们亵渎那地(结7:21),意思乃是神的名在外邦中受到污蔑;然而他们不知道,在城被毁之前,祂的荣耀已经离开了(结11:23)。

因此,神的名声与圣殿的重建息息相关。列邦必须清清楚楚知道,虽然以色列人被挪移本地,以色列的神并没有消失。

“我的圣所在以色列人中间,直到永远,外邦人就必知道我是叫以色列成为圣的耶和华”(结37:28)。

以色列人必须明白,神并没有背弃祂的选民,因此,撒迦利亚先知这样写到:“你要宣告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为耶路撒冷,为锡安,心里极其火热。”(亚1:14)“耶和华……必再拣选耶路撒冷。”(亚2:12)

2、圣殿与约之间关系密切:

在以西结的思想中,圣殿与约之间关系密切。“我要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作为永约,我也要将他们安置在本地,但他们的人数增多,又在他们中间设立我的圣所,直到永远。”(结37:26)

圣殿如果仍是废墟,对回归之人来说,就没有神同在的表记。

主前五二○年是耶路撒冷的关键之年。当时的危机许多人并不察觉,因为并不是有外敌侵入的威胁,以致全民会警醒御敌;然而,那时道德瘫痪到危险的地步,视反常为正常。除非有一个充满异象与决心的人物兴起,带动改革,否则便振兴无望。

从巴比伦回来的犹太人曾经以为,沙漠会像玫瑰开花(赛35:1),但他们却发现,沙漠侵入他们的田园和果园,因为干旱连年不断。食物的短缺与贫穷,使那些本来想重建圣殿的人灰心丧志。

三个世纪之前,阿摩司曾经提说,恶劣的气候与收成的霉烂(摩4:6及下)是神的警告,而以色列人太过自信,竟看不出来。虽然现在时局迥异,哈该则认为近来常发生的干旱是神的责备。但和阿摩司不同的是,他发现百姓明白自己的需要,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他们接受哈该对当下情势的判断是从神而来的,并按照他的话调整生活,开始动工。

在重建工程开始时,哈该曾保证说:“耶和华说:我与你们同在。”( 1:13,2:4)由此可见,当时不少人怀疑神是否在他们当中。

以西结在异象中看见耶和华的荣耀回到耶路撒冷,可是,他也看见那里有圣殿在迎接祂(结43:1~5)。

在建殿的事上,不是靠人的主动,乃是靠神的灵方能完成(亚4:6)。耶和华在国际局势中掌权(亚1:18~21),并且透过哈该和撒迦利亚激动百姓的心。圣殿的完工表明撒迦利亚是神的器皿(亚4:9),因此,显示约已更新,耶和华再一次与他们同在,如同和摩西与约书亚同在一样(书1:5)。所以,对古老应许的盼望之情再度复苏起来。

3、末世的理由说明圣殿不可或缺:

最后,还有一个末世的理由可说明圣殿为什么不可或缺。

当最初弥迦宣告耶路撒冷将被毁时(弥3:12),他立刻接着描述一座新的圣殿,超乎诸山之上,万邦之民都必流归这山,来聆听教训,让和平临到世界(弥4:1~4;参赛2:2~4)。事件的顺序看来应当为:毁灭,一段时期荒凉,然后,神的家重建,“末后的日子”黎明初现,弥赛亚的盼望即将实现。

同样,(赛40:~55:)也记载,一旦耶路撒冷的刑罚结束(赛40:2),城巿与圣殿都要重建(赛44:28),并有极大的欢乐。在城巿的重建与神统治的美好经历之间,似乎再没有了间隔(赛52:1~2,7)。

圣殿的重建成为弥赛亚时代开始的条件。哈该的话语满有此意(2:6~9),而玛拉基则宣称,主会突然临到祂的圣殿(玛3:1)。

4、圣殿的重建既是奉献的举动,也是信心的行动,是继往开来的象征:

这表达出这群人的渴望,深信尽管他们曾经被掳,过去的圣约与应许仍然屹立不变。然而,在神的旨意中,圣殿究竟象征什么,连先知本身都难以料到。因为,耶稣曾指祂自己的身体为圣殿(可14:58;约2:19),而这身体也要被毁。到复活之后,则成为圣殿的房角石,这圣殿乃是由活石构成。这些活石是圣徒,他们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19~22;彼前2:4~5),这样的教会将在荣美中呈献给神。

为了这一切,在哈该与撒迦利亚的时期,重建圣殿乃是必要的准备。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